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享销客黄海钧:从正邦品牌到纷享销客VP,他是如何跨越的?

嘉宾介绍:

黄海钧,纷享销客高级副总裁。从正邦咨询(品牌策划)到联合创业,独立创业,再到纷享销客,黄海钧走在人生职场的第三个五年的当口。他怎样走过来,又将如何走下去?

纷享销客:

以“连接型CRM”为独特价值定位的纷享销客目前已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5个城市设立直营分公司。在南京、武汉、成都、重庆等50余个城市建立营销服务中心,累计服务客户规模超过50万家。截至目前,员工总数600余人。公司先后获得由IDG资本、北极光创投、DCM、高瓴资本、金蝶国际等知名投资机构和产业集团的数亿美金投资。

本次采访于4月11日上午10:00进行,采访地点为北京海淀卫星大厦纷享销客总部。以下为专访内容:

前言:何校长解读 “对话VP”

一、副总裁简称VP,是职业生涯中从0到1漫长的努力过程。每一次的突破和成长 都会是一次痛苦的蜕变,我们希望VP自己的职业规划和思考能给职场人一些建议。

二、VP作为公司战略辅助的决策者也是执行者,每场战役的过程和结果都希望被这个时代所记录。

三、VP站在更高的维度审视某个行业,复盘自己、回看所服务的公司,这种思维和角度能给创业者们更多的借鉴价值。

正文

凌晨天使:我们决定做这个内容,采访VP、副总裁,其实没有想太久,不知道何校长介绍您接受采访时,您当时第一反应是什么?想过拒绝吗?

黄海钧:当然没有想过拒绝。第一反应是何校长从36氪出来,好久没有联系。既然是他要搞的事情,一定支持。曾经是纷享同事战友嘛。而且采访不就是聊天嘛,会是个有趣而值得期待的事情。

凌晨天使:让您决定接受这个采访的动机是什么?尤其是在我们阅读量、传播效果还没有保证,品牌也没有公信力的情况下?

黄海钧:朋友,信任。而且通过采访,也是从自我的角度很好的回顾、梳理、反思,也可以一起梳理出来共同受益的东西,这就够了。职场人生不能重来,但是回放是一件于人于己都有益的事。

凌晨天使:您可以先回顾总结一下您职场这十几年经历体会吗?

黄海钧:大学毕业后加入了正邦,是国内品牌策划设计规模最大的一家公司。从2005年到2010年,五年时间一直从事品牌咨询,从最基础的文案一步步做到品牌策略部负责人。比如广汽传祺(新品牌命名),电信天翼(新品牌命名),龙湖地产(Longfor英文品牌)、方正集团(正在你身边品牌Slogan)等等,都是我当年主导的作品。

到2010年那会儿,我们服务了一家很大的集团客户,对我们这个服务团队非常欣赏,投了我们200万,算是天使基金吧。就和朋友合伙创业了。不久一年多,自己又出来单干、带团队独立创业。

在做自己公司时,机缘巧合认识了罗旭(现任纷享销客的CEO)。正好我的一位合伙人是罗旭的校友,也是贵州的老乡,就这样罗总成为了我的客户。

在纷享销客还未正式注册之前,从前期规划、尤其是品牌层面比如小蜜蜂logo,都是我们团队一起完成的。再后来,就加入了纷享销客这家公司,一直做到现在。

凌晨天使:在正邦收获最大的是什么?是否留下过遗憾?

黄海钧:我自认为进入正邦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在这里接触到了国内各行各业最优秀企业的一把手,像龙湖地产的吴亚军、融创集团的孙宏斌、吉利汽车的李书福等等,在和这些非常优秀的企业家直接对话,帮他们出谋划策的过程中,对企业、品牌的理解逐渐加深,受益匪浅。

不过要说到遗憾,肯定是有,但是总体回顾,遗憾不值一提,我更看重在一家公司的学习和成长。选择在非常好的岗位和待遇上离开,就肯定有遗憾。

凌晨天使:刚刚您提到,纷享销客创始人罗总,当时是您创业公司的客户,后来是什么原因打动您,决定加入其中参与创业?

黄海钧:在我创业那会,服务他们这个案子过程中,也对老罗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包括接触到其他核心的创始团队。

要说加入最重要的原因:第一是因为在2012年整个移动互联网处在一个初步发展期,从微信的兴起、智能手机的逐步普及,我感觉它一定会是未来的大势,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第二,文化创意行业的天花板很明显,非常依赖人,缺乏好的易于规模化复制的商业模式,我希望可以更多地突破自己;第三、罗总的视野、执行力、态度和热情非常吸引我,在接触和磨合的过程感觉也比较好。这些方面让我决心先放下自己的公司,带着核心的团队一起加入纷享销客。

凌晨天使:如果现在换作您是公司CEO,怎么看待纷享销客未来的趋势?你又会如何做决策?

