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的血钻地狱 背后的惊天大秘密

中国人听说过西非国家塞拉利昂的不多,但如果提起美国著名影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主演的电影《血钻》,很多人肯定一拍大腿:“看过看过!非洲挖钻石的故事嘛。”

 

其实《血钻》这部电影就是以1999年塞拉利昂内战作为故事背景拍摄的,塞拉利昂正是血钻之本钻。

 

非洲的血钻地狱 背后的惊天大秘密

《血钻》海报

 

“血钻”也被称为“冲突钻石”,联合国将其定义为“产自那些与国际公认的合法政府敌对的军队或派别所控制地区的钻石,被用来资助反政府或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决定的军事行动”。

 

塞拉利昂的钻石产量在全世界排名第七,这里曾经开采出一颗重达969克拉,史上第三大,名为“塞拉利昂之星”的钻石。

 

可是丰富的钻石储量给这个国家的人民带来的不是富裕安定的生活,而是战火和苦难。从1991年到2002年,在各路军阀为争夺钻石矿区发动的长达11年的内战中,他们不惜通过屠杀和强征劳工的方式开采钻石,再通过贩卖未加工的钻石筹集军费。

 

国际社会对非法钻石贸易在助长塞拉利昂内战方面的作用表示关注后,联合国安理会于2000年7月5日通过了决议,禁止直接或间接从塞拉利昂进口未经塞拉利昂政府授权生产的粗金刚石。

 

非洲的血钻地狱 背后的惊天大秘密

当地工人手工采钻

 

今天,虽然强征劳工采钻不复存在,但当地采钻仍靠手工操作,大批采钻工人长年累月站在矿坑泥水中用筛子筛选砂石。他们得到的只是包吃住的基本保障,如果找不到钻石就没有工资报酬。

 

珠宝店中美丽的钻石上面仍然浸透着这些穷苦劳力的血汗!

 

 

 

魔鬼在人间

 

 

塞拉利昂内战的罪魁祸首是福迪·桑科。此人1937年生于塞国北部一个偏远村庄,1956年参军,曾在尼日利亚和英国接受无线电报话员训练。1971年时任陆军下士的桑科因在军中煽动叛变被革职入狱7年。出狱后,他以摄影师为业,在塞国东部南部流窜,纠集同党,准备发动政变。

 

非洲的血钻地狱 背后的惊天大秘密

福迪·桑科

 

1991年桑科得到邻国利比里亚“民族爱国阵线武装”的支持,打着“反对独裁”和“民主改革”的旗号,领导“革命联合阵线(联阵)”发动武装叛乱。而内战中的利比里亚,为桑科提供了武器来源。早期,“联阵”主要在农村地区活动。该组织以贪污腐败把国家经济搞成一团糟为口实,发誓“要把军政权从首都弗里敦赶出去,并彻底铲除总统选举制度”。

 

1994年后,“联阵”扩展到一些大城市和打击一些主要的经济设施。并以武装袭击和抓捕外国人质胁迫矿业公司,一些主要矿业公司被迫停产甚至关闭。进而使国家钛矿石、铝矾土和钻石等的开采和出口陷于瘫痪,而叛军则通过非法出口钻石获利。作为支持战争的最重要财源的钻石资源,一直成为这场战争的争夺目标。

 

交战双方强征大批青少年服役,把他们培养成毫无血性的杀人机器。尤其是“联阵”一方,往往把大量无辜的平民当作其施暴的对象,动辄割断人们的肢体,其肆意摧残儿童、幼女的暴行更是罄竹难书,引起整个国际社会的公愤。

 

长达11年的内战使农业生产遭受极其严重的破坏,使全国大约1/4人口沦为难民,数万人在内战中死亡,大片农田荒芜。在叛军控制地区,国际机构提供的援助无法运到,大批人因饥饿而死亡。

 

