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这块国土上的大多数人民,都应当向大粵省保持足够的敬意

哪个省的人素质最高?”

吾国人民为此类口水问题讨论了不知多少年,至今也没有公论。其实,依照“行胜于言”的名训,我们完全可以通过扎实可信的数据推导出答案:目前的中国,恐怕没有哪个省能像广东那样大公无私、慷慨解囊、达则兼济天下。

或者说,生活在这块国土上的大多数人民,都应当向大粵省保持足够的敬意。

生活在这块国土上的大多数人民,都应当向大粵省保持足够的敬意

“奉献者”和“索取者”

1994年,朱先生力推的分税制改革,成为共和国财政史上影响深远的节点。这个变革的原理也并不复杂:地方政府将财政收入的大头上交中央,再由中央政府统一调配,将税收按计划返还给各个地方政府。

自此后,地方诸侯就失去截留财富的能力,乖乖将手上税源稳定、税基广、易征收的税种上交首都,而增值税、所得税等大税种也成为央地共享的税源。为了能够平息诸侯们提钱进京的不爽,中央随后承认了“土地财政”的合法性,地方政府的土地出让金收入和土地税收(土地使用税,流转税)都可以算作预算外收入,不必上交中央。这也正是2000年后全国普遍性征地强拆、地价飞涨、房价高企的主要原因。

那么既然有上交有返还,就自然有交得多的有交得少的,有拿得多的有拿得少的。甚至于我们可以猜测,中央很可能将部分富庶省份的纳贡,分配给了贫困地区。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混得好的孩子很可能要帮助家中后进的兄弟买车买房。

但这个补贴细节隐藏得比较深,很难通过一两个数据直观感知。此前也多有媒体和学术界人士讨论,但给出的数据要么晦涩难懂,要么出处不明。

实际上,财政部有一组数据指标,是可以管窥此中奥秘的。虽然依然没有严谨的最终补贴数据,但趋势已然足够清晰可信。

这组数据叫“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分地区预算汇总表”。这其中,“税收返还”很好理解,就是地方交了多少,中央按比例返还回去。这个数值基本上与地方的纳贡呈正比,也就是说这个数值越高的省份,为大家庭贡献越大。

而“转移支付”也同样不难理解。这其中包含“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都是国家“额外补贴”地方政府的钱。可以简单理解为家长给孩子们发的生活费或红包。

那么如果将各省的“人均税收返还”减去“人均转移支付”,其实就可以得出“该省人均为共和国大家庭做出的财政贡献趋势值”——

生活在这块国土上的大多数人民,都应当向大粵省保持足够的敬意

这样一来,就非常直观了。全国只有10个红色省市是“奉献者”,而其他21个蓝色省市都是“索取者”。而且部分省份的数据堪称触目惊心。

有人可能会问,广东的贡献趋势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突出啊?别急,我们继续往下说。

养老死局

其实,正如我给上文数据起的名字那样。这组并不足够精确的数字,只能显示出趋势,而且还只能显示出“家长”和“孩子”之间的财务往来关系。却并不能展示出某个省份是如何补贴另一个省份的。

因此我们不妨看一下,那些“索取者”拿到中央财政补贴后,主要花在什么地方了。

就拿日落西山的黑龙江为例吧,这个省份是除了边疆(疆藏)、少数民族(青海宁夏内蒙甘肃)和山区(贵州)之外,人均财政补贴拿得最多的省份。

生活在这块国土上的大多数人民,都应当向大粵省保持足够的敬意

2016年,黑龙江全省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148.4亿元,而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就非常可怕了,竟然高达4228亿元。挣1000多亿花4000多亿,都花到哪里去了?

作为中国大粮仓,黑龙江第一大开支出自然是“农林水支出”,这笔主要是用于保障粮食安全和补贴农民的开销,为801亿元。第二大开支则是社会保障,为732亿元。如果将社保开支和医疗开支的280亿元合并,则黑龙江全年几乎要花1000亿元用于各类社会保障开支。也就是说,如果中央不管黑龙江的话,黑龙江自己挣的钱,发完社保医保之后,也就不剩什么了。

黑龙江陷入养老困局并不是什么新鲜事,黑龙江全省企业退休人员由2010年的268.8万人增加到2016年的457万人。老工业基地衰败后,大量国企退休职工缺乏生活保障的新闻报道也频见报端。

实际上,我们不必为黑龙江哀叹,因为黑龙江只不过比中国大部分地区先走了一步。黑龙江的今天,不过是我们的明天罢了。

生活在这块国土上的大多数人民,都应当向大粵省保持足够的敬意

我们知道,55岁是女性的退休节点。如果从2017年向前倒推55年,是哪年呢?1962年。

1962年发生了什么,我们在上图中可以清晰发现——中国人口从之前三年的低谷甚至负增长中突然爆发,开始了一个为期十年的高峰期。

生活在这块国土上的大多数人民,都应当向大粵省保持足够的敬意

明白为什么黑龙江是我们的明天了吧?因为那些躲过“三年自然灾害”的婴儿潮成员,马上就要开始领养老保险了。而且以国人目前的平均寿命来看,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中国以全球最快的速度进入老龄化社会,怎么办?

中央已经决定了,你也不要谦虚

现在可以算一笔新的账了。

各诸侯都有自己的社保账目,如果将各省份的养老保险现状排列出来,会是怎样的情景?

生活在这块国土上的大多数人民,都应当向大粵省保持足够的敬意

说明一下,这个数值是“勾兑”之后的结果。因为各级统计部门几乎都不公布“未经财政补贴的养老保险结余”,事实上,如果没有财政补贴,早就有二十几个省的养老保险处于亏空状态了——即,眼下年轻人交的养老保险,根本不够给退休职工们花。

然而,即便有财政兜底,黑龙江还是跌穿了水平线:黑龙江养老保险的累计结余竟然是负的232亿元。除了黑龙江,青海、湖北、内蒙古、吉林、河北、辽宁这几个省的“当期结余”也是负数,也就是说这几个省已经开始吃老本了,照这样再过几年,这几个省的累计结余也都会是负数。

怎么办呢,中央想了个好办法。让有钱的孩子帮着穷孩子养老啊。

最有钱养老的莫过于广东了,我们举例说明:

生活在这块国土上的大多数人民,都应当向大粵省保持足够的敬意

广东2016年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当期结余竟然高达1100亿,而且更可怕的是,各级财政只给了广东养老保险基金17亿,扣除后,广东人民还有1082亿的净结余。再看看河北和江西,扣除财政补助后,本色立显,统统都是穷光蛋。

事实上,广东的养老保险足够支付本省退休职工55个月的退休费,而全国平均水平不过才17个月。

于是中央打算推出一个早就打算但迟迟未成行的政策:养老保险全国统筹。说白了就是让有钱的孩子帮着穷孩子养老。目前先推行中央调剂制度,即养老保险的“分税制改革”:各省按照一定参数上交费用,再经中央统一调配,下发至各省。

早在2015年时,中国就有22个省的养老保险亏空了,如今广东横空出世,帮助广大穷亲戚养老。我们怎能不念叨一声“活雷锋”?

谢谢广东人。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18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