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房是不可以炒房的 房价的预期也就越乐观
掌上武汉 2020-05-04 10:26:30

经济全面下行的大背景下,深圳2020年第一季度的房价却“一骑绝尘”,本来用以帮助实体经济度困的资金,竟被一些人操纵,流入了房地产。


虽然央行及时出手,遏制了这些伸向房地产的“黑手”,但这种情况也显示出防控投机倒把的“炒房潮”,依旧任重而道远。


01


在很多人眼里,与其他金融产品相比,房地产的收益要稳定得多:只要经济还有增长的预期,房屋的真实价值就没有下跌的道理。城市的未来越光明,房价的预期也就越乐观。


中国的高房价风险已经喊了很多年,但目前为止,风险似乎没有真正地发生过,以至于很多人已经不再相信,买房会有风险。虽然,类似鹤岗一套房跌到几万元的例子,已经真实的发生,但大多数人都会认为,那仅仅是老工业基地衰退造成的个例,大多数城市的房子,依然前景看涨。


但买房真的没风险吗?或者说,只要经济持续向好,房价就一定会一直涨吗?中国之外,早已有明确的答案。


一个世纪以前,技术革新让1920年代的美国走在了全世界的最前列,成就了无数人的财富梦想。而被高速发展的经济带动的房地产,却成了1929年华尔街梦碎的导火索。


因为资金过多流向房地产和各种金融产品,美国经济直接被拖垮。1929年,随着经济危机的到来,美国当时一路高涨的房地产价格突然掉头向下:过分膨胀的房地产投资压抑了人们的消费需求,最终留给美国遍地滞销的工业产品,以及因为无法偿还债务而失去住宅的200万美国人和1600家因为无法回收贷款而破产的银行,让整个经济体系陷入崩塌。


当年美国炒房客们的狂欢,造成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但之后的历史却是一次又一次地验证了黑格尔那句话:


“人类从历史中唯一获得的教训就是,人类从来不会获得任何教训。”


近一个世纪以来,因为房地产过热导致的经济灾难一次又一次地重演着:



炒房是不可以炒房的



1980年代末,日本出口贸易受到限制,大量国内外资本离开实体经济涌入房地产,导致东京都房价飞涨,最终于1991年泡沫破裂,引发了整个“平成年代”的萧条和停滞;


1997年,在上一个十年靠着产业转移实现了经济腾飞的香港和东南亚,高企的房价在国际金融巨鳄操控的金融风暴中遭遇腰斩,造成了持续的经济衰退和严重的社会问题;


2012年,将越南房价炒得一片火热的国际游资突然撤离,导致其房地产泡沫破裂,腾飞中的经济遭遇“当头棒喝”;



炒房是不可以炒房的



而在这4年前,美国炒房成疯引发的次贷危机,掀起滔天巨浪,不但自身经济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还殃及全球经济进入了长达十年的漫长恢复期。


实体经济发展,甚至发展预期推动房价高涨,房价高涨却导致大量投资离开实体经济进入房地产,最终,房地产泡沫的萎缩、破裂,让实体经济跟着“同归于尽”。即使在中国,高房价以及高房价泡沫破裂引发的经济危机,也不是没有过。


1995年,海南省的GDP名义增长率跌到了全国倒数第一位,全岛到处是停建的烂尾楼,空荡荡的洋房和一无所有、失魂落魄的投资者。在街头巷尾,人们议论着身边倾家荡产、走投无路的亲朋好友,整个天空仿佛都蒙着一层可怕的灰色。


而仅仅在三年前,这个年轻的省份的上空还是一片晴朗,GDP名义增速高达83%,傲立全国之首,全国各地的财富梦想都在这里集结。


1988年建省的海南,是当时中国面积最大的经济特区。因为深圳从一个小渔村一夜之间成为经贸科技重镇的快速发展“珠玉在前”,当时不少投资者们都把目光锁定在了这片处女地。


到1992年,这个年轻的省份已几乎聚集了大半个中国的财富梦想。有钱的直接带着钱来,没钱的亲朋好友凑点钱来,甚至有些企事业单位也有员工自发组织起来,而他们来的目的大多只有一个:炒房。甚至有的人是因为炒房,才知道中国的南方新建了一个省级经济特区。



炒房是不可以炒房的



但大批人还在继续涌入时,有人已经嗅到了危机。


比如,1989年率先到海南炒房的潘石屹和冯仑们。不断上涨的海南房价让他们在这次冒险中获得了不菲的收益,“万通六君子”很快跻身“先富者”的行列。但当几人准备谋划海南“造富梦”的下一个“小目标”时,潘石屹突然发现海南房屋供求关系已经畸形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30万人口的海南岛,此时已经挤进了1.8万家房地产企业,热火朝天的房地产建设,让每个海南人拥有了50平米房产!



