黑道无国界:全球犯罪的兴起

BBC刚把它最新的火爆犯罪惊悚电视剧《黑道无国界》(McMafia)卖到了中国。最近几周,这部电视剧在英国也吸引了很多观众。这部片子不仅仅扣人心弦,还涉及到世界的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它迫使英国政府以及其他国家的政府去审视全球有组织犯罪的增长,并研究对策。

这部电视剧描绘了犯罪集团如何在全球范围输送和转移毒品、枪支、假冒商品、劳工和性工作者,然后通过合法的银行与避税港来洗钱。这个犯罪网络的核心是一个曾经非常强大的俄国犯罪家族,即戈德曼家族。老戈德曼在莫斯科的斗争中落败,把自己的犯罪帝国输给了竞争对手。他的儿子亚历克斯在英国受教育,立志成为英国人,并努力走正道,经营着自己的合法的金融投资生意。

电视剧的情节我就不剧透了,不过它的很多条线索都让我们清楚地认识到,有组织犯罪连通全世界的方式与合法贸易是相同的。在阿富汗种植的海洛因被运到巴基斯坦,然后运到非洲。与此同时,找工作的俄国姑娘被诱骗到开罗,遭到绑架,然后被卖为高端性奴,为特拉维夫富有的黑道大亨服务。墨西哥贩毒集团在法国南部举办纸醉金迷的派对。刺客在英格兰解决犯罪集团之间的仇怨。在孟买,黑道运用网络科技从竞争对手那里盗窃毒品,引发了黑帮之间的一系列凶残火拼。伊斯坦布尔和迪拜的犯罪集团合伙交易。捷克斯洛伐克的工厂制造假货。俄罗斯政府核心的腐败保护了莫斯科的黑帮老板们。这就是《黑道无国界》的世界。

BBC 电视剧中的戈德曼家族BBC 电视剧中的戈德曼家族

这部电视剧不仅描绘了这些犯罪网络在全世界范围的渗透力,还展现了黑道大亨令人难以置信的财富。他们能通过合法的银行和避税港来洗钱,把自己包装为合法商人。这个世界里有大理石宫殿、奢靡派对、车窗贴着黑色太阳膜的豪华轿车、仆人、私人游艇和私人飞机。到处都有谨慎低调、西装笔挺的保镖在监视。电视剧表现了黑道与全球的合法生意互动并腐蚀它们的方式。

《黑道无国界》展现的全球犯罪网络的惊人财富《黑道无国界》展现的全球犯罪网络的惊人财富

这看上去可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虚构故事,但电视剧展现的世界及其运用的手段都是基于英国记者米沙·格伦尼(Misha Glenny)的调查。格伦尼花了二十年时间冒着生命危险调查全球犯罪(这是全球化的副产品),采访了其中的操作人员和受害者。十年前他写了一本书讲这个问题。

英国记者米沙·格伦尼(Misha Glenny)英国记者米沙·格伦尼(Misha Glenny)

他称其为“黑道无国界”( McMafia),这是车臣一个犯罪集团的名字,该集团参考麦当劳(McDonald)的商业模式在海外开设犯罪生意的分支机构。这部书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但格伦尼非常关注这些犯罪活动对文明世界造成的隐性损害。他认为BBC拍摄的虚构电视剧能够很好地引起政治家、立法者和普通人的关注,让他们觉醒。

全球贸易造成了全球犯罪,格伦尼给出了两个理由来解释全球犯罪为什么会增长。首先是金融管制解除之后,可以轻松地在全世界转移资金。其次是苏联解体。1990年代,俄罗斯多个犯罪集团抢占了苏联国家留下的真空,他们一下子拥有了所需的全部技能。而曾经为苏联国家工作的很多公职人员如今失业了。这些人包括秘密警察、反谍报人员、特种部队人员和其他拥有丰富技能的人,这些人对监控、走私、杀人、敲诈、网络战和建立秘密网络都有经验。

电视剧里很多虚构的黑道大亨都有真实原型。剧中的头号莫斯科大佬瓦蒂姆·卡利亚金(Vadim Kalyagin)的原型据说是俄罗斯犹太人黑帮老大塞米昂·莫吉列维奇(Semion Mogilevic),他在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通缉名单上,罪名包括“国际范围的走私军火、雇凶杀人、敲诈、贩毒和组织卖淫”。莫吉列维奇有恃无恐地在莫斯科公开生活。戈德曼家族的家长,流亡到伦敦的德米特里,原型据说是俄罗斯寡头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Boris Berezovsky),此人是普京总统的对头,2013年在英国家中上吊,不过死状可疑,可能并非自杀。

