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员工自述:别担心,你看我们存了多少菜

我所在的县城内,有四家大型超市。今年,当整个县城所有商业活动都停止时,唯有我们,依然坚持开业。平时总把对方作为竞争对手,此时却有了点惺惺相惜的滋味。

从来没想到过,有一天超市的营业员也会走到前线,成为社会民生保障的重要一环,备受各级领导和社会的关注。

1月24日,除夕

过年前的商场和超市是最能感受年味的地方。

即使关于武汉的疫情消息铺天盖地,相关部门也发出了少去人多的地方这样的倡议,然而并没有影响到人们采购年货的热情,超市里的顾客摩肩接踵。

人群中,戴口罩的人屈指可数。我们并没有接到明确通知是否需要戴口罩,担心会被领导批评影响卖场形象,只有少数几个收银员戴了,他们那里是顾客最密集的地方。

后勤方主管在卖场给我打电话,让我查消毒液的库存,说一位顾客需要大批量消毒液。我把自营部分的库存数查出来,通过微信截图发给她。然后想起联营商那里也有部分品牌的消毒液,赶紧给她发了条微信告诉她。

我在心里腹诽,什么顾客这么特殊,还让我查库存给他,他把所有的消毒液都买走了,我们超市自己消毒用品从哪里来?之前后勤物品清单里可没有消毒液这一项。后来我才知道,这位特殊的顾客是我们超市的老板,他把所有的消毒液全部购买,交给保洁,这样后面我们才有消毒液可用。

微信公众号“丁香医生”上实时疫情统计的确诊病例已经上升到七百多例,坊间也传说市里已经确诊两例,但网络上没有任何关于本市确诊病例的消息,此时实时疫情依然显示山西被确诊一例,仍然是太原的那一例。

不管是超市里的顾客,还是路上的行人,依然少见戴口罩的人。

今天除夕,超市提前到下午七点闭店。离开超市后,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带着宝宝跟随家属回乡下老家过年。

很多年以前,国家相关部门就出台过规定,超市商场这样的终端零售商,不享受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也就是说过年期间,我们开业上班,不享受法定节假日,但是商场得按照相关规定付予员工多倍工资补偿。

春节这个假期相对于其他假期更具特殊性,客流量的增减幅度也是巨大的,过年前商超几乎爆满,初一开始客流量巨减。趁年后超市不太忙的时候,可以安排员工倒班,这样每位员工都可以在春节期间休息三天。

我安排了初二要上班,所以一定要在初一的下午返城。初一中午的时候,听说耽子镇已经开始全面封路,我赶紧吃完饭收拾东西回到县城的住地。

工作群里店长发了一张商场公众号的截图,通知初一到初六商场百货部闭店,超市区正常营业。并承诺特殊时期超市商品不涨价,但营业时间改成了10:30到18:00。

超市员工自述:别担心,你看我们存了多少菜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1月26日,正月初二

这天早上不到十点,一位主管在工作群里发了通知:员工通道即日起关闭,所有员工从货梯口出入,要求全员佩戴口罩,测量体温再进入。

货梯口的卷匝门早已被放下,只留旁边一个小门供员工进出。安保人员拿着电子测温枪,挨个测量体温并登记。一个大姐没有戴口罩,被安保拦下。

“我是咱超市的员工,你让我进去吧,上班要迟到了。”大姐请求道。

安保拒绝得很干脆:“不行,不是我不让你进,是政府规定没有口罩的不能进!”

旁边的另一个大姐递给她一个备用棉布口罩,她赶紧戴上,保安挥挥手让她进去了。“突然一下子这么严格!”进入到货梯里的她不由得感叹。

超市里的员工大多来自附近的几个村庄,也许他们平时都认识,但这个时候,没有口罩,谁也不敢放她进来。

工作群里一位员工发了一个小视频,内容是每位员工测量完体温后,依次在登记表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和当时的体温,再由货梯进入超市内部。

各村从昨天下午起,陆续在村口设置路障,一些村里的广播也开始广播一些政府规定和防范措施,气氛开始紧张起来。路上很少有车辆经过,村里人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最多就是打开院子门,走到门口的路上透透气。

大家都自觉居家隔离,也就意味着家里的米面油菜等消耗得很快,必须外出采购。对于老百姓而言,超市没有关闭就意味着他们不用大量的囤积食物。

商场入口处拉起了警戒线,中间只留一米宽左右位置供顾客出入,两扇玻璃门也只开了一扇。保安在警戒线后面举着电子测温仪严阵以待,还有一个保安拿着一次性口罩,准备分发给没有口罩的顾客。