在向权力顶峰冲击和抢占钻石资源的道路上,桑科有一支靠绑架来的孩子组成的军队。而为了彻底断绝这些孩子的回家之路,桑科发明了一种惨无人道的方法,他命令手下干将用枪逼着这些十几岁的孩子强奸他们的妈妈、姐妹,然后再逼他们把自己的亲人亲手打死,并将这些孩子的太阳穴割开塞进可卡因,然后这些孩子就这样被拖入丛林,他们要想活下去,就只能认贼做父,听桑科指挥。这支在“战斗中成长”起来的娃娃军在塞拉利昂的和平进程上扮演过重要的角色。

 

桑科以嗜杀、残忍著称于世,他所领导的“革命联合阵线”堪称是世界上最残暴的一支部队:毒打、屠杀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最令人发指的是,娃娃军经常使用肢解、挖心等名目繁多的酷刑折磨他们的敌人,还美其名曰“从心理上威慑敌人”。

 

非洲的血钻地狱 背后的惊天大秘密

塞拉利昂娃娃军

 

1992年,塞拉利昂政府军军官发动政变,夺取了政权。但“联阵”攻势凌厉,政府军不是对手。无奈之下,1995年,新上台的瓦灵顿·斯特拉塞上尉联系了一家南非的私营军事和安保公司,签署了一份为期两年的合同,雇佣军的条件是拥有塞拉利昂钻石矿的份额。

 

这支雇佣军在塞拉利昂逗留了21个月,费用是3500万美元。他们战斗力还真不错,“联阵”主力被击溃,撤退到农村,只占据了很小的几块地盘。政府保住了钻石产区,桑科被迫走到谈判桌前,就选举事宜进行磋商。

 

但雇佣军在塞拉利昂国内扮演的角色引起了西方大国的不满,他们首先是向斯特拉塞施加压力,接着又向新选出的卡巴政府施加压力,要求他们立即终止与雇佣军的合同。

 

1997年卡巴政府在万般无奈地取消了与私营军事和安保公司的合同。雇佣军打道回府。

 

“联阵”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

 

“联阵”一直不承认选举结果,当雇佣军撤走后,他们卷土重来,在农村开始了大规模的血腥报复。由于卡巴在竞选期间提出了一个口号“未来在你们的手中”,叛军便砍掉平民百姓的双手。而没有了雇佣军的政府不堪一击,“革命联合阵线”在农村地区为所欲为。

 

非洲的血钻地狱 背后的惊天大秘密

战争中失去双手的塞拉利昂人

 

1997年5月25日,科罗马上校发动政变,推翻了卡巴政府,把“联阵”请进了首都弗里敦,大肆烧杀抢掠,约有近万名妇女被强奸。而被肢解的尸体到处都是,街上一堆一堆的尸体,发出阵阵恶臭。科罗马自任国家元首,组成包括“联阵”成员在内的军政府。卡巴总统流亡几内亚。国际社会普遍谴责政变,“西非国家共同体”向塞拉利昂派出维和部队。

 

1998年2月12日,以尼日利亚为首的西非维和部队攻克首都弗里敦,推翻了军政府。3月10日,卡巴总统回国复职。

 

1999年1月,恢复元气的反叛部队卷土重来,突袭首都弗里敦,险些再次推翻卡巴政权,西非维和部队费了好大劲才将叛军赶出首都。在军事解决无望的情况下,双方再次寻求政治解决。同年7月7日,卡巴总统与叛军领导人桑科在多哥首都洛美签署和平及部分分享权力协议。

 

根据协议,叛军将放下武器,作为交换条件,他们将在政府获得4个部长职位和4个副部长职位。赦免叛乱分子所犯下的一切罪行,桑科将享受副总统待遇,并负责战略资源管理和重建。好像是和平在望了,为了保证洛美协定的实施,联合国向塞拉利昂派出维和部队,目的是监督停战和武装解除,帮助选举。然而,当他们开始在塞拉利昂执行维和任务的时候,联合国才发现,它在这里碰到的困难远超预想。

 

2000年,桑科及其领导的“联阵”公开与联合国叫板,绑架了500多名联合国维和部队士兵并将其扣为人质。此事一经报道,震惊了全世界。数百名联合国维和士兵被绑架在联合国维和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幸运的是,秘密潜伏在首都弗里敦的桑科被当地居民抓获并交给了塞拉利昂政府。桑科的被捕终于使人质事件有了转机。

