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3000万元投资“差评”,一天后打算退股,马化腾表决心重启调查

人称“差评君”的陶伟华在48小时内经历了大起大落。

5月23日,科技新媒体“差评”宣布完成由腾讯TOPIC基金 (腾讯兴趣内容基金)领投、云启资本等跟投的A轮融资,融资金额为3000万元。消息公布次日,“差评”因此前曝出的洗稿丑闻,引起业内热议。

抄袭文章的立意和结构,只改变用词,称作洗稿。自媒体“三表龙门阵”发表《腾讯大如藏獒,说到底还是狗》一文,言辞激烈,认为差评以洗稿起家,指责腾讯此番投资破坏了原创环境、扶持了内容创业投机者,是“一个坏到不能再坏的示范效应”。

随后,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在朋友圈谈到此次投资,解释投资方只是腾讯业务部门的一个基金,占很小比例的股份,并非公司级投资。“请大家不要以一个团队的一次决策来断定为腾讯立场”。张军强调,腾讯对原创将一如既往的支持。

腾讯3000万元投资“差评”,一天后打算退股,马化腾表决心重启调查

此番剖白并未平息舆论,5月24日深夜,腾讯官方发布一则简短声明:“公司将重启更加严格的尽职调查程序,如与腾讯保护知识产权的原则不符,我们将协商退股。”

腾讯3000万元投资“差评”,一天后打算退股,马化腾表决心重启调查

从融资消息公开,到可能退股的声明发布,前后不到48小时。

这则深夜声明发布后,一位接近差评团队的业内人士问“差评”CEO陶伟华,真要退股吗?陶伟华答:我不清楚。AI财经社独家获悉,这笔钱已到账,工商信息也已完成了变更。

多位业内人士向AI财经社表示:到这个地步,再谈退股,操作非常复杂。难点不在于操作本身,而是已经落袋的钱想让人甘愿吐出来太难。

“当然,这事要看腾讯的决心了,如果差评这个影响很严重的话,那可以算差评违约,腾讯可以要求对方强制回购。”上述业内人士告诉AI财经社。

一条马化腾的朋友圈也许说明了腾讯的决心。有“马化腾直通车”之称的Keso洪波撰文《给腾讯一个差评》表达不满,马化腾转发了这篇文章,并评论:“原为效率而下放一些小额投资权给业务部门。目前看业务团队并没有做好尽责调查,我们会负责任解决好。”

“差评”:我们不是媒体

2015年7月,陶伟华以“差评君”身份出道,一人运营起“差评”公众号。

不到3年的时间里,差评孵化了“差评君”、“小二”、“小黑胖”等IP,文风主打幽默、犀利和吐槽,以在科技界“打黑”成名,仅内容平台就握住了500万用户。

加上此次,差评共计完成四轮融资,总额达5000万元。

2016年下半年开始,由于依赖广告的传统媒体思路天花板过低,差评搭建了电商平台“差评黑市”和众测社区,打造了从内容到卖货,再到UGC社交的完整闭环。

自此,广告和电商成为差评的两大支柱,相关报道显示,“差评”每月广告收入约在200万左右,电商月流水最高可达400万元。

这些数字背后,是一支80人的团队,驻地杭州,注册为杭州麻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一位知情人士对AI财经社透露,80人多为理工科背景,包含大量科技数码领域的技术人员,并不包括媒体出身的编辑。而“差评”对自己的定位也非“媒体”,而是基于科技数码领域的“全方位服务供应商”。

对于外界关于洗稿的指责,陶伟华在名为“科技情报局”的微信群内否认了此事,“错的事情被一些重复千遍,还真成事实了,让人不解与心寒。”

陶伟华进一步解释,用同一人物的热门梗、参考同样维基百科的资料,在新媒体的内容生产中很正常。随后,他留下一句“听从我心,无问西东”,便不再在该微信群发言。

这也是江湖人称差评君的一贯态度。

腾讯3000万元投资“差评”,一天后打算退股,马化腾表决心重启调查

曾经的差评君陶伟华

2016年,国内知名IT作者霍炬一纸文书将“差评”告上法庭,国内自媒体首个关于“高级抄袭”的案子在杭州公开庭审。

法院一审驳回了原告霍炬的诉讼请求,理由是“虽然两篇文章存在18处情节相似,但该18处情节本就是主人公的真实经历,属公知素材,且两篇文章就该18个情节所采用的表达方式不同,原告就18个情节也未进行独创性的编排,况且被告文章的叙述方式与原告文章也不完全相同,至于个别语句相同也达不到实质相似程度”。因此,法院认为霍炬主张差评侵害其著作权依据不足。

