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集团王石:好、一直好,这不是生活

退休后的王石先生正在做些什么?

他身边正在发生哪些事?

王石先生在创业起步的深圳经历了哪些事?

关于下一个40年,王石先生要做什么?

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以下,enjoy~

好,非常好,一直好,这不是生活。

现实生活中其实很多地方并不会那么好。

去年一年,我一直在摸索。虽然还不是很成熟,但还是可以分享下。

我就从几个人讲起 ,他们和我这一年的状态有一点关系。

一、我不能打着石膏见市长

第一次到这里是海闻邀请我来的,和海闻初识是在2000年的亚布力会议上。

我记得那次有海闻、张维迎、央行行长易纲、还有现在的中欧教授梁能。

开会期间的亚布力是个滑雪场。我对那天的事记得非常清楚,我们一起滑雪,回来后一个个人仰马翻,累不堪言。

2

王石先生在滑雪

那次滑雪,我出了点小事故,刚上去20分钟就跌了一跤,手脱臼了。

我心想,才滑20分钟,这样就不划了?没管它,脱着臼滑了两小时。

后来到医务室,医生告知我是粉碎性骨折,必须回哈尔滨处理。但脱臼需要尽快处理,以免留下后遗症。

他摸摸这、摸摸那,吧嗒一震,我叫了一声,就跪到地上了,把臼脱回来了。

那天下午,我还有个发言,我心想,我不能现在就走了,我要演讲完再走。然后绷着绷带,上去了就开始忽悠。

当时一起滑雪的几个教授很疲惫,我说,你们不行,我这还张牙舞爪的呢。

到哈尔滨后,拍了片子,打上石膏。

第二天,我坐车到长春见市长,快到市委市政府大楼了。

我突然想,我这样打着石膏见市长有些不对,我是万科董事长,我要体面一些。

于是,我把剪子拿出来,咔咔咔,就把石膏头给剪了。

我和海闻的见面,让我回忆起了这段往事。

实际上,我今天能站在这里,就是这样一种非常要强的性格。

为了某种追求、愿望,甚至是个人形象,其他的可以暂时不在乎。

二、这一年,我在做什么?

1. 我的两个乡村学院

成功后的企业家,应该考虑如何做公益、做慈善。

海闻原本是北大国发研究中心的发起人、教授,不知不觉发起、成立了北大汇丰商学院。

后来又接受郁亮的邀请,成为了万科董事会的独立董事。得知海闻退休后,我第一时间联系到他,告诉他,我正筹建两个学院,请你来当院长。

海闻当时在国外,在电话里什么也没问,即刻就答应了。分文不取,因为这是第一个学院。

我成立的两个学院,一个是乡村发展研究院、一个是乡镇农业技术开发学院。

这两个都是受国发院启发,和延安大学合作成立的学院。

乡村发展研究院专门研究中国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问题。

现在,我们知道如何解决城乡差别、城市化中的农村衰落、衰退。

下一步,我们作为中国经济发达地区的城里人,有资源的人,应该考虑如何做公益、做慈善。

2. 退休后出来创业

比能力更重要的,是人品。

冯楠和陈雪是我没退休前一直在我身边的助理班子,一位负责我的国际事务,一位统筹我的国内事务。

我退休后出来创业,他俩成为了我公司事务的大主管。

聘用冯楠时,我在哈佛。除了学习,也在公益活动、世界自然基金会、绿色和平组织里工作。

而他当时刚从加拿大国际救援署辞职,对国际关系事务,对语言、对人际关系的处理都非常成熟,游刃有余。

但因为他母亲身体不好,又是独生子女,他母亲不愿意到加拿大居住。

为了照顾母亲,他辞职,和定居在加拿大正在读书的妻子一起,带着女儿回到了国内。

第一份工作,就找到了万科。

后来我问他,你这样一个背景,为什么要到万科?