黄海钧:如果是公司的CEO,会从势、道、术三个维度看。企业业务管理的移动化、云化、智能化一定是大势所趋,一直以来纷享销客站在一个非常好的势能赛道上。其次,纷享这家公司的文化很正向,阳光健康向上,很多离开的战友最念念不忘的还是在纷享期间的那种“精气神”,身上也还散发出很浓烈的“纷享味道”,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道。术就是产品、团队的专业与执行力。

纷享是CRM领域的创变者,不固守成规,敢破敢立,关键是敢破能立,连接型CRM就是很好的创新探索,团队经过打磨历练和持续建设,也愈发专业与成熟。因此,从整体上讲,对纷享的未来持非常乐观的态度,但创业维艰,能否真正成就一家成功乃至伟大的公司,关键还要看是否具备持续的创新能力、是否能持续创造用户价值,以及背后那若隐若现的运气。

凌晨天使:纷享销客拿到了7轮融资,多次战略调整,却还没上市,你怎么看?

黄海钧:不上市,最大的可能性有两个,一是尚不具备上市的条件或在IPO的筹备中;二是从战略上不准备进入资本市场,就像华为。上市不是最终目标,而是实现目标的过程中有效的资源手段,纷享目前资金非常充沛,营收增长也很健康。

凌晨天使:在纷享销客这5年,收获有哪些?

黄海钧:分显性和隐性两个维度吧。显性的部分就是有幸搭上了移动互联网的列车,实现了自我在行业领域上的跨界转型,看到更多的可能性,当然也收获了许多非常优质的行业资源、人脉资源。

隐性的部分是内在的无声的认知生长,一个人真正的边界是他的认知边界,因为充分浸入式参与了一个公司轰轰烈烈的创业之旅,对战略战术制定、企业经营管理、创业从0到1、资本资源整合等有了更深刻而切实的领悟,从书本与道听途说的间接经验转变为身体力行的直接经验,从虚到实,从抽象到具象,这是弥足珍贵的。

除此之外,再就是老罗。在跟他合作的这五年中,他对趋势判断的敏锐度、学习能力、执行力都非常强,包括他在企业管理、吸引人才、融资方面的能力,个人魅力都是我值得学习和借鉴的。

凌晨天使:除了罗总之外,还有职场上哪位前辈或朋友对您起过重大作用,或许只是一个启发,或者机会的提供?

黄海钧:正邦的董事长——陈丹,他是我在职场上的第一任老板,但其实更像启蒙老师,我们都称呼他为陈先生。

他在中国的设计界是非常知名的,我是他的左右手,经常陪他出去参加各种会议活动,帮他梳理他的思维见解形成文章,因为他是一个设计大拿,一大把的胡子,非常有艺术家气质……哈哈。他的很多“条子文化”,如“一群人来了,竟阳光灿烂”、“大家在一起多好啊”等等我至今仍印象深刻,心有触动。

凌晨天使:接下来会怎么走?会选择创业吗?

黄海钧:从中长期的角度来讲,我还是想能自己独立做点事,哪怕很小而美的事情。我是比较喜欢思考、也比较有独立见解的人,如果有机会将自己的思考和理解融入一份自己更有掌控性的事业中,会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当然创业不易,不一定每个人都适合创业,关键是要看自我的认知,内心对于某个创业点子怦然心动的冲动程度,需要机遇、能力,更需要勇气与魄力。

凌晨天使:关于职业发展观层面的东西,您有哪些想对职场年轻人说的?

我认为第一个阶段是25到30岁。刚刚从学校里跨入社会,算是职业生涯上的摸索期,还处于比较模糊、懵懂的状态,生活也比较自在,没有太大的压力。

但其实这五年对一个人的发展,包括后续的职业生涯会起到一个非常重要的积淀作用,因为人会形成一个职业惯性和路径依赖,比如习惯、思维方式;第二个阶段是30到35岁,算是职业上升期,一来慢慢找到了自己发展的主线,二来整个职业发展中形成了自己的一些积累,甚至可能有一些成就;

那35到40岁,我认为是一个人职业的黄金期,在职业经理人路径上已经有一个非常好的轨迹和收获,或是自主创业的好时期;

到了40至45岁,从大概率上讲一个人的职业也就基本定型了,所以我觉得一个人最黄金的职业生命周期其实就是这20年。就像国家治理一样,也要做好自己的五年规划。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88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