一审败诉后,霍炬又继续上诉,二审又败诉。

除了霍炬,科技媒体品玩Pingwest也多次公开发文,指被“差评”洗稿。

对这些过往,差评君陶伟华统统否认了。

而在腾讯官方声明可能撤股后,陶伟华再发一条朋友圈:“你们看过《笑傲江湖》么?今天我算是读懂了。”

事实上,在内容生产领域,洗稿一直存在,被谑作“高级抄袭”。何为引用,何为抄袭,何为参考,一直难以界定。“洗稿确实是一个业界难题,法理上它完全行得通,但做原创的人都知道,它在道理上完全行不通,怎么判定,我们正在想办法,这一点不会改变。”张军表示,腾讯会不断加强对洗稿这一领域的研究和机制研判。

张军还强调,腾讯内容平台会一如既往地支持原创,并承诺“即便是topic投资了,它也不会在微信平台上获得任何特殊照顾,出现违规,一样会处理。”

剩下的问题只在于,如果差评君是光明磊落、行事无愧于心的令狐冲,围攻他的一众自媒体当然就是江湖各个“名门正派”。

可是,到底谁才是让令狐冲背锅的岳不群?

Topic基金不代表腾讯

此次事件的另一主角、融资的领投方,腾讯旗下TOPIC基金,成立仅半年时间,在业内名气并不大,投资成绩也并不算亮眼。

2017年11月,在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腾讯开放平台宣布成立腾讯TOPIC基金(腾讯兴趣内容基金),计划两年内扶持百家内容创业企业,覆盖50个内容赛道,包括短视频、图文、音频三大内容形式。

按照马化腾在朋友圈中所说,成立这支基金的目标是“为效率而下放一些小额投资权给业务部门”。

Topic基金负责人是腾讯开放平台部兼内容平台部总经理侯晓楠。按照他的说法,这只基金和腾讯的“双百计划”一起,是腾讯开放平台扶持优质创业者的双引擎。

双百计划于2014年的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推出,到Topic基金成立之前,双百计划的3年成绩单上,已经写满了包括微票儿、映客、拼多多在内的百家创业企业名单,涵盖社交电商、直播、运动健康、智慧交通、手机回收、知识社区等多条移动互联网赛道。

侯晓楠这样解释双引擎的区别:双百计划重点关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优质创业者,Topic基金则重点关注处于初期的内容领域创业项目,包括优质内容CP、MCN和内容服务商。

今年4月20日,乐播足球宣布Pre-A轮获TOPIC基金近千万元投资。这家足球短视频制作商由知名足球评论员董路与郭盛斌于2016年6月共同创立。一名知情人向AI财经社透露:这笔投资是Topic基金主动找到乐播,而且只做财务投资,不涉流量或内容扶持。

4月17日,小象互娱宣布完成3000万元的Pre-A轮融资,由腾讯TOPIC基金独家投资。

不过此前两笔融资信息,淹没在腾讯帝国频繁的投资消息中,并未起波澜。与一个月后的“差评”投资事件待遇迥异。

不到40天里,Topic基金三度出手。回顾这三笔投资,差评主营科技自媒体,小象互娱垂直于直播与互联网游戏,乐播足球则是主打足球短视频,显然,Topic基金亲睐具有垂直、深耕能力的内容供应商。

此外,Topic基金和腾讯其他投资部门一样,显得十分神秘,所有项目都基金方面主动联系。而甄选标准除了垂直内容供应商,还有就是对于流量变现能力的重视:3家公司都已脱离简单依赖广告的媒体思路,流量与变现俱佳。

但是只要涉及到内容和媒体,就不可能将流量变现作为唯一的标准。5月25日,有业内人士向AI财经社透露,Topic基金中负责“差评”项目的相关负责人中已有人提出离职,“是主动辞职。”

祸起“赛马机制”?

