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甲华西村网上卖大米 树立起新的华西品牌

淘宝村“包围”的压力住别墅开豪车,难道还要回归去种地?互联网上卖大米
花甲华西村网上卖大米 树立起新的华西品牌

 
 
即将迎来60岁的华西村,作为农村改革的老大哥,曾经农村致富的典范,在如今这一波信息化潮流里,也希望数字化能给自己带来新动能。而淘宝村模式给了“天下第一村”新的启发。
 
华西村的下一个风口是电商卖大米。
 
这是2016年华西村新掌舵人吴协恩,订下的未来致富计划。
 
曾经的“天下第一村”华西村究竟有多富?2011年华西村50年庆,最有钱的200户村民,每家出资1000万,建了当时国内最高的单体酒店之一——龙希国际大酒店。
 
华西村,一直是“农村富裕”的样本。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农村改革大潮里,华西村抓住了乡镇企业的风口,农民变工人,这里成了家家别墅、户户豪车的“天下第一村”。
 
立在潮头的华西村,从2001年开始带动周围二十多个村庄一起发展,走向更大的共同富裕。“合并”进来的这二十多个村子,并没有沿袭华西村传统的纺织、冶金工业富村之路。不少村子做起了农村电商,并形成了集中连片的淘宝村。这些淘宝村开始改变华西村。
 
2020年的“天猫双11”,华西村又将如何开启电商新战事?
 
从“一场大雨白茫茫,半月无雨苗枯黄”的贫困村,到家家别墅的“天下第一村”,过去华西村一直是中国农村“共同富裕”的“样板间”
 
这条富裕之路上,华西村先是耕作革新,搞乡镇企业,农民变工人,后来开始走工业化道路。不过,工业时代确立的支柱产业钢铁和纺织业,更偏传统,深受经济运行周期影响。
 
这几年,华西村继任掌舵人吴协恩一直试图突破,让华西村摆脱对传统工业的过度依赖,多元化探索转型,在服务、消费等赛道获取新动能。
 
2001年开始,华西村“吸收”了周边二十多个村庄,重新组合成大华西1-13村,试图带动这些村落一起发展。这些周边村并没有彻底复制华西村的传统工业路径。
 
信息化时代,新一批农村“富裕样本”涌现。
 
花甲华西村网上卖大米 树立起新的华西品牌

 
随着信息技术向农业、农村领域渗透,相关配套设施完善,互联网成为激励农民生产经营的新工具。农村电商成为无法忽视的机会。
 
2009年,阿里巴巴在全国发现了3个淘宝村。根据阿里巴巴后来的统计规则,一个行政村,电子商务年销售额达1000万元,村内活跃网店达100家或活跃网店数量占总户数的10%,便可冠以“淘宝村”的名号。
 
华西村所在的江苏江阴华士镇也开始走上了电商之路。到2013年,全国出现了20个淘宝村,江苏省出现3个。这一年14个淘宝村的淘宝店总数超过1万家,年销售总额超过50亿元,拉动直接就业人数超过4万人。
 
2014年,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项目开始实施。那一年,淘宝村数量突破200个。到2015年,仅江苏省就拥有127个淘宝村。
 
华士镇除了华西村外,陆桥村、龙河村也登上了淘宝村的名单。淘宝村带来了巨大的财富效应,打造出不同于传统华西村的富裕样本。这无形中给以工业为依托的传统华西村一些压力。
华西村吸收进来的周边村在互联网时代吃到红利,也给华西村掌舵人吴协恩带来更多思考。
 
在他看来,现在互联网经济是潮流,电商则大有可为。
 
“前几年做计算机的柳传志种了桃子,做房地产的潘石屹种了苹果,做烟草的褚时健种了橙子……并且他们的农产品都在互联网上热卖。”吴协恩说。
 
尽管华西村此前靠工业致富,但他们决定再回到土地上,回归农业。2016年,住着别墅、开着豪车的华西村三代,重新回到了土地,当起了农民,还做起了农产品淘宝的生意。
 
花甲华西村网上卖大米 树立起新的华西品牌

 
当时,由吴协恩亲自发布招聘信息,从100多名华西子弟中挑选出7名,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大学生远赴日本,学习水稻种植技术,并将16公顷的农田交给这7名年轻人做试验田,后来大家称这七个人为华西“七君子”。
 
一开始得知要在淘宝上卖农产品时,华西女婿崔京斌曾有过犹豫,“那会儿觉得还没到大家接受的那个点,做肯定是要做。”
 
但外界环境已经飞速改变。
 
即使是在农村,数字技术也正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一切。“十三五”规划初期,商务部就提出要加快电子商务进农村、加大农村电子商务创新创业扶持力度。农村联网、农村电商、智慧农业等新兴关键词出现,一大批淘宝村也在政策支持下如火如荼的发展起来。
 