他讲的很简单,只要有个安稳的生活,能照顾母亲就可以。

我出来创业后,和冯楠合作得非常好,但他挺吃力的,我也挺吃力的,他在做一件他不大熟悉的事。做生意。

退休之后,我要把我的助理团队变成经营团队,要会做生意。

但这位外交官做起生意来职业病在那儿,怎么都太老实,太本分。

所以,很多人都非常不好意思地告诉我,你要做生意,就要换人。

我坚决不换。

一切都在适应,不要说,我要把更合适的人用到更合适的地方。

在我看来,什么样的人合适、不合适都是相对的,现在更多是团队、协作、补短。

但在社会中面对未来比智慧和能力更重要的一点,是心地善良。

很多人为了野心、事业,什么都不顾,什么都可以牺牲。

在能力上和人品上,人品是第一。有这种能力的人,你只需要告诉他如何做生意,而不需要教他当更多的诱惑和风险来临时,他要如何抵抗和化解。

3. 我和洛克菲勒夫妇

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对全世界公益上的支持,教育显然是一个重点。

说到我的国际业务助理,就不妨介绍一下洛克菲勒夫妇。

由于我的一些国际身份,在国际上活动相对活跃,但我不大善于打交道,尤其和这些知名人物,我羞于表达,往往打完招呼就走了,没有下文。

像我之前曾去过洛克菲勒在纽约的庄园,礼节性的吃一顿饭后就走了。

而下次去伦敦,洛克菲勒夫妇又邀请我们去庄园,逐渐熟络起来。

很多中国人可能都不知道洛克菲勒是做什么的。

北京的协和医科大学、协和医学院是洛克菲勒基金捐赠的。美国的洛克菲勒大学,芝加哥大学,也是这个家族捐赠的。

这个家族对全世界公益上的支持,教育显然是一个重点。

我的理想就是将来办一个大学。

我们看到,为了中国的未来,很多有志之士都把精力、资源投入到教育上去,我觉得这是中国未来的一个希望。

4. 我曾经的董事长业务助理

我退休后,小雪负责大客户,品牌公关和商业投资。

因为国外的金融专业教育和投行经历,小雪的加入和冯楠打了很好的互补。灵动利落,且很擅长解决疑难项目和商业谈判。

我聘用她的时候,也已经在哈佛,所以平时不怎么打交道,主要是通电话,偶尔见个面。

我记得有一年新年,我在哈佛看集团年会晚会的纪录片,其中有个联唱节目让我印象很深。

因为这个节目中有一个钢琴独奏,演奏钢琴的就是当时做我助理的小雪。

她人很瘦,而记得那首钢琴曲是一首特别有力量的进行曲,在她的演奏下极具感染力。顿时感觉和她邻家小女孩的样子判若两人。

而给我印象更深刻的是她手上的大钻戒。

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看着重量要50克拉,尽管我很庸俗,我的关注点在那个大钻戒(全场大笑)。

6

两位助理摄于万科总部(右,小雪 左,冯楠)

但更重要的是刚才说到的钢琴,我到深圳后,音乐和我生命产生了连接不断的关系。

二、深圳故事之初心

1. 第一次做生意,是一位小提琴演奏家教我的

我们讲深圳的故事,一下子从现在回到了1980年,也就是39年之前,我当时在广州,是广东省外经委的一位科员。

平时生活的规律之一就是周末看电影或者听音乐会。

第一次听的音乐会是一位香港演奏家刘元生先生和广州交响乐团合作的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

1979年,迷离的邓丽君之音刚在广东流行,受这个些许影响。

我听完了之后特别激动,跑到后台找这位小提琴家表达我的感受,交谈了些时间,他最后送了我卡带。

1980年,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1983年,我到深圳创业,两眼一抹黑,生意也不懂。

