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妈妈的励志工厂:员工多是宝妈有收入还能接送孩子

下午4时多,38岁的罗淑媛在距家500米的服装厂里给布料裁版,再过半小时女儿放学了,可以先接来做作业,自己加会儿班再一起回家。

上午8时多,32岁的李利坐在家中的一台二手缝纫机前加工,女儿送去幼儿园了,汤煨着,米和菜也备好了,中午只用花不到一个小时,她就可以接着安心赶工。

中午12时多,熊四梅接过闺蜜从工厂拿来的一批新裁片,她车工手艺很好,可腿脚不方便,今年,她带了两个徒弟,三人分工协作,在家成立了一个小小的生产流水线。

 辞职成立服装厂,为宝妈在家门口就业增收

对于武汉黄陂的124名宝妈来说,她们都很庆幸能找到这份既能照顾孩子、又有稳定收入的工作,这一切要感谢一个人——45岁的向京艳。她经营的这家服装厂,主营校服,除了一位“厂草”,厂里100多名员工全是宝妈。

点击查看高清原图
  向京艳在工厂检查产品质量。 记者高文举 摄

2020年,受疫情影响,校服市场低迷,向京艳带着宝妈们努力自救,不仅度过生存危机,还接到大量订单,年营业额超过3000万元。

2012年,向京艳二胎后辞职,开了家淘宝店,2015年,她开始做服装代加工,靠质优价低积累了第一批客户。2018年,在几位热心宝妈的帮助下,她成立了一个名为“加十分”的服装厂。不到半年,就招了50多位宝妈,2019年,员工招到100多人,底薪加提成,员工收入从四五千到一万元不等。

  疫情下不裁一人,努力自救转型订单暴涨

2020年,武汉遭遇疫情,向京艳的工厂被大量退单,损失惨重。等待复工的日子里,工厂仓库租金、工人工资,一个月要亏几万元。向京艳最焦虑的时候每晚睡不着觉,但最怕的还是工人们给她打电话催开工。一位单亲妈妈曾在电话里哭着说:“家里还有两个孩子,不能没有收入,能不能给点活干? 她将经济最困难的人记下来,安排第一批返工。长江日报记者问她,有没有想过关厂,向京艳坚决摇头:从来没有想过。即使最困难时,员工们的工资照发,没有降薪,没有辞退一人。

工厂的主营业务是校服,复工复产后,学校大型活动锐减,校服市场低迷,正苦苦支撑时,一位陌生的淘宝店主在网上联系到向京艳,问她能不能做一种制服,向京艳直言没有经验,对方爽快地发来了面料,说就当支持武汉。向京艳请来一位专业师傅,手把手教给宝妈,一人学会了再教下一个,最开始一天只能做几件,熟练后陆续做了1000多件,销量不错。不如转型主攻这个,她在制服裙原有的基础上,加了层安全裤,把较硬的腰带改成运动松紧型,使其更舒适,没想到,这批制服火了,口耳相传,她接到大量来自学校的订单。6月,赶上毕业季尾巴,一天能卖超过5000件,到了秋季,最火爆时一天能卖1万多件,这家快要维系不下去的小工厂,绝处逢生,成为被媒体争相报道的励志典型。

  “认真的妈妈是孩子最好的榜样”

2019年8月,已经10年没有上过班的罗淑媛拿到了结婚生子后的第一笔工资,她告诉记者,上班后,自己不再将全部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孩子反而变得自律上进,从班上的50多名上升为前10名,女儿说:“妈妈,你能克服困难,那我也可以。” 她很赞同挂在车间墙上的那幅标语:认真的妈妈是孩子最好的榜样。

笑起来很腼腆的黄红霞说,自从有了工作,婆婆对她的态度明显变好,会主动帮忙分担家务,现在一家人的关系更加和睦。向京艳在工厂里建了一间小小的活动室,可以让放学后的孩子在这吃晚饭、写作业。黄红霞说:很感谢向京艳,因为她总为我们着想。今天的活一定会今天做完,不拖延马虎。向京艳不让我们加班,但赶工的时候,大家都是主动提出来加班。

一次,媒体报道了向京艳后,老公突然问她:“怎么你还做得蛮好吗?”向京艳心里暗喜,问是在哪里看到的,老公说:我的朋友圈已经传疯了!如今向京艳已有3家工厂,2万多名代理商,内心有了成就感,人生也有了新的风景。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610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