十点半到了,保安引导散乱的顾客排队,依次测量体温后放行。对那些没有口罩的顾客,旁边的保安会分给他一个口罩,看着他们戴好后,才予以放行。

今天是正月初二,按理说送货的厂商不会多,汤达人厂家的业务小秦却出现在收货部的门口。

货梯口的值班物业人员拒绝他从这里进入,登记也不行。他是从超市入口跟随顾客一起进入到超市内部,再通过员工通道进入到办公区的。

“口罩戴好!“我们指着他的口罩异口同声地说。他赶紧拉了拉口罩,把鼻孔遮住。

“你今天怎么来了?”我问他。

“薛飞打电话要货,就咱们这关系,就算天上下刀子,也得给她送过来。”他说,“我出来的时候,家里人都不同意,说太冒险了。”

“百大天源(县城里另外两家大型超市)我都没去。”他补充道,“货梯不让走,从哪里卸货?”这应该是他来办公区的终极问题。

商场的设计之初,负一层是按照地下停车场的功能设计的,所以有两个坡道出入口,一部电梯出入口,其他楼梯出入口若干。两个坡道出入口分别位于商场的北边和西南边。从西南坡道进来是安保办公室,坡道附近存放了大量商场的气氛用品,暂时不用的货架货柜等,经过这些杂物堆,可以到达超市办公区。另一个北门坡道出入口,直达超市生鲜区,蔬菜水果,以及联营商的冷库都设置在那里。经过讨论,最后决定让他从北门坡道卸货。

北门坡道的两旁堆满了年前储备的各种货物。成栋的水果箱,码放整齐的杂粮袋子,一包包的圆白菜、洋葱等。

再往前,是杂乱的纸箱外壳。整箱的货物被分开摆放到货架上,包装箱统一送到北门坡道。收纸皮的河南大哥没有回家过年,他只在初一那天休息了一天,就来超市“上班”了。他要把那些散乱的纸皮整理好,捆扎好,才能送到废品回收站去。

宽阔地能容纳两辆车并排通行的通道此时已经被货物和纸皮挤压得只剩不到两米宽的空间。

从坡道出去,平日里停得满满当当的停车场此时空荡荡的,小秦的小厢货孤零零停在那里。他把方便面从车厢里转移到地面,按口味摞好。

两个拿着环保购物袋的顾客从东北方向走过来,准备去超市购物。她们在方便面堆旁站住,小声说着话。

"这个方便面多少钱一箱?"其中一位指着汤达人五连包的方便面问道。

"120。"正在搬货的小秦看了一眼她手指的方向,继续搬着方便面。

"这么贵,便宜点嘛!”

“我给百大天源他们供货都是这个价格,不信你问她,给他们也是这个价格。”他指了指我。

我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进价确实是这样,零售一包超市赚两块,她们买一整箱比零购便宜12块钱。“超市现在限购了,不允许大批量购买方便面、饮用水。”我想起刚才在工作群里看到的通知,告诉他们。

“我也买点。这个,这个,还有那个,各来一箱。”另一位顾客指了几个口味的方便面。

虽然我个人觉得不需要大批量囤方便面,但现在这种气氛下,囤点方便面以备急需,完全可以理解。

她们讨论着这次疫情,说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商量着要不要给各自的家里多买些蔬菜水果。“你们不用担心 ,如果封城的时间久了,政府肯定会想办法保证民生米面油的供给的。”我又指着北门通道里一大堆的白菜说,“蔬菜更是别担心,你看我们存了多少菜!”

下午的时候,薛飞在自己的工作群里发了一个通知:小袋米面控制数量,每人不得购买超过5袋。她解释说,不知道供货商什么时候才能补货过来,所以不敢敞开了销售。

城里的万达商场已经闭店,负一层的永辉超市也已经关闭。谁也不知道明天的情况会怎样,谁也不敢保证今天备的商品售卖完后是否能及时补得上货。

担心中的哄抢场面并没有出现,现在的顾客比起非典那年,理智了很多。不过这个时候各药店的口罩、酒精、消毒水早已脱销。毕竟,封路和机动车限行给大家还是带来了一些紧张的气氛。

初三初四我休息,初五我再去上班的时候,一切工作已经正常了不少。

桌面上放了一张康师傅方便面的手写随货台帐(送货单),只有数量,没有生产日期、保质期,也没有验收人员签名。

我晃着单子对薛飞吼道:“没有日期就算了,数量不按最小单位写,收货人不签名,你叫我怎么给你入库?这么不符合规定的单子,不验收!”

“你不给伙计入库,康师傅(的老板)能把我吃了!”薛飞跺着脚喊,隔着口罩都能感受到她脸上着急的表情。

“字呢?谁收的货,好歹写个名儿吧?”

“人家根本就不给送货,这是我开着咱们的小三轮,带着新梅姐去人家的库房自己搬的!”

