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介成了收割女性的重灾区 时代从来没有放过任何人

婚介成了收割女性的重灾区 时代从来没有放过任何人
 
1
 
昨天,牛老师抱着手机哭得不行。
 
我问他怎么了,他指手机边哭边说,天理不公,世道无常,他拼死拼活没钓到富老头,别人随便拍拍照片,装装高富帅就能钓到一大堆长腿大姐姐。
 
我拿起他的手机一看,说是北京某婚介软件上女多男少,上面来相亲征婚的女性大多都是高收入职业女性,盘靓条顺,从收入到颜值样样拿得出手,去相亲,一个月会员费2W。
 
为了解决女性会员的需求,缓解女多男少的困境,平台专门养了一堆男性婚托,给他们认证别墅、跑车,让他们以高富帅的身份去服务会员,以及骗续费。
 
我一开始还想,养婚托不要钱吗?
 
结果还真不要,婚托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老蛇皮,有这些漂亮姑娘在,钱都是小事。
 
他们就是去找刺激的。
 
三个月时间一过,找个借口分手,继续睡,啊不,继续服务下一位会员。
 
于是,婚介公司能赚钱,红娘能拿提成,伪高富帅能睡姑娘,三赢。
 
就姑娘输了钱、输了时间、还输了身子,以及旁边辛辛苦苦钓富老头钓不到的牛老师嫉妒得愈加头秃。
 
2
 
这事情到底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但如果是真的,我也毫不意外,因为这件事情的发生完全符合现实逻辑。
 
婚介这东西本身是为了促成婚姻而存在的,这里我们再老调重弹一下,说一下婚姻的本质。
 
婚姻的本质是收益和风险的共担,理论上婚姻应当是双方收益和风险的平衡。
 
但现实中不会有人一开始就老实的愿意主动分出收益,帮人担风险,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收益最大化,风险最小化。
 
怎么做?
 
找一个综合身价比自己高的配偶,分掉他的收益,用他的收益覆盖自身的风险,以此实现人生路径的上升,获得更好的生活条件。
 
简单的来说就是找个条件比自己好的对象结婚。
 
3
 
这件事情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受害者都是高收入的女性,与我们认知中,没钱才傍大款的拜金女不同。
 
她们其实并不是所谓的拜金被人反杀。
 
这就要说到两点,第一点,即便高收入群体,但许多人依然败给了生活。
 
月入五万又如何?
 
大多数的高收入打工人一般都集中在经济发达地区,而这些地区的特点是高房价、高物价,在家庭无法支持,缺乏固定资产的情况下,五六万的高收入,依然换不来北上广深一套房。
 
第二点在于,欲望随着生活水平同步提高。
 
月入两万,想要过月入五万的生活,月入五万想要过月入十万的生活。
 
人的欲望无穷无尽,每个人都想要更好的生活条件。
 
但通过工作去获取收入的提升往往是高难度且有限的,不然职场不会这么卷,所以婚配就成了许多人走向人生巅峰的另一个选择,即便是高收入群体也是如此。
 
所以高收入女性也会成为婚介平台的用户,这并不稀奇。
 
许多人奇怪的另一个点在于,为什么在这个市场会是有女多男少的现状,严重到开始卷了起来,甚至卷到出现职业骗局。
 
其实很简单,因为价值筛选导致的资源不对等。
 
4
 
这个不对等在于男女拥有的资源不对等,以及双方在通过婚姻上获利的不对等。
 
高收入男性总体比例是大于女性的。
 
受社会观念影响,男性工作者的比例总体大于女性,男性也更多的将工作、事业、收入当做人生的重心。
 
圈定同样比例的一群人,其中男性的收入大概率高于女性;
 
圈定同样收入的一群人,男性的比例大概率高于女性。
 
就像大众常常谈论掌握了大多数资源的顶层圈层,也是男性居多,事实上大多数的顶层男性掌握了大多数的社会资源。
 
所谓的“顶层”包括像各位互联网爸爸,时间管理者罗老师等艺人明星以及各位房地产大佬等超高收入群体,其特征是自身拥有的财富名利资源远超一般打工人通过正常工作途径所能获得,他们是社会中的强者,也是婚恋市场上的顶级存在。
 
婚恋市场普遍看重财富资源,而财富上普遍男强女弱。
 
同时由于相同的社会观念和男性普遍收入高于女性的现实,也造就了男性和女性在婚恋市场上的另一种不对等——利益不对等。
 
女性普遍向上兼容,男性普遍向下兼容。
 
我们常可以看到,女性的结婚对象,在收入资产这些硬性条件上往往比自身高一到两个层级,而男性的结婚对象在这些硬性条件上往往会比自身要低,甚至低很多。
 
一个普通女性,无车无房,收入五千,兴趣是旅游自拍,特长是有趣的灵魂,她要求的结婚对象绝对不会是一个跟她同样条件的男性,而是起码有车有房,月入过万,身高体重还有点标准的“普通男性”。
 
而这种资源错配,在大众眼中还是一个 “正常社会现象”。
 
5
 
什么叫错配?
 
