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渔村少年到180亿元身家,拥长安街上最高楼盘,今与马云称兄道弟

异常消瘦的沈母连抬起手都显得有些吃力,胃癌已经让她痛不欲生,浑浊的眼神里透着无奈。她顿了顿,缓了口气,将手伸进头下的枕头里,摸索了许久,掏出了皱巴巴的1000多元钱。这是全家多年的全部积蓄。

20世纪80年代初的1000元钱不是个小数字。然而,跪坐在母亲病榻前痛哭的沈国军知道,双亲离世,自此整个家庭重担就压在他的肩上,而他要用这笔钱养育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当时的沈国军,也才20岁,还有几年大学要念。

沈母可能永远也没有预想到,几十年后,那天从枕头下摸索很久的1000元竟然变成了180亿元。这一大堆百元大钞,破烂的枕头显然是遮掩不住了。如果平铺,这个长度也让沈母难以想象。而这个精彩的魔术师,就是他的大儿子沈国军。

“江东子弟多才俊”,沈国军无疑是个中翘楚。从渔村小孩到如今“银泰系”创始人,身家180亿元的财富足以让无数人望尘莫及。

从渔村少年到180亿元身家,拥长安街上最高楼盘,今与马云称兄道弟

大学时期赚了180万

如今的沈国军是一个追求体面的人。从他的穿着就可以看出来,“朋友里面,我买衣服算多的”,沈国军一边整理着衬衣领,一边调侃。

沈国军也的确有这样的条件。长相俊朗,又没有中年人的大腹便便,小麦色皮肤,皱纹不多,再加上从年轻时的“好学生”形象和谦卑的姿态,沈国军的确称得上一表人材。

如果时光切回到20世纪70年代,有几年的盛夏,在宁波市奉化莼湖镇栖凤渔业村的路边,村民可能时常会看到这样一幕,一个精瘦的十几岁男孩领着一个更小的男生在村镇里边游荡,卖着他们自己从海里捕捞来的鱼或者海鲜。烈日下,小男孩皮肤黝黑,更显精明能干,眼神里透着坚毅与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成熟,一度让人感慨“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这是沈国军领着弟弟在趁着暑假赚学费。14岁的时候,沈国军的父亲意外车祸去世,“以前天真无忧的生活,从此再也没有了。”

更加艰辛的生活下,沈母依旧坚持让沈国军继续学业。虽然沈国军的父亲生前曾一度想让他辍学,但沈母硬是抠出一点点钱把他送到了十几里外镇上的中学。

“父亲去世以后她非常吃力,带着四个小孩,但从来不去求人家做什么,从来不去借人家一分钱,宁肯自己辛苦一点。”沈母的这一性格,几乎影响了沈国军的一生。后来,沈母因胃癌去世。沈国军坚持了母亲的想法,继续读书。

1986年,沈国军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硕士毕业。此前,沈国军已经通过和同学一起做花木生意挣了一万多块钱。

一万元的外快依旧不能够体现出沈国军的真正潜力。随后,他跟朋友合作一桩建筑材料外贸生意,一张180万元人民币的存折真正让沈国军摆脱了从小因贫穷带来的“不安全感”。那时,沈国军才20出头,已然成为80年代的百万元户。这时距离母亲去世也不过5年。

长兄如父。沈国军没有忘记双亲的遗愿,将这笔钱留给了家人。随后,沈国军也找到了养育弟妹的真正的“铁饭碗”。毕业之后,24岁的沈国军被分配到中国建设银行的一个分行工作。

一直以来,沈国军给身边人的印象非常积极:“第一,比较能干;第二,他比较自律,社会关系各方面处得很好。”

这样秉性的沈国军自然也不甘于平凡。1992年,由于工作出色,他在建行系统内获得了前往海南担任建行总行下属企业高管的机会;1994年,沈国军又被调回北京工作。每一次工作变动,都让沈国军见识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在那个“鲤鱼跃龙门”还发挥余温的年代,沈国军从考上大学的那一刻起,就靠着自己的精明与才干积累着能量,从人脉、眼见、知识、胸怀乃至野心都在完成“跃龙门”式的跨越。

