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霸王被申请破产苟延残喘岁月长 人间再无小霸王

小霸王被申请破产苟延残喘岁月长 人间再无小霸王

 
近日,小霸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被申请破产重整,法定代表人冯宝伦已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限制消费令由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下发。
 
今年1月7日,益华百货的老板陈健仁卸任小霸王文化董事长,由冯宝伦接任。企查查显示,小霸王文化自今年3月开始,陆续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至9月9日,共计有29条被执行人记录,执行法院均为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金额合计1824.8万元。
 
自2019年起,小霸王文化已牵涉多达98起司法案件,其中,涉及多起股权投资款的纠纷。
 
根据业内人士透露,小霸王此前曾经在项目投资方面出现问题,亏了两三个亿,加上幕后“金主”——益华百货的老板陈健仁陷入资金问题,被申请破产重组也是无奈之中的唯一出路。
 
以学习机的身份出道,却在娱乐稀缺的年代成为几代人对于游戏的最初印象,90年代的巅峰期年产值超过10亿,也曾代表过国产主机的希望,最终却成为了时代的敝履,成了留在很多人心里的一滴眼泪。
 
 
缘起
 
1983年,美国电玩产业因“雅达利大崩溃”而萧条,任天堂发行第一代家用游戏机Family Computer,史称红白机。红白FC上市整整二十年,全球出货6291万台,是近代电玩产业的体制奠基者。
 
但是,红白机的浪潮虽然同样席卷了中国,可任天堂的红白机从未真正进入中国市场。那是个万象更新又混战不止的年代,盗版、破解、水货成为市场主流,让任天堂望而却步。
 
而任天堂的缺席又从未影响游戏机在中国市场的风靡,这一切还要从一家小厂和一个男人说起。
 
1961年,江西泰和人段锡明新得一子,那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期,也许是为了孩子永远平安,也许是希望国家永远太平,他给这个孩子取名为段永平。
 
同年,段锡明夫妇双双进入了江西水利电力学院(现南昌工程学院)当老师,但铁饭碗只捧了5年,又响应号召参加了上山下乡运动。
 
段永平跟随父母来到井冈山下,一边插秧割稻,一边读完了小学,条件非常艰苦,忙的没日没夜。
 
1977年10月,国家恢复高考,一代人迎来希望的曙光,段永平也不例外。但由于准备不够充分,首次参加高考时段永平的成绩一塌糊涂,只能继续备战。
 
1978年7月,段永平再次走进考场,成为了他们学校唯一一个考上本科的学生。于是,17岁的段永平走进了浙江大学的校园,成为了无线电专业的学生。
 
1982年,大学毕业的段永平被分配到北京电子管厂,这是国企,是当年父母所期盼的铁饭碗,但段永平只干了三年就辞职了,随后去了中国人民大学计量经济学专业读研。
 
1988年,研究生毕业的段永平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几经辗转,进入了中山市日华电子电器设备厂。那时,任天堂的游戏机已经火热,一大批国产山寨厂家开始仿造红白机,山寨之风刮到了全国各地。
 
但段永平去的这家厂,只是中山市怡华集团下属的一间小厂子,主业务也是组装生产“仿任天堂”式家庭游戏机,却由于经营不善,一年亏损200多万,段永平去的时候,账上只有3000元的资金。
 
凭借着高学历、高水平技术条件和很快展现出的经营天赋,段永平得到了陈健仁的赏识,成为了日华电子厂的厂长。
 
接任初期,为了尽快扭亏为盈,段永平采取了租用品牌的方式,租了一个名叫“创造者”的游戏机牌子。贴牌生产,效率高,卖得也火。
 
但很快,段永平发现创造者品牌的持有人及其香港代理人,在日华已经租下牌子使用权的情况下,偷偷地把牌子同时租给别人用,段永平一怒之下停止了和创造者的合作。
 
90年代初,改革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多种诞生于国外的娱乐活动也从沿海地区悄悄向内地转移。怡华集团地处广州中山,正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区。
 
1990年,中国内地市场卖出300万台游戏机,当时有人预测它的市场饱和量是4000万台。一夜之间,数百家电子游戏机生产厂应运而生,此时,段永平的品牌意识已经觉醒,他要在这波浪潮中创出自己的品牌。
 
