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保国消失了 留下一句“耗子尾汁”

大师”出圈 “超人”挑战偶像用笑声,解构“神坛”
“混元形意太极拳”马老师突然走红了,又突然消失了。
他在遭到K.O之后,谴责“年轻人不讲武德,今后耗子尾汁(耗子尾汁)”的视频,全网播放几亿次。
模仿、搞怪他的视频,在B站,以及其他各个平台,都有成千上万。
他自诩战斗力超强的“闪电五连鞭”,也被大家像猴戏一样围观。
马保国消失了 留下一句“耗子尾汁”

“耗子尾汁”不仅成为网络流行用语,而且还被商家注册成商标。
11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称其“哗众取宠,招摇撞骗,说到底是一场闹剧,该立刻收场了”。
当日,B站的此类视频,纷纷下架……
马老师从“大红大紫”到突然“凉凉”,都充满尴尬。
虽然他在各种公开场合,总是一本正经地,坚称自己是“武学宗师”,总是一脸无辜地,说自己是被陷害,但是,网民更多是把他当做调侃、嘲讽对象,甚至视为笑料。
马保国消失了 留下一句“耗子尾汁”

马老师这次,显然和那些赚取无数死忠粉的“前辈们”不太一样。
就在几年前,江西的“大师”王林,还拥有从高官、富豪、到明星的无数粉丝;
再早一些,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气功、特异功能的热潮不断,举国为之痴狂……
如果早生若干年,以马老师这样得气质,不仅会暴得大名,也许还会成为全民偶像。
本来可以成为神话,如今却成了笑话。
不得不说,时代是变幻莫测的。
 
2001年,马保国陪儿子到英国读书,因缺学费开始在英国开馆授徒,从那时起,马保国自称被英国武术界誉为“当代李小龙”,并以“混元形意太极拳掌门人”自居。
这原本是一个挺励志的故事:江湖卖艺,送儿留学。
马保国消失了 留下一句“耗子尾汁”

借着中国功夫的名义,蒙了一些外国人的钱,也算不上什么伤了大节的事。
或许在国外当“宗师”久了,马老师自己也信了,回国之后,同样开馆授徒、出书立传,有模有样。
前些年,江湖上突然冒出一个徐姓搏击手,看不过“大师满天飞,掌门遍地是”的繁荣局面,生生跳出来要单挑各位大师。
包括“咏春拳宗师”在内的多名“武林高手”,每一次都没费多大力气,就被小徐轻松K.O。
马保国消失了 留下一句“耗子尾汁”

这在网上盛传一时。
但是,那些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大师们”还很活跃,留下几句“功夫太深,怕打伤他”的强词夺理,依然大摇大摆地行走在江湖:
该收徒的收徒,该表演的表演,该出书的出书。
马老师初次出名,也是因为今年5月的一次比武:
作为“一代宗师”的他,在比武擂台上,居然被一个50岁的业余拳手,在30秒内K.O三次。
按说,马老师的功夫到底如何,大家心里都有数了。
马老师却在事后解释,自己在比赛之前,胳膊突然抬不起来,暗示遭到对方的暗算(下药)。
马保国消失了 留下一句“耗子尾汁”

前几年,还有“隔空取蛇”的“大气功师”王林,以及不少有门派背景的“武林高手”。
2017年,身陷囹圄的王大师,因病去世,只活了65岁,算不上长寿。
他过去声称,曾给某外国元首发功,“隔空取毒瘤”。
但他却无法治好自己的病,保住自己的命。
而他的豪华别墅、轿车等,也被曝光。大家看到原来作为一个“大师”,得到了名流们的追捧,来钱确实容易的一面。
马老师红了,听说有影片要邀请他参演,他参加各种商业活动的正式报价也有了。
马老师,要出圈了。
但这些都是资本力量的推动,把马老师当成一个类似木雕泥塑的滑稽偶像、流量IP、吸睛“奇葩”。
马保国消失了 留下一句“耗子尾汁”

所谓的神功、大师,就像尼采笔下的各类偶像:
“被一些人刻意编造、粉饰和吹捧出来的——因为,大众往往需要一个似是而非的幻想世界,需要一些貌似强大的守护者。这样一来,那些超出人类解决能力的麻烦,就似乎有了希望。”
身患疑难杂症尤其是绝症者,期待能有手到病除的“神医”;
总被欺负的人,希望拥有超越现代科学的神功、秘术,能够凌波微步、飞檐走壁,手撕鬼子。
虚幻的期待,是产生各种偶像的土壤;大多数人的内心深处,都有着自我欺骗的本能。
马保国消失了 留下一句“耗子尾汁”