事实上,因投资内容媒体引发价值观大讨论的,“差评”并非首例。

2017年11月,自媒体“北美留学生日报”完成2000万A轮融资,资方为腾讯、华人文化与华盖资本。

这支服务北美留学生的自媒体,口号是要做成国际教育领域的彭博社。自成立以来,其遭受的质疑一点都不比差评少:洗稿、抄袭、假新闻,扭曲报道、煽动情绪。

腾讯3000万元投资“差评”,一天后打算退股,马化腾表决心重启调查

差评被质疑洗稿

关于“北美留学生日报”的一次集体扒皮,事发于前南方周末记者、宾夕法尼亚大学传播学博士生方可成撰文,斥责“北美”歪曲原文的报道思路,建议读者取关北美留学生日报。

与“差评”运营模式相仿,很多时候,北美留学生日报的记者到不了线下现场,以外文编译、援引报道为主。

在流量与头部效应的压力之下,很多自媒体的选择了吸睛大法:惊悚标题、煽动情绪等。这些吸睛大法也奏效了,据36kr报道,北美留学生日报的打开率高达40%,要知道,微信公众号的平均打开率不到2%。

在内容之外,北美留学生日报开始运营社群,提供留学相关的产品和服务。相关报道显示,北美留学生日报的总营收约在1000万人民币,其中广告营销类收入占到70%,其他留学后服务相关的收入占到30%,后者的比重会逐渐增加,预计在明年达到盈亏平衡。

在当下的内容创作生态中,生存环境越发艰难,生产姿态开始走形,流量与价值观大战打到最后,战局往往不为一方所左右。

早前,自媒体人潘乱发表文章《腾讯没有梦想》,指出腾讯成了一家投资公司,没有了愿景,而没有愿景的决策很容易变成机会主义。

不论投的是“北美”或“差评”,腾讯遭遇的无非是同样的拷问:投资商业前景可期,却被“抄袭”骂名拖累的自媒体,是否是腾讯在梦想与机会主义间的又一次迷失?

显见的是,以马化腾、刘炽平为代表的腾讯高层正在拷问自己这个问题。今年2月1日,腾讯上线内测“立知”,这款基于兴趣的信息订阅和推送app很快被另一App“即刻”指责抄袭。

当晚,立知就被下线。即刻CEO叶锡东发布朋友圈表态,“腾讯是我们的股东,而且一直对我们帮助很大。腾讯投资部、业务部和法务部都非常友善专业。”马化腾留言,“谢谢”。

这种处理速度和态度原因无它,为了摘掉“抄袭”的帽子,多年以来,腾讯一直避免重归“全民公敌”的位置。

实际上,对大公司而言,业务部门自己手里有钱,也有动力通过投资的方式为业务注入新的动力和协同。这种事业部层面的投资,在大公司很正常,由事业部自行决策,一般不为高层所知,底线也是高层不反对即可,万一失败,也属于大公司可容忍的试错。

这种允许试错的内部赛马机制下,微信、王者荣耀等一众优马在腾讯诞生,与之相对的,是劣马的消亡。但无论是战略向投资倾斜,还是内部的赛马机制,都在今年遭遇了挑战。

今年以来,从立知当天下架,到张志东、刘炽平对《腾讯没有梦想》一文表态,再到马化腾对差评事件声明“我们会负责任解决好”,这些动作,都在反映:腾讯对民意风向的重视程度已到历史最高位。

过去几年,腾讯累计投资600多家公司,横跨海内外,几乎涉及全行业。2017年,共有120多家公司拿到腾讯投资,比BAT另两家的总和还要多,一年的投资总额不输一线基金,从种子轮到Pre-IPO甚至上市公司,全线进入。

在今年两会答记者问现场,马化腾曾告诉《中国企业家》,腾讯投资的基本逻辑是,除了通信社交和内容,其他都交给合作伙伴。腾讯不会追求控股,甚至不要求大股东,而是通过小比例占股的方式投资。也就是只求共生,不求拥有。

马化腾的多次表态都十分明确,但仍然屡屡出现对差评的投资这样引发众怒的事件,可以说正如他的朋友圈所说,为追求效率而付出的代价。回到这次事件,这次融资遇挫也提醒流量导向的内容创业者:两年前被霍炬起诉洗稿的那场官司,差评拿到胜诉,是否真的就是赢了。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152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