 

在国际国内的强大压力下,“联阵”最终释放了它所扣押的联合国维和士兵。

自此,桑科开始走向末路。

 

人质危机结束后,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决议,决定设立联合国塞拉利昂问题特别法庭,以审理在塞拉利昂内战中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和塞有关法律的犯罪分子,而桑科是罪魁祸首。

 

2003年3月,桑科被移交给联塞特别法庭审讯,等待他的是17项反人类罪指控。但此前桑科已发生严重中风,受审时,坐在轮椅上出庭的桑科已经无法回答法官的提问。桑科曾以健康原因向联塞特别法庭提出推迟审判的请求,但遭到拒绝。几天后,这个塞拉利昂人恨之入骨的恶魔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虽然桑科以一死逃脱了最后的判决,但人们仍然认为联塞特别法庭对他的审判是向动荡不安的非洲大陆发出的一个明确信号,即所有的叛乱武装领导人都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其后,没了领导人的“联阵”在各方的联合打击下逐渐解体,塞拉利昂终于迎来了和平的曙光。

 

 

 

狮子山共和国

 

 

塞拉利昂共和国位于西部非洲大西洋沿岸,北接几内亚,南邻利比里亚。经考古发现,这片土地2500年前就有人类居住,公元9世纪已经开始使用铁器,10世纪当地部落已经开始农业种植。

 

1462年,葡萄牙探险家佩德罗·德·辛特拉雇佣了一批海员,他们驾驶帆船沿非洲西海岸由北向南航行,企图在西非寻找黄金、白银,或者乘机拐卖黑奴。在今天的首都弗里敦位置停靠时,他们把环绕港口的蜿蜒山脉画在了地图上,并用葡萄牙语命名为母狮山,后来的殖民者就以此称呼这个地区。

 

这个名字后来几经流转,用意大利语和英语重新翻译,就变成了今天的塞拉利昂,也就是狮子山的意思。至今中国台湾仍意译为狮子山共和国。

 

辛特拉发现塞拉利昂之后,葡萄牙、荷兰、法国和英国殖民者很快在此设立了贸易据点,开始了罪恶的奴隶贸易。据记载,1562年,英国皇家海军上将霍金斯爵士曾从此地贩卖到加勒比海圣多明戈岛300名奴隶。塞拉利昂人从此开始了几百年流离失所的悲惨生活,或者被送到美洲种植园做苦工,或者被送到欧洲大城市做欧洲人的仆役,他们的血脉遍布世界各地。

 

1783年,废除奴隶制在英国开始成为一种社会运动。随着废奴运动的发展,各地区废奴组织纷纷成立,他们取得的最大成就便是逼使英国政府在今天的塞国首都弗里敦建市,以供原来在伦敦工作的黑人奴隶生活。1787年5月15日,400名获得自由的英国黑人到达塞拉利昂,在这里建了一个小镇,取名格伦威尔,就是今天弗里敦的前身。

 

1808年,塞拉利昂成为了英国的殖民地,英国在此设立海军基地,打击奴隶贸易,解救被拐卖黑人,让他们在弗里敦自由生活。

 

1961年4月27日,塞拉利昂宣告独立,但仍留在英联邦内,奉英国女王为国家元首。

 

1971年4月19日,塞拉利昂改制为共和国,1978年的新宪法,使塞拉利昂成为一党制国家,直到1991年内战爆发。福迪·桑科领导的叛军推翻了政府。塞拉利昂内战造成5万人死亡及超过二百万人(相当于超过三分之一国民人口)流离失所,这些失去家园的人民或者成为邻国的难民,或者流浪于欧美各国。

 

塞拉利昂境内资源非常丰富,完全具备发展经济的优势条件。其中,已探明钻石储量高达2300多万克拉,并且易于开采、质量上乘,是畅销全球的抢手货。除此之外,塞拉利昂还蕴藏着1亿吨金红石、1.22亿吨铝矾土和上百亿吨铁矿,渔业、森林资源也极其丰富,尤其是红木、硬木等优质木材的储量相当可观。如果上述资源能够得到合理有效开发的话,塞拉利昂完全有能力跻身中等收入国家行列。