1991年,小霸王电子工业公司正式成立,传奇的序幕就此拉开。
 
发迹
 
虽然有了自己的品牌,但以如今的眼光来看,小霸王早期的产品是彻头彻尾的“山寨货”,简直就是仿照红白机而生的。
 
但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山寨产品还没有遇到任何舆论压力,因为国内没有太多人知道任天堂,只知道这是游戏机。小霸王最初的压力也正是来源于此。
 
那是一个游戏被妖魔化的年代,电子游戏机作为新鲜事物,遭受了家长们的质疑。没办法,家长是付款方,得不到家长的许可,游戏机打不开主流市场,这是游戏机产业共同的难题。
 
压力之下,段永平在营销领域的天赋开始展现,一招“四两拨千斤”,小霸王学习机问世。
 
1993年,平均售价上万元的电脑还没有走进千家万户,这是工薪阶层难以承受的“奢侈品”。不过,也有人意识到了电脑在未来的重要性,毕竟“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段永平嗅到了商机,当然不是做电脑,那太慢了,而是要抓住电脑普及之前的空窗期,以某种形式的替代品打开市场,给游戏机披上学习机的外衣。
 
小霸王从全国各地招聘数百名电子机械、计算机的专业人才,成立产品开发部,日夜赶工。几个月后,一种叫“电脑学习机”的东西横空出世。
 
小霸王被申请破产苟延残喘岁月长 人间再无小霸王

 
所谓的学习机,生产原理和游戏机基本相同,只不过增加一个计算机键盘和电脑学习卡,把这两样东西和原来的游戏机连接,通过电视机做显示屏,就组成电脑学习系统。
 
相比于动辄上万的电脑,一台学习机只卖二三百元。后来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80后90后们以“练习打字”的名义,拥有了人生中第一台游戏机。
 
但话说回来,那是一个混战不止的年代,“山寨”根本不算负面新闻,学习机也并没有技术壁垒。如今小霸王走到破产的局面也是基于此,不过这是后话。
 
你能抄别人,我就能抄你,“学习机”只是小霸王发家的敲门砖,真正的源头依然在于段永平的营销策略。
 
1991年6月,段永平用40万元的投入换来了央视的广告位。在这个重金砸出的广告位上,小霸王推出了“拥有一台小霸王,打出一个万元户”的有奖销售活动——“小霸王大赛”。凭借这场大赛,小霸王从无名游戏厂家一跃成为全国知名品牌。
 
1993年,第一代小霸王电脑学习机问世后,《小霸王拍手歌》的新广告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播出,“你拍一,我拍一,小霸王出了学习机…”成为了人们口耳相传的热门儿歌曲目。
 
1994年,小霸王推出第二代电脑学习机后,重金聘请国际武打巨星成龙拍广告,一句“同是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小霸王”的广告词,让小霸王火遍了大江南北。 
 
小霸王被申请破产苟延残喘岁月长 人间再无小霸王

 
1994年,曾有机构做过一份问卷调查,中国人最熟悉的电脑品牌是什么,结果既不是BIM,也不是联想,而是小霸王。
 
这一年,小霸王迎来了巅峰时刻,凭借亲民的价格和学习机的身份,以及一场又一场营销盛典,小霸王成为了年产10亿的大厂,迅速成为行业当之无愧的“霸王”,市场份额逼近80%。
 
但段永平和小霸王之间的故事,已经步入了终章。
 
缘灭
 
1995年,段永平离开了小霸王。
 
有人说,段永平离开是因为职位;也有人说,段永平离开是因为股权。
 
虽然一手将小霸王做大,但段永平的身份依然只是厂长,贵为“打工皇帝”的职业经理人。
 
按照段永平当厂长时和集团老总的约定,日华厂由段永平全权负责,所获利润80%上交集团,20%由段永平分配。但随着小霸王的业绩越来越好,当集团其他业务板块需要资金时,总是从小霸王这里抽调。
 
原定的二八分账,总是无法兑现不说,进一步将企业做大的愿景也无法实现。
 
1994年,段永平向大老板陈建仁提出股份改革,给员工股份,促进员工的积极性,却遭到拒绝。
 
多次向集团提出股份制改造方案未果,哪怕段永平本人也始终没有拿到哪怕1%的股权,于是他提出了辞职。
 
怡华集团内部有人曾描述,“每到年底分红,他们总是发很多钱,双手拿不动就用报纸包,小报纸包不了就用大报纸来包。段永平从穷书生到千万富翁,集团没有对不起他。”
 
