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娃健康,医生把一尺长的银针插进了我的肚子

我和先生是最早符合二孩政策的“双独家庭”,却一直在要与不要、工作与生活之间犹豫拖拉,直到我36岁那年,才终于上车。
 
作为驾轻就熟的过来人,怀老二确实心大了很多,我是该吃吃该喝喝,心态特别好,满以为一路平稳——当然,很快就被打脸了。
 
突如其来的坏消息
 
这次怀孕,我日常孕检的医生还是为老大接生的教授,一切安排都让人安心。整个孕前、中期相当平顺,NT检查、无创DNA检查、大排畸全部一次性通过。就这样晃悠到了23周,又是一次常规B超。
 
检查完后,B超医生没有任何特别提示,我看了看单子,其中有一项显示“肠管回声增强”,但结论里没有提到,只是和以往一样,要求定期复查。
 
我没太在意,时间已近中午,孕检的教授已经下班了,我想等下次检查再给她看。事实证明,我确实心很大。
 
为了娃健康,医生把一尺长的银针插进了我的肚子

B超显示下的胎儿 | Guimi, Wikipedia
 
7月的武汉像一座火炉,我这一身两命都是空调给的。也许是温度设置太低,我在吹了一夜空调后开始咽痛、咳嗽,两天的功夫就咳到难以入睡。到三甲医院看过内科,想着既然来了趟医院就顺便听听胎心吧,于是,我又挂了个产科。
 
我将上次的B超结果拿了出来,没想到,这里的医生看后马上向我确认年龄,得知我36了,她直接告诉我:35岁以上高龄产妇合并肠管回声增强,建议羊水穿刺
 
我当场懵了,来看个咳嗽顺便听听胎心,怎么突然就要做羊水穿刺呢?如果真有这么严重,为什么B超医生当初没有提示呢?
 
半信半疑地出了医院,我开始疯狂上网搜,得到的答案是:“肠管回声增强作为一种声像图表现,可能是由胎粪引起,多数胎儿最终正常,但也有一部分胎儿被证实合并染色体异常、宫内感染、肠梗阻等情况”。
 
晴天霹雳!我忍着眼泪将B超单发给了我的孕检教授,作为有名的“一把刀”,她性格一向豪爽利落,这次也是简短明了地回复我两个字:“没事”。悬着的心暂时放下了,等下次孕检再当面咨询医生吧。
 
算不清的概率题
 
终于到了预约好的孕检时间,教授给出的建议仍是不必做羊穿,因为我的NT、无创全部通过,家族史和既往妊娠史也都正常,胎儿出现染色体异常的可能性非常小;而羊水穿刺本身是一项有创性检查,可能有1%的流产率,如果真的出什么意外就得不偿失了。
 
我依然纠结,教授建议我,要不去看看优生学科?
 
优生学科给出的建议也差不多。医生告诉我,肠管回声增强的检出比例其实比较高的(我在网上查的大概是6%),但从终访结果看基本上都是胎粪等原因。他也觉得按我的情况分析,羊穿后的结果应该是正常的,所以没必要做。
 
“只要染色体正常,肠道畸形那些都是可以修正的小问题”。
 
……医生的尺度为什么这么大,是我没见过世面吗?肠道畸形我也不能接受啊。
 
为了娃健康,医生把一尺长的银针插进了我的肚子

染色体异常是出生缺陷的重要原因 | Pixabay
 
怀着并未解惑的心情,我回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疯狂查找。各种网站论坛、各类怀孕APP,我不放过任何一个跟肠管回声增强有关的话题,计算各种概率,追问有过类似经历的宝妈最后结果……
 
看我疯魔一般,先生倒是很淡定,坚定地认为宝宝肯定是正常的。他的逻辑非常粗暴:你虽然36了,但一向身体心理发育都比较晚(是的,我就是那个进大学后还蹭蹭长了5公分的奇女子),所以不能算高龄产妇,肠管回声增强就只是个小bug了…….
 
这种另辟蹊径的解释让我啼笑皆非,然而于安慰还是徒劳。最后,我们商量一致,斥巨资(300元挂号费)再去咨询一位妇产科大牛教授,以他的意见一锤定音。
 
 
“一尺长”的银针插进了我的肚皮
 
看诊当天我一个人去了医院,大牛非常和蔼耐心,详细看完所有检查资料后,最终给出了做羊水穿刺的建议。他说得很中肯:
 
“NT、无创都只是概率筛查的手段,只有羊水穿刺才能确诊。在高龄妊娠合并肠管回声增强的情况下,染色体异常的概率成倍增长,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我们也要百分之百的排除,这才是优生的目的。”
 
他安慰我,这里每年同类手术都有几千例以上,意外发生率不足千分之一。
 
为了娃健康,医生把一尺长的银针插进了我的肚子

医生帮我解开了“优生”这道概率题。| Pixabay
 
听了大牛的话,我不再顾虑,当天下午便住进了医院。羊水穿刺最佳时间是孕16-22周,这期间羊水较多,胎儿体形合适,活动空间较大,一般在门诊手术就可以。考虑到我当时已经孕24周,胎儿体形较大,安全起见还是住院手术。
 
