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巨头48小时蒸发2万亿 为什么这次杀伤力如此之大

没有哪一年双11像今年这样,出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有电商从业者忍不住感慨:“一面是不断膨胀的战报数据,另一面却是几个电商平台的股价猛跌。”
 
最终,双11天猫的数据定格在4982亿元,京东的战绩为2715亿元。
 
电商巨头48小时蒸发2万亿 为什么这次杀伤力如此之大

 
然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阿里巴巴、京东、美团、拼多多股价两天的暴跌。截至11月11日收盘,四家电商巨头在美股、港股轮番大跌,无一幸免,两天内总市值共蒸发2万亿元。有投资者在股票交易平台上留言称:“双11从来只见商品打折,今年却是个例外,互联网公司的股票全部都打折了。”
 
业内普遍认为,电商板块全线大跌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意见征求稿)》(以下简称《指南》)密切相关。为预防和制止平台经济领域出现垄断行为,该意见征求稿对二选一、刷单、刷评、大数据杀熟等作出了限制。
 
不过,平台反垄断并非首次被提及,为什么这次杀伤力如此之大?
一个月的涨幅,赶不上两天暴跌
11月10日,看到美团暴跌后,李元立即融资加杠杆满仓。他曾在美团这只股票上赚过钱,看到大跌认为是加仓的好时机,没想到最终却抄在半山腰。当天,他的账户浮亏30多万元,亏损10%,11月11日亏损幅度进一步扩大。
 
“上涨如抽丝,下跌如山倒,我一个月的涨幅还不够这两天跌的。”李元持仓总金额有数百万级,他原本以为美团能再创新高,没想到局面急转而下。
 
电商巨头48小时蒸发2万亿 为什么这次杀伤力如此之大

图/视觉中国
  
另一名投资人周强对政策比较敏感,得知11月6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召集27家互联网企业开会后,他立即着手清仓了京东股票,卖在每股365港元的最高点。此后本来打算逐步清仓美团、拼多多,但还没来得及操作,市场上已经出现暴跌,“我重仓的科技股跳水太严重,11月10日盈利直接缩水了三分之二。”
 
11月10日当天有两件大事持续发酵:辉瑞宣布新冠疫苗有效性超90%;市场监管总局就《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
 
两则消息叠加之下,有人10月赚的几万美元这两天一下子全吐了回去。那些原本想趁着双11大赚一笔的投资人,最终再一次吸取血淋淋的教训——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整体而言,电商板块上市公司这两天的走势是港股跌完美股跌,美股跌完港股再继续跌。“白天黑夜轮番跌,让我恨不得跳楼撞墙。”有人在投资群里自嘲。
 
对于电商股的暴跌,网上甚至出现调侃的段子:“今年双11想买的东西没打折,几个电商平台的股价却在疯狂打折,比拼谁的优惠力度更大。阿里巴巴满300减40、京东满90元减10、拼多多满120减20、美团满336减60……”
 
至11月11日,港股收盘,资本市场再一次显示出其残酷无情的一面,阿里巴巴、京东、美团的跌幅均在9%以上,其中盘中阿里巴巴甚至由于跌幅过大,还一度让出港股市值老大的宝座。
 
短短两天时间,阿里巴巴港股总市值缩水9047.61亿港元,如果与10月底309.4港元的最高峰相比相当于蒸发了1.32万亿港元。从跌幅方面看,本来正在向2万亿港元市值冲刺的美团,跌幅最大,两天累计跌幅达20.17%,截至11月11日收盘,其总市值缩水3775.6亿港元至1.59亿港元。京东港股两天累计跌17.98%,总市值已经跌破万亿港元,共蒸发1934.4亿港元,只有9389亿港元。
 
美股方面同样如此,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11月9日和10日连跌两天,11日阿里巴巴微跌,京东和拼多多则企稳,转跌为涨。整体算下来,两天内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美股共蒸发1231亿美元,加上港股阿里巴巴、京东、美团,四巨头总市值两天内共蒸发20621亿元。
 
“我11月11日已经全部清仓电商股,以前觉得跌下去还能涨回来,这一次真不好说,不确定性因素太大。”周强告诉AI财经社。
 
“结合新冠疫苗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消息,投资市场目前表现的,是一种对在线销售互联网平台未来发展预期的担忧。”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所长崔丽丽觉察到些许不寻常,她发现往年双11前互联网平台企业会被约谈,但今年更加密集,这次反垄断征求意见出台前的10月底,网络交易监管新规征求意见也被放到台前。
 
