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融资近2000亿 恒大的资本局与降负债之路

2019年底,广州。

许家印在新能源汽车大会上的“买买买”话音刚落,2020年的恒大就开启了“卖卖卖”模式,看起来矛盾的操作,正发生在这家充满话题度的房企和它的掌舵人身上。

买,是对新能源汽车和房车宝平台加大力度投资,毕竟恒大还要存活发展;卖,则是许老板化解债务危机的杀手锏。

最新的一个动作是,恒大汽车定增融资260亿港币,接盘者,依然是许家印的豪华朋友圈,只不过这次,又多了几个新面孔。

股权融资近2000亿 恒大的资本局与降负债之路

2000亿的股权“买卖”

1月24日,恒大汽车(00708.HK)发布定增公告,又引入了六名战投,占公司扩大后总股数的9.75%,合共筹资260亿港元,这是自去年10月恒大汽车配股40亿港元以来,短时间内再次进行的一次融资。

极度看好新能源汽车、想要成为“中国马斯克”的许家印,把恒大汽车股权拱手相让,缺钱程度可见一斑。

不光是恒大汽车,作为资本市场炙手可热的物业股,恒大物业的股权也在上市前分拆转让,引入235亿港元战投,包括马云、马化腾等人。

恒大集团最主要、最核心的地产业务,也有了新的股东。旷日持久的重组深深房失败后,恒大地产1,300亿战略投资者中,1,257亿已转为普通股,其中有200亿,是由原战投转给了深圳市人才安居集团,100亿转给了广州城投。

再加上原来就是战投转股的深业集团,广东省广州、深圳两地的国资共出资355亿,成为恒大地产重要股东。

恒大集团层面也进行了配股融资。去年10月14日,恒大集团引入43亿港元股权投资,包括全球最大公募基金之一Vanguard、挪威央行主权基金Norges Bank等机构均有入局。

在这么多频繁的股权转让中,比较特别的是广汇。去年11月1日,恒大将其持有的广汇集团40.96%股权转让予申能集团,转让总金额148.5亿元,仅比两年前买入的价格多了3.6亿。这可视为不是单纯筹资而更多是资产腾挪的卖股。

后来的故事都知道了,恒大不再需要汽车经销商,许家印要自己做汽车销售平台,那就是房车宝。

截至目前,据华尔街见闻估算,短短几个月,算上地产、汽车、物业,恒大集团及旗下资产股权融资已近2000亿。

减去转股的战投早先支付的1257亿,恒大这几个月真正拿到手的钱也有约700多亿。

许老板的豪华朋友圈纷纷出动,他们中,有多年来与恒大如影随形的大D会刘銮雄陈凯韵夫妇、郑家纯家族、恒大的供应商,也有马云、马化腾这样经常跨界合作的老相识,还有新加入的京基集团董事长陈华、中洲集团创始人黄光苗等地产商,更有深圳安居集团、深业集团、广州城投这样的国资公司。

华尔街见闻注意到,新近加入的投资者基本都来自深圳,可以想见这几年总部搬入深圳后,许老板的朋友圈又扩大了很多。

动辄数十亿的资金买入,朋友们当然不是单纯地想要帮一帮许老板,赚钱也是紧要的,比如恒大汽车本次引战股价打了92折,锁定期一年。

一句话总结,形成利益共同体才是他们出手的本质。

资本运作下的降负债

无一例外地,在卖股后,许家印在这些业务中的股权全部被稀释了,其中,他持有恒大地产的股权只剩60%,恒大物业、恒大汽车和恒大集团还有70%多。

2000亿,如此大规模地卖股,这似乎是许家印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从未遇到的情形。

在那场危机中,他也是通过增资扩股,出让15%的股份引入了美林、德银、淡马锡、郑裕彤家族等,筹资6亿美金度过的,也正是这次,他正式进入了大D会的圈子,并与之结成了坚固的同盟。

更为重要的是,许家印超强的资本运作能力也从那时起显现。2009年,恒大集团上市,开启了恒大系上市平台的扩张之路。

通过收购、举牌、IPO,数年间,恒大旗下已经拥有嘉凯城、廊坊发展、恒大健康(汽车)、恒腾网络、恒大淘宝足球、恒大物业等多家上市公司。

2020年似乎是许家印人生中的又一个大坎。去年9月,那场沸沸扬扬的风波,天下人都知道了,恒大资金链紧张,8000亿债务压顶;恒大也是“三道红线”融资新规之下,指标全踩的房企龙头。

许家印对此也不讳言,在多个场合宣称要大力降负债。

转让股权资产,便是恒大进一步缓解债务压力的举措。过去几个月,恒大一直在想尽各种办法降负债,出售股权成为重要动作。

有所不同的是, 12年前,只需几十亿,便能解救恒大于危难之中,而现在,让恒大彻底摆脱债务危机需要几千亿。

还不同的是,12年前,他只有恒大地产可卖,而今天,他有好几块资产、好多个上市平台可卖。

许家印似乎找到了快速找钱、降负债的路径:分拆资产上市,转让股权融资。

资本市场中什么板块最热、哪里是风口,许家印最清楚。比如恒大汽车更名之后,虽然车还没生产出来,股价已经翻了好几倍;恒大物业分拆上市仅一个多月,股价也翻了将近一倍。

他的豪华朋友圈也跟着他“炒股”,陈凯韵投资恒大汽车等浮盈已超百亿。

在去年8月的业绩会上,恒大总裁夏海钧曾表示,物业分拆上市,可使恒大经净负债率下降19个百分点。

最新的一个可分拆的资产是房车宝。这个对标贝壳的房、车交易平台,目标是在2021年GMV(一说估值)达到2万亿,2022年4万亿、2023年6万亿,并在2024年实现上市。

可以想见,以现在贝壳2万多亿的GMV、5000亿市值作为参照,房车宝的野心有多大。

不过对此说法,恒大方面目前并未回应。

恒大旗下可能分拆的业务还包括酒店、旅游等。有消息显示,许家印也有意对这些业务进行重整。

卖股融资的效果立竿见影。据恒大最新公告,在过去9个月,恒大减少了1578亿有息负债,2021年将降1500亿,至于净负债率、资产负债率的表现,要到3月份的年报才见分晓。

许家印的目标是,到2022年要把总负债降到4000亿元以下。

10多年前,许家印放弃借壳上市,将已到手“琼能源”转给余斌,他说自己不是资本玩家而是实业家,要专心干地产。

10多年后,许家印的恒大帝国、数家上市公司总市值已超5000亿,而且还在不断扩张,他的身后,是密密麻麻、利益捆绑的同盟军。

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天真的自己了。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630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