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家嘴的传说:接驾、码头、改革者

集家嘴的传说:接驾、码头、改革者

集家嘴,1995年

集家嘴的传说:接驾、码头、改革者

集家嘴,2017年

近日,《长江日报》上刊载了13组照片,每组两张,是武汉13个地方在两个不同时期的对比。一个时期为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另一个时期则为近两三年。

这些照片中,最为有趣的之一是集家嘴那一组。一张摄于1995年,彼时彩色照片早已普及,但摄影记者选择了更具时代感的黑白照。照片上,集家嘴停满了车,凌乱而热闹,正如这个地方在历史上的一贯风味;另一张摄于2017年,集家嘴洁净规整,展现出新世纪城市建设的风貌。

集家嘴这个地方,在如今的武汉显得并不起眼,但在历史上,却见证过不少风云。

得名源自朱厚熜

对于集家嘴地名的由来,话分两头。

先说“嘴”,这是长江流域极为常见的一种命名方式。“嘴”字的本义是鸟嘴,并非人嘴,也指物体的突出部分。集家嘴的“嘴”即为从水中突出进河道的陆地。

据武汉市地名委员会编写的《武汉地名志》(1990年版)统计,武汉市中心城区再加东西湖区的八个区,含“嘴”(或“咀”)的地名有160个左右,其中洪山区的数量最多,共84个。

至于“集家”的得名,和上海的“陆家嘴”就不是一回事了。上海那个,是以当地主要姓氏命名,而“集家嘴”实为“接驾嘴”之讹读。

WWw.WUHaNEWS.cN

事在1521年,朱厚熜(后来的嘉靖帝)赴京继位,途经汉阳府。如今,把他此次途经留下的地名连成一条线,就可以清楚看到他在汉阳府的行进轨迹,以及当年汉阳官员早早预备接驾的惶恐:探驾巷(今弹夹巷)、报驾巷(今鲍家巷)、南岸接驾嘴(今南岸嘴)、接驾嘴(今集家嘴)、接驾河(捷径河,今径河)。

集家嘴的传说:接驾、码头、改革者

今日南岸嘴

此外,有学者称,朱厚熜从汉阳北渡汉水的渡口原本是在离南岸嘴不远的“汉阳集家嘴”码头。因这一码头遭江水毁坏,今已不存,故以附近的南岸嘴代称,总体上差别不大。

就这么个只知修仙、正事全靠大贪官严嵩的货色,武汉留下他的传说,也没啥值得说道,地名改了也好。要说真正的“接驾”,还得数1949年6月17日汉阳解放。

当天下午,解放军自集家嘴南渡汉水,至汉阳高公街、晴川街、洗马长街、东正街(今拦江路)、显正街,浩浩荡荡整队行进,沿途市民挤满街道,欢声雷动,鞭炮声、锣鼓声、口号声不绝于耳。人心向背,尽在其中。

码头风云数十载

集家嘴历史上出名,在于它是个码头,而且是最靠近汉正街的码头之一。

老汉口素有“八大行”之说,行行离不开码头。老码头以功能划分,民国年间,集家嘴下码头主要起运的是煤炭、石灰,均为当时新兴工业、建筑业所必须的原材料。码头工人搬扛货物、起坡下坡,必须按照各帮派之间划分的范围严格行进,不得有一点超越,否则就会酿成流血械斗。据1947年《汉口纠纷案宗》所载,全市码头械斗纠纷(使用武器,不是铲几嘴巴踢几脚)共有965起,平均每月发生80多起,给社会带来严重的治安问题。

WWw.WUHaNEWS.cN

1949年之后,社会治理日渐清明,同时码头上大宗搬运也逐渐实现了机械化。原有的“打码头”场面,遂不复存在。集家嘴也就渐渐成为了汉江上一个普通的码头。

不过,在改革开放之后,这里又一次见证了时代的变迁。此地临近汉正街,往来车辆多停靠于此,也就是本文开头提到的那张1995年照片上所反映的场面。同时,这里还见证过汉江下游最大的一家民营船厂“汉江船厂”的兴衰,其中颇具汉口商业传统中“白手起家”的特色。

汉江船厂原是江汉区劳动服务公司所属“大集体”(改开初期一种特殊的所有制)企业,由扬州人朱福详创办。朱福详老家周围有很多船厂,从小在船厂当学徒,学修船和造船,技术娴熟。从部队转业后,朱福详被分到江汉区劳动服务公司。

上世纪80年代初,知青回城的比较多,高峰时劳动服务公司职工高达上千人,为了安置职工,并给他们找事做,劳动服务公司成立由朱福详牵头的汉江船厂,并在集家嘴汉江边建设码头,腾出一块沙滩专门作为船厂的生产车间。

WWw.WUHaNEWS.cN

最初的时候,汉江船厂只是修船,到1989年开始造船,生意十分红火,基本上每年都能造出新船,高峰时船厂有职工600多人。据船厂老职工称,汉江船厂的修船技术在长江中下游一带比较有名气,很多大型船东和中央企业、船舶公司,都找他们,修船生意做到全国各地。

集家嘴的传说:接驾、码头、改革者

WWw.WUHaNEWS.cN

2009年,船厂改制为民营企业。2013年,为了配合武汉市的《武汉长江和汉江核心区港口码头岸线资源优化调整总体方案》,汉江船厂启动整体拆迁,至2019年拆迁完毕。

当时,船厂第二代掌门人袁恿腾在具体补偿协议尚未完全确认时,就主动拆除了码头。他说,“为了军运会,为提升城市形象,拆除这些衰落、破旧的老码头,企业应该配合支持。”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武汉热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483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