 
 
致命的紧箍咒
 
 
即将出台的《指南》无异于给电商平台戴上了紧箍咒。
 
为何反垄断说了很久,这次的杀伤力如此之大?“感觉要动真格了。”一名业内人士说。他注意到,文件发布同一天,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央行原行长周小川公开发言称,互联网科技巨头掌握大量数据和市场份额,形成垄断抑制公平竞争,会给社会治理带来巨大挑战。
 
“投资人可能觉得政府会对互联网巨头有大的动作。”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认为,《指南》的杀伤力如此之大,与邻近双11巅峰日发布关系密切。此外,并且指南内容几乎都是互联网行业被吐槽的通病,如二选一、大数据杀熟等,“直接关系到企业经营,起码颁布实施后会增加企业合规成本,甚至影响收入,容易带来资本市场的恐慌。”
 
电商巨头48小时蒸发2万亿 为什么这次杀伤力如此之大

图/视觉中国
  
而在过往,反垄断案件集中在汽车、医药等领域,在互联网领域几乎空白。赵占领告诉AI财经社,目前互联网行业有几起反垄断的诉讼案件,其中包括没有审结的京东诉讼天猫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但反垄断执法层面还没有一起案例。国内虽有《反垄断法》,但互联网行业的垄断行为有独特特点,比如大数据杀熟、二选一等,目前还找不到针对这个行业的配套规则,导致执法部门在操作中缺乏执法标准参考。”
 
“这是我国首次为互联网平台制定‘执法指南’,在以往很罕见。”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麻策律师告诉AI财经社,《指南》对相关市场界定,市场支配地位界定等均进行了细化明确,相关指标因素均具有强烈的“互联网味道”。
 
“可能日后会对平台企业的业务进行批量定性认定,这带来的影响就大了。”崔丽丽提醒。
 
平台企业内部对此反应如何?大部分受访者对此缄默不言,不愿详聊。据了解,在《指南》正式向公众征求意见以前的11月6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信办、税务总局三部委曾将互联网平台有关人员召集到一起,开了规范线上经济秩序的行政指导会,共有27家企业参加,其中既有阿里巴巴、京东、美团、拼多多等大平台,也有蘑菇街、云集等体量较小的平台。当时会上就提到了将制定出台《指南》。
 
一位参会企业的工作人员告诉AI财经社,他们是会议三天前接到的通知,当时要求相关负责人参加。一些企业派的是政府公关层面员工参加,还有派副总裁级别去参加的,“会上主要是几个监管部门的代表轮流发言,没有讨论发言环节,也没有特别点名某一家。”
 
上述工作人员透露。当天会议上,三部委指出互联网平台企业应直面存在的问题,特别是二选一、刷单、刷评、炒信(注:利用虚假交易,炒作信用)等,要求企业担起平台内容生态治理的主体责任。
 
事实上,针对科技互联网巨头的反垄断不是新鲜事。在美国,远有老牌巨头微软差点被“肢解”,英特尔在世界各地诉讼不断;近有科技新贵谷歌、亚马逊等被连番调查,到处吃罚单。
 
比如今年7月底,美国四大科技巨头亚马逊、苹果、谷歌和Facebook的掌门人就罕见出现在美国国会的大屏幕上,就反垄断问题,接受议员们的轮番拷问。谷歌过去四年更是遭到了27项反垄断方面的调查,并被开出金额超过96亿美元的罚金。
 
10月7日,美国国会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甚至发布对苹果、谷歌、亚马逊、Facebook四家巨头的反垄断报告,指控他们滥用市场力量,并建议对实施数十年的《反垄断法》来场全面改革。
 
加大对平台垄断的关注力度,已经成为一种全球趋势。亚马逊的垄断行为甚至惹怒欧盟,11月11日,欧盟就对亚马逊发起了反垄断指控,指责其滥用平台上的商家数据,与商家们开展竞争,还利用在云计算市场的领先地位,让一些开源开发商辛苦研制的软件被免费分享。 
 
 
 
天下苦大平台久矣?
 
