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院院士张俐娜逝世 张俐娜个人资料简介

中国科学院院士张俐娜逝世 张俐娜个人资料简介
   18日凌晨,武汉大学发布讣告,著名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俐娜,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10月17日20时在武汉逝世,享年80岁。

讣告称,遵照张俐娜院士生前意愿,张俐娜院士丧事从简,不开追悼会。

  大器晚成,46岁踏入科研领域,成为武大第一位女院士

据武大官网介绍,张俐娜院士1940年8月生于福建光泽,1963 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1985年赴大阪大学研究一年多。201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她致力于高分子物理与天然高分子材料的基础和应用研究,涉及高分子物化、农业化学、环境材料和生物学交叉学科,其成果的原始创新性以及学术价值和应用前景已在国内外产生较大影响。

张俐娜46岁开始踏入科研领域。2000年元月,60岁的张俐娜教授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资助,开始了与纤维素的死磕。

中国科学院院士张俐娜逝世 张俐娜个人资料简介
  张俐娜的最大贡献,是发明了一种神奇的溶剂——用尿素、氢氧化钠和水作为溶剂,预冷至零下12℃,将极难溶解的纤维素放进去,一两分钟便化为粘液。这样最大的好处便是,不会造成环境的污染。因为传统溶解纤维素的方式是靠高温加热,不仅成本高、能耗大,还污染重。

这个成果,被科学家们喻为“神话般故事”,张俐娜因此成为获得“美国化学会安塞姆·佩恩奖”的第一位中国人。评委们认为,张俐娜教授带领的研究队伍通过开发一种神奇而又简单的水溶剂体系,敲开了纤维素科学基础研究通往纤维素材料工业的大门。

张俐娜院士是武汉大学第一位女院士,致力于原始创新科研,除了纤维素和甲壳素以外,还涉及人造丝和玻璃纸的生产新方法、多糖链构象及其构效关系等。

要将理论转化为成果,解决“卡脖子”的难题

“论文做得再好,基础研究最终也要为成果转化服务。”张俐娜院士曾在2018年11月接受长江日报专访时表示,在人才强国战略背景下,加强自主创新能力显得尤为重要。中国人勤奋、充满智慧,在国际上的原始创新性成果却不多,主要原因是基础研究的成果转化率不高。

张俐娜认为,科研目标要选准,我们科学家就是要解决被卡脖子的技术难题,围绕其开展原始创新研究。只有打通各种潜在的瓶颈,科研成果向产业的转化才能顺畅进行;已经投入的资金,也才不至于因为科研成果被束之高阁而浪费掉。

中国科学院院士张俐娜逝世 张俐娜个人资料简介
  2019年8月张俐娜(右一)指导研究生

让湖北由科教大省变成科技强省,张俐娜建议,一定要加快政产学研“实打实”的结合,只有这样才能促成科技成果在本地快速转化。

政产学研该如何结合?“政府出资一部分,企业投资一部分,让院士科研人员明确好技术部分,在合作前三方签订协议。”张俐娜说。

 长江日报曾报道,张俐娜院士主动要求企业撤销院士工作站

长江日报2019年12月曾经报道:张俐娜院士工作站在广西大学揭牌时,她曾表示,“早年拉我建站的企业,这些年我都主动要求他们撤销了。因在广西大学带有博士生,才合建了院士专家工作站。”

2011年,武汉大学化学与分子科学学院教授张俐娜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当选院士后,“有不少企业说要给我报酬跟我合作建站。”但张俐娜选择了拒绝,“我们平时做科研已经够忙的了,哪里有时间去应付这些”。

“只是冠上我的名字,刚开始说得好好的,要合作开发一些项目,但过去一年半载都没有实质性进展,这不是虚的吗?”张俐娜说,时间一长,甚至都不知道企业用院士的名字做了什么违规的事没有。

长江经济带发展是五大国家战略之一。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科学家应该做些什么?近5年,张俐娜专注于神经导管、骨缺损修复等天然绿色生物医学材料领域的研究。

沉痛悼念张俐娜院士

一路走好!