住院当天,我抽了16管血。抽完后,我明显感觉头晕,护士小姐姐柔声安慰我,才不到50毫升而已,我听了之后更晕了……总之,近期查过的、没查过的各项检查全都查完一遍,已经是傍晚了。我又手欠查了一些关于羊水穿刺的案例,什么扎到宝宝啊,术后感染啊,最夸张的一个例子说,抽羊水的针被胎儿一把攥住,我滴个神哪,一晚紧张无眠
 
第二天午饭后,护士小姐姐给我打上了硫酸镁,用来抑制宫缩,只有一袋药,但滴得非常缓慢,据说要24小时才会滴完。3点钟,突然通知要去手术了,那一刻,我的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有种听天由命的镇定。
 
没有病床,没有轮椅,我自己推着输液架,跟着护士小姐姐出门,进电梯,下电梯,拐弯、再拐弯,来到了手术室,哦不,其实就是做B超的地方。
 
这也太简陋了吧,不过我自我安慰着,这不更说明只是个小case,一定会没事的。
 
房间里一共两位医生,一位做B超,一位做手术。我躺在检查床上,露出全部腹部,全面消毒后,B超医生用探头在上面来回摩挲,寻找下针的缝隙。过了十几秒,她按压着上腹部的一个点位说,就这里吧,胎儿现在背朝外,操作空间不大,这里有个缝隙。
 
就这样决定了?我忍不住轻声询问,心中充满惊恐,不用一直在探头的指引下下针吗,这会儿万一宝宝动了怎么办……没人理睬弱小无助的我,手术医生一句别动了,我赶紧全力控制住身体,闭上了嘴巴。
 
我眼睁睁看着医生拿出了足有一尺长的银针,快准狠地插进了我的肚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肚皮的神经比较大条,感觉上还没有打屁股针疼,但已经足够吓人。我一动不敢动,直到医生抽出针管,看到那瓶淡黄色的羊水。
 
之后,就是消毒、包扎,我又推着输液架回到了病房。第二天,硫酸镁滴完,我就出院了。
 
那最后的结果呢?正如医生预测的“大概率”,检查结果一切正常。秋天,宝宝顺利出生,Apgar评分10分。
 
当天,宝宝就排了许多绿色的胎便,肠道问题全面排除。看来,当初的“肠道回声增强”大概就是他羊水喝多了导致的胎粪累积——就是这枚吃货,让我挨了一针
 
医生点评
张璐 |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妇产科主治医师
羊水穿刺,医学上全名是羊膜腔穿刺。通俗点说,羊水穿刺的操作过程其实和静脉抽血差不多:先在皮肤上消毒,然后在B超帮助下找到穿刺点,扎针进去,抽些羊水出来,再把针拔出来。由于羊水外面的子宫肌层比较厚,穿刺后也不用担心羊水会从“针孔”溢出来。这样一想,羊水穿刺似乎也就没那么可怕了。
 
作为一种产前诊断手段,羊水穿刺的优点显而易见:从羊水中的胎儿细胞内,可以直接提取到胎儿的染色体,因此,这种方法是确诊胎儿染色体疾病的“金标准”。而缺点就是,穿刺可能会带来宫内感染、流产等风险。
 
不过,在现今的技术条件下,羊水穿刺的安全性通常很高。在一些医院中,因穿刺导致的流产及感染风险已经小于0.1%,属于“小概率事件”。所以,在适当的情况下,羊水穿刺带来的获益可能远远大于它的风险
 
虽然羊水穿刺安全系数很高,但这并不是说,每个人都应该去做羊水穿刺。结合既往资料,只有当评估胎儿有染色体异常高风险的时候,医生才建议行羊水穿刺。这些情况包括:
 
高龄产妇(35岁以上);
 
夫妻双方有遗传性疾病家族史;
 
不良孕产史(既往有畸形胎儿或染色体异常胎儿生育史);
 
血清学筛查提示18三体或21三体高风险;
 
无创DNA检查提示胎儿染色体异常;
 
超声发现胎儿畸形或NT、NF增厚;
 
通过三代试管婴儿技术受孕的孕妇。
 
这些情况中,有些是高高危因素,有些是高危因素,有些是中危因素。对于我们的作者而言,孕妇年龄36岁,B超提示肠管强回声,无创DNA提示低风险,应该说,出生之后胎儿染色体异常的风险是轻度增加的,但并不是很高。不过,与之相比,羊水穿刺的风险可能更低。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建议进行羊水穿刺。
 
当然,由于作者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纠结,的确可能会错过羊水穿刺的最佳时间。通常,羊水穿刺检查更适合孕中期进行,也建议孕妇朋友们遵从医生建议,做好必要的每一次孕检。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300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