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湖北老人,用日记记录下日军暴行

这位湖北老人,用日记记录下日军暴行

WWw。wUHANEwS。cn

2021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4周年。12月13日上午,南京隆重举行2021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

WWw。wUHANEwS。cn

84年前,在南京有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用日记记录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罪行。

日记留下罪行铁证

WWw。wUHANEwS。cn

程瑞芳(1875—1969),祖籍仙桃,生于孝感,原姓乐,后从夫姓程。1895年,她毕业于武昌护士学校,在当地教会女子医院工作。1924年2月,程瑞芳受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金陵女子大学)聘用,担任舍监(宿舍管理员)。

1937年8月15日,日寇轰炸南京时,当时金陵女大的吴贻芳校长成立了紧急委员会,程瑞芳是其中一员。日寇攻占南京前夕,程瑞芳与美籍女教师魏特琳、陈斐然组成了三人非常委员会,留守学校,建立金陵女大难民所,收容战时难民。在难民营中,程瑞芳担任卫生组组长,协助魏特琳照顾难民,维持难民营秩序。魏特琳在日记里多次提及程瑞芳,并将其称为“亲密助手”。程瑞芳原本没有记日记的习惯,是魏特琳鼓励她,让她用自己的笔为历史留下铁证。

南京大屠杀期间,程瑞芳的孙子程国祥随她一起生活。据程国祥回忆说:“日军攻占南京后,我和妈妈、妹妹一起留在南京与奶奶住在一起,当时我10岁多。奶奶说都走了学校没有人看守,自己年纪大了,不想走,就留下了,还有华群小姐(魏特琳)也没走,她们一起在国际安全区金陵女大难民所看护难民。奶奶总是很忙,管宿舍、膳食,在难民所还在协助华群小姐做很多事。因为日军常常进来抓人,人人都害怕,奶奶就常叫妇女们用布条包上头,脸上抹一些炉灰,躲在被子里,以防不测。”

让程国祥印象很深的是,“时常看到奶奶晚上在自己房间的灯下用钢笔写着什么,因为奶奶管的事情很多,当时以为是在记账”。这可能就是程瑞芳在写下后来著名的《程瑞芳日记》。

从1937年12月8日到1938年3月1日,前后历时84天,程瑞芳几乎每天都将自己亲历、亲见、亲闻的日军暴行,以及她在日军大肆屠城期间的内心感受写入日记。其间,她的住处遭遇洗劫,财物被日军掠去,亲人也一度失去消息,程瑞芳甚至产生过以自杀来抗争的念头,但“为着民族争生存”,她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拼死记录了日军的“罪行”。

《程瑞芳日记》系钢笔手书,约3万余字,这里没有直面的枪林弹雨,没有硝烟与血肉淋漓的场面,也没有直接描写战士们在战场上的英勇无畏,但仍可谓字字泣血,句句垂泪。她所写的日记,与《拉贝日记》《魏特琳日记》及《东史郎日记》相互印证,堪称揭露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罪行的重要铁证。

专门研究金陵女子大学和程瑞芳的学者孙建秋曾说,随着她对那段黑暗的日子里金陵女大的相关史料研究越多,她就越佩服程老夫人,“兵荒马乱的时候,人人逃难都来不及,当时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却主持大局,帮助难民,她太不容易了。”

孙建秋教授仔细研读过程瑞芳日记,她还说,在当时一片白色恐怖下,程瑞芳所在的金陵女大住满了难民,她一个小脚老太太,每天帮着接生小孩、打针,还负责食品的采购等。“工作强度多大啊,换了个身体不好、意志不坚强的人,累都累死了!”

半世纪后重见天日

抗战胜利后,程瑞芳远赴东京,用所见所闻向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出具书面证词,列举了日军的种种暴行,其证言成为审批侵略者的铁证。

程瑞芳在证词中说:“我71岁,是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宿舍总管。1937年12月,南京沦陷后,校园被宣布为一个安全区。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收容了1万多妇女和儿童。”然后程瑞芳列举了她亲眼看到的日军在校园里强奸、抢劫和杀人的数个证据。最后,她写道:“我愿签名盖章证明此事,1946年4月8日。”

1950年,75岁的程瑞芳退休,临走时将日记交给学校。

这位湖北老人,用日记记录下日军暴行

程瑞芳(右)和曾孙程军(原中百集团老总)合影

1952年,程瑞芳离开南京回到武汉,居住在汉口鄱阳街的红砖小楼,在这里度过了人生中最后一段时光。晚年的程瑞芳非常注重仪表,爱穿旗袍。她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国内外的信件和包裹,大部分来自她昔日的学生。她也因此将每天主要的时间用来写信、回信。

1964年,为圆程瑞芳想回南京母校看看的心愿,原金陵女子大学校长吴贻芳自己出资邀请程瑞芳重游金陵女子大学安全区,以此庆贺程瑞芳90岁生日。

1969年8月的一天,94岁的程瑞芳老人安详离世。

程瑞芳所写的日记,在新中国成立之后一直静静地躺在金陵女子大学的诸多档案中,直到2001年才偶然被发现。

当时,南京的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工作人员在整理金陵女子大学的零散档案时,发现了一本黄色的线装日记,扉页上用钢笔题写“一九三七年首都沦陷留守金校的同人一段日记”,落款人为陈品芝。

这位湖北老人,用日记记录下日军暴行 WWw。wUHANEwS。cn

程瑞芳日记封面

由于日记中的笔迹与扉页上的题字明显不同,而且日记内容中多次提到程瑞芳家人的名字。档案馆工作人员经过比对金陵女子大学零散档案中程瑞芳的英文履历表,经多方论证和字迹鉴定,最终确定日记应为程瑞芳亲笔所写,而陈品芝为后来的收藏者。

2005年,南京市档案馆公开了《程瑞芳日记》原件。2015年,南京出版社与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合作,将其出版成册。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武汉热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55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