 

由于矿产丰富,塞拉利昂的经济主要依赖矿业,尤其钻石矿业占了很大比重。其中最为世人所知的就是人工开采的血钻。在1970和80年代,由于矿业中心城市的衰落以及政府日益严重的腐败,经济增长缓慢。到了90年代,经济结构落后加上内战,这十几年之中国民经济几乎因内战而崩溃。2002年1月战争结束,大量的外国援助涌入,帮助塞拉利昂重建。而塞拉利昂经济能否复苏的关键将是未来政府能否有效地减少贪腐和保持国内长期和平。

 

内战结束后,虽然塞拉利昂政府致力于国家建设,但由于内战造成的损失过于惨重,直到今天,它依旧未能摆脱贫困的状态。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塞拉利昂2018年的人均GDP仅有523美元(约合3661元人民币),人均日收入仅有10元,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

 

经济的一贫如洗导致塞拉利昂民生维艰,给社会保障带来难题,严重削弱民众的幸福感。截至目前,塞拉利昂53.4%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新生儿死亡率高达49.5‰(全球最高),约有16.1%的儿童在5岁前夭折,孕产妇死亡率高达1.1%,数据令人触目惊心。

 

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公布的2019年度人文发展指数,塞拉利昂在189个国家中排名第181位,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

 

 

 

非洲的雅典

 

 

塞拉利昂虽然穷困动荡,但它拥有西非历史上第一所大学福拉湾学院,一直以来有非洲雅典的美誉,一定程度上可以称作西非的文化中心。历史上也涌现过世界闻名的思想家和学者,远非我们想象的化外之地。

 

福拉湾学院1827年由英国基督教传教士协会援建,最初是教会学校,1876年它成为英国杜伦大学的一个分校,课程和考试内容与英国校区相同,并开始颁发学位。作为撒哈拉以南非洲第一所西式大学,福拉湾学院很快就像磁石一样吸引着追求高等教育的非洲青年,不只是塞国的最高学府,周边的尼日利亚、加纳、象牙海岸等国也有学生来这里求学。1967年福拉湾学院与杜伦大学脱离,和其他学校被整合进塞拉利昂大学,继续为这个饱经磨难的国家培养人才。

 

阿弗里卡纳斯·霍顿是福拉湾学院最有名的校友,也是近代非洲历史上最重要的思想家,是非洲民族主义的先驱者。

 

他1835年生于弗里敦附近的一个村庄,祖籍尼日利亚。父母被贩奴者拐卖上船,被解救后安置在弗里敦。全家靠父亲做木匠维持生活。霍顿自幼受英国教会影响皈依基督教,中学上了教会开设的文法学校,1851年进入福拉湾学院,成绩优异。

 

1855年毕业后,在英国教会的推荐和资助下,霍顿远渡重洋,进入英国爱丁堡大学攻读医科并于1859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他回到家乡,作为一名军医在英国驻西非军中服役,成为英军中第一个非洲籍军官。他从军21年,足迹遍布英国在西非的各殖民地,他借此积极参与各国的政治经济活动,并著书立说,宣传自己的政论见解。

 

退役后,霍顿在伦敦证交所做过股票生意,还于1883年在弗里敦开设了西非第一家商业银行。霍顿对兴办教育也充满热情,他在遗嘱里要求用他的股票增值建立一所“霍顿专科学校”,教授非洲人自然科学。可惜由于他投资的股票下跌,未能实现遗愿。

 

2020年3月21日凌晨1点,享誉世界的非洲文学批评家埃尔德雷德·琼斯在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逝世,享年95岁。埃尔德雷德·琼斯是非洲最重要的文化学者和文学批评家,终身致力于向世界推广非洲文学,是现代非洲文学研究的先驱之一。与此同时,他在莎士比亚研究方面有着独特而重要的贡献。在当地的媒体网站上,塞拉利昂人在琼斯的讣告下面纷纷跟帖告别,将之称为“塞拉利昂的伟人”。

