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子邀请我去教会体验,虽然很不爽,但终于完成了关于宗教受众的心理特征的论文

【本文来自《说个我和天主教女孩的爱情故事吧,没有美好的收尾,我还抑郁了8年》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我也分享下我接触传教者的经历吧。也是一个清纯可人的妹子,热情温暖,体贴关心,天天打电话嘘寒问暖,邀请我去教会体验。不过本直男对她完全不感兴趣,主要是因为我是正人君子,而不是因为她老公长得很壮。

当然,教会我还是去了,在埋头苦背圣经的教徒堆里翻开《资本论》,拍照发朋友圈,一顿嘚瑟。

教会名字好像是济南尼西教会,租的济南肿瘤医院的楼。妹子想让我感受“教会里家一般的温暖”,我说,别整这一套,我不缺爱,我就想知道你们平时怎么传教的,特有兴趣,有没有布道会让我听听?

她乐颠颠地介绍了它们教会的会长给我讲道。现在我非常后悔没有拿手机把过程录音保存,所以只能在回忆中摘录几段,给大家看着玩。

——“你平时遇到困苦的时候,有没有希望有什么人来给你指引?”

——“当然希望!谁不希望有高人来指导呢?不过可惜的是,世上高人千千万,唯独里面没有上帝。上帝就是个睿智,比如,他创造了不完美的人类,人类因为自己被造得不完美而犯错,上帝却要怪罪人类,这上帝是不是有病?这种脑子有病的睿智想指引我,明显不够格。”

——“我本来也不信的,不过经过巴拉巴拉(省略一万字),我真的认识到,人真的是有罪的。“

——“有罪没罪根本不重要,就算有罪又如何?关键不在于有罪没罪,关键在于它为什么非要说人有罪。你们有罪,上帝帮你们赎罪,所以你们欠上帝的,所以你们要顺从上帝、听上帝的话。很明显,这是一种无耻的洗脑、情感操控和道德绑架,目的是奴役你们。”

——“你这样,死后会下地狱遭受审判的。”

——-“以什么名义审判我?地狱也有法典吗?圣经我可是反复读过的,里面可没提有《地狱法典》之类的,我犯了哪条法了要审判我?还是说,上帝自己就是法官?那这上帝不就是个独裁者么,那我一定参加地狱反抗军,反抗上帝的独裁统治。再说了,都是灵魂,为什么是他们审判我,不是我审判他们?既然已经是灵魂了,我左手幻化出至尊高达,右手幻化出灭星级航母,把地狱连带上帝一起屠了不行吗?”

——“至少你先试一下吧,看看周围,大家都从上帝那里获得了帮助,这不是假的。”

——“那可太好了!我最近的科研正好遇到瓶颈了,你赶快让万能的上帝帮我一下,我还等着写论文呢!它个睿智要是能帮我完成论文,别说入教了,我愿意给它跪下舔脚!可它要是帮不到我,呵呵,那就麻溜地给我衮!”

像这样聊了快一个小时,这个会长的每句话都被我像这样秒怼。除了怼他,还有很多关于宗教起源和人性规律的聊天,这会长在宗教史上懂得已经比普通人多得多了,但可惜我是专门研究这个的,他被我全方位碾压也属正常。不过这些东西的内容太多了,不是打字能说的完的,没法在这展示。

最后,这会长说,下周有个布道会,你来听听吧,牧师能教给你很多道理,到时候你想法就可能改变了。我欣然同意。

次周,听布道会时,上面牧师讲着,我坐在他面前的第一排当着他的面举着手机玩明日方舟。旁边的大妈小声地苦口婆心语重心长:“你好好地听人家牧师讲的,别玩手机了。”我微笑着看向她,温柔地说:“衮!”

听完布道会之后,离开会场的人流中,妹子和会长一起来见我,我做出发怒的样子:“这也叫牧师?他也配?就这水平?让这种人来布道是对神的亵渎!还给我讲道,我给他讲道还差不多!比如,恶魔是否是上帝创造的,这个在神学史上有过关键的争论,这批牧师却提都不提,一句‘神爱世人’就糊弄过去了!真踏马沙比!还有……”

“已经很晚了,我们回去吧,你在这妨碍到大家了。”妹子立刻出声打断了我。

从那以后,教会的人再没联系过我。

最关键的是,我的论文终于可以完成了,关于宗教受众的心理特征的。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568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