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春天,中小企业如何走出围城
武汉金融 2020-02-15 10:31:53

北京的雪给大地带来了春天的气息,却似乎并未给2020的中小商家带来祥瑞之气。

 

桔子水晶酒店创始人、魅TV投资人吴海发了一篇自述文章在网络热传,文章里吴海说旗下直营与加盟的百余家KTV,账面资金只够活两个月;更早之前西贝负责人语出惊人:西贝都撑不过3个月;到家集团陈小华则公开表示,这场疫情让70多万家政企业面临至暗时刻。


而在陈小华的描述里,家政需求的爆发通常出现在春节过后,近几年每年春节后的需求都会比上一年高峰时期高出30%左右,可今年疫情的出现,不是让行业倒退,而是直接让家政停止摇摆,从1变成0。


最可怕的在于,他们并不是个例。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认为,疫情影响可能会超过三个月,这意味着一季度有很多企业将处于零收入状态,其中,所有需要面对面接触、线下开展业务的服务行业,如旅游、餐饮、航空、线下教育、会展、影视等将遭受巨大影响。

 

疫情突至,围困湖北,全国各地采取紧急防控,中断的交通、隔绝的人流,让炙热的经济忽然冷冻。一切仿佛都按下了暂停键。



以往,我们或多或少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困境有过心理准备,“共克时艰”这个词语的出现和风靡便是最好印证。

 

而现在,当真正这场波及全国范围内的灾难发生的时候,才发现其实我们毫无准备。疫情的发生,让一些在过往少有人发现的问题深刻暴露了出来。

 

在过去数十年的时间里,无论是大层面的经济运作还是到极其毛细层面的小企业和个体经营户发展,都只看到了上升的机会和抓住的风口,而缺失了对大灾大难大危机出现的重视与准备。

 

小企业常常自述相对于大型企业的优势是,船小好调头。但是如今的现实看起来,巨轮才能迎接惊涛骇浪。这是灾难经济学在我国不发达的原因,也是我们长久的和平,飞速的技术进步和充盈的幸福感综合作用的结果。

 

人是经济活动的核心要素,中小企业是中国经济的长尾,也是经济发展的基石。在现在这个时间节点,拯救长尾的中小企业,让毛细血管重新舒活起来,是我国经济度过这次疫情的关键。

 

可是,站在中小企业主的立场,“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企业?”


中小企业的至暗时刻


大年初六,孙来春躺在武汉家中的床上,他觉得自己和林清轩都快要完蛋了。

 

作为护肤品牌林清轩的CEO,孙来春嗅到危机正在逼近。疫情爆发后,林清轩157家门店歇业,开业的170余家门店生意寡淡,6天时间,整体业绩下滑90%。在孙春来的感知里,春节临近反而让原本和缓的疫情忽然变得严峻,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林清轩部分员工甚至没来得及离开,只能都住在宿舍,长期吃泡面。


可明明春节应该是化妆品的消费旺季,2018年的时候化妆品类领跑了整个春节的消费,零售额同比增长4.5%,而去年从除夕到正月初六全国零售与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大约10050亿,比上一年增长8.5%,其中化妆品类零售额同比增长最快,增速为8.7%。



孙来春不敢细算:“每天睁眼就是100万的支出,一个月亏损3000万。”他清楚地意识到,再拖下去,不出两个月,林清轩将从大众视野里彻底消失,那天处于崩溃边缘的他在电脑前写了篇万字长文,叫《至暗时刻的一封信》。

 

对于化妆品行业而言,疫情不仅直接冲击到了线下门店的生意,还改变了宅在家里的消费者对化妆品的需求关注,更主要的问题在于供应链,一边是化妆品的原料包装会出现紧缺,另一边上游供应商恢复生产时间未知,且化妆品企业自身人员到岗与开工都充满挑战。

 

当然,这种冲击并不局限于化妆品,同在湖北武汉的电商家具品牌缅因森林陷入了困境。

 

家具业一直依赖都遵循固定的时许正常发展,而春节突发的疫情彻底打乱了行业节奏,一般来说虽然每年的一季度多数企业会亏损或盈利较少,但一季度时家具展会季,在展会上厂商们可以获取最新的产品、最新的发展思路以及最新的营销理念,家具人会聚在一起摸透全年发展的脉络并形成统一的产业链共识。



可全球最大的技术会议MWC2020都已经被取消,家具业的展会也不会有太大希望。缅因森林的CEO曹华如今隔离在家经常会看到救护车开到小区拉走感染者,但自身安危之外,他更忧虑公司的生存。