 

1925年1月6日,埃尔德雷德·琼斯出生于塞拉利昂的克里奥尔部落,母亲拥有牙买加血统。他早年就读于福拉湾学院,1953年进入牛津大学基督圣体学院学习英国语言文学。获得文学学士学位后的当年,琼斯回到福拉湾学院,在那里教授英国文学。福拉湾学院当时隶属于英国杜伦大学,他在1962年凭借对伊丽莎白和雅各布戏剧中的黑人研究而获得杜伦大学博士学位。

 

翌年,出版了对非洲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奥赛罗的乡巴佬:英国文艺复兴时期戏剧中的非洲人》,将莎士比亚研究引入非洲大地。1966年,获得第一届世界黑人艺术批评奖。自1968年起,琼斯成为极富影响力的文学研究杂志《今日非洲文学》的首任编辑,并主持编辑工作长达三十余年。在往后的岁月里,他致力于推介和研究非洲文学,对非洲文学走向世界起到了重要作用。随后,他在非洲、英国和北美洲各所大学里参与建立了非洲文学研究中心,成为享誉国际的非洲文学批评家。

 

非洲的血钻地狱 背后的惊天大秘密

埃尔德雷德·琼斯

 

除去非洲文学研究外,琼斯从牛津回国后,终身致力于塞拉利昂的文化建设。在撒哈拉以南最古老的非洲大学塞拉利昂大学服务了三十余年。近现代史上,塞拉利昂饱受内战的困扰,琼斯在大学里不断帮助年轻人,成为塞拉利昂乃至非洲最富魅力的大学教授之一。2002年,英国非洲研究协会授予他非洲杰出人才奖。

 

2012年,他出版了自己的个人回忆录《弗里敦纪事:双旗下的人生》,讲述自己在殖民地时期和塞拉利昂内战时期的个人生活。

 

非洲的血钻地狱 背后的惊天大秘密

《弗里敦纪事:双旗下的人生》

 

在塞拉利昂这个“文化洼地”,琼斯无疑是这个国家的“文化名片”。

 

 

 

政坛常青树

 

 

2009年10月,在英国贸工部的大力支持下,塞拉利昂在伦敦召开投资论坛。这是塞拉利昂内战结束后在国际舞台上的一次重要亮相,塞国极为重视,从时任总统科罗马到内阁各大部长全部到会。

 

英国卸任首相布莱尔,英国贸工部部长还有几位别国的部长、使节到会讲话。连德高望重的查尔斯王子也去会场转了一圈,跟参会的吃瓜群众握握手打打气,给足了塞拉利昂面子。真可谓高朋满座,贵客云集。我有幸恭逢其盛,印象很深:一个穷国也能举办这么像样的招商会!

 

非洲的血钻地狱 背后的惊天大秘密

 

会后第三天,一位英国朋友跟我提到塞国矿业部部长阿尔法·卡努,说他家在伦敦,问我想不想去部长家坐坐。我自然同意,这哥们便给部长秘书打电话,不一会挂了电话告诉我,他的秘书要500英镑好处费才让我们见部长。

 

我知道非洲人向来喜欢对中国人吃拿卡要,但没想到在伦敦的地头上也这作风,自然不能惯着他,当即拒绝。英国哥们倒也有办法,打了几个电话,找到了部长秘书的老爸。原来部长秘书的老爸也定居伦敦几十年了,他和卡努部长是发小,从小一起光着屁股玩泥巴。后来卡努发达了他就举贤不避亲,推荐自己儿子给好兄弟做秘书,运气好也混个一官半职,算是祖坟冒青烟了。

 

当晚,英国哥们开车拉着我又接上那位胖大叔直奔卡努部长的英国宅子。一路上胖大叔对卡努赞不绝口,大意是他身居高位不改本色,还是小时候那个阿尔法,以及总统如何赏识他。

 