10月17日晚8时,中国科学院院士、武汉大学化学与分子科学学院教授张俐娜,在武大中南医院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80岁。

张俐娜在全球首创水溶剂低温溶解高分子技术,并凭借这一发明荣获美国化学会2011年安塞姆·佩恩奖。这是国际再生资源领域的最高奖,而张俐娜则成为了半个世纪以来获得该奖项的首位中国人。

她个子娇小,但身姿优雅,体态端庄,总是挺直脊背;她说话不紧不慢,节奏恰到好处,嘴角总带着淡淡的笑;她在意形象,短卷发利落又不失温柔,衣着永远优雅得体。她是张俐娜,武汉大学首位、也是唯一女院士。10月17日晚8时,她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她离开后,湖北目前没有了女院士。

生前,张俐娜曾多次接受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采访,她说得最多的是:“科研成果一定要转化,要造福社会,造福人民;一个科学家首先应当爱自己的国家;每一次站在国际学术讲台上,我都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骄傲。”

46岁首次有了科研方向

对于张俐娜,科研注定是一条格外艰难的路。1963年,她大学毕业,没能留在武汉大学任教,被分配到北京铁道科学研究院。1973年,历尽千辛万苦后,张俐娜调入武汉大学化学系高分子教研室任教,后经推荐在日本作为访问学者进行高分子溶液理论研究。

1986年,张俐娜回国。此时,她已经46岁,但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科研方向,开始了关于可再生资源天然高分子新领域的研究。

彼时的中国还不富裕,张俐娜只有一张桌子、一个实验台,甚至试管和烧瓶等实验器皿都得自己去买。她克服一切困难,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利用生物质资源、通过“绿色”技术制造对环境友好的新材料上。

拼搏12年破解世界难题

经过不断努力,1993年,张俐娜创建了天然高分子与高分子物理科研组。2000年1月,已经是武汉大学化学系教授的她,开始纤维素新溶剂和材料的研究。

这一年,她已经60岁,但她科研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战刚刚开始。

在世界上最常见的可再生资源当中,排名前两位的分别是纤维素和甲壳素。前者主要来源于农业和林业废弃物,如竹子、甘蔗渣等;后者主要是虾壳和蟹壳。它们永远不会枯竭,但很难溶解也无法熔融加工,如何开发利用堪称世界难题。

张俐娜团队的成员日以继夜、奋力拼搏12年,终于发现纤维素和甲壳素可以在水、尿素和氢氧化钠的混合溶液里低温下溶解。他们创建了简便易行的水溶剂低温溶解方法以后,各式各样新材料也相继开发出来。

对纤维素,她的团队制成气凝胶或水凝胶,可促进软骨修复等;对甲壳素,则制成无纺布用于创口修复,甚至辅助心肌细胞生长。

2011年,71岁的张俐娜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就是要解决“卡脖子”难题

张俐娜不断产出原创成果攻克国际难题,除了纤维素和甲壳素以外,还有人造丝和玻璃纸的生产新方法等。

她说:“科学家就是要解决被卡脖子的技术难题。”在她看来,科研成果只有经由工程化,成为新的产品,并且为市场所接受,才真的具有价值。张俐娜获奖的“水体系低温溶解纤维素技术”,尽管被国际上评价为“纤维素加工技术的里程碑”,然而产业化之路相当艰难。她说,只有打通各种潜在的瓶颈,科研成果向产业的转化才能顺畅进行。

张俐娜生长在一个书香世家,丈夫是她的大学学长,两人一起留学,一起回国组建各自的科研团队。张俐娜曾深情地说:“我们两个人风风雨雨半个多世纪,周遭的变化非常多非常大,唯一没有变的是我们两颗彼此信任、彼此相爱的心,惟愿来生我们还做夫妻。”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234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