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武汉“爱摄”姐姐与众不同 拒绝墨镜丝巾不蹭网红景点

这群武汉“爱摄”姐姐与众不同 拒绝墨镜丝巾不蹭网红景点这群武汉“爱摄”姐姐与众不同 拒绝墨镜丝巾不蹭网红景点

女子别动队”部分成员进行主题拍摄

这群武汉“爱摄”姐姐与众不同 拒绝墨镜丝巾不蹭网红景点这群武汉“爱摄”姐姐与众不同 拒绝墨镜丝巾不蹭网红景点

藏族风情主题拍摄

这群武汉“爱摄”姐姐与众不同 拒绝墨镜丝巾不蹭网红景点这群武汉“爱摄”姐姐与众不同 拒绝墨镜丝巾不蹭网红景点

自备画架等道具进行拍摄

在抖音圈和B站等各社交平台流行一句话:妹摄最为致命。果然还是小姐姐更懂小姐姐!妹摄实指女摄影师,作为一个新型人设,近年来人数大涨,她们以跟男性不一样的视角拿起手中的照相机。

武汉,有这样一支队伍,名叫“女子别动队”,五年时间来用镜头记录“野外”而非网红景点的美好。12名成员来自武汉各行各业,互为摄影师、模特,平均年龄50岁,非萝莉妹妹也,却是不折不扣乘风破浪的姐姐。她们用每一场精心策划的摄影活动、随便一张便让人惊叹的海报给大家打样:不甩丝巾不戴墨镜,这样拍,我就是整条gai(街)最靓的嬢嬢!

意外遭遇成就绝美风景

在端起单反之前,“女子别动队”成员之一,孙小兰热衷于旅行,和家人朋友旅行时,一向都是同行的男性负责拍照,但随之去的地方越多,她越发觉得,“这样的美景不自己照下来就太可惜了。”后来,她利用工作之外的空闲时间,买书自学、上网课,远赴宁波学习专业摄影,现在从化妆到服装,从拍摄到后期,她一个人能包圆了。

昨日下午,孙小兰在武昌家中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她打开电脑内10个G的文件夹,一边展示自己的摄影作品一边回忆过往种种“奇妙”的拍摄经历。2018年初,为了拍摄黄山雪景,她提前根据天气预报前往黄山脚下,待确认落雪后上山,谁知当年黄山遭遇百年不遇的大雪,缆车停运,她不得不在山上滞留一周等到放晴安全后才下山,原本计划下山后去婺源拍雪景再返回武汉,结果又因为大雪,动车停运,她不得不再次返回黄山。“不觉得多累多折腾,如果不是意外遭遇,怎么能拍到绝美的风景。”

2015年,孙小兰在江汉路一家相机专卖店添新设备,并在专卖店组织的摄影培训班中结实了11位年龄相仿的同学,因共同的摄影爱好,她们成立了“女子别动队”,常相约一起外出“拍大片”。

去年6月底,成员之一的冰晶雪蕊计划带大家一起去咸宁拍水片,她提前踩好点,没想到拍片那天,正好赶上武汉2020特大暴雨,“平时大家比较忙,约定好的时间及计划来不及再变动,我们还是去了,没想到踩点的机位已经被水淹没,雨时大时小,我们只好等雨小时,抢时间,打着赤脚、挽起裤子,站在淹没到膝盖的水里面继续拍摄,有一位摄友腿也被水里的玻璃划伤了。”冰晶雪蕊说。尽管拍摄过程不易,但淋雨不算什么,“下雨拍片有种特别的朦胧美。”

有策划才能称为作品

“拍自己只能是照相,拍模特再加上策划,才能称为作品。”孙小兰介绍称,“女子别动队”出马,一定会提前细致策划:主题、地点、色彩搭配、服装、道具等等。

“染指流年”主题刻画染坊劳动场面,为此她们购买了布衣、纺车、脚盆;“在那遥远的地方”演绎藏族风情,她们又添置藏族服饰、转经筒。她们为其他主题准备的道具还有大提琴、琵琶、烟雾机等等。

