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银杏酒,一部西游记,品味“舌尖上的随州”

武汉出发,一路向西。两个半小时,车下福银高速。

树树金色银杏夹道而来。一地落叶尽头,西游记公园的入口豁然出现。

黄昏五点的天光,和中国神话最精奇的画卷“哗啦”一并铺开。

一杯银杏酒,一部西游记,品味“舌尖上的随州”

西游记公园位于随州,这片以“古、奇、美、新”而著称的古“汉东之国”。立冬甫过,北风渐盛,风带来周边山石草木的气息。一杯银杏酒,一部西游记,品味“舌尖上的随州”

这气息久居城中的都市客,一时半会儿大概难以习惯,因为透着枯木苍苔的苦,还有刀锋一样无坚不摧的湿冷。但这种野生气对400余年前的吴承恩来说,恰如天赐甘霖。

桐柏山顶,时任新野县令的吴承恩极目远眺。山脊绵延如巨兽,连接着随州,一个在地方志和唐人笔记里怪谈琳琅的传奇之地。一只石猴在他的脑海中蔚然成型,然后,纵身一跃,成就了中国神话体系中最生野的一笔。

一杯银杏酒,一部西游记,品味“舌尖上的随州”一杯银杏酒,一部西游记,品味“舌尖上的随州”

生野之地有生野的文明,也有相同气质的食物。

随州属湖北,但与楚菜兼南北味所长,注重复合味的四平八稳不同,随州菜更讲究时令风物,山林的生野与清新,交相辉映。

时值冬夜,远山寒雾缭绕。一道冒着白色热气的炸三鲜端上餐桌,醇厚的油脂香气瞬间将人拉回温暖人间。炸三鲜是随州传统名菜,选上好五花肉、鸡蛋、脆藕,三种原料搅碎加少许生粉做馅,反复摔打上劲后,在豆皮上摊开,下油锅炸成。可蒸,可煮,可做汤。

一杯银杏酒,一部西游记,品味“舌尖上的随州”

随州倚山,大洪山脉雨季分明,植被丰茂。特殊的湿度和土壤,蘑菇和笋得天独厚。吴承恩想必对此颇有认同,《西游记》中多着笔墨的几顿饭,无论是东土大唐的御宴,山中樵夫的粗食,还是庄上员外的素斋,木耳黄花菜,蘑菇笋子,这几样万万不可或缺。

一杯银杏酒,一部西游记,品味“舌尖上的随州”

单一样蘑菇,嫩焯、烂煮、清炒,油煎,在《西游记》中翻来覆去做出了花儿。今天的随州餐桌,大洪山特产的小花菇仍是主角之一。无需过多调料,只用清炒,小花菇先天的鲜美醇厚便尽显无遗。

若用来炖土鸡,寒飕飕的冬夜喝上一口,凄惶惶的五脏六腑,瞬间被安抚。

一杯银杏酒,一部西游记,品味“舌尖上的随州”

冬季的随州,也有人为一口泡泡青专程而来。泡泡青,又名黑油白菜,是随州曾都区特有的地方品种。叶如其名呈泡状,绿到极致转为墨色。

泡泡青的叶肉十分厚实,入口清香甘美,经霜雪后尤甚。这时候来一盘清炒泡泡青或者下汤锅,是乏善可陈的冬季里一点春的慰藉。一杯银杏酒,一部西游记,品味“舌尖上的随州”

一杯银杏酒,一部西游记,品味“舌尖上的随州”当然,来随州的人多少还有一抹关于金黄的执念。千年银杏谷,世界四大古银杏群落之乡,每到深秋落叶熔熔如金,那样震撼人心的绝美景致,可惜转瞬即逝。

一杯银杏酒,一部西游记,品味“舌尖上的随州”

一杯银杏酒,一部西游记,品味“舌尖上的随州”所幸,眼睛留不住的风景,还有味蕾替我们记住。一杯随州特产的银杏酒,色如蜂蜜,晶莹剔透,闻酒味不冲,入口醇厚。不急着咽下,稍稍在口中含一含,温暖的白果香穿越了季节,也穿越了时空。

一杯银杏酒,一部西游记,品味“舌尖上的随州”

400多年后的这个平常冬夜,坐在西游记公园温暖的餐厅吊灯下,隔着窗户玻璃望去。温泉白雾袅袅,大圣雕像巍峨。

一杯银杏酒,一部西游记,品味“舌尖上的随州”

那口温热的银杏酒还在喉间,突然忆起,曾经还无名无姓的猴王,雄心壮志要去拜师学长生不老之法,众猴给他弄了一桌饯别宴——

金丸珠弹腊樱桃,色真甘美;红绽黄肥熟梅子,味果香酸。鲜龙眼,肉甜皮薄;火荔枝,核小囊红。林檎碧实连枝献,枇杷缃苞带叶擎。兔头梨子鸡心枣,消渴除烦更解醒。香桃烂杏,美甘甘似玉液琼浆:脆李杨梅,酸荫荫如脂酥膏酪。红囊黑子熟西瓜,四瓣黄皮大柿子。石榴裂破,丹砂粒现火晶珠;芋栗剖开,坚硬肉团金玛瑙。胡桃银杏可传茶,椰子葡萄能做酒。榛松榧柰满盘盛,桔蔗柑橙盈案摆。熟煨山药,烂煮黄精。捣碎茯苓并薏苡,石锅微火漫炊羹。

一杯银杏酒,一部西游记,品味“舌尖上的随州”

胡桃银杏可传茶,椰子葡萄能做酒。

猴王饮了那口银杏酒,摔杯而去,自此成就传奇。

千年风流,尽归此杯。

一杯银杏酒,一部西游记,品味“舌尖上的随州”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583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