尼采指出,绝大多数人都崇拜强力,而且容易“随大流”:
看到身边很多人都把某个肥胖臃肿的家伙视为战神,或者把木雕泥塑视为有超能力的圣物,也跟着顶礼膜拜,而且发自内心地产生敬意,这几乎是每个人的天性。
但是,这一次,情形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马老师确实红得尽人皆知,但是更多人,是被他的一本正经、故作高深、强词夺理逗乐了。
和之前这类人总是被膜拜为大师相比,是显而易见的变化:
他以为自己是个武术大师,人们却把他看成了相声演员。
这个区别太大了。
“大师”,正在坍塌。
马保国消失了 留下一句“耗子尾汁”

率先对偶像提出质疑、进行挑战的人,即使能够将偶像打烂、撕碎,让大家亲眼看到偶像本身的苍白脆弱,和偶像崇拜的荒唐、虚妄。
但这个人往往也会被视为疯子,视为坏蛋。
在尼采眼中,这样的人,堪称“超人”。
几年前,率先挑战“武学宗师”的搏击手徐某,让各大门派的“武林高手”,在公众面前出尽洋相。
小徐赢了PK,却输了江湖:
他遭到了很多谩骂,还有人质疑他的动机,说他是故意想要出名。
随后,他被封杀,如今连他的全名都很难搜到。
尼采在书中,谈到苏格拉底的冤案。
老苏对很多被奉为准则的道德观念,公开提出质疑。
一些热爱思考的年轻人,如柏拉图,将苏格拉底视为启蒙恩师。但雅典城里的更多人,则把苏格拉底视为伤风败俗的危险人物。
马保国消失了 留下一句“耗子尾汁”

70岁那年,老苏被逮捕,按照陪审团的多数人意见,他以“腐蚀青年,亵渎神圣”之罪,被处以死刑。
尼采本人,率先喊出“上帝死了”,对西方最大的偶像“不讲武德”。
但他得不到大家的理解,一生孤独,最后只能和一匹老马倾诉衷肠。
他逐渐精神崩溃,死掉了,死后多年依然被污蔑为“疯子”。
比尼采更悲惨的,是更早之前质疑上帝的科学先驱,如布鲁诺、伽利略。他们有人被活活烧死,有人被终身监禁。
如今,“上帝”可以被吐槽,耗子尾汁也成为大众娱乐的“美餐”。
但这一切,都不是凭空的、廉价的。
马保国消失了 留下一句“耗子尾汁”

尼采谈到,各种自发形成的大众文化,一方面难免粗陋、浅薄,令人耽溺于其中;
但另一方面,也会不断出现各种戏谑。
在自发的、私下的场合,被戏谑的对象,越是具有大众偶像的特质,戏谑作品就越有冲击力、感染力。
人性是复杂的,有膜拜偶像的软弱性,但也有巴不得看到偶像轰然倒塌的内在冲动。
马保国消失了 留下一句“耗子尾汁”

对偶像直接否定,或者切齿痛骂,容易招致大众的内心抵触;
但如果以滑稽、戏谑的方式,往往能让大家在欢乐的笑声中,瓦解偶像的神坛,回归理智。
上世纪末,王小波黑色幽默的小说和杂文,就有这样的力量,瓦解了很多虚假的“高大上”,这些作品至今不朽。
有评论者说,对于那个众所周知,但依然充满禁区的荒诞时代,王小波的另类幽默,比各种严肃专著,更有启蒙的力量。
当然,笑声过后,偶像的光环暗淡了,也就意味着很多美好的幻想,也破灭了,唯有面对“平凡的世界”,面对各种无解的问题,面对自身的无能和无力……
所以在尼采看来,喜剧和悲剧,有着相似的内核。
马保国消失了 留下一句“耗子尾汁”

面对“耗子尾汁”,也许,当初很多曾相信过所谓“武学大师”、“XX大师”,甚至为其交过智商税的成年人、中老年人,会感到尴尬,会变成自嘲的苦笑。
资本力量将马老师哄抬成顶级网红,如今也草草收场,成了又一个笑话。
干了这碗耗子尾汁,彻底洗掉偶像的粉饰,从此做个和大家一样“不讲武德”的普通人吧。
耗子尾汁,确实是一种神药,一种很棒的清醒剂。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378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