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地漆器复兴,何时重入百姓家?

楚地漆器复兴,何时重入百姓家?

2021年8月,武汉入选2023年“东亚文化之都”候选城市。之前,我们在《“东亚文化之都”是什么?》一文中介绍过这一活动。眼下,武汉正积极投入到创建“东亚文化之都”的准备之中,非遗复兴成为准备活动中不可或缺的一项。

漆器作为湖北楚文化的代表,近年来成为武汉非遗中闪耀的新星。作为楚文化的代表,漆器的前世今生,兴衰起落值得一说。

迅速登上巅峰的楚国漆器

中国古代在制作漆器时使用的是生漆,由漆树的树脂制作——古人用特定的手法割开漆树的树皮,然后收集从漆树的伤口流出的汁液,颇与当今东南亚国家收集天然橡胶的方法类似。

现存最早的漆器是新石器时代的作品。制作的主要流程就是在采收生漆后,通过日晒等方法使生漆脱水变成可以作为涂料使用的熟漆,然后按比例添加桐油等干性植物油,就可以使用了。漆的颜色是通过往漆里添加其它矿物颜料产生,比如要红色漆就添加朱砂。

附着在器物上的漆有着耐酸、耐热、耐磨、防腐、防渗、防潮、防霉和防虫的功效,使漆器经久不衰,在当时是极为先进的器物,只有贵族才可以使用。

与中国使用漆器的漫长历史相比,诞生于春秋时期的楚国漆器在短短几百年间,就在战国时期迅速迎来了其巅峰。

楚地漆器复兴,何时重入百姓家?

楚国漆器中典型的日用品

楚国漆器高度发达,在华夏漆器史上独具一格。一方面,是有优异的地理优势。楚国处于长江汉水流域,境内漆树天然资源丰富,加上战国时期楚国疆域的开拓、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楚人吸纳了北方中原漆器装饰技术的精髓。同时,楚国和西南方其他邻国广泛接触,使制漆工艺得到了全面的发展。

随着技术发展,楚国漆器工艺出现了细致且严格的分工和程序较高的标准化生产流程,包括制胎、涂漆、描绘、打磨等不同分工,并注意与金工的结合,注意规格和形体的相近。由此,楚国漆器成为繁荣的战国漆器的代表,不仅对当时中原地区和巴蜀地区的漆器生产工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也对后来秦汉漆器有启迪作用。

楚人将自己的浪漫与想象力倾注在了一件件工艺品之上,迭代更新的漆器也展现出了自己的特色——凤凰。

楚人将凤凰视为祖先,崇拜凤凰而非龙。楚人尊凤是由其远祖拜日、尊凤的原始信仰衍化而来的,迄今已逾七千多年有文物可考的历史。楚人认为自己的祖先是祝融,而祝融是传说中的火神。汉代《白虎通》说,祝融“其精为鸟,离为鸾。”《卞鸦. 绛鸟》注曰:“凤凰属也”。可见,祝融也是凤的化身。另外,楚人早先最高领袖也是掌管火种的火官,作为火鸟的凤便成了楚人的图腾崇拜。而凤凰色赤,与楚人尚赤崇日相互呼应。

楚地漆器复兴,何时重入百姓家?

虎座飞鸟,漆器中的装饰品

当时凤的意象,在楚人的祭祀活动中被激活成为可以上达天庭的神鸟。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就是古代楚国出土文物中凤鸟类彩绘漆木器最为珍奇的“虎座飞鸟”造型。“虎座飞鸟”以虎为底座,上立飞鸟;鸟的全身彩绘羽状纹,其背上立着一对彩绘鹿角。“虎座飞鸟”的造型,也就是凤与虎的组合,寓意以虎为底座来托举凤凰的飞升。从“虎座飞鸟”的功用和造型特征不难看出,楚人心目中的凤,已经超越出了当时神灵崇拜的窠臼,在精神层面上将其意象化,使之成为自由精灵的象征、生命永久的寄托。其中最为出名的凤虎漆器便是“虎座凤架悬鼓”,现存于荆州市博物馆内作为镇馆之宝。

瓷器兴起导致漆器衰微

漆器作为春秋战国时期的先进工艺,是当时实至名归的顶尖工业产品。随着时代的进步、工业的革新,东汉末年瓷器逐渐走进人们的生活中。相比于漆器,瓷器的制作工艺简练、成本低廉、耐磨耐热。瓷器从东汉末期持续至今并在明清两代到达鼎盛时期,漆器在中国的使用逐渐衰微。