电视剧聚焦于在伦敦的俄罗斯人,这肯定引起了俄罗斯驻英使馆的不满。俄罗斯使馆声称,该电视剧错误地“将英国描绘成俄罗斯黑帮的游乐场”。但格伦尼明确表示,虽然电视剧《黑道无国界》是虚构的,但它表现的世界很接近真实情况。据说俄罗斯黑道分子也是该剧集的粉丝。格伦尼说:“我的一个熟人曾为俄罗斯黑帮安排交通,他给我的反馈是,俄罗斯黑帮酷爱这部电视剧,因为它很写实。”

电视剧表现了来自不同国家和文化背景的犯罪集团携手合作,并粗略描绘了游戏的很多玩家以及全球化犯罪的真实情况。以色列是性奴贸易的中心,也是合成毒品的生产中心。哥伦比亚、秘鲁和玻利维亚生产可卡因,这些产品要么从巴西船运,要么走陆路通过墨西哥运往北美。在《黑道无国界》里,墨西哥人的戏份不多,但令人胆寒。如格伦尼所说,实际上,“墨西哥是当代有组织犯罪的杀戮场”,这里的暴力活动激烈程度无与伦比。在过去的十年里,有20万墨西哥人死于毒品战争。阿富汗生产全世界90%的海洛因。科索沃是洗钱中心。捷克共和国对东欧的犯罪集团来说很有价值,因为它是欧盟国家,是欧洲犯罪活动的桥头堡。与此同时,意大利南部的黑手党家族已经取代了西西里的黑手党,成为全欧洲可卡因的主要分销商。迪拜的金融业不受管制,所以是洗钱与恐怖主义筹资的中心。俄罗斯本身不仅是很多犯罪活动(走私、性奴贸易、贩毒和犯罪的黑客活动)的发源地,也是主要的市场。俄罗斯人口占全世界的1.9%,海洛因成瘾者的数量却占到全世界的12%。敲诈勒索、收保护费和卖淫是俄罗斯地下经济的特色。

英国、美国和欧盟的情况看上去还不错,但格伦尼明确地说,事实并非如此。这些地区是富裕的市场,毒品在这里脱手,性工作者在这里工作,偷渡来的廉价劳动力让这些地区的经济继续运转。犯罪大亨也喜欢来这些地区玩乐,比如塞浦路斯、法国南部、西班牙、黎巴嫩。脏钱也在这些地区洗干净。帮助洗黑钱的两个避税港,开曼群岛和英属维尔京群岛,都在英国管辖之下。金融业的保密性意味着,伦敦的金融行业,及其律师、银行家和会计师,无意中帮助犯罪集团洗了大量黑钱,每年可能多达900亿英镑。这些无法解释来源的巨额财富的去向是什么?伦敦的房产,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房地产,是投资的好去处。这些地产的业主有能力接近权力核心。2006年,唐纳德·特朗普授权以他的名义在巴拿马城建造一家豪华酒店和一个公寓区,即所谓“特朗普大洋俱乐部国际酒店与塔楼”。

这个项目的餐厅大多无人问津,公寓也没人住。特朗普家族虽然从来没有直接参与该项目,但他们竟然对冠有他们姓氏的投资的实际情况不闻不问。现在大家普遍承认,这些空荡荡公寓楼的很多投资者和业主是毒贩和俄罗斯寡头,他们利用这个项目隐藏自己在全球盗窃的收获。英国有86000处房产的业主是匿名公司,不知道其真正主人是何许人也。类似的将黑钱投资于房产的现象发生在全世界各大富裕城市的房地产市场,从温哥华到悉尼都有,黑道人士可以安全地把自己的现金藏匿起来。

也许是受到人们对该电视剧兴趣的刺激,英国政府在宣传一部新的法律,叫做“巨额财产来历不明法令”。根据该法律,只要是超过5万英镑的金钱,而其主人无法提供合法的解释,政府就有权将该资金扣押。恰恰就在前不久,十位生活在英国的俄罗斯富豪写信给克里姆林宫,问他们可否安全回国而不必担心遭起诉。这可能不纯粹是巧合。

格伦尼认为,全球犯罪对合法金融造成了极大损害(金融占到了世界经济的15%—20%),也是对世界人民肆无忌惮的剥削。那么解决办法是什么?格伦尼说:“如果要处置有组织犯罪,最快见效的办法就是将毒品合法化,或者非罪化,或者至少往这个方向努力。在拉美,每年有超过10万人因为华盛顿制定的禁毒法而被谋杀。这不公平。这是我见过的最不道德的事情。但凡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工作过的人,如果不出来呼吁改革禁毒法,那么在我看来,他们就是道德意义上的罪犯。太令人震惊了。”

我估计《黑道无国界》很快将在中国上映,它的剧名会改为《戈德曼家族》。大家不妨看看吧。你们也许会觉得它有趣,这的确是一部精彩的电视剧,但它的深层次意义对全世界公民来说都很恐怖。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58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