 
各国对垄断的警惕和毫不手软,主要是为了保护创新,其次还有保护消费者福利。“‘二选一’会挤掉商家福利,大数据杀熟会挤掉用户福利。”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孟庆斌强调。
 
尤其大平台之间的隐形“二选一”,让不少商家和小平台敢怒不敢言。“二选一让我们苦不堪言。”梦饷集团公关总经理康健认为,他们就是电商平台“二选一”的受害者,其旗下平台爱库存9月曾发声明指责唯品会“二选一”,要求商家不得与爱库存合作。
 
这次看到《指南》发布后,“感觉很欣喜,终于有了明确说法。” 按照康健的说法,爱库存在今年上线了与唯品会定位类似的品牌特卖平台饷店后,开始遭到“封杀”——唯品会要求商家从其平台上下架。他们向监管部门举报,收效甚微,后来有500多家商家被迫作出“二选一”的选择,绝大部分都退出了爱库存,因为唯品会的流量更大。
 
电商巨头48小时蒸发2万亿 为什么这次杀伤力如此之大

图/视觉中国
   
康健称,截至目前没有感觉到任何变化。仅本月,平台上就有150家服装类的企业遭到唯品会的限制。“这几月来,大家都很焦虑。”康健称,不断有商家来向爱库存诉苦,“二选一”让商家营业额下滑,扰乱了他们的供应链计划,难以快速清库存回笼资金。
 
对此,唯品会回应称消息不实,除此以外,并不愿多言。
 
资料显示,“二选一”最早发生在2015年,当年京东选择向监管部门举报天猫“二选一”扰乱市场秩序,此后双方大战了多个来回。 
 
2019年“6·18”期间,有商家直接参战。格兰仕官方微博连发四则声明和多个视频,质疑天猫大促期间给自己“穿小鞋”,声称自从5月末与拼多多建立长期全面战略合作以后,格兰仕在天猫平台的搜索端就陆续出现异常,直接影响正常销售。本地即时零售和配送平台达达集团也公开表示过,二选一过程中只有大平台获益,受损的是消费者和千千万万个商家。
 
由此也不难理解,一家被巨头包围的社区团购公司的中层在看到《指南》后,一连说出三个利好,“对中小平台有好处,大家公平竞争,让商业重新回归到价值竞争,而不是垄断支配。”
 
不过,更多商家没有格兰仕“撕破脸”的勇气。一家在天猫成长起来的新消费品牌公司告诉AI财经社,外界认为他们的产品物美价廉,很符合拼多多用户的需求,但他们至今没在拼多多上开品牌旗舰店,而只是私下通过与店铺合作的形式在卖货。
 
亦有国美相关人士曾对AI财经社提及,此前部分家电品牌不敢直接入驻某下沉电商平台,但国美在上面开店后,通过国美的渠道,这些品牌则可以实现“曲线救国”。
 
相比“二选一”,大数据杀熟等垄断行为则直接损害消费者的利益。一名旅游行业创业者告诉AI财经社,大数据杀熟在旅游、电商行业“挺普遍”,他自己曾在同一时间,和妻子查询某OTA上的同一家酒店的同一款房型,结果发现两者报价不同。
 
在外卖领域,餐饮企业也有怨言。今年上半年包括广东、四川、重庆等地的餐饮协会公开喊话美团搞“垄断”,对餐饮企业抽佣高达26%。他们强调,过去5年,美团的佣金从最初只有4%,后来升到10%以上,到2019年已经涨到20%以上,希望美团降佣金。
 
而当时美团在外卖市场上已经占据了64.1%的市场份额。2020年半年报显示,美团餐饮外卖收入同比大增13.2%,为145.44亿元,是美团第一大收入来源。餐饮外卖业务为其贡献的利润有12.53亿元,同比增65.7%,在其总利润构成中占比高达57.6%。
 
或正因如此,《指南》发布后美团的股价跌幅最大。在富途平台上,有83%的投资人认为《指南》对美团的影响最大。
 
不过针对这次集体震荡,赵占领认为,《指南》对阿里巴巴、美团等电商平台会有一定不利,但不会产生重创,股价影响是短期行为。
 
多家证券公司也表示,短期看阿里巴巴、美团、拼多多等均会有不小压力,会面临挑战,但长期依然看好。高盛以及方正证券均认为,《指南》的出台,有助于为中小企业的发展和创新模式的出现留出发展空间,也能更好地协调商家、消费者和平台的利益,从而促进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315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