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高院:副院长张忠斌自缢死亡

前几日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自杀身亡的事件还未走远,近日新闻又报道了一起官员自杀事件,10月19日湖北高院副院长张忠斌自缢身亡,自杀地点就选在了张忠斌每日上班的办公室内,据相关人士爆料,此前完全看不出他有自杀的倾向,就在自杀4天前还主持过会议,这起案件让网友们议论纷纷,大家猜测是不是跟毛洪涛事件一样工作中存在打压或者不愉快的事情。下面大家就跟着小编一起去了解看看哦~

 

湖北高院:副院长张忠斌自缢死亡

 

湖北高院:副院长张忠斌自缢身亡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张忠斌同志于2020年10月19日中午在办公室自缢身亡。据了解,张忠斌同志身患疾病,长期服药。公安机关通过现场侦査、调査,排除刑事案件。

 

此前通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张某斌在办公室死亡

 

据平安武昌官博消息,10月19日下午15时许,分局接到110报警,一名男子在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综合楼一办公室死亡。民警及时到达现场,经120确认,该男子已无生命体征。经核查,死者张某斌(男,53岁)系湖北省高法工作人员。

 

张忠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一级高级法官。张忠斌,男,1967年1月出生,汉族,湖北松滋人。在职博士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学位。1990年7月参加工作,1993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其主要经历是:1983年9月至1987年7月湖北大学外语系英语专业本科学习。1987年9月至1990年7月中南政法学院刑法专业硕士研究生学习。1990年7月至1995年8月,历任沙市市中级人民法院干部,业大分部副主任,助理审判员。1995年8月至1997年9月,先后任业大分部副主任、正科级审判员。1997年9月至2004年2月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历任刑二庭副庭长、机关党委副书记、刑一庭庭长、刑二庭庭长、副县级审判员。2004年2月至2006年10月任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其间:2002年9月至2005年6月武汉大学刑法专业在职博士研究生学习;2005年11月至2006年1月美国芝加哥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2006年10月至2006年11月任洪湖市委常委、组织部长。2006年11月至2007年9月任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2007年5月明确为正处级。2007年9月至2011年1月到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历任刑一庭副庭长、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2011年1月至2014年6月任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副厅级)。2014年6月至2015年1月任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代理院长。2015年1月任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2018年1月任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

 

据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报道,2020年10月16日下午,湖北省法院召开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审判执行工作约谈会,对9月底以前受理涉黑涉恶案件存量较多和“黑财”执行到位率较低的7个中院主要领导进行集体约谈。湖北省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张忠斌主持会议,通报了被约谈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审判、执行工作的主要统计指标及排位情况。这是张忠斌最近一次公开露面。

 

湖北高院:副院长张忠斌自缢死亡

 

相关报道: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溺水自杀

 

10月16日15时,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发布通报:2020年10月15日6时许,我局接到群众报警称,家住温江区万春镇天乡路的毛某某失联。接报警后,我局高度重视,迅速会同相关部门全力开展查找工作。

 

经持续工作,今晨6时许,在江安河温江段一河道内发现一具男性尸体。经公安机关现场勘验,并综合前期调查走访工作,核实确认死者系毛洪涛本人,初步判断为溺水身亡,排除刑事案件。目前,相关工作正在依法依规开展中。

 

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溺亡始末

 

10月15日早上七时,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发朋友圈留下了一段文字,大吐自己这些年的苦闷,“以死明鉴”的揭露该校校长各种违规违纪行为,并在文中最后流露出轻生的内容。

 

当日,记者从成都大学所在的成都市公安局龙泉驿分局十陵派出所获悉,警方今日接到来自成都大学的报警,对方称,学校党委书记毛洪涛确实是失联。

 

警方已经受理这一失联案件,同时因为毛洪涛居住在成都市温江区,成都大学方面也向温江警方报警,温江警方正在调查处理中。

 

成都大学党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称,对于今日毛洪涛是否来学校上班、是否失联、网传朋友圈内容等事宜,对方均表示:“ 现在情况都还不太清楚。”

 

湖北高院:副院长张忠斌自缢死亡

 

官员频频自杀的原因

 

精神家园缺失?贪污腐败?仕途不顺?工作压力过大?