我想,不是有那位小提琴家嘛,我知道虽然他少年受过非常好的训练,但是家里不让他上音乐学院,只能做生意,但他的小提琴水平也到了,本身造诣也是非常高的。

于是因为音乐的缘故,我认识了我第一位商业上的老师,开始学着做生意。

第一次做生意也是这位音乐家,一个小提琴演奏家来教我的。

2. 组建自己的深圳交响乐团

80年代,深圳正处于创业初期,在经济非常紧张的情况下,市委书记兼市长梁湘成立了深圳交响乐团。

于是,我和他们有了不解之缘,作为一个听众,和他们进行交流。

我把刘元生给我的《莫扎特》录像带电影带到深圳交响乐团,和深圳交响乐团的团长姚关荣,以及其他演奏家们一起谈论《莫扎特》。

刘元生在古典交响乐方面给了我很多启示。

我记得很清楚,刘元生曾向我隆重地介绍马勒。今天的马勒我都不怎么听得懂,更何况80年代了。

但是,让我更惊讶的是,刘元生先生不仅自己喜欢,他曾经还是香港交响乐团的首席小提琴。

20年前,又创建了香港爱乐交响乐团,自己兼团长,首席小提琴,给各种公益基金,慈善基金演出、筹款。

他当时表示,要把马勒的交响乐全演奏一遍。

我问姚文荣,他们说,这绝无可能。

马勒是演上千人的交响乐出动的演员阵容。

但就是这样,一年一部、一年一部,整个全演奏了一遍。刘元生先生真的做到了。

他就是这样一个香港的音乐爱好者,又是一个非常诚实成功的商人。

这些对我的影响是什么?

三年前,我在深圳成立了深圳第一个公益交响乐团-深圳鹏爱交响乐团,鹏即鹏城之意。

2

鹏爱乐团故宫首演

首演在哈尔滨,与中国第一支交响乐团哈尔滨交响乐团,当然,我们正式的官方演出在北京的故宫,成为600年来第一次在故宫演出的民间交响乐团。

随后也开始在其他城市昆明滇池、扬州瘦西湖等进行慈善公益的交响乐团出演,每场演出都是一个美轮美奂的故事。

现在这只队伍里,不仅有深圳乃至中国最好的首席演奏家,而且这个数量还在不断增加,接受更多的年轻音乐爱好者的白领学生加入这个平台。

我想说的是,你的初心是什么,你能做什么,你能坚持多久。

我很自豪地说,我组建深圳鹏爱乐团,希望通过音乐的形式,让更多沉浸在创业和财富的人们能够放慢脚步。

看看生活,感受创造美的自己和人们。看到生活和世界的很多被忽略之处。

音乐和文化是将它们同人性、同灵魂结合起来,因为这些形式都是人类精神最美好的表达。

它不分群体层次,这是属于这个民族和国家的享有。而我们愿意为此做我们能做的所有。

我通过介绍小雪,引出这个故事。小雪就是鹏爱交响乐团的创办人。

三、第二个40年,

我们不能还摸着石头过河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年,明年是第二个40年的第1年,我们第一个40年是摸着石头过河,有时候摸不好,一滑就摔倒了。

我想,第二个40年,不能还摸着石头过河,你有必要规划一下,确定下一步的方向。

我也在不同场合接受采访的时候,表明了我计划的抓手就是运河。我为什么没说大运河,而是运河。

1. 我计划的抓手-运河

中国的文化在世界上有名的两个东西,一个是长城,再一个是运河,当然,长城的名气比运河大。

长城是个防御工事,它用于军事用途,就在修秦始皇修长城的同时,罗马在修大路,叫条条大路通罗马。

我们不爱战争,我们筑起墙来,只要你不惹我,我就不惹你,长城是这样的一种象征。

所以,和罗马的大路一比,可以发现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

中华民族大一统、没有分裂,运河实际上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正因为这个重要的角色,推进着这个民族保持着大统一。

实际上,当时开通的运河和现在不是一条线,隋炀帝开通运河的终点是洛阳,从洛阳、开封向南走到山东,江苏,浙江,杭州。

另一个从洛阳到河北、涿州。

它以洛阳为中心,因为它是东都,当时的帝都在西安,又在洛阳建了东都。

如果说长城是防御工事,运河就有军事功能,运兵,当然,更多的是物资运输、经济往来、文化往来。

从个某种角度来说,运河对中国的往来交汇所扮演的角色比长城大得多。

运河的修筑时间和罗马大路的时间相差不到两三百年,秦始皇把一段长城连接之后,到了隋,隋炀帝就开凿了大运河。

我们会发现,运河文化和长城文化是完全不一样的,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另外一种文化。

