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才突然读懂金庸

人到中年,才突然读懂金庸

图 | 网络

01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了年纪,最近总会在脑海里浮现一些儿时念过的顺口溜。

“周扒皮,皮扒周,周扒皮的老婆在杭州……”

“一棵大树高又高,高老师教我们做早操,一不伸手,二不弯腰,气得高老师发高烧……”

其中有一段,吟诵的是金庸先生的作品:东邪西毒欧阳峰,南帝北丐中神通。傻小子郭靖娶黄蓉,后面跟着个老顽童,爱吃烧鸡的洪七公。

《倚天屠龙记》里,灭绝师太告诉周芷若,郭靖、黄蓉夫妇将杨过的玄铁重剑铸成屠龙刀和倚天剑后,将宝刀授给儿子郭破虏,宝剑传给郭襄。

但襄阳城破之日,郭靖、黄蓉夫妇同时殉难。

是的,清脆童谣声里的傻小子郭靖,和他的俏黄蓉,最终战死沙场,殉城襄阳。

年少时觉得金庸的作品就像是男孩的童话,无非是一个个主角经历奇遇后,成为一代宗师。

人到中年才突然明白,原来故事里的每一个人,每一句话,每一件事,都是如此复杂勾连,恰如我们生活的这个操蛋世界。

02

江湖侠客们道别时,总会说一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谁又会去想,有些人相期未必相遇,一生只有一会。

《射雕英雄传》里,洪七公和郭靖道别:

次晨郭靖醒来,对榻上洪七公已不知去向,桌面上抹着三个油腻的大字:“我去也”,也不知是用鸡腿还是猪蹄写的。

后来,郭靖得知洪七公的去向时,《神雕侠侣》的故事已经接近尾声,华山绝顶,多出两座坟,“五绝”也仅剩一灯大师和黄药师了。

黄蓉提议选出“新五绝”,一灯大师已经不当皇爷,洪七公的传人郭靖也不是乞丐,杨过补了欧阳锋的缺,老顽童成了五绝之首。

短短几句话,却交织了几代人的恩怨情仇。

人到中年,才突然读懂金庸

然后是杨过和郭襄道别:

却听得杨过朗声说道:“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说着袍袖一拂,携着小龙女之手,与神雕并肩下山。

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呀啊而鸣,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

以前只觉得这段结尾豪情洒脱,反倒是郭襄小女儿姿态拿不起放不下。现在体会到了有些人一转身就是一辈子,是真的不会再见,也不能把酒言欢。

几十年寻访杨过不得,郭襄在峨眉山开宗立派,青灯古佛一辈子,给大弟子取名“风陵师太”。

然后一百年就过去了,她在少室山脚下随手递给张君宝的一对铁罗汉,他一直留着,放在怀里惦念。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都不愿意听到什么豪兴不浅,只想和在乎的人鸡毛蒜皮、嬉笑怒骂。

03

大学时喜欢过一个姑娘,明知道人家不喜欢我,还总是搞些感动自己,却让别人难堪的事。

后来读到《天龙八部》的新修版,段誉最后看到洞中的雕像,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爱着的并不是王语嫣,是那个自己心里构造出来的完美人设,是自己的“心魔”困住了自己,突然就释然了。

明明那时候的自己一无所有,人家凭什么要喜欢我?

穿的鞋是开口了粘过胶,雨天走路水都浸到脚板底;衣服已经洗到发白了,地摊上买的一件“adidos”短袖,像是对自己的一种嘲笑。

唯一的一件专卖店买来的,够我一个月生活费的外套,因为她披过一次,一直舍不得穿也舍不得洗,在宿舍的衣柜挂到毕业。

好在对方不愧是我喜欢的人,性格真的很好,一直都照顾我的面子和自尊。每次我疯狂暗示,她也只是拒绝之后温柔地岔开话题,从来不会直截了当地嘲笑。

很感谢她,让我在一无所有的时候不自卑,后来懂得什么是可贵。

人到中年,才突然读懂金庸

很多年后,我才知道要怎么去爱一个人,也是金庸教会我的。

汝阳王转身缓缓走下山去,左右牵过坐骑,他恍如不闻不见,并不上马。

走出十馀丈,他突然回身,说道:“敏敏,你的伤不碍事么?身上带得有钱么?”

即便赵敏选择了张无忌,汝阳王心里的第一反应还是她的伤怎么样了,钱够花吗。

检验一个人爱不爱你,就是要看他愿不愿意为你花钱。怕你的钱不够用,说明他有诚意为这段感情投资到底。

04

《倚天屠龙记》里,还有一幕看得我丧了很久。

张翠山在冰火岛生活十多年,终于携妻儿返回武当山,见到了各位师兄弟。

在屏风后看宋远桥和莫声谷会客,突然有了一句感慨:“十年之间,除了我和三哥,人人都是一日千里。”

这样的感慨,是因为年华的消逝,往昔的豪情似乎全然化为流水,这种怅然若失的心境,可能只有人到中年,去参加一场同学聚会才能体会。

想来自己大学毕业已有8年,梦想已经遥不可及,工作上蝇营狗苟,生活中磨难重重,仿佛推着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当年的心气早已不再。

要是22岁的自己看到现在的样子,也会一脸鄙夷吧。

这算不算很惨?当然不算。

《倚天屠龙记》里,还有一个昆仑派的炮灰剑客,叫高则成,年少时和师弟一起跑去王盘山围观屠龙刀。

他在扬刀大会上对殷素素一见钟情,但是运气很差,被谢逊的狮吼功震成了傻子。

而那一天,铁画银钩的张五侠和谢逊比试出尽风头,也得到了殷素素的芳心暗许。

人到中年,才突然读懂金庸

后来,张翠山、殷素素流落到冰火岛,张无忌成功注册。同样是喜欢殷素素,没有主角光环的高则成,早就活成了一个笑话。

俞莲舟叹了口气,道:

「从王盘山上生还而神智不失的,只白龟寿一人。昆仑派的内功有独到之处,但高蒋二人功力尚浅,自此痴痴呆呆,成了废人。

旁人问他二人,到底是谁害得他们这个样子,蒋涛只是摇头不答,高则成却自始至终说着一个人的名字:殷素素。

这时我方明白,原来他是心中念念不忘弟妹。」

年少的剑客喜欢上一个小妖女,来不及表明心迹,就变成了傻子。从此以后的漫漫岁月里,他只记得那个女孩的名字。

我们都曾以为自己会是张翠山,最后却只活成了高则成。

05

人到中年,才突然读懂金庸。

年少时,一直觉得自己会是绝对的主角,乔峰、段誉、张无忌,从眼睛缝里看不起段延庆、宋青书、大小武。

结果真实的人生是,没有钱的时候追妹子,追成个游坦之;好不容易有点钱追到了妹子,却成了钟万仇。

拜了师父花大价钱学习远程攻击的武功,以为是六脉神剑,结果遇到了造假大师裘千丈。

喝了点酒觉得像令狐冲洒脱快活,姑娘都喜欢,其实在别人眼里,你就是田伯光。

尹志平好歹是全真教高管,大小武放现在是团长级别,宋青书也是名校优秀毕业生,我辈最多就是一个龙套角色。

好在这世上大部分人平平无奇,但幸福人人有份。向下扎根,向上生长,同样有机会照到阳光。

就算是龙套,也请努力一点,认真生活。因为傻人有傻福,但傻逼没有。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hanews.cn/a/1401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