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虐待儿童的阿姨,或许也曾是被虐的儿童

一、正常的生活在哪里?

看到“红黄蓝”虐童的视频,没有办法不难受。

非常糟心非常无力的感觉。

孩子们在受罪,我们怎么还能继续花天酒地?更糟糕的是,我们似乎只能继续花天酒地,继续低头掩面,假装我们很幸福。

一开始,我们假装要过更体面的生活,拼命想尽各种办法要寻找原产地有机食材。实际情况是,我们的日常所食充满各种不被标识的农药、毒素残留。我们用偶尔高价得来的有机食材安慰自己,我们活得还算健康。

后来,我们假装要找“纯净心灵”,一有机会就去各种世外仙境给身体换水、呼吸新鲜空气。实际情况是,我们生活的日常是被雾霾、垃圾围绕,我们用偶尔高价出游得来的清净水源和清甜空气安慰自己,我们活得还算干净。

再后来,我们假装要让下一代幸福,各种胎教早教素质教育双语教育五花八门层出不穷。实际情况是,正常的学校教育空心化了,我们用高价购买本应属于正常范围的教育,还用这些安慰自己,我的孩子得到了更好的教育。

事实上,我们并不需要更好的食材、更干净的空气、更好的教育,我们只需要正常的食材、正常的空气、正常的教育。

现在,终于假装不了了。

我们努力挣钱,努力发展,努力盖高楼,努力修大路……一句话,我们这么努力这么发展这么有钱了,为什么我们刚出生的孩子却在受罪?为什么那些陪伴孩子的老师、阿姨视孩子如仇雠?

这根本就不正常。

是时候承认这一点了:我们根本就没有过上正常的生活,遑论更好的生活。

如果所有正常的城市服务都需要额外花钱获取特权,你的正常生活在哪里?

换句话又说,再多的钱假如买不来正常的服务,你拥有的钱跟垃圾有什么区别?

那些虐待儿童的阿姨,或许也曾是被虐的儿童

二、她们是谁?

携程亲子园可以被一关了之了。然而了犹未了,也是必然。恐惧已经在每一个城市每一个父母心中蔓延。每一个恐惧中的父母必然要去严查自己的孩子会不会遭到同样的对待。红黄蓝被惊恐的父母查出来了,未来一段时间,必然还会有更多的幼儿园、早教机构被揪出来示众。

示众有意义吗?其实没有意义,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是徒增烦恼而已。没有解药,恐慌就只能无止境地蔓延。

解药,有吗?

有人说是向前一步幼教准入开放,有人说是回到从前允许企业办托儿所。

都不是根子。根子还是要追问,幼教系统这些极端自私或冷血者生长的环境,她们现在变得非常普遍,到底来自哪里?因为不管用什么方式办园,都离不开这些基层的老师和服务人员。除非解决这些人的问题,幼教的问题无法解决,或者说,特权层面可以解决,普遍层面无法解决

比如说,你是京东的员工,京东在亦庄获得了政府特批的办学权力,那你比非京东人员幸福,相当于你拥有了身为京东员工的特权。拥有特权当然很开心,不过,每一份少数人的特权消耗的都是多数人的正常生活,让正常生活更加难以达成。

说回那些阿姨。我有一个未经验证的推测是,包括虐童的携程亲子园阿姨和红黄蓝早教机构的阿姨,她们有很大的概率曾经是留守儿童,或者起码是进城务工人员。她们可能从出生开始就没有被当作公民来对待,当她们跪地求饶时,她们也是被生活虐待过的儿童。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推测?她们看起来30来岁,出生于80年代中晚期,正好是第一代农民工进城前后出生;她们受教育程度偏低,收入偏低,不太像城市中有保障的家庭出身;她们被抓现行后的反应是跪地求饶,不像有过生活尊严的女性会干的事;她们恐慌的表情显示,她们从来不知道,虐待儿童是犯法的!

我不知道我的推测是不是成立,期待有真正想解决幼教问题的研究机构去更深入地探寻这些虐童者的人员构成和心理,这对寻求真正的解决之道会有真正的帮助。道德上喊打喊杀没有意义,普遍意义上的道德困境,必然有制度层面的问题

2015年,吉林省四平市红黄蓝幼儿园爆出5名教师针刺孩子2015年,吉林省四平市红黄蓝幼儿园爆出5名教师针刺孩子

三、解药在哪里?

上面说到虐待儿童的阿姨们有可能也是被生活虐待过的留守儿童。那些惯于靠挑拨受众情绪获得粉丝的网红自媒体可能马上要号召把这些阿姨们驱逐出幼教领域。

打住!你们不可能驱逐掉所有你们看不顺眼的“低端”劳动力。

事实上,留守儿童产生的根本原因就在于,进城务工者从来没有获得市民或公民的待遇。由于城市没有接纳他们的制度准备,他们不得不让孩子留守,自己外出闯荡。这些不被当做公民对待的底层构成了当下完全没有尊严的劳动大军的主体。他们在城市里没有身份,没有尊严,数量庞大,造成了当下中国城市中最根本的人群对立。

他们把自己的孩子留在农村,在城里服务于你,却并非城市的一员,你想他们有多大的动力把你当成自己人来照顾,把你的孩子当成自己人的孩子来爱护?

你的家,是他们永远无法企及的家,是他们会痛恨会归罪的另一种人的家。

你的孩子,是真正的“别人家的孩子”,是他们会痛恨会归罪的另一种人的孩子。

你怎么可能让孩子获得好的照顾,让家庭获得周到的家政服务呢?

只有在平等的前提下才能谈尊重和爱。

解药其实就在那里,只是所有渴望特权的眼睛看不到而已。

请给劳动者以尊重和权利,劳动者才会还这个社会以人情。

我不奢望“向往的生活”,我只想过上正常的生活。我希望我身边都是跟我一样的人群。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2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