部长的宅子位置较偏,面积不大。客厅里都是人,很多是在论坛上发表过讲话的人物,原来部长在家办派对呢。见到老兄弟带着客人来到,卡努把我们让进客厅旁边的小会客室坐下,我仔细打量这位非洲的正部级干部,他的面容异常英俊,和一般的西非人迥然不同,眉宇间倒和好莱坞明星丹泽尔·华盛顿颇有些相似,不知是否有西亚北非的血统。

 

他体型标准,神态安详,穿着非洲传统服装,言谈举止很有风度。后来才知道,他从福拉湾学院毕业后,到英国诺丁汉大学攻读了地质学硕士,后来还读了两年博士,因为政务繁忙放弃了。我们谈了一会,看他客人太多招呼不过来就告辞了。后来没过多久,就传出他收受罗马尼亚商人贿赂,批下了塞国最大的矿权的消息。但上网一查,又说那是谣言,相信对卡努还是造成了一定的压力。第二年他就辞去矿业部长,转任总统和公共事务部部长。2012年后又改任信息和传播部部长直到2018年换届。在人事变动频繁的塞国,也算是一位政坛常青树了。

 

他的兄长也很了得,是多伦多大学的博士,担任过驻比利时大使,后来还当上了财政部长。听说他的儿子特别聪明,是数学天才,看来这个家族的智商基因相当棒。

 

 

 

大铁矿

 

 

弗兰克·体密斯是近年来在塞拉利昂的外国投资者中最成功的一个。他生于罗马尼亚,小时候跑到澳洲西部做了难民。他自称是在澳洲当矿工起家但有贩卖毒品的记录。不管怎样,他是个富于冒险精神的商人是毫无疑问的。

 

非洲的血钻地狱 背后的惊天大秘密

体密斯

 

2005年,塞拉利昂内战结束不久,他就收购了塞拉利昂国有钻石公司三成股份。这家钻石公司持有塞国北部超过三分之一矿区的矿权,包括一些钻石矿,以及世界最大的铁矿之一——唐克里里铁矿。2007年体密斯把获得的塞国矿权注入他的伦敦上市公司并改名为非洲矿业。

 

2010年非洲矿业宣布唐克里里铁矿探明储量超百亿吨,平均品位29.9%。随后,非洲矿业宣布,已和中国的山钢集团签订一份谅解备忘录,山钢集团将向唐克里里项目投资15亿美元,获得项目25%的权益。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山钢集团可以按照折扣价每年购买1000万吨铁矿石。2012年6月,17万吨矿石从塞拉利昂运抵山东钢铁,标志着双方合作开发进入实质性阶段。

 

非洲的血钻地狱 背后的惊天大秘密

唐克里里矿地图

 

不过,山钢集团与非洲矿业的“双赢算盘”只打了不到3年时间。

 

2014年铁矿石价格跌落70美元/吨,加之西非爆发埃博拉疫情,导致采矿成本提高。非洲矿业在2014年2月发布公告称,由于营运资本不足,已关停塞拉利昂地区矿山。因非洲矿业拖欠贷款总金额高达1.67亿美元,面临破产清算和从伦敦股票交易所AIM市场退市的风险。

 

从保护前期投入考量,山东钢铁只得选择做“接盘侠”,利用其香港子公司接手了非洲矿业手中的债务,并于2015年4月完成从非洲矿业收购项目其余股份。交易完成后,山钢集团获得了唐克里里铁矿及非洲港口铁路服务公司100%股份。之后几年,虽然铁矿复产,但由于铁矿石价格下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唐克里里铁矿生产铁矿石成品矿659万吨,销售685万吨,大部分直供山钢,实现销售收入2.02亿美元,亏损2亿美元。2018年前三季度,唐克里里项目销售产品111万吨,实现销售收入3000万美元,亏损则达到1.3亿美元。

 

非洲的血钻地狱 背后的惊天大秘密

运送唐克里里铁矿石产品的专用铁路

 

2019年7月,塞拉利昂矿业部新任部长富迪·约基上任。他在上任讲话中表示,将重新审核该国所有的矿业协议,取消“不符合人民利益”的合同。

 