80年代中期的初试下海,让沈国军尝到“人生贵在一搏”的甜头。90年代初期海南房地产盛宴,让沈国军见识到“一掷千金”的浮夸,和背后一夜暴富又一夜破产的“大起大落”。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这个从渔村出来的一无所有的小伙子,显然从面前的情景里,挖掘了不同的意义。

沈国军想要闯一闯,也想要“起高楼”、“宴宾客”,哪怕“楼塌了”。于是,沈国军毅然决然地辞掉了铁饭碗。

1997年,35岁沈国军坐在北京首都大酒店的套房里,面对着窗外富丽堂皇的紫禁城,一股荡气回肠的情愫涌上心头。同时又回忆起年轻时的艰辛,父亲的意外车祸,母亲临终前摸索出的皱巴巴的1000元钱再度浮现眼前,“我曾经什么都失去过了,就算再一无所有,也不算失败”。

2个助理,一个司机,一个秘书,中国银泰投资公司在酒店套房成立。

窗外,“一览众山小”,整个北京中心位置建筑一览无余。沈国军踱至窗前,只觉得视野还是不够辽阔。

10年后,沈国军的“银泰中心”拔地而起,一共249.9米(规定不得超过250米),63层,是长安街上的最高建筑。站在自己一手盖的高楼,看着外边车水马龙,沈国军这才感到一丝惬意。

从渔村少年到180亿元身家,拥长安街上最高楼盘,今与马云称兄道弟

拼命三郎的死亡警告

从底层经过殊死厮杀才有资格上牌桌的人,往往对成功、财富和体面有着超出常人的执拗。沈国军不仅执拗,还有勇有谋。

1998年,金融危机。沈国军趁机入手众多被抛售的物业,杭州银泰百货武林店、北京银泰中心就是在这个时期被他收入囊中。现在的SK大厦与建外SOHO的相连区域,加起来有200万平方米,但是出价只有12亿,从当时的市场行情来看,价格实在诱人。

沈国军当时并没有这么多钱,于是他选择当时最好的一个角,这就是目前国贸桥“金十字”西南角边上三栋方形品字矗立的高楼。

相继拿下杭州、北京最优地段之后,沈国军只是想要仿效90年代初的海口——炒房。但是,事与愿违。杭州的三栋物业,只卖出去了两栋,剩下的商业物业却一直被迫攒在手里。这栋商业物业位于杭州武林门商圈的核心地带。

“本来是要炒房的,签协议的时候已经找好下家,净赚9000万,当时挺高兴的,后来人家就不要了,炒房的最后却成了房东。很惨,几天都睡不着觉。”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一栋没有卖出的物业,开启了沈国军的另一番事业——自己经营百货。

1998年11月16日,杭州银泰百货开幕,沈国军开始自己经营商业物业的第一步。1999年,银泰百货的销售额就高达4.18亿元。沈国军尝到了甜头。

站稳根基之后,跑马圈地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举措,一直在金融界摸爬滚打的沈国军当然不缺乏这样的远见卓识。2000年4月,沈国军出手宁波华联,与其第一大股东宁波国资委草签协议,收购4265.56万股国家股,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随后,进军资本市场也被放到日程中来。同年10月份,沈国军入股ST甬华,并出任董事长。2002年11月26日,ST甬华股票更名为“银泰股份”,银泰顺利实现借壳上市。

紧接着,意气风发的沈国军在买买买的道路上高歌猛进。银泰相继入股百大集团、鄂武商、鄂武商、金果实业、科学城,其中分别持有百大集团股份比例为29.88%,鄂武商则为22.62%。

这之后银泰继续扩张,经其运营及筹建中的大型百货商场和购物中心近三十家,门店遍布北京、武汉、西安、杭州、宁波、温州、台州、金华、义乌等城市的商业中心,已初步形成了全国性的百货连锁集团公司的架构。

