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拟态可能是自然界最神奇的一种现象。有时不禁令人惊叹,进化论可解释不了这个!
 
无脑反进化论是一种跟风,但拟态恰恰是进化论的绝佳例证。
 
拟态是指一种生物为了保护自己,或者为骗取猎物的信任,或者因为其他原因,而选择模拟成另一种生物或石头之类。
 
拟态的行为包括三方:模仿者,被模仿者和受骗者。我们最熟悉的靠拟态获得逆天生存能力的动物,可能是竹节虫和枯叶蝶。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枯叶蝶模仿枯叶,从叶片的脉络,到色彩的渐变,一切都惟妙惟肖。甚至连叶片的缺口都照顾到了。
 
这还不算最夸张的。核桃美舟蛾,从东北到东南,我国大部分省份均有分布,不过绝大多数中国人可能觉得自己没见过。毕竟谁会注意脚下一片不起眼的叶子?
 
但这种非常突兀的我似乎见过。小时候以为这个孤独的枯叶,是被蛛网刮下来的。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很久以后我才真正理解,核桃美舟蛾这个令人难以理解的卷曲叶子造型,其实是个平面。它利用深浅和阴影,在自己的翅膀上愣生生做出了立体的枯叶效果。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将自己的身体长成枯枝或枯叶的造型,是为了欺骗鸟类。既然这些动物的受骗者是鸟类,它们有时候也会针对鸟类的饮食品味,开发出非常奇怪的拟态方向。
 
鸟类不吃自己的粪便,因为生理原因,有随时随地拉屎的习惯。所以看到一摊鸟屎,鸟类首先表示理解,可能是自己拉的,其次则是不想细看。
 
而一些动物就干脆拟态成屎。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就算不像,让鸟看了食欲不振,把它恶心走也能保命(不是)。
 
柑橘凤蝶是东亚非常常见的一种蝴蝶,由于配色雅致和谐,它常常被作为景观昆虫。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它的幼体也就是毛毛虫阶段,则完美诠释了拟态。首先是刚出生的时候假装大便。伪装成粪便也是因为这时候的毛毛虫移动能力较差,做一条安静的屎就可以很好地保护自己。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等到移速上升了,它再拟态成鸟类的天敌蛇,以求把鸟吓跑。
 
样子就像一条长不大的小蛇,这个蛇眼睛和红色的信子都是假的。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毛毛虫很多都会伪装成蛇,毕竟大便的形态不便于移动。但这些“蛇”的风格和效果不一。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别人往身上画蛇。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你往身上画蛇。
 
我们说回大便。有的蝴蝶干脆在翅膀上作画,这是分布于中国和东南亚的宽铃钩蛾,以及它们绘制的《双蝇吃屎图》(虽然看起来更像是在喷屎)。线条勾勒、色彩运用的风格很有中国工笔画的感觉。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话说,这些拟态,包括模仿屎的昆虫怎么都是分布在中国啊……竞争压力大,生活太内卷吗?
 
这几种昆虫起码在命名上还保留了最后的尊严。云南西双版纳的两种蜘蛛,则干脆就叫“鸟粪蛛”。它们一种模仿新鲜的鸟屎,一种模仿干燥的鸟屎,模仿屎模仿得十分精致。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那么,这些奇异的拟态,真的是进化出来的吗?比如那个《双蝇吃屎图》,它怎么能连黄屎喷溅时候的光点都考虑到。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双蝇吃屎图之昨晚辣椒吃多了》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双蝇吃屎图之屎吃完了》
 
这位拟态成蛇的,这个亮晶晶的眼眸的“光”,也是毛毛虫自己画上的。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难道一切的背后有位造物主,这些拟态动物其实是被“设计”的?
 
就像开头说的,拟态之所以堪称自然界最神奇的现象,恰恰是因为它佐证了进化论。
 
首先,今天介绍的这些伪装成大便的动物,都是昆虫,昆虫的一生繁盛而短暂,数月的时间,就能更替几个代际。孩子数量多,生的又快,它们被自然选择(其实是被鸟类选择)然后基因变异的效率非常高。
 
就拿枯叶蝶来说。假如2020年的第7波某棕色蝴蝶集体趴在地上动不了,共100只,然后一只鸟来吃自助,它会使劲儿吃,先将那些一看就是食物的吃掉,至于有些不好分辨的就先放着。
 
吃到第89只,它终于吃饱了。剩下的11只因为长得枯黄而躲过了一劫,鸟太撑于是飞走了。这11只棕色枯黄加强版蝴蝶于是开始繁衍下一代。……许多年后,枯叶蝶就这么诞生了。
 
其次,动物表面的图案、斑点,其实是非常容易突变的东西。一窝刚出生的小奶狗或者小奶猫,就能证明这一点。
 
为了活命 它可以伪装成大便

 
同一批出生的宽铃钩蛾,就会绘制出不同版本的《双蝇吃屎图》,有的屎的颜色亮一些,有的苍蝇被省略了,而这都是下一轮自然选择的新素材。《双蝇吃屎图》的最初版本,可能是一批纯白的宽铃钩蛾,突变出翅膀下方的一处黄斑,还有翅膀斜上方的一个黑点,然后无数代际积累后,它们翅膀上的画作终于完成。
 
与人类作画不同的是,这些在翅膀上绘画的宽铃钩蛾,或者深谙明暗变化的核桃美舟蛾,根本不管它们的背后有什么图案。拟态的动物中有的物种,甚至连视觉都差的可以,更别提分辨色彩作画了。
 
自然选择是在它们无意识中发生的。
 
相反,通过观察这些动物的拟态选择,我们可以了解当地鸟类的品味与色觉。
 
比如,鸟确实不吃屎,很怕蛇。似乎对苍蝇无爱,不然宽铃钩蛾何以在翅膀上加两只苍蝇,苍蝇再小也是肉啊!
 
比如,鸟类对明暗色彩相当讲究,会在毛毛虫模仿蛇的作品上,加上亮晶晶的眼睛。
 
通过拟态创造奇迹的神祇,在蝴蝶翅膀上绘画的艺术家,是鸟,而非昆虫。
 
鸟类是这些昆虫的猎食者,昆虫依靠物竞天择的法则选择了千变万化的拟态之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它们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359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