炒房是不可以炒房的



而此时,北京的人均住房面积才不过7平米。


据说,得到这份骇人听闻的“内部数据”,潘石屹只给了规划局档案室的工作人员五斤橘子。


事实证明,这可能是他这一生回报率最高的一笔投资。


1993年,国务院紧急发布政策,收紧银根,终止房地产公司上市,海南房地产泡沫一夜崩盘。数不清的炒房客一觉醒来,每平米上万元的房屋一下子跌到了几百元,持房者从千万身家变得一文不名、负债累累,甚至破产自杀者数不胜数。


嗅到危险的潘石屹等人在大崩盘前夜逃离了海南岛,而在深圳“学习”的李书福,却在这一年带着几千万元人民币到了海南,然后全部“因为炒房”交了学费。


“人都回不来了。”二十多年后,提起这段往事,李书福还是心有余悸。血本无归之后,他决心再也不碰房地产,一心一意专注实业,最终成就了中国的“汽车大王”。


如今,无论企业规模实力,还是自身财富积累,李书福都远远超过任何一个炒房的人,包括绝大多数房地产大老板。由此可见,企业做得再好也不如炒房,实在是一个经不住推敲的谬论。


02


海南至今还在为当年的地产泡沫买单,但从海南兴起的炒房潮却像跗骨之蛆一般,萦绕在中国经济的发展历程中。


随着1998年福利分房制度的取消,房地产业在全国各个城市“遍地开花”,各地炒房团也随之“征战四方”。


首先崛起的是温州炒房团,靠着小商品制造业发家的“温州客”怀揣着大笔的现金,炒高一个地方的房价之后,迅速脱手、速战速决。很快,就有一批人因此身价倍增。这些“成功”的经历又刺激着更多人加入这场新的“炒房浪潮”中。



炒房是不可以炒房的



这场畸形的“造富梦”,在2011年戛然而止。


那一年,广州率先发布通知,新购房屋三年内不得转手出售,很快,各地纷纷发布类似的政策法规,第一代炒房团因此土崩瓦解。曾经代表了浙商创业精神的“温州客”也因此一蹶不振。


“温州客”偃旗息鼓,但房地产的“致富梦”却没有因此停歇。随着越来越多的城市居民住进了商品房,人们也越来越意识到房地产对于普通人非同寻常的价值。很多人在拥有自己的住房后,开始投资下一套住房,其中有不少人,是把自己手里的房屋抵押给银行,换取贷款。这种加杠杆的投资方式,让很多人在圆了住房梦之后,开始实现了自己的资金积累。


一个全民炒房的时代就这样来临了。



炒房是不可以炒房的



“工作一辈子,不如当初买套房子。”巨大的赚钱效应下,新兴的“城市中产”们把房地产作为自己资产增值保值的普遍方式。2012年,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易宪容发文指出:住房市场投资的“赚钱效应”,是刺激炒房客们不断将资金引向这一领域的根本原因。


当时,易宪容提出:“如果购买住房不能够成为赚钱或投资(居民房地产的投资只能限制在高档住宅、商业地产及房地产信托资产上)工具,那么住房的投机及投资需求就会逐渐地退出市场,住房的价格才能够回归理性。”


但是,消除房地产的“赚钱效应”,也是任重而道远。


十多年来,房地产拉动的土地增值为很多地方解决了相当一部分财政问题,“土地财政”早已成了这些地方戒不掉的“瘾”。而房地产带动的经济增长,更是让地方对房地产调控投鼠忌器。


金融机构在房地产的跳跃中,也尝到了甜头:越来越多的人投资房地产,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去银行等各类金融机构贷款。


这些因素综合,让原本应该让房地产退潮的经济下行压力,一次又一次地成为对地产“松绑”的理由。而且,很多地方政府事实上也这么做的。


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深圳的“炒房客”们肆无忌惮地大举进入房地产市场,与“房住不炒”的大政方针疯狂地对赌,甚至不惜吞噬疫情中苦苦挣扎的实体经济最后的血液。


