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胜教育暴雷门:陈昊的“真还传”还是“金蝉脱壳”?

网上有个段子这样说道:“当有一天,和你相熟的一个健身房私教突然告诉你,现在续课有大幅度的优惠,劝你抓住机会时,你就要当心他们或许要跑路了。”
 
这句话对于教育市场同样适用,因为那些连锁教育机构,跑起路来,一点都不比健身房慢!
 
运营达16年之久的优胜教育,连环炸雷,多家门店关门、退费困难、官司缠身、员工索薪,甚至连续三个月登上监管“黑榜”,北京总部人去楼空……
 
优胜教育总裁陈昊曾在10月22日晚间的个人微博上表示:“各位尊敬的家长,同学,员工,还有加盟商,由于我言论不当造成抖音暂时无法直播,抖音封禁三天,我会在固定范围内播报工作进展,优胜不会跑路,我会一直坚持到底。”
 
然而这波表态已经无法再次获得家长们的信任,不少希望解决退费问题的家长在维权群里吐槽:直播只是在演戏,陈昊可以得“最佳奥斯卡”!
 
优胜教育暴雷门:陈昊的“真还传”还是“金蝉脱壳”?

 
25日,陈昊在个人微博和抖音号发文称,今晚8点准时直播,给大家汇报工作进展。紫金财经小编蹲守直播入口,却发现如24日一样,陈昊在微博发布了直播入口链接,但却并未直播。
 
陈昊直播到底闹的哪一出呢?是效仿罗永浩表演“真还传”,还是在提前准备“金超脱壳”?
 
 
创始人哽咽 家长吐糟:演戏!
 
从投诉平台上的数据看,优胜教育从去年7月开始就出现了一些问题。根据黑猫投诉平台,目前关于优胜教育的投诉共有74条,从2019年7月开始,陆续有用户因为拖延退款投诉优胜教育,但目前74条投诉依然显示“处理中”的状态,问题尚未解决。
 
如今,优胜教育北京总部人去楼空,只剩下杂乱叠堆的办公桌椅,和不时结队来维权的学生家长。
 
受疫情的影响,培训机构是冰火两重天。线上机构在疫情期间获客明显,业绩提升不小,最为典型的就是作业帮和猿辅导,再次融资的消息刷屏行业。而线下机构则比较凄惨,人工、场租,一样都不能少,只能硬扛着。
 
线下机构的难处,家长们自然是知道的,如果只是损失几节课的钱,家长们自然不会兴师动众的去维权,因为时间成本和交通成本很高。逼得家长们暂时放下工作和家庭去维权,自然是潜在损失非常大,不得已而为之。
 
在让家长掏钱的过程中,教培机构的套路,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目前,多数培训机构采取“先预售,后消费”的模式。但为了让家长们多交钱,优胜教育直接“开车”,以大幅度的优惠让你不能拒绝。比如“冲一万送一万”,家长群里搞“课程秒杀”,打六折,99元甚至9.9元的引流课程更是层出不穷。
 
根据此前的报道,在优胜教育,一次交费上万的家长不胜枚举,交三万的很平常,甚至有的家长缴费高达40万。紫金财经的小编不淡定了,40万,这得多少节课?电商让人囤货,教培机构可以屯课!
 
交钱一时爽,退货无门跑断肠,一时间,退货无门的家长们,开始通过各种方式,希望拿到预交的费用。
 
实际上,在正常的状态下,教培机构的现金流还是可以的,这个赛道不仅个人点击,互联网巨头也不断入局参战。那么挨过了2003年非典的优胜教育,怎么突然资金链断了?
 