这年头,想要维持超市正常排面,保证有商品可售,各主管也是八仙过海,各想办法。我突然觉得,我们这些非疫区的超市员工,也成为了一线的战士。

超市员工自述:别担心,你看我们存了多少菜

1月31日,正月初七

一家杂粮供货商开着摩托三轮车,载了满满一车杂粮给超市送货过来。三轮车在经过高高的纸皮山时,一捆纸皮突然从上面滑落下来,差点砸在三轮车上。

“你可真是冒着生命危险来给超市送货!”我说,周围的人瞬间被逗笑了。

“对了,你啥时候才能把纸皮运走?”我问这些天一直在这里和我们一样按时上下班的河南大哥。

“没法拉走,现在都没人收。”大哥回道。

这真是个问题。我们想方设法保证超市里有足够的商品售卖,我们可以给超市的每个角落都消毒,但我们没法解决纸皮这个问题。我们只能让河南大哥每天都过来“上班”,尽量把纸皮整理好,码放整齐,以达到节省空间的目的。

需要补充的商品品种和数量汇集到各区域负责人那里,有的供货商全体公司不上班,有的派出了值班司机送货。

双升商贸的公司在市区,之前他们的促销员联系自己的业务员,回答说城里封路了,禁止机动车通行,实在派不出车辆送货。过了几天,业务说联系了一个司机,不进城,直接从设置在城边的库房出货给这边送过来。历经千辛万苦,一辆小箱货载着海天酱油醋老干妈油辣椒和海底捞的火锅底料终于来了。

货梯口依然禁止通行,我们只好选择在北门坡道验收。

促销拉着地牛叉车,载着托盘,艰难的从纸皮堆里出来。如果把货物直接拉进超市,根本没有足够的区域供我们拆箱验货,于是我们决定就地点验。托盘上各种纸箱子摞起来半人高,促销和两个司机一起把货物拉下去。我目送着他们进入坡道,在停车场等他们回来继续点验剩下的货物。

旁边还有蒙牛的促销拉着小板车,一车又一车运送着低温酸奶,大家都在尽量保证超市的供给。

刚进入坡道,只见地牛歪在路边,双升的司机吃力地用身体顶着地牛,好在背后有一大堆泡沫板,帮助他挡住了地牛。另一个司机和促销蹲在地上捡拾跌落在地的酱油、醋、番茄酱等。

这半托盘货太重了,坡道坡度有点大,两个成年男性也把持不住地牛的重量,在撞到侧面堆放的泡沫的时候,托盘上的纸箱子摔到了地上,酱油瓶摔得稀碎,流了一地的酱油。

我赶紧跑过去,帮助他们把散落的酱油醋瓶拾到旁边,又把托盘上的货物搬了一部分下来,这才和他们一起倒推着地牛缓慢的往下行进。

还好只是摔了几瓶酱油,要是和年前那次一样,有人受伤就不好办了。年前那位主管被地牛撞伤的时候,我并不在场,事故发生后,也许是因为顾不上,超市并没有为此事做出任何通告,我还是第二天听别人说起才知道一个主管被地牛撞烂了小腿。双升的司机把碎掉的酱油瓶口捡起来,让我直接在收货单上减掉相应的数量,他把碎瓶拿回去他们公司报损处理,这样我们就不用承担任何损失。

想想我们真不容易,简直是用生命在工作。

商场的公众号发了推送,百货部继续闭店,开业时间另行通知,超市依然正常营业。听说城里很多超市都关了,老百姓买不到菜,都到我们县城来买菜。我们是离市里最近的一个县城。

市里大学城里有我们一家分店,商场领导决定从初九起开始关闭超市。店里的主管通知短保酸奶的供货商把酸奶拉走,把火腿肠全部装箱送到了我们店。我问那边的主管:“把东西都调这边来了,日子不过了吗?”

“不过了不过了,从明天起闭店了!”那边的食品主管说。

他们说城里大部分超市已经关闭,就算他们,每天也只营业四个小时而已。

即使只开四个小时,每天营业前保洁也要用消毒水清洗电梯,喷洒每个角落。

我们店也一样。每天早上营业前,保洁要用消毒水擦地,防损用喷壶装上消毒水,喷洒购物车和购物筐。这些实时照片,通过安保人员的手机,发给县应急管理部门的负责人。

商场甚至买了背负式喷雾器,营业前后由专人穿着防护服,严格给超市的每一个角落都喷洒消毒液。

防损的桌斗里有一个装满消毒液的喷壶,每回收一批购物车购物筐,防损就对着他们喷洒消毒液。

这期间一家百货供货商派人把自己库房最后的一批84消毒液给我们送了过来,后勤部门留了一部分,剩下的刚进入卖场就被抢购一空。就连衣物消毒液、免洗洗手液、消毒湿纸巾,也都成了畅销抢手货。