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下,“炒房”当然比做实业省心得多,回报似乎也稳定得多:深圳过去的经验已经一次次表明:只要房价涨,就会吸引更多资金入场;只要更多资金入场,房价就会接着涨。


不断涌入的资金,使得愈发膨胀的房地产,最终积累成一场“俄罗斯轮盘赌”般的危险游戏。


03


“枪声”响起之前,谁都认为自己会是这场游戏中的幸运儿。同样,即便能预感到风险的逼近,也很少有人相信自己会是最后一个“接盘”的人。


但深圳已经不堪高房价重负了。


作为曾经的“创新之都”,高企的房价正在把越来越多的创新者挤走。月入三万、每月却要给好几处房产还五万房贷的中产阶级在深圳俯首皆是;有了一套房,迫不及待用这套房贷款去买下一套房的“炒房客”,也车载斗量。



炒房是不可以炒房的



与炒房热情高涨不同的是,从2019年第一季度开始,深圳的第二产业规模已经在慢慢减少,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让这一进程大大加速。


如此持续,高房价的“空心繁荣”还能走多久?


不只是深圳,整个中国,也已是不堪高房价重负了。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调查课题组,近日在《中国金融》发布的2019年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显示:


我国城镇居民家庭的实物资产中,74.2%为住房资产,户均住房资产187.8万元。居民住房资产占家庭总资产的比重为59.1%。和美国相比,我国居民家庭住房资产比重比美国居民家庭高了28.5个百分点。


我国城镇居民家庭的住房拥有率为96.0%,有一套住房的家庭占比为58.4%,有两套住房的占比为31.0%,有三套及以上住房的占比为10.5%,户均拥有住房1.5套。美国住户总体的住房拥有率为63.7%,与我国相比低了32.3个百分点。


这代表什么呢?代表中国的房价一旦风险爆发,将掀起比美国次贷危机更大的灾难。因为,我们拥有的房子比它多得多,而房子占我们财富的比重也要高得多。


当前,中国的房价已普遍高于美国,中国居民家庭的住房拥有率也大大高于美国。但中国的人均收入,以及产业经济竞争力和美国相比,却依然有巨大的差距。


原本可用于实体经济发展、可提升居民日常消费能力的资金,现在却不断流入房地产,陷入推高房价的恶性循环。这已经被公认是严重抑制了中国实体经济的活力与创造力,甚至是绑架中国经济的一道越收越紧的致命绞索。


如今,疫情阴霾下的全球经济挑战重重,中国经济也陷入更大的挑战。


据“天眼查”发布的《2020年全国企业大数据》显示,本年第一季度新增企业比上年同比减少了将近三成,46万家企业在此期间注销或吊销。


根据最新的海关数据:今年一季度,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6.57万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6.4%。其中,出口3.33万亿元,下降11.4%;进口3.24万亿元,下降0.7%;贸易顺差983.3亿元,收窄80.6%。国家统计局4月27日发布数据显示:3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34.9%;1至3月份累计利润下降36.7%。


如此情况之下,房价如果继续涨,不靠炒作靠什么?如此情况之下还炒房,甚至将国家用于支持和救助企业发展的资金用来继续推高房价,对实体经济釜底抽薪,不是与国为敌、发“国难财”,是什么?!


如果实体经济此刻还要被房地产和炒房者抽血,供给侧和消费侧都将被双双拖累,企业将减产裁员,消费将萎缩,城市人口将大量失业、打工者将大量返乡,房地产正常的需求也都会被限制,将经济拉入更长的萧条衰退,直到原本可以稳住的房价泡沫被刺破,甚至踩踏式报复性下跌:让每一个有房的家庭,在承受收入减低的同时,还要承受已有财富的缩水,甚至面临“一无所有”。


久走夜路必撞鬼,虽然开局已如此艰难,但2020年这个不确定的动荡之年,也总让人觉得还会有黑天鹅、灰犀牛跑出来。炒房的夜路继续走,房地产或许就会“撞鬼”成为灰犀牛。


炒房的土豪劣绅们,甚至包括一些又开始打地产主意拉动经济的地方官员们,稍微收一收手吧!等等经济的复苏,给老老实实做工、老老实实做企业的人一口饭,等韭菜长一长再割着吃吧。


本文由 掌上武汉 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wuhanews.cn/a/6446.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