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认为东北文化正在失去创造力的人,估计都没怎么吃过东北的糖葫芦

 

只有到了这里你才能知道“酸甜”只是一种对它粗浅的表层理解,主动深入白山黑水之间,你将感受那种充满颠覆性的后现代创作。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当人们还在犹豫糖葫芦是圆的好吃还是扁的好吃时,东北民间手艺人早已将它拉进了某种先锋艺术领域。
 
就像日常生活中所展现的那样,东北朋友将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刻板印象从来都不应该是思维枷锁,它存在的意义就是用来被打破的。
 
任何事物都不能脱离时代,喜羊羊跟灰太狼也得和谐共处。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他们显然更懂得入乡随俗的传统智慧,又在饮食层面上秉持着一如既往的包容,只要把天津大麻花裹上糖,它就是糖葫芦。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赶在冬季来旅游的朋友都足够幸运,只需走上街头,热情的糖葫芦艺术家就能让人忘记寒冷。即便只从外形看,这些糖葫芦仍然可以用“过瘾”两个字来形容。
 
只是很多时候你不得不怀疑面前那个对着你微笑的老板以前是不是卖烤串的。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众所周知,在东北没有什么是不能做成烧烤的,如果有,就做成糖葫芦。
 
凡是跟“串”相关的东西,东北人民似乎都有着别样的天赋,在发现糖包蓑衣黄瓜之前,没人想过卖糖葫芦也要考验刀工。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有次去给东北朋友当伴郎,接新娘时伴娘给我们每人发了一根糖葫芦,虽然看形状有点可疑,但还是咬了一口。”
 
“甜味包着苦涩撞击味蕾,所透露出的婚姻真谛让我明白,这是根苦瓜。”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新派糖葫芦艺术家的思想没有边界,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希望自己能对丰富本地菜系口味做出贡献。
 
一位思路敏捷的摊主曾公开表示,在他心里烤串和糖葫芦是相通的,最起码从外观上差别就不大。
 
他说从来没有人规定过糖葫芦只能用水果做,那么能串起来包上糖的应该都算糖葫芦。
 
这是只属于山海关外的浪漫。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与世俗相背的智慧带来的往往是跨越性的壮举,你也可以把它定义为一种人民想象力的胜利。
 
尤其在看到方便面糖葫芦之后,谁都会开始重新思考一些固有的生活经验。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对于这类卖糖葫芦的东北狠人来说,糖葫芦不再局限于字面意思,虽然仍处于甜品的概念之下,但被赋予了更广阔的生存空间。
 
从他们的作品上可以得知,遵循健康饮食永远是保证生活幸福的第一原则,甜品也得荤素搭配。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任何人都将在这种摊位面前刷新自己对糖葫芦的认知,有位朋友告诉我,抱着足够的好奇心,他曾在东北地区体验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融合菜。
 
“黄瓜糖葫芦和秋葵糖葫芦其实很好吃,但那只冰糖烤鸡我吃了三个小时也没吃完。”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这种划时代的产品并不是谁都能接受,从惊吓到接受总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导致连一些东北本地朋友也开始怀疑“糖葫芦”所指的具体范围,毕竟再豪爽的人,也没法想象饭后甜点是根冰糖猪蹄。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但在敏锐的商业嗅觉面这并不是问题,糖葫芦极客们仅用一头糖蒜就解决了油腻。
 
只是很难揣度出为什么蒜没剥皮就冻上了。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他们也会把好客融入自己的作品当中,建议每一个来此旅游的外地人都尝尝东北特色,这时你会知道即便不在烧烤摊,仍然可以找到串起来的蚕蛹。
 
“但这种东西看起来更像个勇气试金石,通常没几个人敢下嘴。”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也只有足够极端的糖葫芦狂热爱好者才能进入这种语境了:
 
“只要你尝过一次,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如果足够幸运的话,整顿饭都能用糖葫芦解决。”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图片来源:微博用户@清南师兄
 
你很难说清东北人民对于糖葫芦的热爱,对于很多东北朋友来说,在室外吃上一串透心凉的冰糖葫芦,是对冬天的基本尊重。
 
而这些只存在于东北地区的糖葫芦异种,已经从某个角度上证明了它在人民心中的地位。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不到东北,你永远不知道糖葫芦能有多好吃,得益于够冷的先天优势,当地糖葫芦从不粘牙,果肉都能冻成冰沙。
 
甚至能让身在三亚的东北朋友想家的,可能就是糖葫芦了。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难免也就常有人说:“吃过东北冬天的糖葫芦,再吃其他地方的都得靠喝一口水才能咽下去。”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只有在这里你才能理解冰/糖葫芦这种正确的断句方法,它就是纯粹靠冻出来。
 
经历过那种酸甜冰凉之后,再配上北国风光的气氛烘托,当场就能赋诗一首。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而这一切都源于东北人民对糖葫芦严苛的制作标准,多位东北网友曾分享过自己的经验:
 
“按照我一初中同学的话说,他爸制作糖葫芦,标准就是,成品糖葫芦能做到即使撒上烟灰,一吹不留一点粉末。”
 
“糖葫芦不是简单的山楂裹糖浆,糖要冻得脆生生,绝不能流到手上,山楂也不能软塌塌的,要起沙,正宗的冰糖葫芦,就该在冰天雪地里吃。”
       
吃东北的糖葫芦,总觉得老板之前是卖烤串的

 
糖葫芦是最普遍的传统食品之一,也是很多人成长过程中最早的酸甜味道。
 
我曾在哈尔滨索菲亚教堂边上看到一对情侣吵架,原因是男孩没送女孩糖葫芦,当时女孩流的眼泪都结冰了。
 
也见到一个小朋友哭着说我不打针,妈妈问怎么才能打,孩子说至少两根糖葫芦。
 
也许他们潜意识里都知道,出了东三省,再也吃不到这样的糖葫芦了。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296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