 

毫无疑问,官员自杀主要是精神家园缺失所致,而贪污腐败,仕途不顺,工作压力过大是构成官员自杀的三大诱因。

 

“官员的心理要健康,前提是要有一个人人清廉的政治环境,让官员不想贪、不能贪、不敢贪,用制度保护官员的心理健康。”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廉政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央今年发布《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在规范党员干部行为方面强调52个‘不准’,并在实施与监督方面有具体措施,使官员廉洁从政更多了一些制度保障。如果官员腐败问题得到有效控制,那么官员自杀的情况自然会逐步减少。”

 

“健康的心理来自于包容、开放的心态,这种心态与社会心理状态息息相关。” 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全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胡仙芝认为,“官员作为执掌公共权力的特殊主体,应该还权力以公共性、开放性,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这样执掌权力主体的心理也变得更加‘阳光’一些。”

 

“官员自杀现象原因很多,非常值得深入分析。不是说当了官就高兴,有的当了很高级别的官,也有可能产生抑郁。分析原因,一种是因贪污受贿‘做贼心虚’,遇到纪委调查周围干部就睡不着觉。另一种是本身就有抑郁症困扰的人,进入公务员队伍做官;还有一些‘买官卖官’,花很多钱买官,当了官钱也回不来而抑郁,当然也不排除一些心理素质不好的官员,看到比自己差的人提升了,而自己得不到提升,其心理上接受不了而产生抑郁。”

 

“就目前中国来讲,确实存在公务员通过‘买官卖官’靠关系坐在官位上的,但也有一些公务员,来自普通阶层,靠埋头苦干上来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接受采访时认为,“官员自杀与公平公正有很大关系,基层官场最容易产生任命干部的不公,这是造成人心理不平衡的重要原因。干部任用提拔,有的靠关系,有的靠送钱,有的干得再好,埋头苦干,还是上不去,这样的人容易产生抑郁心理。”

 

“任何人包括官员都是社会人,不能就人论人,而应放到社会中去考虑官员自杀问题。这不是几个人本身的问题,而是社会系统工程。”该专家分析认为,“近年来,自杀官员增多反映我们的社会发展不均衡,存在各种各样的矛盾和问题,也确实存在着,如社会不公平,司法不公正,阶层之间相互仇视等社会问题,这都影响着我们社会的和谐。”

 

“社会是整体的,我国每年大约有近30万人自杀。自杀现象今年发生多起,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官员,自杀最普遍的原因是缺少一个心灵的家园。‘姓钱’了,一心只想‘向钱看’,就会产生精神家园的缺失。”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周孝正表示,“十七大时胡总书记要求我们建设百姓的精神家园。精神家园不是物质的,而是精神的,简单地说就是信仰。”

 

湖北高院:副院长张忠斌自缢死亡

 

为官者要心态平和 心里要装着百姓想着百姓

 

“官员自杀话题是个深刻的话题,这种事件不是发生在一个省,差别很大,有的是压力大,有的有精神遗传史,这些自杀事件有共性有个性,应以个案来看,具体原因具体分析。如果把官员自杀上升到社会共性还为时尚早。”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周孝正认为,现在我们讨论自杀问题,最重要是上升到干预和救助系统,“防患于未然”。

 

“日前中国自杀率是万分之一,我国公务员是600万,官员自杀不可能达到万分之一,所以官员自杀并不是一个共性现象。”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所长、中国心理学会前理事长张侃与周孝正观点一致。他不认为官员自杀是社会普遍现象。 “官员最重要是找准自己的定位,只要定位符合社会伦理道德,适应社会进步,一切就会非常简单。官员来自人民,一定要服务于人民,不能以县太爷心态来面对百姓,不能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如果官员都能以人民勤务员来定位,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通过对官员自杀的原因分析,专家普遍认为精神家园缺失成为主源。如何构建一个精神家园,减少官员困惑和抑郁?长期在国家机关和地方政府任职的国务院参事任玉岭接受采访时说,官员应象胡总书记所说,“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权为民所用。”,也应像温总理在落实科学发展时所讲的那样,“视个人利益淡如水,视人民利益重如山”。任玉岭还特别引用河南南阳内乡县100多年前县衙的一幅对联“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提醒官员们树立正确心态。

 

任玉岭认为,地方的发展全靠官员,百姓富不富,中国能否强大,完全在地方官员。“如果能以这样的心态考虑问题,思考自己的位置,想着广大老百姓,自杀的官员一定会减少。而如果只想着争权夺利,自杀的一定会多。”

 

任玉岭建议,一方面为官者要心态平和,组织部门对官员任命也应想着老百姓,才能做到公平公正,让官员感到心平气和。另一方面也能使这些官员在工作当中,不至于天天想着跑官要官,而是想着为百姓做官。“为官就要像华西村老书记吴仁宝那样,有福民先享,有难官先当,一心想着百姓,抑郁自杀的官员就会越来越少。”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250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