我们用A、B、C、D来带代指收入水平、资产身价从高到低的不同人群。
 
所谓金童配玉女,西葫芦配南瓜,理想情况下应该是高配高,低配低,A男配A女,B男配B女。
 
但现实中,A层级里男多女少,空出来大量的A男资源,这时候B级女看到有A级可以抢,自然就看不上B男,而是要拼尽全力的争取顶级A男。
 
在有劳斯莱斯的情况下,没有人会选BBA,在有半佛的情况下,没有人会选吴彦祖。
 
A级男有空余,而A级女无空余,导致A级男不得不向下兼容,选了B级女, B级男的资源被抢了,不得不再向下兼容,这样一级一级错配下去,男性不断的向下兼容,女性不断的向上获利。
 
但你以为现实是A男配B女,B男配C女,C男配D女,剩下部分A女要不委身下嫁,要不和D男一起孤独终老?
 
不,现实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
 
真正的现实是,A男逍遥自在吃下大量B-C的资源,剩下的B,C,D男要不举债付出当舔狗,要不孤独终老。
 
要知道,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当有更加优秀的资源出现的时候,就必然会有人争夺。
 
当A级男供给溢出的时候,必然不会只有数量刚刚好的B女出来匹配,而是会有远超对应数量的B级、C级女出来抢夺那些数量有限的A男。
 
因为这个市场已经成为了典型的买家市场,买家市场的特征,就是供过于求。
 
而A级男也不会直接向下兼容配对,而是“全都要”,尽量的占有尽可能多的异性资源,毕竟在顶级A男这种圈层里,已经不需要通过婚姻配对来覆盖风险,在他们眼中一个不靠谱的配偶有时候就是最大的风险。
 
事实上,我们也可以看到许多的年少发达的富豪并不会早早结婚,而是万花群中过,片叶不沾身,享受红利而不被锁住。
 
很多已经结婚的富豪,要不就结婚的时候还不发达,要不就是真好男人,但顶级好男人这东西可遇不可求。
 
然后,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在B级女这个婚恋市场里,一大批高收入城市女性在追赶那些数量有限的高富帅。
 
在需求庞大,而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市场就会不可避免的卷起来。
 
有需求就会有供给,有贪念就会有割韭菜。
 
于是平台开大放狗,蛇皮婚托嗷嗷进场,高知女性成为了新一茬的韭菜。
 
这种女性追着男人抢,男女结婚成了男方向下兼容,女方向上进击,看起来仿佛是男权的胜利。
 
但一个可悲的现实是,这其实是大多数男性的悲哀。
 
顶层男性的极端强势,建立在中下层男性的极端弱势上,A级男在婚恋市场上的受欢迎,建立在C、B、D男婚配权的丧失上。
 
社会的目光总是偏向强者,所以有资源优势的男性可以时间管理,可以在女性中间游刃有余;而那些资源相对弱势的,只能面对一个各方面条件不如自己的异性硬着舌头去舔。
 
优势需要靠同行的衬托。
 
有资源优势,才是一个值得嫁的男性,标准以下的男人,都不是人。
 
6
 
卷的本质,是资源有限,以及分配难以保证平等。
 
所以社畜在职场上疯狂的卷,希望获得老板青睐,抢到升职加薪的资源;
 
所以家长在家长群里疯狂的卷,希望让老师重视,让子女得到教育上的倾斜;
 
谁都不想资源掉到别人头上。
 
在婚恋上也是如此,优质异性永远是少数,而希望靠婚姻逆天改命的永远是多数。
 
怎么能让我的宝马王子一心看我,撇开其他的妖艳贱货呢?
 
卷,往死里卷。
 
而且不止女性卷,男性同样卷,只不过女性卷的目标是高级对象,是名表豪车大豪斯,而男性卷的目标是同级对象,甚至是低级对象,是蜂腰长腿大波浪。
 
是的,颜值就是比钱低级,但卷还是一样的卷。
 
只要人有欲望,只要高富帅和大长腿不能批发,这种卷就无法避免。
 
渣男婚托不过是形式上的创新,本质上还是渣女婚托骗老实人钱的那一套,只不过骗子从大长腿换成了高富帅,对象从程序员换成了都市名媛,然后又是一次狂欢。
 
7
 
每当这种跟婚恋相关的话题出现的时候,总有人会骂女性拜金,势利。
 
其实大可不必,人人都爱钱,人人都喜欢零风险高收益,男女都一样。
 
而且这种婚恋上的不平等并不是女性造成的,而是整个社会共同的风气一起形成的,当男性占据优势获得特权,当女性吃下红利享受优待时,自然有其他的男性在职场里卷成社畜,有其他女性在婚介平台卷成韭菜。
 
她们在市场瞄着高分男,却不知不觉养活了一群渣男。
 
我们看完感叹不如努力加班实现财富自由,却丧失了上厕所的自由。
 
其实,时代从来没有放过任何人。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武汉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414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