约基说,“塞拉利昂人民因这个国家的矿产财富遭受的痛苦,远远大于其获得的收益”,过去几年间,政府在与外来投资者协商交易的时候处于弱势,其将致力于改变这一情况,并保证塞国的矿业活动能够可持续地进行。

 

非洲的血钻地狱 背后的惊天大秘密

塞拉利昂矿业部部长富迪·约基

 

8月,塞拉利昂政府已取消或暂停了包括唐克里里铁矿在内的数个大型采矿项目的许可证。

 

在这场几十亿美元的大生意中,无论是塞国政府、人民还是山钢,都没有受益,唯一的赢家,就是弗兰克·体密斯。他不仅全身而退,还成了“最富有的罗马尼亚人”。

 

 

 

名医

 

 

蒙哥马利·哈丁1949年生于弗里敦,祖上在英国殖民政府里任职。

 

哈丁60年代毕业于福拉湾学院,然后到英国利物浦大学攻读医科。得到医学学位后在英国做整形外科医生30多年,曾在伦敦、伯明翰等地数家大医院开设门诊,专业给人换人工关节。出于对英国医疗体系(NHS)和医生待遇的不满,哈丁医生曾离开英国到沙特阿拉伯行医7年,在当地名气不小,曾为王室服务。

 

不过后来他还是回到英国执业,并在此退休。哈丁一生在医疗行业里摸爬滚打,对英国医疗体系的弊端亲身经历,感触极深。

 

他曾对我讲过一次他主刀的手术过程中出现了很多问题险些酿成事故,以至于后来他自己需要做眼部手术时他坚决不在英国做,宁可大老远飞去印度。在他看来,印度的医疗要比英国靠谱,恐怕一向轻视南边三哥的中国人对此难以置信吧?

 

哈丁医生受过英国的高等教育,在欧美也属于资深的专业人士。他是世界整形医师协会会员,定期去世界各地参加研讨会。他英语文字水平很高,写电邮喜欢用一些生僻的书面语,有的需要查词典才知道意思,有点文绉绉的感觉。

 

我曾经请他替一位国内的医学博士生修改毕业论文英文版,他热情地答应帮忙,很快发回了修改的版本,Word文档增删了三分之一,经他润色确实增色不少。

 

哈丁医生曾带我去见一位在塞拉利昂生活多年的英国白人朋友(这哥们在弗里敦一家酒店做主管会计,离职后回伦敦。他在伦敦街头偶遇哈丁,辨认出他的塞拉利昂口音,交了朋友)。

 

这白人老哥儿单身一个,住在泰晤士河上的一条小船里怡然自得。哈丁带我去他的船屋找他,屋子不宽敞,倒也干净舒适。还端出咖啡待客。哈丁邀请我们周末去他家吃饭,我俩准时赴宴。哈丁早已离异,自己住伦敦西区的一套房子。

 

他一个人忙活,很快搞出一桌非洲风味。还记得主食是用木薯叶榨汁蒸米饭,微微呈绿色的米饭里还焖了大块鱼肉,味道浓郁。饭后甜品是冰淇淋。我们称赞他的手艺,他得意地称英格兰人不会烹饪,言下之意是他们塞拉利昂人更会做饭。

 

哈丁60出头从英国退休,一边出租了英国的房产,一边委托一家讨债公司替他追讨某医院欠他的二十多万镑工资(英国也欠薪!),自己则回了非洲老家,在高尚社区置办房产,又娶了一个当地老婆,过上了幸福的晚年生活。

 

不过听说他也没有彻底退休,又在弗里敦维多利亚医学中心做上了咨询工作,也算发挥余热,为同胞做贡献了。作为他十多年的朋友,我祝他健康长寿。

 

 

 

到塞拉利昂去做农场主

 

 

查尔斯·安德森是英国公民。

 

他出生在加勒比海地区一个热带小岛圣文森特,8岁时全家移民伦敦。大学毕业后一直在英国从事商业地产和酒店管理等工作。他是非洲黑人的后代,祖上被英国殖民者从塞拉利昂或尼日利亚掳到拉丁美洲种植园做农奴。因为祖籍和血统的原因,他一直对非洲感兴趣。