2007年,沈国军先生率领银泰百货于香港联交所上市,刷新了240多倍单股超额认购的纪录。

而在另一脉上,北京国贸方面的进展显然不那么顺利,沈国军想要自己开发这块宝地。2000年,沈国军专门奔赴芝加哥找凯悦集团取经。尽管对方一再提醒:五星级酒店回报率很低,投资要求更高。但沈国军执意选择档次最高的柏悦品牌。

在首都中心建设高层建筑并非那么容易。249.9米的建筑,与250的要求仅有0.1米的差距,这个审批就耗时多久。而高达60多亿元的投资,显然是拿着银泰百货的血往北京银泰中心注入。

高压之下,沈国军的身体比精神先崩溃了。2004年的一天,他在电梯喷血,此前因为持续一周的胃出血还导致休克。事后医生说,“85%到90%的概率是醒不过来的”,“全靠你命大”。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沈国军回想起20多年前相继离世的双亲。此刻身穿西装白衬衫的自己,与幼时杂乱的小毛孩形象截然不同,他觉得已经稳稳地跨入了新的阶层。突如其来的身体的警告又让他明白,健康更为重要。他说,这让他放下了对财富和事业的执念。

从渔村少年到180亿元身家,拥长安街上最高楼盘,今与马云称兄道弟

与马云称兄道弟

刚刚放下了对财富与事业的执念,沈国军冥冥中又遇到了“从不爱钱”的马云。两个不执着追求财富的人相遇之后,反而创造了更大的财富。

2005年,沈国军在飞机上遇到了马云。彼时淘宝网成立六年,马云的名气比公司还要大。而沈国军也因为银泰集团成为浙商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两人相见恨晚,一拍即合。尽管背后也有一些有趣的“差距”:马云“数学1分”,沈国军一直是公认的优等生。

“马云说我是吴三桂”,沈国军曾这样回忆马云对自己的评价。

跟马云称兄道弟之后,从线下百货出身的沈国军从此迈上事业发展快车道,从社交圈到事业视野都加了一缕互联网和电商色彩。

2006年,马云在杭州西湖边成立高端会所“江南会”,沈国军是发起人之一。

除了社交层面,在商业理念和商业合作上两人也越走越近。2010年,他们共同发起了云锋基金,成立小额贷款公司,为之后的网商银行打下基础。2012年,在马云电商思想的影响下,银泰成立银泰网,开始大规模地推行商品数字化。

2013年,两位大佬率领自己的集团开始了合作。阿里巴巴与银泰集团共同打造了菜鸟网络,银泰集团为第二大股东,沈国军还担任了菜鸟网络CEO,直到2014年4月辞去这一职务。

商业合作越来越融洽,两人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2015年1月25日,湖畔大学正式启动,马云担任校长,沈国军为校董。

2016年6月,阿里巴巴完成对银泰商业的换股,正式成为银泰商业的最大股东。

“独行快,众行远”,在与阿里巴巴的相互提携下,银泰集团已发展成为一个有多家大型百货店并与银泰股份、科学城、百大集团、鄂武商等多家上市公司有交集的大型企业集团,整个“银泰系”资产超过了110亿元。

而沈国军的身家也水涨船高。根据胡润研究院2017年中国富豪排名榜单,沈国军家族以180亿元排名132名。

2015年之后,北京银泰中心62层的一间会客厅显然热闹了许多。这一年,沈国军刚刚担任浙商(全球)总会执行会长。在这个能够鸟瞰整个北京CBD盛景的会客厅里,屡有马云、柳传志、冯仑等众多一线商业大佬出入。

沈国军的“客厅”,象征着体面、财富、权势和视野,甚至能左右中国商业的一些方向。这是40年前曾经在泥海滩上用竹节抓跳跳鱼、捉蟹的小男孩所未曾想到的。那时的他,“赚个几毛钱就很快乐”。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199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