 

这是一家在全国有数千平米线下门店的品牌,可员工工资与场地租赁成本压力沉重,公司账面资金恐怖撑不过一百天。而远在一千多公里的深圳,做线下电子器材销售的汉志科技也濒临崩溃,每月接近十万的固定开支让这家小微企业步履维艰。

 

孙来春、曹华以及汉志科技只是冰山一角,这种进退维谷的状况在餐饮行业更加明显,连全国拥有200多家门店的连锁品牌西贝莜面村都陷入了窘境,在巨大现金流压力下,西贝直接宣布将员工借给盒马使用,部分员工进入盒马各地门店,参与打包、分拣、上架、餐饮等工作。

 

北大、清华教授在2月6号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通过对995家企业调研,如果疫情形势不能改观,将有34%中小企业撑不过一月,33.1%撑不到两个月,85%的企业会在三月以内资金枯竭。


四面掣肘的突围


所有人都把多年年前的那场非典,当成当下攻克疫情的模版,而孙来春从没有想过,他会连续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17年前他还经营着一家代理马来西亚化妆品的公司,线下门店四五十家,这一年非典肆虐,马来西亚的公司撤出中国,他的公司也骤然垮塌。也正是在这一年,他决定自己创立品牌,坚持自己种山茶花,自主研发山茶花油新品,做自营店,走高端路线。



在平时,全产业链投入是优势,林清轩的同类产品,即便比雅诗兰黛贵,仍然很有市场,但在疫情期间,优势却转为短板。全产业链的B面意味着,资产重,成本高,林清轩不像其他护肤品牌采用加盟店或是代理模式,可以把货卖给家乐福和屈臣氏,自己不用承担员工工资、房租、物业费等,面对闭店危机,损失会少许多。

 

如今的状况,孙来春的感觉是被困住了:“就像一条毛细血管割了个口往外淌血。”

 

缅因森林的问题则卡在物流,曹华坦言其公司已经积压两百万左右的订单,都是春节前的预定,疫情出现以后物流中断,货一直没有发出去。而这种情况对缅因森林来说,将形成双重困难,因为是相对轻资产的品牌运营,公司主要成本在人工和库存,“给工厂的钱已经付出去了,销售的款却还没回过来。”

 

地处武汉的特殊情况,也给缅因森林带来了额外压力,部分买家过分担忧疫情,对来自武汉的货品有所顾忌,目前已有15%左右订单被取消。像汉志科技这样的线下小微企业面临的困难则更为直接,“人们不出门,我的生意就绝对做不了。” 公司负责人无奈地说。



而中小企业一旦倒下,经济就会火烧眉毛了。中小企业在我国经济体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据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系列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末,我国共有中小微企业1807万家,占全部规模企业法人单位的99.8%,吸纳就业人员23300.4万人,占全部企业就业人员的79.4%,全年营业收入达到188.2万亿元,占全部企业全年营业收入的68.2%。

 

站在今年这个时间节点去回顾17年前的非典,其对2003年全年GDP的影响大约在1-1.5之间,当年第二季度GDP相比一季度下降了2。彼时我国经济增速区间是10-11,其对于经济增长率的影响也就是10-15,但这一次不同。

 

目前我国经济增速降到了6左右,如果这一次疫情对GDP影响也为1,相对于6左右的增速,增长率会被影响的幅度将达到15-20,而随着经济体量增大、GDP逐渐进入低增速区以及我国进入老龄化社会,经济的提速将越来越难。

 

中小企业能否生存,已经不仅关乎其自身。


2020,活下去


金沙江创投朱啸虎说,03年非典的时候他还在创业,那一年管理层都只拿基本生活费,到年底结余后才补发的工资,“今年比非典还严峻,对很多创业企业是生死关。”

 

活下去,变成了所有中小商家的愿望,支撑起这个愿望的,除了现金,还是现金,疫情压在不同企业身上,所产生的问题虽不尽相同,缺乏现金流却是共同的。而创业者们除了自救,还需要政策方面的扶持,在媒体与社会的呼吁声中,一系列针对中小企业的扶持政策也已经出台。

 

在国家层面,人社部给出了”放宽社保缴费期限“政策,逾期办理缴费不影响权益记录,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可以视情况再适当延长。各省扶持政策也相继出台,主要集中在金融支持、缓缴社保费、减免房租、减免税费、延期交税等。