 

2009到2011年,他往返塞拉利昂近20次,在塞生活了20个月,算是他的寻根之旅吧。他开始想做钻石生意,在游览了塞拉利昂各地,走访了钻石产区,结交了很多当地官员、酋长之后,他放弃了能挣快钱的钻石,反倒深入塞拉利昂偏远地区,与很多酋长签署了土地租赁协议,要在塞国开发现代化农场。

 

他觉得,钻石生意不论是上游还是下游,开采还是收购,确实有利可图,但不能给当地民生带来好处,不能改变这个国家的落后现状。在这么落后的国家提倡工业化是不现实的,只有农业能给贫困人口提供就业机会和救命的口粮。

 

安德森是虔诚的基督教徒,据他说他已经得到先知的预言,他在塞拉利昂的投资将取得成功。他在塞结识的一个通灵的当地女人(巫)也告诉他,他的成功将超出预想。我们祝福他,也祝福塞拉利昂,希望他的农业项目帮助更多的塞拉利昂人解决温饱。

 

非洲的血钻地狱 背后的惊天大秘密

塞拉利昂农场

 

 

 

黑珍珠

 

 

“你像一束炙热的火焰,照亮我双眼,温暖我们美丽的家园。不同的语言, 情意满心间,是你陪我度过艰难……”

 

这首歌名为《谢谢你中国》,演唱者是来自塞拉利昂的“80后”世界小姐——“黑珍珠”玛丽亚。

 

因为中国在塞国有援建项目,玛丽亚认识了一些中国人,由此了解了中国,对中国产生了向往之情。

 

2004年,玛丽亚来中国潍坊参加世界风筝小姐大赛。到了中国以后,中国人的热情、善良和乐于助人,让这个身在异国他乡的20岁的非洲女孩,深深地恋上了这片热土。

 

当时她的母亲在荷兰定居,让她去荷兰发展——因为玛丽亚在中国没有多少收入,她的一些日常生活还时常需要在中国结识的朋友们,以及她左邻右舍的邻居们的帮助。但是玛丽亚说,我不去荷兰,我喜欢这里,我要在这里,我要做中国人……

 

2007年,她参加了《星光大道》,取得了周冠军,月冠军,年分赛冠军,年度总决赛的第四名。由于她的参赛,塞拉利昂总统特意通过电视画面表示了对玛丽亚的支持。塞拉利昂驻华大使也到现场为她加油。

 

2008年5月汶川地震的第二天,玛丽亚就自带10公斤药品赶到了四川,是第一批进入灾区“核心区”的志愿者。

 

非洲的血钻地狱 背后的惊天大秘密

玛丽亚援助汶川

 

非洲的血钻地狱 背后的惊天大秘密

2009年世界小姐大赛,玛丽亚获得塞拉利昂第一名

 

2009年玛丽亚参加了在南非举办的世界小姐大赛决赛。为备战此次比赛她特意前往四川拜师学习变脸。才艺比赛当晚,玛丽亚在约翰内斯堡胜利大剧院的舞台上表演了变脸的绝活。精彩的表演征服了在场的每一位评委,最终玛丽亚获得了最佳才艺奖和最佳时尚奖双料冠军。她赛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是在四川学习变脸的。为了学习变脸,我花了整整6个月时间。变脸这门艺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学的,而且他们通常不教女人。”

 

如今玛丽亚已经定居在中国,还在新浪开了博客。她将自己的博客取名为“黑珍珠玛丽亚”。打开玛丽亚的博客,所写文章几乎都与中非友谊、中非交流合作等话题有关,满屏的正能量,如《非洲在华留学生就业交流会》、《“一带一路”与中非民间友好组织领导人会晤》、《中国是塞拉利昂最可靠的好伙伴》等。

 

玛丽亚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说道:“中国要我或者中国不要我,我都是一个中国黑人,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在我心中我永远是中国人,我可以把中国的文化永远地传播出去,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国人的热情性格。”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561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