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金融风口正盛,BATJ与新兴科技公司到底谁主沉浮?

这个夏天即将过去,但是人工智能的热潮,丝毫未见消减。

9月17日到19日,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举行。这是全球人工智能领域的一项盛事,集聚了众多国内外互联网巨头和科技公司高管,以及多位诺贝尔奖、图灵奖获得者。

马化腾说,人工智能是一场跨国跨学科的工程,任何一个国家、企业都不能拒绝这场“奥林匹克”。

马云说,未来三十年,智能技术将深入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我们所有的生活会因为被数据被计算所改变。

李彦宏说,未来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与AI无关,对于现今绝大部分公司来说,当务之急是尽快“AI化”。

数据是现代金融行业的基石,这使得金融成为当下人工智能最重要的落地场景之一。

埃森哲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中曾指出,经历了之前“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中国正在进入金融科技更加深入应用的新阶段,或者可以称之为“智能金融”阶段。

从蚂蚁金服、腾讯金融科技等互联网公司背景的巨头,到商汤科技、氪信科技等新兴科技公司,都是智能金融领域的重要玩家。

作为本次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的一部分,上海交通大学与氪信科技联合承办了“青年AI科学家畅谈”分论坛。

氪信科技创始人朱明杰在主题演讲中表示,今年是人工智能落地的元年,公众对AI的期望非常高,大家都希望有科幻乃至玄幻的东西产生,但人工智能行业从业者需要考虑产生什么样的作用和价值。

“要解决真实的痛点,找到真实的钉子,而不是拿了一个高科技的锤子闭门造车。”朱明杰在演讲中说,要真正走到行业里、走到业务里。“我们跟招商银行、民生银行合作,包括其他行业的专家,他们的经验教会了我们这些算法和模型。”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在此次大会智能金融分论坛上指出,将推动中国人工智能技术标准和相关金融标准走出去,为推动国际人工智能在金融领域应用的标准制定贡献中国方案和经验。

1

智能金融,拯救数亿“白户”的历史机遇

据国家统计局报告,截至2017年末,全国大陆总人口13.9亿人。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72亿,普及率达到55.8%。 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7.53亿。

另一组数据是,截至2017年11月底,央行征信中心收录自然人信息9.5亿人,有贷款记录的约4.8亿人。

笼统而言,大概9亿中国人从来没有获得过贷款,其中接近3亿人还是互联网用户。

可以得出的结论是,还有大量活跃在互联网上的年轻人没有被完全纳入金融体系。

依靠传统的金融手段,想要快速下沉是不可能的,对金融机构来说在商业上也是不可持续的。唯一的出路是数字化。

另一方面,近年来,零售业务成为金融行业竞争的焦点,而如何拓展新生代的年轻人,则是重中之重。

无论主动还是被动,客群下沉与渠道变革,对金融机构的风控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诸如互联网欺诈问题、数据太“薄”的问题,令传统金融机构的风控模型变得滞后,但其迭代更新周期又太长,无法满足需求。

这恰恰是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机会,也是近年来智能金融迅速崛起的深层次原因。

在2015年创办氪信科技之前,朱明杰就发现,与美国等发达国家不同,中国的金融服务市场非常庞大,但其中具备征信数据、能够让金融机构“放心服务”的人群占比很低。

他创立氪信科技的初衷,是通过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手段为“白户“人群建立金融画像,从而为金融机构和企业提供基于金融风险预测和产品精准营销的能力,最终使更广泛的人群得到相应的金融服务。

以智能风控为例,氪信的策略是使用AI引擎,产生出人工不能加工的特征,同时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积累建立金融领域的全域知识图谱,将不同来源的数据整合起来,把过去大量没有用上的数据和金融的表现联系起来,构建反欺诈和风控引擎。

招商局创投总经理吕克俭在“青年AI科学家畅谈”分论坛上亦提到,人工智能最成熟、最能够支持传统产业的是金融领域。“帮助银行把过去灰色的名单变成黑白分明的名单,通过AI技术的应用,扩展我们的市场规模和可能的客户对象。”

2

BATJ猛攻之下,独立科技公司机会何在

经历了前些年互联网金融的野蛮生长与市场教育,发力金融科技,已经成为中国金融业的大趋势。

如今,从四大行到股份制银行,再到其他中小银行,均将金融科技作为转型升级的利器。在最近披露的银行中报中,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一点。

还有一大批非持牌的互联网金融平台,随着监管的不断加强以及市场竞争压力,他们同样不得不走向科技转型。

在这股金融科技转型浪潮中,面向金融机构的to B金融科技服务兴起了。

其中,智能金融堪称to B金融科技服务的制高点,也是眼下各路玩家主攻的方向。

在氪信科技创始人朱明杰看来,未来金融智能化的核心是以用户为服务的目标和中心,在此基础上,智能金融生态将会出现五类参与者,包括大型互联网巨头为主的场景流量提供者、银行为代表的金融产品提供者、氪信科技这样的技术算法驱动者、华为和阿里云等基础设施提供者,以及监管者。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大型互联网巨头并不满足于仅仅提供场景和流量,诸如蚂蚁金服、腾讯金融科技、京东金融和度小满金融,他们在技术算法上的实力不可小觑。

问题来了,面对互联网巨头的强势出击,新兴科技公司的机会在哪里?

其实,以BATJ去年高调牵手四大行为标志,银行和互联网公司的联姻一度引起广泛关注。如今回过头看,这种联姻的的成效只能算是差强人意,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合作双方都有自己的金融业务,因此彼此之间很难完全开放。

相反,我们看到第三方的科技公司与商业银行的合作越来越频繁和深入。从商汤科技、科大讯飞到氪信科技,正在迅速得到主流金融机构的认可。

用朱明杰的话讲,“我们从2015年成立之初就开始与民生银行合作,提供智能风控方案;从2016年开始和招商银行合作,目前在几个不同的部门都有不同业务领域的项目在进展。这在以前是不能想象的,很多银行对供应商的资质要求原本都是偏好老牌公司、大公司。这都让我们看到银行拥抱技术的决心。”

与互联网公司不一样,第三方的科技公司本身不掌握流量,也没有金融业务,因此更能获得金融机构的信任,深入其业务核心系统,从而真正发挥技术的作用。

只有真开放,才能让技术与业务深度结合,从而产生价值。正如朱明杰所说的,人工智能的落地必须要有真实的痛点。

“你必须进去,把技术用到里面去,才能真的产生价值。氪信在2015年刚成立的时候,一群互联网的人到银行科技部里面做了半年,与银行的专家一起实践,形成了算法和模型。”朱明杰说。

对于智能金融生态的未来,朱明杰的判断是,“出于优势互补与资源整合的需要,生态各方合作将愈加紧密,必将出现利润共享化、风险共担化和合作伙伴化的趋势。”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333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