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女性应不应该收彩礼 老司机开倒车开了眼

最近一期奇葩说的辩题“独立女性应不应该收彩礼”,居然让各方人马辩得高潮迭起。

图片独立女性应不应该收彩礼 老司机开倒车开了眼

主张不收的一方说:彩礼来自于封建社会的聘礼,是女性的父母在物化女性,即便在现代,彩礼看上去是女性未来做家务带孩子失去职场机会的补偿,收了,就是接受了这个补偿,接受了这些不平等;

主张的一方说:当制度不能保证女性的权力时,可以通过彩礼来弥补。你们让我不收彩礼是对女性的道德绑架。华彩乐集中在席瑞的发言:女性不收彩礼是怕被别人瞧不起,是男性对独立女性设下的圈套,是男性目光对女性的规训。所以呢,不要说我是独立女性,我想收就收。

这个看到这个辩题我已经觉得是老司机开倒车,开了眼了。

没想到最后获胜的一方居然是:独立女性应该收彩礼!!!

really?

图片独立女性应不应该收彩礼 老司机开倒车开了眼

奇葩说要不要先倒车回去辩论一下:“如何在2021年做一个独立的巨婴?”。

额,你觉得“巨婴”和“独立”是互斥的,那“独立”和“彩礼”就不互斥吗?

彩礼在2021年无非三种用途。

1、夫家给了彩礼存成女方小金库。这点基本等同于晒老公给我买了一个包包的逻辑。有啥好晒?你结婚了,两人的钱不就是婚后财产吗?除非是结婚的时候做好离婚分财产的准备。
2、用彩礼嫁妆的形式把父母亲的钱转为小家庭的基建启动资金。这个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啃老。

3、彩礼从夫家转手到父母家,等同于人口买卖。

针对第1种“女方小金库”用法,我们就不讨论了。有这种未雨绸缪的想法的呢,还是先别结婚好。因为你大好青春的机会成本远高于那点赚来的小金库。

支持第2种“基建启动资金”的,我也能理解。毕竟天朝房价赶英超美,如果双方父母有支付能力,这也算是遗产提前支配的一种方式。只不过啊,“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你把爹妈的钱放进口袋里,大概率呢,他们的手一定能插入你的子宫里。你啥时候生啊 ?生男生女啊?怎么生啊?爹妈肯定觉得自己有话语权,毕竟人家付了钱了。

但是令我惊讶的是,居然一堆人扑上去站第3种从夫家倒钱到父母家的方式。因为支持共情“收彩礼”的社会必然性,基本等同于共情人口买卖的合理性。令观众我们一时竟有些不知道今夕何夕,这是2021年还是公元前21年?

而且啊,还有各式平常很先锋的女性话题博主出来站台第3种人口买卖彩礼的合理性。

微博上有位来自安徽农村的女性话题博主,现在上海发展的很好。她自己不收彩礼,但她觉得在法律不公的时候,基层女性应该用自己仅有的筹码生育价值去换取一些生存保障。以下是她的原帖:

图片独立女性应不应该收彩礼 老司机开倒车开了眼

这位女性博主说,嫁给老公Peter的时候家里太穷,而老公是有爱的英国人,所以就没有要彩礼,因为“就这条件还要彩礼”吗?以下是她的原帖:

图片独立女性应不应该收彩礼 老司机开倒车开了眼

以上这两条结合起来一读,感觉真是奇异啊,2021年中国居然还在公开人口买卖呢:女性的生育功能作为一种资源是有价格的,是要待价而沽的,如果婚姻中是高攀的时候就不要要彩礼了,但如果婚姻中是低嫁或者是平嫁才要要彩礼。

如果彩礼不是物化女性,那还能是啥?

既然大家都给女性生育功能标价格了,结合上周女性热点话题来说,代孕比起彩礼的那些蝇头小利可真是性价比高多了,好吗?

有人来杠我,说,“撇开现象谈理论没意思。现象就是你不要钱,你还是相当于被卖出去了,而且还是免费卖。因为你要或者不要彩礼。家务都是你做,小孩都不可能跟你姓。”

你听,这啥意思?

这说明没有彩礼的婚姻就是:免费性服务。

有彩礼的婚姻就是:收费性服务。

因为彩礼给婚内的性服务标上价格了,所以彩礼那是大大的好啊!!

我真是迷惑了。

如果对婚姻的定义就是“有偿性服务”和“免费性服务”二选一,要婚姻干嘛?
做那个那个的小姐不好吗?绝对要比这婚内“有偿”赚得多啊!

更让人觉得神奇的是,上周大部分女性博主都是一边倒地“反对一切形式的代孕“,说坚决反对底层女性为了赚钱去代孕。因为代孕是物化女性,有些东西就是钱不能买的。

但这一转头,马上可以可以为了点彩礼去做个婚姻内的性工作者了了。

如果彩礼能justify这个婚姻有偿性工作者的先进性,你们叉着腰替底层女性反对代孕干嘛?代孕肯定要比“有偿婚内卖淫”性价比高啊。

而且有人大嘴一张说,彩礼是在对女性不公平的环境中一种女性自保的方式。

execuse me,哪里自保了?

我看只是用了点三瓜两枣的毛票justify了性别歧视。别说,卖得还真贱呢!