优胜教育官网显示,其成立于1999年,旗下涵盖针对6-18岁人群的个性化教育培训项目“优胜1对1”、素质教育培训项目“优胜派”以及家庭教育培训项目“优胜家”等。
 
虽然知名度不如新东方、学而思,但因为绝大部分校区选址在中小学周边,给很多家长留下了深刻印象,再加上口耳相传,生源一直不错。巅峰时期,优胜教育在全国拥有1100多家校区,疫情前全职员工1.2万余人,兼职员工近2万。
 
在对外的宣传里,1978年出生的陈昊是个“博二代”,书香门第。父亲陈传平师从华罗庚,是我国著名数学家,从事数学研究。母亲唐芳琼是中国著名科学家,国际知名纳米材料科学家。
 
1999年,21岁的陈昊硕士毕业,投身教育产业,2004年,优胜教育开始商业化运作。核心团队也主打“高学历”,包括剑桥大学硕士、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硕士等。
 
不过真正让陈昊出名,是在求职节目《非你莫属》中担任BOSS团成员,2014年其还参与过《老板变形计》的节目录制。那时候,他刚过而立之年,喜欢在节目里翘着二郎腿,跟人争论和点评的时候总免不了咄咄逼人。其他嘉宾说一句不同意见,他可以反驳十句。
 
优胜教育暴雷门:陈昊的“真还传”还是“金蝉脱壳”?

 
人人都喜欢过五关、斩六将,人人都不喜欢走麦城,陈昊也一样。然而现在一边是危如累卵的优胜教育,一边是不断维权的学生家长们。
 
面对多方诘问,陈昊和他的优胜教育频频发声。
 
10月17日,优胜教育连发两条微博,称“优胜教育没有破产,大家可以去官方渠道查证。优胜还在,而且会越来越好!”
 
19日,陈昊在与家长和老师的视频电话中现身,并指出疫情重创了以线下为主的优胜教育,北京如今的营收只有过去的四分之一,加上部分加盟商甩锅,为了保护品牌,公司被迫接盘,导致现金流无以为继,只好四处筹款。
 
“如果有1个亿的话,全国就能完全解决了。分期付员工的工资,分期付退费,正常全部运转起来。”陈昊明确表示。21日晚7点,陈昊再次现身直播间,不同以往的是,陈昊在直播过程中数度哽咽,并称“我活下来,我就要颠覆这个行业”。
 
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抖音封禁三天风波,陈昊承诺直播却未直播的戏码。
 
陈昊,他食言了!
 
 
重组无疾而终 援助股东自身难保
 
不过,陈昊表态中的一句话是对的,即优胜教育并非没有自救。
 
“今年四、五月,公司资金链已经陷入快要断裂的状态,我们卖房卖车、高管集资,把所有能够动用的钱都投上去了。” 与此同时,陈昊还将公司的股权质押给“青睐我们的上市公司”,在没有正式签约前,陈昊得到上市公司的一部分资金救急。
 
据了解,陈昊所提及的上市公司,正是以黄金珠宝以及融资租赁业务为主的*ST金洲(000587.SZ)。
 
今年5月26日,*ST金洲披露《关于签署重大资产重组协议股权收购意向协议的提示性公告》(以下简称“意向协议”)称,拟以不超过 5 亿元的现金(含自筹)收购陈昊等交易对手方持有的北京优胜腾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胜腾飞”)100%股权,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胜教育”)为其全资子公司。
 
公告显示,若上述收购完成,陈昊等股东承诺,优胜腾飞2020年至2024年将分别实现净利润2000万元、7000万元、1亿元、1.4亿元、1.7亿元。该交易事项引发深交所关注。深交所要求公司就业绩承诺实现、交易的商业合理性、支付方式合理性等方面进行解释。 
 
对此,*ST金洲方面表示,本次交易意在借助双方优势,壮大优胜教育,提升市场规模,协议相关内容切实可行,具有商业合理性。
 
在8月31日披露的半年报中,*ST金洲再次公布了关于收购优胜腾飞的进展:“截至目前,公司与中介机构正全面复核各项数据,公司将积极推动,争取本次资产重组工作早日完成。”
 
然而到了10月份,随着优胜教育欠薪、欠款问题持续发酵,10月21日,*ST金洲再次收到深交所问询函。
 
深交所要求说明目前优胜腾飞及其子公司经营活动的开展情况,及其核心员工的稳定性情况是否同《意向协议》签署时相一致,并质疑该交易是否属于“忽悠式重组”。此外,其还要求*ST金洲核实优胜教育相关情况,如情况属实,须进一步披露优胜教育事件对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可能产生的影响及风险提示。
 