字里行间,高高在上,在很多人看来,段永平的离开是为了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但在段永平看来,“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股份制是企业做大的唯一出路。
 
据段永平后来回忆,“我离开小霸王,肯定是有很重大的不满,但走时跟老板谈得很好。”
 
离开小霸王时,段永平与集团签下君子协议:一年内不与小霸王在同行业竞争。为表示感谢,据传当时集团总经理还送给他一辆奔驰车。
 
但是,段永平的离职确实带走了小霸王的元气,跟随他离开的,不仅是他本人的天赋,还有6位随他一起打拼的骨干,有后来OPPO的创始人陈明永、vivo创始人沈炜,还有步步高现在的CEO金志江。
 
小霸王被申请破产苟延残喘岁月长 人间再无小霸王

 
离开小霸王后,段永平迅速开启了另一段传奇。
 
1995年9月18日,段永平成立了步步高电子有限公司。从早期的无绳电话、VCD ,再到手机、学习机,步步高一路顺风顺水,段永平也持续打造了一场又一场营销盛典。
 
2001年,段永平依然记得当初在小霸王时的心结——股权制。于是,步步高开始剥离事业部,段永平拿出3000万成立了OPPO,陈明永作为负责人;旗下通讯事业部也独立发展成如今的vivo,沈炜是负责人。
 
随后,段永平让大家入股,稀释自己的股份,没钱入股的甚至可以找段永平借钱,挣钱了从红利里面还,赔了就不要了。
 
最终,段永平本人只占OPPO的大概1成股权,vivo的不到两成,而陈明永和沈炜也只占自己公司的1成左右,其他都是核心员工和老员工们所有,从股权关系上,再也没有控股股东了。
 
这一年,段永平不再管理经营,他退居幕后移民美国,仅仅挂着董事长的名头,成为了旗下公司的“精神领袖”。
 
2006年,一位匿名为“快即是慢”的玩家以62.01万美元的价格成功拍下与巴菲特共餐的机会,这位玩家就是段永平,也是第一个竞拍成功的中国人。
 
小霸王被申请破产苟延残喘岁月长 人间再无小霸王

 
再后来,段永平成了名列《福布斯富豪榜》的投资人,他的故事依然持续,但小霸王永远告别了巅峰。
 
坎坷
 
很多人知道,段永平离开小霸王时带走了6位骨干,后来成为了步步高的顶梁柱,而小霸王则从此走上下坡路。
 
但实际上,跟随段永平离开小霸王的,远远不止6个人。
 
段永平从小霸王辞职之前,老板允许他带走6个人,生产3个,开发3个。段永平离职一个月后,小霸王迎来新领导,以及大刀阔斧的“改革”。
 
“先看谁是阿段的人,这些人的位置都没有了。”
 
据段永平回忆,很多人给他打电话,说现在工作非常不愉快,能不能去他那里。甚至小霸王的人事负责人也跟他联系,问能不能接收这些员工。
 
段永平说,“如果他们非要来,我不收不行,我有责任。”
 
人才的流失动摇了小霸王的基础,市场环境的剧变则是小霸王梦想破碎的当头一棒。
 
随着个人电脑的逐渐普及,“学习机”的市场份额被蚕食,“独立游戏机”存在的必要性也大打折扣。
 
2000年,《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出台,其中第六条规定:“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生产、销售即行停止。任何企业、个人不得再从事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的生产、销售活动……除加工贸易方式外,严格限制以其他贸易方式进口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
 
