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自由有多难:蔡徐坤违约金或达5千万,鹿晗吴亦凡曾遭索赔2亿

文章目录[隐藏]

4月25日上午9时,从《偶像练习生》节目中C位出道的蔡徐坤经纪合约纠纷案一审在上海开庭。起因是他起诉前东家“霸王条款”却被反诉,或需支付5000万的天价违约金。

近几年来,“艺人出走”屡见不鲜。随着名气增加,不少青年艺人为了维权或者有更好的发展平台,与原经纪公司发生纠纷,并诉诸法庭。每位艺人的“赎身价”也不尽相同:鹿晗与吴亦凡曾被SM公司索赔2亿元,张杰则为签天娱赔款102万给前东家。

明星自由有多难:蔡徐坤违约金或达5千万,鹿晗吴亦凡曾遭索赔2亿

本次庭审中,蔡徐坤方的代理律师提出解除签订合同以及补充签订合同,同时请求法院驳回上海依海影视传播有限公司(简称依海影视)的反诉请求。

被告依海影视则提出,应判令蔡徐坤继续履行合同,且需支付网剧、综艺、广告代言等演艺收入的70%给依海影视。双方都表示愿意接受调解,但是依海影视提出调解的前提是蔡徐坤愿意继续履行合同。此案当庭并未宣判,双方需要在十天内提交补充材料。

据新浪娱乐消息,当天蔡徐坤方向法庭提供了9项证据,包含:涉案合同及补充合同,依海的股东架构,负责人与家属之间的谈话音频,蔡徐坤收入银行卡信息,星动亚洲期间影像和文本记录,以及依海提出让蔡徐坤方写下110万的欠条。

在3月12日的法庭审理中,开庭不满十分钟便被宣布结束,原因是依海公司提出反诉,要求不解约或解除合同赔5000万。法庭认为被告的诉求有自相矛盾的地方,决定择日再审理。

明星自由有多难:蔡徐坤违约金或达5千万,鹿晗吴亦凡曾遭索赔2亿

?

早在2015年,蔡徐坤参加完《星动亚洲》比赛后便与节目出品方依海公司签约,并于2016年10月通过男子组合SWIN出道。根据双方合约内容,若艺人未履行合约,公司有权单方面解除合同并要求艺人支付八千万违约金以及赔偿全部经济损失。网上流传的爆料消息称,依海并未能为SWIN铺好路,成员出道以来几乎零收入,出专辑的费用也需要成员自己分摊。

2017年2月10日,蔡徐坤正式发出律师函,要求撤销包括补充合同在内的《独家经纪合同书》。该合约为蔡徐坤未成年时与依海影视签订的合同,蔡徐坤方认为该合同有“任何情形下均需支付天价违约金”等诸多不合理之处,且依海公司没有为其提供尽可能多的优质演艺活动,未履行也没有能力履行合约,无法为其发展提供稳定持续的支持。

咖位越高,赎身费用越贵。

国内顶级流量圈中,被称为“归国四子”的吴亦凡、鹿晗、黄子韬、张艺兴原属于韩国SM娱乐公司旗下男团EXO。作为韩国三大歌唱类经纪公司之一,SM公司一向对艺人要求严苛,与艺人的分成比例达到7:3。目前除了张艺兴还留在EXO外,其余三人均选择退团,与SM公司发生的合约纠纷一度闹得沸沸扬扬。

艺人想在合同期未满前与公司解约,一般来说需要承担高额违约金。此前,SM曾提出鹿晗、吴亦凡赔偿2亿人民币违约金,该条件被接受后,SM反悔要求取得二人今后收入的50%以上。

2014年5月,吴亦凡向韩国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决其与SM公司的所署协议没有任何法律效应。同年10月,鹿晗也提起诉讼,要求判决与SM协议无效。“专属合同无效”的前提是认为合约无效,由此或许可以看出鹿晗和吴亦凡律师规避高额违约金的用意。

经过8轮调停,2016年7月21日,鹿晗、吴亦凡的工作室发布声明,称两人起诉SM专属合同无效一案以和解的方式终止,将按照现有模式在中国自由开展演艺工作。SM声明,鹿晗和吴亦凡与公司的专属合约仍然有效,有效期到2022年止。在2022年前,鹿晗吴亦凡还将与SM进行盈利分成。业内人士估计将不低于30%。

继鹿晗、吴亦凡“单飞”后,黄子韬也在2015年提出解约,不过他的“赎身”之路并没有前两人顺利。双方至今已在首尔和北京进行多轮诉讼,纠纷并未得到解决。

张杰的与老东家上腾娱乐的解约之路和蔡徐坤有点相似。

2004年,张杰参加上海“我型我秀”获得年度总冠军,与上腾娱乐签约。而后张杰因不满公司捧人策略和不作为,渴望舞台机会的他在合约期内参加了2007年“快乐男声”比赛,并单方面提出解约,签约天娱传媒。上腾娱乐以违约为由将张杰告上法庭,索赔102万。

此后,张杰的演艺事业混得风生水起,至今已发行12张唱片,举办44场个人演唱会,达成内地乐坛“最受欢迎男歌手”大满贯,并三度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

2007年 “快乐男声”总冠军陈楚生在天娱却混得不如同届第四名的张杰。。2008年与天娱传媒的纠纷也一度占据媒体头条。由于无故缺席2008年湖南卫视跨年晚会,陈楚生遭经纪公司天娱传媒“封杀”。

2009年3月15日,双方经纪合约纠纷案在长沙第一次开庭审理,天娱向陈楚生索赔2650万。2010年4月,这一数额被提升至3800万元。这场解约官司打了将近4年,双方最终于2012年达成庭外和解。

明星自由有多难:蔡徐坤违约金或达5千万,鹿晗吴亦凡曾遭索赔2亿

?

同样和天娱解约的还有2006年“超级女声”冠军尚雯婕, 2006年12月,媒体报道尚雯婕称与公司期望发展方向不符,欲与天娱解约,并面临约500万违约金。最后双方和解,以比最初公司合约要求少了100万成交。尚雯婕此后转投华谊,2014年与合伙人聂心远成立“黑金经纪 BG Talent”,并成立电商品牌“ma puce”,开始转型为娱乐产品投资人。

2005年“超级女声”亚军周笔畅的解约路也比较顺利。在2005年比赛结束后,周与天娱签约7年,但第二年要求解约。由于第一年周笔畅的商演代言等活动为天娱赢利100万,因此合同期的剩余6年按第一年收入标准共赔偿600万。

何洁与天娱的解约案赔偿金额则不及前面几位。2009年,何洁单方面宣布与天娱解约,当时合约规定,如果一方提出解约,需要赔偿400万元。不过在2009年8月,海口仲裁委判定她为“根本性”违约,仅需向天娱支付80万元违约金。

国内娱乐产业较日韩起步稍晚,产业链目前未能得到良好的规范。对于难得培养出的成熟艺人出走现状,国内经纪公司似乎有些力不从心。《人民日报》对此发文称,“这种情况一方面说明中国文化产业正蓬勃发展,使得青年艺人有了更多选择,故而与经纪公司的矛盾更容易浮出水面;而另一方面也对青年艺人的职业操守、契约精神,与追求个人更好发展之间的冲突提出了新的挑战。”

依海文化明星事业部总经理洪军接受采访时表示,依海公司对蔡徐坤其实非常器重,并多次对其挽留。“经纪公司花费巨资去培养艺人,其实并不确定哪个艺人能够给公司带来相应的回报,但是艺人的事业稍有起色就要解约,这对经纪公司的伤害确实非常大,也明显不公平。”他说。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92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