下午两点的时候,薛飞说大学城店食品主管联系她,说能不能再把火腿肠还点给他,他们后天还要正常开店。

“不是闭店不过日子了吗?”我疑惑地问薛飞。

薛飞撇了撇嘴,小声说:“政府不允许他们闭店,说要保障民生,只许休息一天。”

我们一直不闭店的原因大概也是这样吧。这段时间里销量并不怎么好,前来购物的也以中年人为主,他们都是出来采购米面蔬菜等生活必需品的。

商场企划部的工作人员问我要了米面酱油蔬菜水果的售价表,准备在手机上折腾一个微店出来。

店长和几个主管新建立了一个群,群名就叫某某超市会员优先群。大家把自己的好友拉到群里,很快就满群了,又建立了二群。店长在群里说,特殊时期,凡在超市购物满50元免费送货。

我问杨丹:“谁送?得得哥(搬运工)开自己的小三轮送吗?”这回轮到杨丹白眼了:“你管是谁,领导肯定会有安排的。”

兵荒马乱的日子,终归要继续。不管工作是否到位,考虑是否全面,特殊时期的特殊生存方法,总会在实际中被摸索出来。

按照往年的规律,春节期间销售最好的应该是礼盒类商品。今年受疫情影响,那些礼盒装的商品销量很差,百货洗涤区消毒类产品明显供不应求。但送货商也没有办法,谁也没有料到这样的场面,从来也没有人把这类产品多备。送货商已经联系上游厂家,争取尽快发货过来,再送到各大卖场。

超市员工自述:别担心,你看我们存了多少菜

2月2日,正月初九

市里已经有10例被确诊的病例了。这个数字背后,代表着十个家庭被影响,生活秩序被打乱。

一大早,保安队长路过我们办公室的时候过来说:“我们的上班时间又另行通知了。”

商场百货部闭店的这些天,一部分安保人员正常上班,全力配合超市营业。从一楼商场入口到超市电梯入口这段距离间,会经过十几个商户的柜台。每个柜台通道之间都拉起了警戒线,每个方向会有一个安保人员全天值班,以防止顾客进入到商场其他地方,造成商户的损失,或者顾客在没有照明的商场里发生其他事故。

工作群里又发进来一张图片,要求全员转发。

是商场的通知,百货部继续闭店,营业时间另行通知。还有一个重点:因疫情延期的假期期间,不收取商户任何租金。那些在家自我隔离的商户看到这句话时,应该齐齐松了口气吧。

2月4日,正月十一

从昨晚起,朋友圈开始传播一张图片,是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一个通告,要求全县范围内各类门店除药店之外,只留我们四家超市正常营业,以保障民生。也特别提到了必须在国家核定的价格浮动范围内经营,否则将严厉查处。

昨天因为一些事情,我去了另一家超市,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左右,他们生鲜区的顾客并不多。生肉两排长长的冷冻柜里空荡荡的,只占了不到四分之一的区域,摆放了一些切割好的肉。旁边的POP牌上写着售价,每种售价都在三十元以上,就连下五花肉的售价都是32.9元一斤。

我一下子明白这些天我们生鲜区的顾客那么多的原因,在各家供货商的支持下,我们不仅做到了一切商品不涨价,而且保障了后续商品补给。相反,部分牛奶供货商家还大幅度降价促销,而且促销商品并不是临期商品。

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压在肩膀上了,那是沉甸甸的民生责任。

会员优先群已经建立到第四个,群里不断有人下单,对应的区域员工迅速做出回应,顾客需要的东西很快汇总到客服台。得得哥的小三轮真的被征用了,不过驾驶员却是安保或者其他后勤员工。更重要的是,他们真的是免费送货上门。

商场的负责人也通过各种渠道购买了一些应急用品,给我们后勤部门补充了进来。方主管提了几个手提袋过来,全是口罩,听说这些是为仍然坚持在岗位上的员工分发的。

店长突然找到我,问我要了超市工作人员的名单和数量,听说商场的领导会向集团申请,替大家申请特殊时期的工作补助。

我突然被感动了。一直以来,商场营业员不是光鲜的职业,也从来不被人重视,但此时,我们站在了防疫的前线,我们的付出也被人看见,我们也被别人记录和关注。

疫情带给我们的影响不仅仅是出行不便,节假日安排被打乱,甚至宏观上的一些经济改变。当民生保障这样的责任突然落在商场营业员身上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加倍工作,努力为疫情下茫然的人们提供最后的生活保障。

希望疫情赶快过去,被打乱的生活回归原来的状态。我相信,冬天已经过去,春天很快就会来临。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612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