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太相信“白头偕老”的故事。

他们笃信“享受孤独”“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但也免不了,承受着外界的质疑:

如果一直单身,到80岁那一天会是什么样子?

无儿无女、疾病缠身、孤独终老?

 

或许,也有一种可能。

 

日本纪录片《七个单身女人的生活》里,拍下了一群终生未婚、与朋友同居的老人们,给出了另一种答案。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七十多岁,重回集体生活

 

“单身女人同居生活”的发起人,是村田幸子。

 

年轻时,她是一名体面的播音员。

 

虽然事业独立,却因为年龄渐长,不断被家人催婚:女人一定要结婚、有家庭,如果没有孩子,会孤独终老非常惨……

 

始终没遇到合适伴侣的幸子,不愿意“为了结婚而结婚”将就,于是一直单身,遭受过不少冷眼。

 

后来,幸子萌发了“想要和朋友同居养老”的考虑,她花了6年,寻找到6位有同样想法的单身女人。

 

一拍即合,买下了同一栋公寓的7个单间,共同生活,又互不干扰。

七个单身女人,其中最大的83岁,最小的71岁。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老人们有独立的房间,也有一个公用房间,只要推开门走上几步,就能在这里见到其他奶奶。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除了相互陪伴、排遣寂寞以外,她们也担起了关照彼此的责任。

 

每个人都有其他人的家门钥匙,遇事可以放心出入。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日常生活中遇到难处,可以电话求助“闺蜜团”,只要有余力,奶奶们都会相互帮衬。

 

小到“家里没有茶叶了”这种生活琐事;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大到曾深夜生病、头痛、向室友打电话求救。

 

接到电话的老人,会第一时间赶到对方房间,悉心照料她直到康复。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如果一位奶奶有事需要外出几天,其他人就会自然地接手她家里的日常打理工作,帮忙浇花、料理家事。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就像年轻女孩们的小团体一样,老人们还给自己起了个颇具特色的团名——个个Seven。

 

不带孩子、不照顾老公,她们多了许多个人时间。

 

80岁了,还喜欢染发、化妆、旅游:

 

把头发染成红色的,显精神;

去世的时候一定要化妆,美丽地离开这个世界……

 

“同居”之后的每年,奶奶们都会找一两次机会集体出行:旅游、赏花、看烟花……

 

人老了,但心不能老。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聚在一起的时候,奶奶们会在饭后开启聊天会。

 

她们互相八卦,骄傲地数着自己的“前男友们”。

 

“你交过多少男友?”

“也就一个手那么多吧。”

“让我觉得想要结婚的一个都没有,觉得幸好没有结婚的倒有好几个。”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老人们也毫不避讳说起沉重的话题:

 

“我不想成为第一个离开的人,也不想当最后一个走的人。”

“想办一个热闹的葬礼,但大家不要在葬礼上哭哭啼啼。”

 

加入姐妹团之前,其中一位老人最大的恐惧是:“自己在寂寞中死去。”

 

“来到这以后,发现回家时,还有人为你留一盏亮着的灯,就觉得安心多了。”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老年闺蜜团,相似又不同

这样的同居生活,似乎给了所有渴望秉持单身主义、和朋友们安度晚年的年轻人一个畅想。

但其实,毫无血缘关系的人组成小团体,共同度过死亡来临前的岁月,做出这一步选择并不容易。

在那个年代的日本,大多数女性结婚后都会辞职成为家庭主妇,不婚不育“搞事业”是一条“非主流”路线。

做出这样的选择除了年轻时要有足够的经济积累,还需要坚韧的内心。

 

七人老年姐妹团,就是由这样一群独立强大的职场女性组成的。

 

发起同居活动的村田幸子,年轻时是NHK电视台的播音员,如今她78岁了,依旧在坚持这份职业。

 

就连这部纪录片,也是由她来担任的主持人和旁白。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年轻时的幸子

姐妹团的其他成员,和幸子一样,都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女性。

她们中有报社记者;有广告策划人;有人是资深的企业宣传负责人;有人是心理学资讯顾问;有人年轻时是老人康复专家,做到了相当于股东代表的高职位。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年轻时从事康复行业的市川礼子

来自各行各业,人生经历各不相同,她们却有着相似的品格,也正因如此,七位奶奶相聚之后,才能生活得如此融洽。

单身,有经济能力,生活自理能力强,除了在这些外在条件上投契,奶奶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心愿:

“有尊严地老去。”

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实践着这个想法。

除了仍在继续着播音事业的幸子,年近八十的安田奶奶也还坚守在心理咨询的岗位上。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虽然记忆力和精力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衰退,但安田并没有放弃。

 

在继续工作的同时,她还重拾了学生时代热爱的舞台剧演出,让自己通过记台词的方式,来保持专注和热情的状态。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另一位一直没有出现在公寓里的清田奶奶患有癌症,目前住在康复医院里。

在疗养期间,她曾多次提出:希望团员们不要来频繁地探望自己。

“自己因病卧床,身体健康的人前来探望,没有比这更令人心力交瘁的事情了。”

比起和姐妹们的陪伴,她更希望的,是大家能够不被自己影响,继续精彩地生活。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左三为80岁的清田奶奶

有余力者,还在工作中实现自我的价值;病弱者也拥有乐观的心态,尽力做到不拖累他人。

 

不同于我们想象中的“养老”生活,奶奶们在相互扶持的过程中,始终恪守着一份底线。

 

她们不会被动地享受别人的照料,而是在保证自己生活质量的前提下,帮衬彼此,让每个人的老年生活各有各的精彩。

集体的同居生活,让七位人生境遇相似、志同道合的单身女性晚年有了更多依靠。

 

平时,她们有各自的爱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有烦恼时,也有好姐妹可以诉说。

 

这样的日子给了她们安全感,也让她们对晚年生活有了更多期待。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有人说,人越老,越怕孤独。

 

但有了她们的陪伴后,死亡似乎不再是一件那么可怕的事了。

 

她们用自己的经历向世人证明,不结婚,不选择所谓“大多数人的生活”,同样可以度过幸福的晚年。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同居生活,一定可靠吗?

 

纪录片在最后提到,日本有超过600万的高龄独居者,奶奶们想用这种“友邻”同居,来为大家提供晚年生活的新方式。

在中国,截至今年有2.4亿单身成年人口,7700万人独居,到2021年这个数字将超一亿。

 

去年,结婚率创下十年新低,连续六年结婚人数持续减少。

 

单身独居青年越来愈多,他们奉行“独立乐活主义”,一人吃饭、一人租房、一人电影、一人旅行,过惯了独身生活。

 

但时不时又会害怕“孤独死”,害怕即将到来的老年仍是形单影只。

单身青年们也会幻想,老年能跟几个最好的朋友凑在一起,互相照料,让晚年生活多一些依靠。

七位奶奶们的同居方式,似乎为他们提供了参考。

 

然而,好友同居式晚年生活真的对所有人都适用吗?

人生境遇完全不同的几个老人凑在一起,未必会像想象中那样岁月静好。

 

早在1997年,几位上海老人就率先尝试过同居式生活。

 

20几位上海老人众筹5万买下一栋房子,重新装修后入住。最开始的生活也很惬意,老人们种花种菜,没事结伴出游,生活自在。

 

后来断断续续有老人们加入,队伍壮大到50人,同居生活的矛盾逐渐暴露了出来。

被催婚后,她找了6个单身女人同居

葛隆村132号,图源:北京青年报

 

首当其冲的就是经济条件的问题。

经济状况不同,让老人们在生活方式上产生了很大分歧,小到用水用电,大到医疗卫生,摩擦不断。

有的人想少交水电费不开空调,有的人嫌弃对方小气,还有的人觉得人多吵闹……

 

15年后,同居式老年生活公寓还是解散了。

 

同样的方式,怎么到了这里就行不通,而七位奶奶的生活却做到了互不干涉、又完美融合?

 

也许有人会注意到,她们年轻时都是在各行各业打拼做出成绩的独立女性。

经济实力相当,有共同语言,也都抱持着对生活的热爱。

在相似的经济基础和生活态度中,同居模式似乎也更加稳定。

而如果仅仅是抱着“不结婚”的想法,被催婚后就找好友凑在一起,同居生活也许和养老院的日子没什么不同。

夫妻生活不可能一帆风顺,婚姻要用一生去物色那一个同住一屋檐下的ta;

好友同住也可能会面临鸡毛蒜皮的一系列争端,不会总那么美好。

如果想邀上二三好友同住,安享晚年,单身青年们可能要先谨慎规划一下了。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123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