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毕业,在大城市第一次租房,就背了现金贷

文 | 小犀财经 仉泽翔

编 | 鹿鸣

毕业季,带给大学生的除了初入社会的迷茫,还有当头一棒的房租账单。

近期,连续有大学生反映,在通过线上APP租房时,遭遇到了征信查询,以及分期付款。“到底是自己交租金,还是帮中介还贷款”的疑问在大学生的心中就此产生。

与此同时,多位租房者告诉小犀财经称,在贝壳,自如等长租公寓品牌旗下房源租房时,疑似走进了品牌中介的套路:房屋中介机构与网络金融平台进行合作,租客通过网络金融平台可以改变过去“押一付三”的方式,采用“押一付一”的方式交纳房租。

从法理上来说,这种模式并没有太多问题,不过,对租客来说,房租变身现金贷的方式并不是那么简单。当房租变成贷款之后,关于转租、退租、利息等一系列问题的解决方式可能也就此发生改变。

遭遇双重催租

杨超(化名)最近通过蛋壳公寓APP在北京朝阳区租了一间次卧,签合同时,中介着重推荐了“押一付一”的交租形式,还询问他,“你的征信没问题吧?”

随后杨超发现,“押一付一”的交租形式,并非是将房租交给蛋壳公寓,而是交给一家第三方金融服务平台,在签约时,中介已帮他办理了该平台的账号,就这样房租变成了还款余额。

按照合同,杨超还有近6万的余额要还清,每个还款日前三天,都会收到由蛋壳公寓发来的短信和第三方平台打来的催款电话。

因此,这笔款项让杨超心理犯起了嘀咕,“我到底是给自己交租金,还是帮中介还贷款?”,对此,中介人员表示,选择“押一付一”只能将房款打给第三方平台,如果不想这样,只能选择半年付或者年付。

据了解,杨超的遭遇并非个案。据法制周末报道,2017年12月5日,微博用户“左左_椰风海韵”发帖称,“蛋壳公寓销售不提前告知,一月一付,其实是贷款分期付,签合同时发现莫名其妙多了好几万元的贷款。”

类似模式不仅存在于蛋壳公寓,我爱我家,自如友家和58同城等也推出了类似的与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的分期产品。

实质上,这种模式下,租客在租房的同时,实际承担着现金贷的责任,即租客在和租房平台签下合约之后,由第三方平台垫付了租客需缴纳的租金总额,而租客每月缴纳的房租,实际上成为了替金融机构偿还的贷款。

在蛋壳公寓提供的租房合同上写着,租户签约蛋壳公寓推荐房源后,经第三方金融机构对其进行信用评价,确认后,租户方可使用分期服务,并享受相应折扣优惠,该机构以蛋壳公寓官方公布为准。

8月17日,蛋壳公寓方面对小犀财经表示,押一付一的分期模式是目前长租公寓互联网运营的一个普遍做法,对于租客来说,月付房租可以大大缓解打工族的租房付款压力,因此现在绝大多数蛋壳公寓的租客都自愿选择月付分期形式,目前蛋壳公寓的租客不需要支付任何利息,由蛋壳公寓补贴租客直接交付分期平台。

消费分期模式

据小犀财经了解,目前活跃在市场的多家租房月付平台,大多定位于“互联网+房产+金融”,试图打破传统租房市场上押一付三的模式。

此前,为蛋壳公寓提供分期服务的会分期创始人李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创业之初就将公司定义为一家房地产公司,而非金融公司。单纯做金融的价值不大,只有将金融嫁接到产业当中才能发挥价值,金融必须要建立在实业的基础上。

同时,一家蛋壳公寓的合作方对小犀财经表示,双方的合作模式为,蛋壳公寓在为租客提供租房服务时,推荐租客通过该公司的产品申请消费分期并取得租金支付给蛋壳公寓;当蛋壳公寓确认收到租金后,将正式为租客提供租房等相关服务,租客根据合同约定按月偿还消费分期等相关款项。

据了解,自2014年O2O爆发以来,租房分期业务曾涌入数家公司,但仍在运营的公司有房司令、会分期、自如白条、58月付、租了么、租房宝、盈家生活等10余家。而趣租、丁丁白条、月租宝、住了呗、乐首付等这些租房分期平台已经悄悄地退出租房分期这个市场。

