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起义一天后,汉阳兵工厂“八二”大罢工

南昌起义一天后,汉阳兵工厂“八二”大罢工

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打响了中国共产党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一天之后的8月2日,汉阳兵工厂的工人发动罢工,坚决反击国民党反动派的反革命暴行。

兵工厂革命传统悠久

自汉阳兵工厂建成投产后,工人们反抗压迫剥削的运动从未停止。早在1912年12月和1913年5月,汉阳兵工厂就爆发了两次大规模罢工,均在艰苦斗争下取得了罢工的胜利。

南昌起义一天后,汉阳兵工厂“八二”大罢工

辛亥革命期间,起义军从汉阳兵工厂取出山炮作战

1926年9月,北伐军包围武汉,汉阳兵工厂总工会在党的领导下号召全厂大罢工,提出“我们要解除锁链,提高我们的人格,不再为吴贼(吴佩孚)制造枪械攻打我们的同胞”。

不久后,北伐军与兵工厂工人领袖取得联系,称北伐军先头部队将于9月6日晚抵达汉阳,并有敢死队先期潜入汉阳附近农民家中分散隐蔽。兵工厂罢工委员会当即制定了与北伐军里应外合夺取兵工厂、夹攻龟山的计划,以夜班汽笛为行动信号。

1926年9月6日,夜班汽笛一响,兵工厂工人们迅速打开仓库,取出武器弹药,与龟山守敌和厂部守备队展开激战。此时,北伐军分别从兵工厂大门和后门进入,在工厂的配合下解除了守备队的武装,同时占领龟山。

9月7日,北伐军占领武汉,兵工厂即刻复工,为北伐军修理和制造枪炮,支持其继续北伐。

在这次斗争中,青年工人领袖胡锡泰开始崭露头角。

胡锡泰出身军医家庭,家境贫穷,14岁起在汉阳兵工厂下属的艺徒讲习所当学徒,后升为工匠。他从兵工厂附近的青工夜校学习到了“阶级斗争”、“工农革命”等知识,成为工人中的先进分子。

1926年,汉阳兵工厂工人在党的组织下,为北伐军占领武汉探路,把厂里武器偷送给北伐军,胡锡泰积极主动地参加这些活动,还逢人就宣讲“盼望北伐军早日打到武汉”。在北伐军占领龟山时,胡锡泰主动担任联络员,使起义工人和北伐军取得了联系。

不久后,胡锡泰加入中国共产党,被工人们推举为代表去与厂长邓演存(邓演达之兄)交涉职工权益。他争取到了“8小时工作制”、“工匠每月工资由12元增至21元、学徒由6元增至9元”等一系列改善。

1927年春,胡锡泰被汉阳兵工厂400多名工人代表一致选举为工会委员长,之后又先后担任武汉五金总工会执行委员、湖北省五金工会委员、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

组织“八二”大罢工

1927年4月,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各地不断发生屠杀共产党人和进步工农群众的事件,革命形势急转直下。6月,党组织决定武昌、汉阳、汉口三镇各派一人,经上海去苏联学习,汉阳方面决定派胡锡泰去。到上海后,胡锡泰发现所有的联络点都遭到国民党破坏,联络人不是撤离就是被捕,不得已又返回武汉。

胡锡泰回到汉阳时,形势更为恶劣。驻厂的何键三十五军查封了厂政治部,兵工厂大门口出现了形形色色的造谣传单,有张传单上写着“共党分子胡锡泰阴谋刺杀厂长邓演存、军长何键。”许多好心工人劝胡锡泰赶快躲避,然而他却泰然处之。

7月,反动军队霸占了工会,解散了工人纠察队,禁止工人集会,工人经过斗争所取得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待遇被取消,恢复了出入厂门的搜身制度,开除了积极参加革命活动的73名工人,胡锡泰名列第一。

南昌起义一天后,汉阳兵工厂“八二”大罢工

大革命时期汉阳兵工厂工会会徽

为了反抗这些暴行,中共湖北省委和省工会决定从8月2日起,武汉三镇举行总同盟罢工,汉阳兵工厂是罢工的重点。

然而,由于计划泄漏,武汉政府从8月1日起就开始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工人,总同盟罢工未能按计划全部实现。

8月1日晚,中共党组织找到被兵工厂开除的28名党团员议定罢工方案,大家认为虽然风声很紧,但罢工仍要按原计划进行。布置好罢工的步骤后,需要有个威信高的人出头发动。有人怕胡锡泰被捕,不让他去,然而胡锡泰笑道:“大家的事要紧,我的一条命值个什么!”

罢工前夕,厂长邓演存对胡锡泰说:“只要你不闹罢工,我以后保你当领工。”胡锡泰断然拒绝。

8月2日,工人上班时,胡锡泰穿着工装混进了机关枪厂和子弹厂。工人们受到厂方压迫多时,一见到胡锡泰,马上兴奋地喊:“委员长进来了!”两厂的工人激动地集合到一起。胡锡泰跳到三张桌子临时搭起的讲台上,大声号召罢工,得到工人群起响应。

期间,有人拉起尖锐的汽笛,又有人紧敲着钟,发着信号。两厂的工人暴风般地朝枪厂跑去,一齐高喊:“罢工!罢工!”炮厂的罢工委员会成员听到警号声,也行动起来了。转眼间,整个兵工厂的机器设备全部停摆,4000多名工人全体加入罢工。

汉阳兵工厂的这次大罢工,是在极其艰险和几乎是孤军奋战的情况下进行的。当时,武汉工人武装纠察队等团体被解散,武汉三镇工人总罢工的其他厂和行业罢工多只进行了一天。经过十多天的罢工,兵工厂厂方开除了大批工人积极分子,又从长沙子弹厂调来500名工人,且宣布另招新工人开工。厂方还要求现有工人重新登记,不登记的除名,一些工人又无其他生计,不得不登记复工。

罢工后期,兵工厂到处贴出告示,悬赏5000元通缉捉拿胡锡泰,胡锡泰被迫转入地下。

宁死不出卖组织

8月21日上午,胡锡泰与同伴罗某在武昌一纱厂附近散发传单。胡锡泰按照预定路线发完,在快到大朝街时,突然看到罗某带着一群手持武器的警察向他扑来。胡锡泰立刻拔出手枪与警察展开枪战,终因子弹用尽被捕。

之后,胡锡泰被从公安局押解到武昌卫戍司令部,后又解到汉口卫戍司令部,反复遭受严刑拷打。不管怎样逼供,胡锡泰只承认自己是共产党,丝毫没有泄漏党组织和工会的秘密,还极力把其他被捕同志的“罪名”揽到自己身上,不久后就义于武昌武胜门外,终年26岁。

1938年,散文大家杨朔写下《胡锡泰同志》一文,缅怀这位先烈,“从十六岁起,他就在汉阳兵工厂做工,劳累过度,背有点驼,脸色显得有些苍老。他的精力却十分充足:中等身材,胡子很重,两只眼睛闪着亮光,显得又机警,又爽朗。他确实是爽快人,讲一句,算一句,平常说说笑笑的,总是很热心地帮助别人,办起事来也特别干脆,毫无私情,工人都很爱戴他。”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5035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