深交所的问询函可谓拳拳到肉,因为*ST金洲自身支付和偿债能力也不怎样,业绩水平处于风雨飘摇的状态。
 
据悉,该公司2019年末货币资金仅5.93亿元,其中3.28亿元受限,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逾期短期借款近30亿元。同时,公司第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0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0亿元至26亿元,上年同期亏损约21.38亿元。
 
优胜教育暴雷门:陈昊的“真还传”还是“金蝉脱壳”?

 
最近的消息是,金洲慈航(金洲慈航即*ST金洲,紫金财经注)发布公告称,终止收购优胜腾飞重大资产重组。对于终止收购优胜腾飞的原因,金洲慈航表示,近期,媒体公开报道优胜腾飞经营陷入困境。基于优胜腾飞书面回复及我方了解的情况来看,目前优胜腾飞实际经营情况存在不确定性且有恶化的趋势。最终决定终止本次优胜腾飞重组事项。金洲慈航强调,此前双方仅达成初步收购意向。
 
这场被寄予厚望的收购,无疾而终!
 
 
变更法人,可全身而退?
 
在金洲慈航这个公告之前,陈昊显然预料到了结果,眼看这笔收购要黄,他似乎更“坐不住”了。
 
10月14日,优胜教育紧急更换法人,由CEO陈昊变更为其母唐芳琼。
 
就在法人变更的前一天,“泰州牛师来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陈昊。
从2019年底开始,陈昊相继注册多家新公司,包括天津牛师来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天津海思科技有限公司、天津优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等,多与其新推品牌“牛师来了”相关。
 
据优胜天津校区离职员工反映,“牛师来了”在天津仍正常运作,员工工资照发。
 
为此,部分优胜前员工推测,新品牌慢慢成型,老优胜会保住收益高、有盈余的校区,“换件衣服”,剩下的宣布破产,这样,陈昊可全身而退。
 
不过,陈昊却不认同这种说法,他解释称,法人变更为母亲,是担心一旦自己被劳动仲裁,没法贷款,即便不再担任法人,自己是公司最大股东,而注册新公司则是为了做线上教育,因疫情影响,到现在并没有怎么启动。
 
解释似乎很合理,但做线上教育不要钱吗,资金链断裂的优胜教育钱从哪来?
 
 
写在最后
 
2015年初,陈昊曾发过一条微博,大骂跑路的教育机构,认为“创业再难也不能坑老百姓、坑员工,这些跑路的,从逃避责任那一刻起也判了自己死刑,害人害己。”
 
不知道陈昊再次回忆起这句话是什么感觉……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之所以规定培训机构收费的时间跨度,就是为了治理培训机构收了预付款之后的“跑路”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副教授葛平亮表示,应当从完善立法着手,研究或建立预收学费的专门账户,使得预收学费用于将来开设课程的支出。另外,在预收学费的保护上,还应当规范合同的内容。
 
此事远未到最终结果的时候,但庆幸的是,目前优胜教育事件已经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
 
据报道,一位培训机构负责人表示,“这个事出来之后,有关于校外机构资金监管风声立刻严了起来”,杭州方面已经出台了相关政策,预计近期其他城市也会有所动作。
 
近日,杭州教育局等6部门发布了《关于加强校外培训机构资金监管通知》提出,校外培训机构应在本市范围内选择1家银行,开立唯一的培训费资金专户(以下简称“专户”),并报教育主管部门备案;校外培训机构向学员收取的培训费均应缴入专户管理,银行按照双方签订的协议办理专户资金支付。银行按照协议约定通过系统对接方式向教育主管部门推送专户信息。
 
换句话说,就是培训机构要在银行开设专户了,家长缴纳的预付款也将被放入专户中监管,这无疑将有效治理培训机构收预付款之后的“跑路”问题。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284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