对租客来说,当房租变身贷款之后,由此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也在悄然发生着改变。

在退租或转租方面,正常签订租房合同时,租客只需与房东、中介协商一致便可将房屋退租或转租,但现金贷模式下,合约期内的转租和退租则可能成为死结,一旦租期未满,退租或转租行为有可能变为贷款逾期,进而影响征信。

蛋壳公寓方面称,为了避免租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签署协议,蛋壳公寓对分期付款有多种提醒告知方式,要求一线工作人员尽到告知义务、系统电子合同会自动弹出提醒文字,并通过服务体系包括客服电话、官网入住指南、APP通知、微信公众号内容等多个渠道进行多次提醒和告知,确保租客在签署租房合同时是自愿选择分期还款形式并自愿签署分期合同,除非恶意拖欠房租,否则与分期平台的协议不会对租客个人征信产生任何不良影响。

关于退租后如何处理之前签署的协议,前述蛋壳公寓合作方表示,当用户产生退租终止合同需求时,是由蛋壳公寓进行评估给出退租处理指引,用户在蛋壳的退租手续、租房合同解除完成后,服务协议也会随之解除。

8月17日,在一场电话会议中,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表示,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了扩大规模,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在争抢房源,人为抬高收房价格,而且这些长租公寓重装修、N+1出租模式加剧了租房价格上涨,长租公寓企业一味满足资本市场的胃口,现在发展严重跑偏了。蛋壳方面随后回应称,并不存在高价争夺房源的行为。

烧谁的钱?

7月以来,北京房租价格悄然上涨。

据我爱我家集团研究院统计显示,7月北京市月租金为4902元/套,环比上涨2.9%。其中,普租的租金均价环比上涨6.2%,我爱我家旗下公寓品牌“相寓”的租金均价环比上涨1.4%。

由链家网升级而来的贝壳找房也披露数据称,7月北京租赁成交量环比增加19.2%,月租金为91.5元/平方米,环比上涨2.2%。各区中,顺义和东城每平米月租金环比上涨均超10%。

对租赁平台来说,与第三方金融公司合作,采用现金贷的方式,或许是跑马圈地,不得已而为之。

有从业者对小犀财经表示,类似自如、蛋壳这样的长租公寓,需要先前投入一定量的资金用于大量收取房源、统一装修,以及安排后期服务的人力物力。如果没有第三方金融公司在此基础上提供资金支持,以租房平台的资金体量,很难支撑如此重资产的业务模式。

这种状况也在发生着改变,进入2018年后,多个长租公寓品牌宣布完成融资。2018年1月,长租公寓品牌自如友家宣布完成40亿元A轮融资,随后蛋壳公寓在半年内先后宣布完成B轮,B+轮融资,合计约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69亿元。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对小犀财经表示,从企业角度来看,和金融机构合作进行租房分期,有助于中介公司导入中长期资金,这样可以更好安排长租业务,可以缓解中介公司短期内资金压力,这对于租房市场来说,是有积极作用的。

严跃进说,中介获取融资,用金融的方式来解决租赁的问题,总体上是值得肯定的。对于此类租赁业务来说,本身是属于积极的地方。但如果存在盲目收储房源和盲目进行租赁业务创新的情况尤其是在此类业务同时吹高股价或者说吹嘘经营新模式,则并不可取,对于中介公司属于较为激进的做法。

严跃进认为,消费者规避中介在合同中埋藏的金融陷阱,关键要注意两点。第一、学会理直气壮去谈条件,租赁市场当前政策多,消费者不应该畏手畏脚。第二、消费者对于通过贷款租房的,一定要问下如果中间某一方违约后,贷款的风险谁来承担。

此前新华网援引中国银行金融部副总经理刘小宇的话称,地产公司跨界玩金融的创新“要不得”。这种越界的创新不仅多产品嵌套,不向消费者介绍清楚,而且国家也没有资金存管具体额度的相关规定。一旦出现问题,很有可能出现转高利贷,再追索的问题。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301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