性别越失衡的地方,女性越没有权利的地方,彩礼现象就越严重,就像宋丹丹说的,两位教授的女儿不会有要彩礼的问题。很多女孩的父母用彩礼的方式,变相为女儿的婚姻标了价,并用收到的钱供养她们的兄弟。

按照这彩礼逻辑推导一下:如果以后不能要彩礼,女儿不能卖出那么多钱,就不能要女儿了。

图片独立女性应不应该收彩礼 老司机开倒车开了眼

02

在讨论彩礼的过程中,逻辑是稀缺的,但上等人是很多的。

收到好些个上等独立女性的留言说,“我们是不收彩礼的,但是你要理解基层女性需要折现生育价值收彩礼。”
想到前段时间讨论张桂梅女子学校的时候,城市上等人说,“这样军事管理没有尊严的学校我们的孩子是不去的,但这是大山里的姑娘最好的选择。结论是:穷人就是不配得到尊重,尽管我是上等人,但我的灵魂还是比不上马爸爸。”

奇葩说里的独立女性虽然独立了,但很上等,还是有三六九等的阶级观,而且能为基层女性做老板,让基层女性为了自己的生育价值折现做一个比小姐都不如的打工人。
中国这话题,讨论到最后,都变成了阶级话题

此处,引用网友@CoronaTri说过的一句话: 中国的男女关系很多时候就是阶级关系,不是跪着就是当街把人砍了。互相买礼物跟贡品一个思路,全职主妇等于彩礼买来的,男方无房等于倒贴,讲来讲去就是人的所有权,跟贩卖人口无差。跟中国人讲半天家庭平等,人家说,我这可是买卖!

还有一种上等人观点是,我是独立女性,我有主观能动性,所以我选择不收彩礼。但基层女性肌无力,没法决定要不要成为人口买卖中的那个人口。

比如有个女性博主说不能因为女性收彩礼这件事的责任推给女性,她举了下截屏里的一个例子:说有位订婚的女性,男性把钱付给了女方的妈,要退婚的时候,女方妈不肯退钱,不让女儿给男方分手,所以这里的女儿啥错都没有但却承担了错误的结果。

图片独立女性应不应该收彩礼 老司机开倒车开了眼

图片独立女性应不应该收彩礼 老司机开倒车开了眼

真是奇怪了,怎么会有女性博主能这么共情人口买卖,并能问出“从头到尾这个女孩子做错了什么”这种天问?

这没点阶级意识上等人视角往下看,还真问不出来啊。

这个女孩子当然做错了。为啥一个成年人,一个独立女性允许自己的妈把自己当产品卖了还收钱不还?

人家黑奴都能推翻奴隶主呢?

搁2021年的中国,独立女性只能肌无力地成为人口买卖中的那个人口啦?

在关于独立女性是否收彩礼的话题下我还看到一条高赞评论说,“如果能跟我爸妈住,娃跟我姓,那彩礼无所谓。”

哈,怪不得女性话题越来越脑残,因为巨婴们都开始结婚生宝宝了,但还要和爸爸妈妈住,好独立啊!(此处再次插奇葩说议题:2021年如何做一个独立的巨婴?)

03

当然光讨论独立女性也没啥意思,这种问题是性别配对出现的。

独立女性收到的彩礼哪来的,是来自独立男性的吗?还是来自独立男性他爹妈的?

而且有些独立男性还要收嫁妆呢!

所以啊咱们还是回到文初的建议,讨论一下独立和巨婴的区别

独立是和巨婴互斥的,独立有以下三个特征:

1、自己能养活自己。

丰俭随意,但不用用别人或者父母来养活自己。

结婚的时候,是个成年人,可以养活自己的孩子。

2、有说不的权利。

一个独立的人,往往不是通过生活中的人云亦云而独立,相反是通过有自己的原则和标准而独立的。

当你心里有原则和标准,当有和原则相违背的行为出现时,你可以说不,这才是独立的表现。

你可以拒绝别人用“独立女性”的标签来绑架你,也可以拒绝你爸妈用彩礼来绑架你的婚姻。

3、能承担责任。

“独立女性”问题引发讨论高潮的一个原因是因为问题中关键的男性隐身了。提问者只要求身处其中的女性自我要求,让女性去另寻解决方案,这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

确实,这是一场看似除却女性之外的社会共谋。

的确是我们女性已经承担太多了,而为也不是我们造成的,为什么要我们来承担这个结果?

图片独立女性应不应该收彩礼 老司机开倒车开了眼

但是,如果你只是期待别人改变,奢望有救世主踏着七彩祥云来救你,期待男性先独立起来,你永远只能期待!

因为你不承担,没有人承担。如果你期待改变,就先成为那个改变!

在心理咨询中有个谁受苦谁改变的现象。不是说你要要屈服,变得他们希望的那样,你要先变得是自己希望的那样。

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当雪崩时,没有一篇雪花可以逃脱,也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莫做旁观者,被动等待。借用傅首尔在其中的一段话结束:

图片独立女性应不应该收彩礼 老司机开倒车开了眼

04

当然,我们绕开制度只在男女两性个人层面讨论独立这个话题是不够的。

2021年与其谈女性收彩礼不如谈女性的财产权

我写过2020年北京电视台上还有专家站台说农村女性不应该有宅基地

图片独立女性应不应该收彩礼 老司机开倒车开了眼

如果农村女性有法可依有自己的财产,奇葩说及各位上等独立女性们也不需要俯视90度,说,教授的女儿不用收彩礼,但基层女性必须要收彩礼实现自己的生育价值了。

也有些人说,“等待制度改变很慢,所以女性当务之急还是得先收点彩礼活下来。”

这都是啥逻辑啊?

彩礼那么好,中国收了几百年彩礼了,咋还是弃女婴大国呢?

如果照这个逻辑,在职场中的男女不平等,在婚姻和养育过程中等男女不平等,也都可以通过彩礼的方式来解决了

如果一切制度的问题都是用女性给自己的生育功能标个彩礼价格解决。这难道不是在饮鸠止渴吗?

只能说,各位给彩礼站台的上等人可真是组织的小棉袄啊,把法律制度的事都让基层女性用彩礼解决了。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63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