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方认为劳荣枝主观恶性极深 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检方认为劳荣枝主观恶性极深 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被告席上的劳荣枝
检方认为劳荣枝主观恶性极深 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昨日下午5时36分,劳荣枝涉嫌犯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等罪一审庭审结束。法庭宣布休庭,将择期宣判。
1996年至1999年间,劳荣枝与法子英曾在全国流窜实施绑架抢劫,在这些案件中有7人在被抢劫财物后遭杀害。昨日的庭审中,公诉方认为劳荣枝在多次案件中均实施了坐台、物色、引诱被绑架对象并取走财物等行为,在杀人事实上存在合谋,属于共犯。
另外,受害人陆中明家属朱大红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部分也于昨日进行控辩。朱大红及其代理律师认为,劳荣枝对于陆中明的死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求民事赔偿,且拒绝调解。
劳荣枝自称曾坦白立功
昨日庭审中,劳荣枝承认参与了南昌、温州、常州和合肥四起绑架、抢劫案。她还自称每次自己都是在法子英的指使下带着劫来的财物先行离开,留法子英善后。自己从不知晓法子英会把这些绑架的人都杀死了。其辩护人称公诉方一直未能提供当年作案的凶器作为证物,而且相关证物上也未能提取指纹和DNA与劳荣枝比对。因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证明劳荣枝犯有故意杀人罪。但是公诉方认为,四起案件中,劳荣枝与法子英已经形成固定的犯罪模式,即由劳荣枝坐台、两人共同物色对象、法子英暴力威胁、劳荣枝带着财物离开,最后由法子英善后。即法子英和劳荣枝是“事前合谋、事中分工。”虽然劳荣枝一直辩称自己主观没有杀人意愿,但客观上她一直参与其中。
控辩双方还就合肥案中,劳荣枝所扮演的角色和所起的作用展开辩论。目前合肥一案中已知的事实部分是,法子英为了恐吓被绑架人殷建华,以做木工活为由从路上叫来木匠陆中明。但陆中明进房后,法子英就将其杀害并割下头颅向殷建华展示,最后将陆的尸体藏于冰箱中。根据劳荣枝的供述,在陆中明遇害时,她与殷建华一起被关在主卧中,没有目击凶杀现场也没有参与杀人。
公诉方举证,有证据证明劳荣枝此前去买了冰箱,而且在买冰箱时就已经知道法子英可能会杀人。另外,劳荣枝在此前对公安机关的供述中称,自己曾对法子英说过“杀个人给他看”。而且当时劳荣枝身处的卧室,与木匠陆中明被杀害的厨房只有3.1米。劳荣枝属于合谋杀人且故意放任杀人。
但劳荣枝辩称,在合肥时,自己不记得买过冰箱。自己在合肥也从没说过“杀个人给他看”这句话。称这句话是自己在厦门刚落网时,面对公安机关审讯时说的气话。
此次庭审中,劳荣枝当庭称此前法子英判决书中只记录了南昌、温州和合肥三起绑架案,而自己在对公关机关的供述过程中主动提及常州绑架、抢劫一案。公诉方指出,法子英1999年的供述中已经提及常州案,公安机关已经掌握了这一事实。所以劳荣枝不属于坦白立功。

受害方要求赔偿并拒绝调解

昨日下午,木匠陆中明家属向劳荣枝要求民事赔偿的部分也进行了控辩。受害者家属代理律师刘静洁在法庭上发言称,劳荣枝与法子英应当共同承担犯罪行为造成的后果。
刘静洁在庭上介绍陆家生活情况时说,1999年7月,陆中明为了给刚上小学的孩子筹集学费,才去合肥刘安路做木匠。谁知一去不复返,陆家也就此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因法子英没有任何财产,所以陆家也从未获得任何赔偿 。陆中明的妻子朱大红只能通过打工、种地勉强维持3个孩子与陆母的生活。20年来,陆中明家人一直陷于悲伤中。因为经济贫困,陆家3个孩子仅完成了义务教育。至今陆家还欠着几十万元外债。
刘静洁称,劳荣枝在前一天庭审中所说的自己只有3万多元积蓄,这笔钱对于陆家的现状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受害人家属希望被告人给出更多赔偿和补偿。刘静洁认为劳荣枝并不是真的有悔罪意愿。刘静洁说,虽然劳荣枝自称过去20年自己过得暗无天日,但当她养着两条狗,在画画和弹琴时,朱大红和3个孩子却在贫困中挣扎。过去20年中,劳荣枝从未想过受害人家属的境况。“你说你经常给别人捐款,还想做义工。哪怕你曾匿名捐款给被害人家属,也算你有悔罪表现。”刘静洁在庭上反驳道。
陆中明的妻子朱大红称,法子英和劳荣枝合伙残忍杀害陆中明,自己一家的生活轨迹从此被改变。“我们家3个孩子年幼就失去了父亲,这就是天塌了。”朱大红情绪激动地说。朱大红说自己希望劳荣枝能得到法律严惩。
对于民事赔偿部分,劳荣枝仍称自己愿意尽其所有来补偿受害者。

公诉人认为劳荣枝不适用认罪认罚

昨日庭审中,劳荣枝称自己承认犯了绑架罪和抢劫罪,但不承认故意杀人罪。另外,劳荣枝讲述了一些自己在潜逃20年中的生活细节。
劳荣枝称,在厦门被捕后,自己的内心得到了救赎。“我毁了别人也毁了我自己。我经常凌晨两三点都不愿睡觉,因为觉得每天都是最后一天。”
劳荣枝还说,自己离开法子英后也想做个好人,凭借学识和能力她原本可以做很多工作,但没有正式身份让她无法工作。现在母亲已经接近80岁,自己也没尽过赡养义务。每次自己不知向谁诉说时,就会去教堂做礼拜。或因与法子英在一起堕胎4次有关,2009年,她还被查出罹患宫颈癌。与死神擦肩而过后,她更想融入社会,但却没有机会。
而公诉人认为,劳荣枝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扭曲和对生命的蔑视,人性和底线的失守是其人生悲剧的主要原因,根据《刑法》相关规定,应当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因存在绑架致人死亡的加重后果,应该予以严惩,且不适用认罪认罚。
庭审结束后,受害人代理律师刘静洁向楚天都市报记者表示,这次庭审与自己的预期差不多。刘静洁认为这次庭审公开公正,虽然这两天劳荣枝说话的内容翻来覆去没什么变化,但审判员打断她的时候不多。如果劳荣枝真想忏悔、悔罪,就应摆正心态,“不要把别人当傻子。”
刘静洁说,劳荣枝在庭上多次讲到“请原谅我的自私,我怕死”。“你怕死,那死的7个人就不怕死吗?她说自己逃亡20年从来没说过一句假话,但她从来没告诉身边人自己的真实身份。”刘静洁说。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426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