抖音中曾热传一个段子:女摄影师拍照时:“好,下巴稍微往下收点,诶,这个角度好看,鼻子特别的挺,对,稍微再睁大点,眼睛特别好看,亮亮的,跟仙女一样!但男摄影师拍照时:OK,你就站在那就行啊,啊呦,这构图,这光线,绝了,内心OS(网络用语:独白):你只是个摆设我拍的是大片。”

之所以大多数女网友更青睐女性摄影师是因为“妹摄最为致命”,她们不仅考虑构图与光线,同样重视人物颜值的塑造,并为此“不顾一切”。

自从爱上摄影,对着装颇为讲究的孙小兰现在但凡拍摄只挑“最差的衣服”穿,“随时准备卧倒”,“为了拍到女人最美的角度,曾经趴在一大滩牛粪旁。”

成员之一的甜菜是退休教师,她常为大家拍摄的照片写主题词。去年初冬,她们拍摄了“遇见浅冬遇见你”,作为“女子别动队”做的合影纪念册。她和冰晶雪蕊共同执笔写道:“我们因共同的兴趣相遇,也因相同的喜爱而聚……时间真是好不经用,转眼就朝起暮落……不知不觉回首已是半生……”

2019年年底,“女子别动队”成员穿着象征喜庆的红色大衣拍集体照,后来遇到疫情,“不能外出,就在家里看这些照片度过宅家的时光,心情明朗了许多。”因为每一次拍摄前精心的准备,拍摄时忘我的投入,拍摄后认真的修图制作,才有了那么多美好的瞬间。”正如“遇见浅冬遇见你”的主题词中所言:走在岁月里,活在珍惜里……前行的路上,阳光或偶尔缺席,但不会永远是黑暗,浅浅笑,深深爱,总有些温暖的情意,如花般绽放在光阴里……光阴深处,该告别的还会告别,该重逢的还会重逢,我们的岁月,在百转千回后,依然美得生动。

8日一早,武汉市民出门发现,户外有水的地方都结了冰,户外的水龙头,由于滴水形成了冰柱;小区里的水池,也结出厚厚的冰。根据气象部门监测,武汉最低气温降至近零下8.5℃,刷新入冬以来的最低温。

这么冷的天,当你还在温暖的被子里时,却有人蹚在寒冷刺骨的水中抢修水管。

6时许,武昌中北路水管破裂,水破管而出涌到路面。

市自来水公司维修工程处副主任夏大章很快赶到现场,“当时显示气温是零下9℃,体感温度更低。”

天色很暗加之路面积水,夏大章和同事们蹚着没过脚踝的水一步一步找破裂点位。15分钟后,他们在积水中找到水管破裂处。

夏大章不顾已经湿透冻僵的双脚,一方面通知紧急停水,一方面联系工程设备,组织抽水、撒盐、铺防滑垫……把这一切都安排妥当,他的脚几乎失去知觉。两个多小时后,夏大章才回单位换了鞋。

9时许,长江日报记者来到水管破裂现场。此时室外气温仍在零下3℃左右,几十名水务抢修人员正在忙碌。返回现场的夏大章正蹲在水管破裂处研究抢修方案。

记者随夏大章沿中北路一路巡查。在现场走了一个小时,穿了里三层加上羽绒服的记者仍冻得不行,裸露在外的脸和手刺骨生疼,呼出的热气打湿了口罩。夏大章说:“今天确实比往常冷,不过我们必须坚守,直到抢修完成才能离开。”

夏大章说,此次抢修力争在9日早上完成。也就是说,包括夏大章在内的这些抢修工作者,至少还要在户外坚守20个小时。

入冬以来,市自来水公司给工作人员配发了带绒的套鞋、加热鞋垫、反光棉衣和手套,充分考虑到户外水务工作者的防寒需要。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51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