这条“电子游戏机销售禁令”,影响了国内电子游戏界长达20年,直接引来了国内游戏机市场的寒冬,时至今日,其后续影响依旧持续。
 
“学习机”的外衣已经无法再为小霸王遮风挡雨,畅销全国的“学习机”业务遭受毁灭性打击。
 
2004年,小霸王开启了架构改革和多元化转型。小霸王背后的”金主“陈建仁,相继成立了中山市小霸王教育电子有限公司、中山市小霸王卫厨电器有限公司等十大子公司。
 
每个子公司均经营不同的业务,比如教育电子公司主营学习机、游戏机;创新公司主营复读机、电子词典;数码公司主营MP3、MP4 等等。
 
但多元化试水收效甚微,其进军的每个领域都有地位无法撼动的霸主。没有技术壁垒的企业,就没有护城河。
 
转型初期,小霸王集团在子公司控股70%,剩余的则由外来投资人控制。但小霸王集团的控股只是靠知识产权占股,每年旗下子公司只需要上交一定的费用,并不参与具体业务的管理。
 
后来,小霸王集团甚至撤出了在子公司中的股份,子公司只要上交类似”加盟费“的费用,就可以使用小霸王的品牌。
 
本就山寨味十足的小霸王,在山寨的路上走得可谓是一步一个脚印,步步都无法回头。
 
广撒网的招数一出手就用老了,于是小霸王又寄希望于曾经赖以起家的营销手段。
 
2014年,长达13年的游戏机禁售规定正式解除,小霸王重出江湖,与阿里云共同发布体感游戏机新品G20。
 
2016年,小霸王宣布联合美国AMD半导体公司,共同打造并推出新一代小霸王品牌国产主机。
 
2016年8月,小霸王集团举行上市启动大会,正式启动上市。在当天的小霸王上市启动大会上,小霸王一次性拿出3000万原始股权回馈跟随企业多年的老代理商和本次新加入的核心合伙人经销商。
 
随即,小霸王在各地开始巡回路演,吸引了不少投资者参与,这个“骚操作”给小霸王埋下了难以拔除的隐患。
 
2018年8月,小霸王参展上海ChinaJoy,高调带来“Z+新游戏电脑”。这款产品采用AMD定制处理器,配备6GB内存,128GB固态硬盘以及1T机械硬盘,首发价4998元。小霸王声称,目标是成为继索尼、微软、任天堂之后,第四家拥有高端定制游戏主机的厂商。
 
遗憾的是,小霸王的梦想最终未能如愿以偿。在高调亮相后,小霸王随即销声匿迹,发售日期也一拖再拖,最终以小霸王上海分公司解散,产品中止发售而告终。
 
宣布上市四年后,小霸王不但没有上市,反而走到了破产的绝境,最先发难的正是被“拿钱不上市”的投资人。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一则判决书显示,2017年1月5日,某投资方与小霸王签订持股协议书,出资40万元认购小霸王股份;协议书约定如小霸王未能达到上市预期,则将本金加利息(按4%年利率计算)退回给投资方。
 
2018年中,该投资方向小霸王了解有关上市情况,小霸王负责人方鸿祺却表示公司无法运作上市,建议对方向小霸王申请退款。但此后,投资方联系退款,却迟迟未得到解决。
 
2019年初,投资方得知小霸王启动上市的办公地已经人去楼空,大量与该投资方类似出资购买小霸王上市预期股份的单位和个人纷纷上门索要退款以及到人民法院提起了大量民事诉讼案件。
 
最终,法院判决小霸王方败诉,此前签订持股书无效,并需偿还投资人认购款及相应利息。而从文书内容来看,与本案原告相似情形的投资人并不在少数。
 
2019年5月,有媒体报道称,小霸王游戏机项目团队已于当月10日解散,直接负责该项目的小霸王上海分公司也已经遣散。
 
随后的一年间,小霸王牵涉多达98起司法案件,其中,涉及多起股权投资款的纠纷,大部分与上文提到的案件类似。
 
破产是最好的出路,也是小霸王近20年来最被关注的时刻。但小霸王的形象却永远停留在段厂长那个年代,无可取代。
 
结语
 
2020年,是很多人生命中所经历过的最魔幻的一年,“童年回忆”小霸王的离去,最容易让人追忆往昔。
 
冒险岛、魂斗罗、影子传说,已经永远留在每一个以学习为名而沉迷于游戏的人心中,那一句清脆的电子合成音“小霸王其乐无穷”不会再出现,即使出现,也没有原来的味道。
 
跟随小霸王三个字一起扑面而来的,还有国产游戏机产业短暂的辉煌,山寨品堆砌的高峰坍塌只在一瞬间,强如曾经的小霸王,也不过多苟延残喘了二十年。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313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