2016年,全国淘宝村首次突破1000个大关,超一千万个网店年销售额达百万。华西村的接班人们开始意识到,只靠曾经的传统工业继续谋发展,恐怕是不够了。
 
华西村转型的态度很坚决,为了选出最合适的种植水稻人选,特地开了一场动员会,动员年轻人报名。
 
花甲华西村网上卖大米 树立起新的华西品牌

 
史宇杰记得当时报名的人很多。动员会结束后,本来在食品厂上班的他选择了报名。和他一起报名的还有华西女婿崔京斌,2015年,从日本留学归来的他,和妻子一起回到了华西村。
 
就像曾经“平地起城市”一样,华西大米也要“拨地而起”。
 
更有意思的是,他们第一时间做出的打算是,到互联网上卖大米。
 
2018年,全国淘宝村数量突破了3000大关,淘宝村网店年销售额超过2200亿元。这一年,华西村建起了电商中心大楼。
 
花甲华西村网上卖大米 树立起新的华西品牌

 
按照吴协恩的设想,既开设线上销售店,也开设线下体验店,特别是打造了“华西+”电商平台,在推广自己农产品的同时,也可以把其他地区的优质农产品放到这个平台上来销售。
 
外界知道华西富,但是华西人也迫切想要外界知道,华西在互联网大潮下的新产业——华西大米。
 
“现在我们讲到大米,大部分人还是想到东北大米。未来提到大米,我希望就想到华西村。”史宇杰说,而电商无疑是个最好的途径。
 
那些依托阿里平台的淘宝村,即能带动创业就业,增加农民收入,也能带来品牌效应和产业聚集效应。
 
在淘宝村集聚化发展的县市,电子商务对产业直接和间接促进作用尤为明显。比如山东曹县的演出服、江苏睢宁县的家居、浙江慈溪的小家电,电商年销售额达数十亿甚至上百亿元,有力促进当地产业升级。这也正是华西村所看重的。
 
花甲华西村网上卖大米 树立起新的华西品牌

 
为了做好电商平台的运营,华西村的第三代们争论过定价,做过线上活动,运营过社群……在华西“七君子”看来,可能就需要等待一款爆款,来实现引流,然后才能带动其他一些产品的销售。
 
在史宇杰看来,虽然目前华西村农产品电商方面的成绩不突出,大米在网店的销售额并不高,但是未来的空间还是很大。
 
江苏省一直是淘宝村发展的沃土,阿里研究院的数据显示,江苏省睢宁县2018年共有网商3.37万人,网络零售额实现286亿元。2020年江苏省淘宝村的数量达到664个,位居全国第三,其中有103个淘宝村交易规模超过了1亿元。
 
崔京斌觉得,“华西毕竟是个村”,如果能把农业、电商做好,改变过去外界对华西村刻板的工业化印象,带来产业升级,很有意义。
 
特别的“天猫双11”
 
十月底,华西的大米进入收割季,紧接着是“天猫双11”,华西大米会在这时上市,网店里都会推出活动。如今他们一边农忙一边筹划着新活动,想办法为华西大米打开知名度。
 
花甲华西村网上卖大米 树立起新的华西品牌

 
明年,华西村将迎来六十周年。“70年代造田、80年代造厂、90年代造城、20年代发展全产业”,华西村善于抓住时代的风口。
 
过去六十年里,华西村通过办乡村企业走工业化道路,创造了“天下第一村”的神话。未来更长的几十年里,农业、电商,在新一代接班人眼里,或许可以为华西村带来不一样的路径。
 
2019年吴协恩对外发言时称,互联网的出现,不仅创造了新兴产业,而且焕活了产业机制。“不可能让每一家企业都变成互联网公司,但每一家企业都可以拥有‘互联网思维’。”
 
华西村的电商还在摸索阶段,但并不缺乏做好电商的热情。“也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有个独属于华西村特别的‘天猫双11’。”吴协恩说。
 
2020年是“十三五”收官之年,也是迎接“十四五”的关键一年。刚刚公布的“十四五”规划建议指出,坚定不移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加快数字化发展。数字经济在十四五期间将发挥重要作用。
 
农村数字经济也正在涌现更多新模式、新业态和新产业。2009年开始涌现的淘宝村,已经成为一个新的社会经济现象。截至2020年6月,全国共有5425个淘宝村,占据了全国行政村总数的1%,吸纳了828万人口就业,成为农民工返乡创业的沃土。745个淘宝村年交易额已经过亿元,广州大源村甚至以销售量日均400万单,年销售额600亿元,成为全国首个百亿规模的淘宝村。
 
一大批农村已经靠“淘宝村”实现了脱贫致富梦想,而即将迎来60岁的华西村,作为农村改革的老大哥,曾经农村致富的典范,在如今这一波信息化潮流里,无疑也希望数字化能给自己带来新动能,借助淘宝这些电商平台,树立起新的华西品牌。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303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