同时,大小电商平台也纷纷拿出政策,扶持中小商家抗击疫情,就像陈小华所说的:“从现在开始,应该轮到中国的企业家出手了。我们虽然不能救病人,但是我们能救企业。保证公司活下去,就是保证千万员工活下去,就是保证我们的经济活下去。”

 

中国的企业的确出手了,2月11日阿里巴巴发布告商家书,针对平台商家推出免息贷、0账期、免费用、助农业等10条举措。其中包括为湖北商家提供100亿免息贷款,为其他地区商家提供100亿的8折贷款。缩短收款时间至实时。以及免去天猫平台半年服务费、免费开放店铺装修工具、线下商户零门槛免费入驻淘宝直播等。

 

一系列扶持政策落在中小商家身上,产生了具有“颗粒感”的体感。

 

作为湖北企业,线上线下并重的护肤品牌林清轩,从零息贷款和0账期等措施里感受到巨大信心,“这个时候能看到平台愿意一起共度难关,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鼓舞。”对于身处疫情中心武汉的林清轩来说,信心对于孙来春而言很重要。



中小家具品牌电商缅因森林的感受则更为直接,“像一次全身光环加持。”曹华说,他之前曾考虑向所在园区申请贷款,但反馈结果并不理想,缅因森林这类缺少固定资产投资的中小企业,并不是所在园区优先考虑之列,可像阿里这样提供的零息贷款可解燃眉之急。

 

在曹华感受里,各项平台服务费、工具使用费的减免也很有体感,最能“救命”的是0账期,木森的经营模式依赖与上游产业链的及时互动,“钱回得快,才有能力付给上游工厂。”

 

最细化的体感则出现在小微企业身上。这些占了就业最多的企业群体最在乎的,并非是否打折,而有与没有。


这个春天,直播卖货是主旋律


朱啸虎说,跪着也要活下去,熬过去就是春天。

 

而每个人都在等一个春天,每个企业、商家都在尽力寻找一个可以钻出围城的缝隙。互联网与科技近二十年的发展带来了太多不一样的东西,非典时期的购物需求激发了电商平台的单量,反过来如今电商平台的繁华也为商家提供了另外一份生存选择。

 

与“非典”一样,到网上去,反过来成为这个春天几乎所有商家的主题词,只不过这一次多了直播这个新物种。

 

孙来春上一次在门店当导购还是十几年前,彼时公司刚刚起步,事事亲力亲为。他没想到,时隔多年,他将再次“披挂上阵”,作为公司CEO上天猫直播带货。

 

目前林请轩已经开启“全体直播”模式,不仅老板直接上阵,连公司设计总监等非销售人员也被发动起来。林清轩的天猫旗舰店原来有五十多万粉丝,他们现在成为这家护肤品牌逆势上行的基本盘。



孙来春说,疫情发生以来,林请轩的总体业绩反倒出现上涨,武汉地区的业绩则始终处在前三名,99%营收已经来自电商平台。孙来春预计,未来疫情过去后,线上线下营收比例将会五五开。

 

缅因森林则早已走在这条路上,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曹华更加坚定线下服务线上的思路,而线下体验、线上下单的智能导购模式,也更加适合需要重型物流支持的家具行业。

 

汉志科技在深圳的两家线下门店都没有开张,他决定到淘宝上尝试新的可能,目前已经做好网店门店装修,未来准备采用线上与线下并重的模式。

 

正如2013年的非典一样,疫情形势与电商平台扶持,正在推动一种社会商业重构的新迹象。或者说,某些变革发生的更快更坚决。

 

一位在江苏南京的女生刚刚成为淘宝店主,受疫情影响,所在的公司已然裁员,她便是其中之一,因之前就学习过淘宝开店技能,正好现在派上用场。

 

“济南历城唐王金奖草莓”是一家新网店的名字,当地草莓种植户的传统线下销售渠道受阻,平台的扶持政策却让他们在这里找到新的机会。

 

网店“宇帆亲子”背后,是两家线下童装店。


亿万佳全球代购这家新淘宝店背后,则是一家线下教育培训机构,受疫情影响,原有业务停滞,被平台帮扶政策吸引,准备转型专业电商。

 

陈小华还清晰的记得,03年非典时期各大行业和企业都很困难,阿里巴巴迫不得己进行了裁员,当年马云很感谢离开公司的员工,并跟他们说,等公司好转了,欢迎他们再回来。如今有不少说非典成就了阿里、京东等电商平台,或许很多年后,这个春天将成为诸多著名企业的起点。


本文由 武汉金融 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wuhanews.cn/a/6217.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