不过,随着近代工业的出现,由于天然生漆具有防腐蚀、防渗透、防潮、防霉、耐酸等性能,漆膜具有硬度强、耐磨的特点,生漆广泛地应用于国防军工、化学工业、石油工业、冶金采矿工业、纺织印染工业、医药工业之中。

换句话说,传统的漆器在现代生活中的应用正在迅速消亡,取而代之的则是漆作为涂料在现代科技工业的使用。

眼下,中国传统漆艺在四川、北京、云南、扬州等地仍然有着工艺保留,在海外更是由日本等国发扬光大,但荆楚风韵的漆器工艺仍然需要一场技术复兴。

漆器复兴,从博物馆到民间

随着复兴非遗意识的崛起,漆器的复兴已经成为一种必然。这其中既有对古代漆器的修复与复原,又有漆器工艺在现代的重塑与创新。

湖北省博物馆漆器保护工作室,研究员和学生们倾心于漆器文物的修复工作。出土的漆器数量庞大,种类繁多,从乐器、兵器到食器、仪式用器,漆木制类随处可见,其中大多以红底黑纹为搭配。漆器在墓穴中静静地躺了上千年,很多受雨水浸泡或细菌腐蚀早已破损不堪。因此,修复工作者们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心力斟酌修复每一处文物,才能使其重新焕发生机。脱水,清洗,补配,打磨,上漆等多重修复工艺繁琐复杂,每一步都需要小心翼翼仔细斟酌。

曾有漆器保护工作室研究员表示,在漆器修复工作中,修复人员为了解漆器的每一处结构,需要脱下手套用心感受漆器,避免任何一处起翘或开裂。也就是说,每一位文物工作者都在如朋友般和漆器无声地沟通。通过多次的调和、材料配比试验,工作人员反复试验后用鱼鳔胶和老房屋砖灰对文物破损处填补、加固,完成后进行更精细的打磨和补色工作。打磨过程中,修复人员会用上最精密的仪器配合更仔细地手工打磨,将所有局部恢复得天衣无缝为下一步的上漆做好万全准备。

到了上漆过程,工作人员模仿古人采集生胶的方法从天然漆树上采割下来天然液体生漆,又称大漆。这种天然生漆在接触空气氧化后变成褐色并形成坚硬的漆膜,而越好的大漆变化效率越高。在反复过滤、翻拌之后,工作人员将用棉花均匀涂抹到文物上,静置片刻再做擦拭。为了使文物更加自然,处理人需要让新修的文物做出陈旧的质感,使得制作难度雪上加霜。

在湖北省博,你不仅能看到修复后的文物,也能买到用传统方式制作的漆器纪念品,如“彩绘龙凤纹漆盘摆件”等。

楚地漆器复兴,何时重入百姓家?

让传统工艺能够走入寻常百姓家,这才是非遗真正意义上的复兴。眼下,为此而努力的,并非只有省博一家。

2018年,湖北首届高校漆艺作品展在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展,展品包括湖北美术学院、中南民族大学美术学院、江汉大学美术学院、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湖北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武汉科技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湖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等七所高校近几年的300多件师生作品。

2019年,武汉又迎来了全国高等院校漆艺作品邀请展,由湖北美术学院主办。这所学院的“大漆实验室”,是武汉市复兴楚式漆器的重要基地之一。

楚地漆器复兴,何时重入百姓家?

2020年中国漆文化研究会第二届会员大会,艺人展示传统漆艺

2021年10月15日,“楚漆艺传承与创新作品展”在中南民族大学开幕。现场展品中既有仿出土楚文物制作的虎座鸟架鼓、漆木十弦琴、奁盒等,也有融入楚漆艺元素的艺术品,以及茶具、笔架、镇尺等文创产品。精美的造型、繁复的纹饰、浓郁的楚文化风格,深深吸引了观众。

楚地漆器复兴,何时重入百姓家?

国产日用漆器,其工艺风格为日式

眼下,在一些漆器传统发达的国家,漆器的应用相当普遍,在日用器皿方面与瓷器、塑料制品的普及度接近,甚至某些廉价的塑料制品,也会刻意将自己模仿成漆器的造型与色泽。希望我们的漆器能在本土专业人士的不懈努力下,终有一日如历史上一样,重入寻常百姓家。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5545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