运河是一种世界现象,在工业文明到来之前,在铁路发明之前,主要的运输渠道就是运河,运河是那时的高速铁路。

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的大运河和世界的其他运河相比就非常有意思了。

中国大运河的长度在世界上排第一。

第二到第十都是国外的,但从第二到第十的整个长度,相加等于中国大运河的长度。

中国的地形东高西低,河流都是从西边的唐古拉山、昆仑山向东流,只有人工的大运河是从南至北。

它把这些自动向西的河流通过运河贯穿起来了,形成了一个网状的大河流。

当然,我们知道,工业文明后,有了高铁、高速公路,运河的角色在下降。

尤其是中国运河,运河扮演着一个漕运的角色,有海运之后它衰落了。

有铁路之后,它进一步衰落,再加上工业文明的污水对环境的迫害,运河开始变得一塌糊涂。

现在到了后工业文明时代了,人类再这样贪婪地对自然索取,自然就承受不了了。

在我们的生活中,土壤被污染、河流被污染、空气被污染,再这样下去,我们就生活不下去了。

显然,这个时候,如何改变我们对自然的态度,如何改变我们过去已经废弃的运河,就值得重新思考。

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二个40年,运河文化呼之欲出,如何做好运河环境的保护,自然的保护呢?

比如说扬州,我作为地球基金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中国主席,我们正策划在扬州建立一个保护长江豚的基地。

同时,这显然又是对运河城市再造、更新的好机会。简单说,可以从历史、考古、文化、教育、生态、大健康等维度重新再造。

大运河已经申遗成功,成为联合国的保护遗产。

为了申遗,在扬州开了十届的国际运河城市联盟大会。为了大范围振兴运河文化,我已经提议下一年的大会开到法国里昂。

如果说我的创业目标是什么,计划是什么?

就是运河文化。

商业机会在哪里?

如果要说,也许就是大运动以及大健康。

可以把我在改革开放第一个40年中,我个人积累的经验、资源、人脉、修养综合起来,开展的第二个品牌。

2. 我要去希伯来大学

我到哈佛、剑桥、牛津后,准备下个月5号启程去希伯来大学,开始两年的希伯来大学的访问学者生活。

我研究的课题是犹太人在东亚的迁徙史,现在,我已经在自学希伯来语。

3

王石先生在以色列

今年第二次去以色列时,苏珊安排我去了特拉维夫大学,我在特拉维夫大学图书馆看到一个关于犹太人的潜意识的一个展览。

去年,中国成立了希伯来文化研究中心,是三个大学合作的,牵头的是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再一个是黑龙江的社科院,还有武汉的一所民营大学。

因为创办这所民营大学的这位中国企业家本身就是开封犹太人后裔。

所以,这样和以色列进一步建立了关系和针对性的史料研究,让我们更加客观了解这个民族。

其实在第二个40年中,我也相信,我们会从犹太民族身上吸收很多有启示性的内容。

4

王石先生在北大汇丰创讲堂

延伸阅读

主持人:你的这些能量是从哪里来的?

我先讲个故事,从我一天的行程开始说起。

早上起来在北京,30分钟吃完工作餐,之后赶到高铁站,坐高铁到郑州,从郑州下来吃工作午餐。

午餐之后,再开一个谈判会,开完谈判会再坐高铁到长沙。

长沙有三个会,第三个会结束已经九点钟了,赶最后一班高铁到了深圳,这时已经零点了。第二天6点钟起床,6点半已经在大沙河上划赛艇。

我说说我的几点感觉。

第一,我感觉我回到了80年代,因为我80年代就这种状态,那时刚创业,但是效率没现在高。

改革开放40年和原来很不一样的一点就是现在的空间转换效率。中国的红利本身就有一个高铁红利。

第二个,我到深圳之前,我没有什么选择。

改革开放最大的成功是什么呢?就是整个民族一次人性的解放。

什么叫人性的解放?就是洛克说过的,私有财产得到了保护,什么是私有财产?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409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