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们花1.84亿捍卫“零工经济” 拒绝司机们变成员工

小米之前是 Uber 的重度用户。

家在旧 金山,公司也在旧金山,每天上班和同事拼 Uber,出去旅行也会使用 Uber。 即使是新冠疫情期间,她都还用 Uber 出过几次门。

最近,她常常收到 Uber 发的邮件和短信,希望在 11 月的美国大选投票里对 Prop 22 法案投 “Yes”。这项法案的主要内容,是让司机能够继续保持“独立”的合同工身份,而不是成为公司的“正式员工”。

  Uber们花1.84亿捍卫“零工经济” 拒绝司机们变成员工

  不仅是 Uber,小米还收到过 Lyft、Uber Eat、DoorDash 的邮件和短信轰 炸,内容一致,对 Prop 22 投 “yes”,保护司机和外卖员“自由工作”的权利。

到今天,Prop 22 已经创造了一个历史,它已经成为美国历史上最昂贵的一张“选票”,包括 Uber、Lyft 和 DoorDash 在内的各大科技公司已经投入 1.84 亿美元,这还不包括反对者在这项法案上的投入。 这么大的声势连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Bernie Sanders 也站出来对科技公司的做法表示震惊。

  Uber们花1.84亿捍卫“零工经济” 拒绝司机们变成员工

  Prop 22 让 Uber、Lyft、DoorDash 这样的科技公司联合起来,抛弃过往的竞争和对抗,一起动用所有的力量,试图赢下 Prop 22 的胜利。

对于 Uber 们来说:这是一场保卫商业模式的战争

Prop 22 是什么呢?简单来说,它是 由Uber、Lyft、DoorDash等等雇佣大量零工的科技公司联合发起的民间选票提案,想要让这些公司豁免加州2019年通过的第5号劳工法案(AB-5),从而不用将平台上的司机外卖员等当作公司的正式员工对待。

促使它诞生的导火索,是此前加州通过的第5号劳工法案(AB-5)。AB-5 定义了什么是“独立的合同工”:可以自己决定收入标准、并且直接面对用户

如果用 AB-5 的标准,Uber、DoorDash 上的司机、外卖员们将不能再被定义为“独立的合同工”,而要被视作这些公司的“正式雇员”。这些公司们必须为他们提供带薪病假、医疗保险,退休养老等一系列正式员工福利。

这无疑是所有主打“零工经济”(gig economy)公司们的噩梦。所以这些公司们就发起了 Prop 22 法案,希望自己能够从AB-5中豁免,让司机外卖员们仍然保持“自由合同工”的身份,而不用被当成雇员。

San Francisco Bussiness Times 特地帮这些科技公司算了一笔账。如果 Pro 22 没有通过(即他们要遵从 AB-5 的规定),这些公司需要在人力成本上至少额外支出 30% 的花费。 这对于本来就挣扎在盈利线上的公司来说,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消息。

根据 Uber 和 Lyft 内部的估算,如果他们将加州境内的“独立的合同工”变成“雇员”,他们需要为每个司机额外支付 3625 美元,Uber 在整个加州大概有 14 万的司机,Lyft 大概有 8 万,那么这意味着 Uber 每年需要额外支付 5 亿美元的费用,而 Lyft 则是 2.9 亿美元。

  Uber们花1.84亿捍卫“零工经济” 拒绝司机们变成员工

  部分额外的费用支出分析表

而且 2020 年受到疫情影响,出行的订单量大量减少,Uber、Lyft 已经大规模地缩减已有的业务线,裁员以维持公司的运作,一旦 Prop 22 不被通过,那么这意味着这些公司将会面对更加严峻的财务危机。

“ 如果把这些司机变成员工,这和传统的出租车公司有什么区别? ” 每次大选投票前,Alice 都会花一点时间认真地研究每个法案。 这一次,她在选票上对 Prop 22 投了“Yes”,虽然她并不是很喜欢这些大公司,绝大多数的时候她都会自发地选择站在工会这边。

让她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是价格,而这背后其实是这些硅谷赖以生存的“创新模式”: Uber、DoorDash 们在供给端上让更多的个人司机走上平台,提供了更加个性化的服务,而用户并不需要支付额外的费用,甚至是更少的费用。

像 Alice 一样,很多消费者都在担心一旦 Prop 22 在这次大选投票的时候没有通过,“公司一定会提高费用,最后这笔钱肯定会从消费者身上出。 ”

在湾区生活 20 多年了,Alice 回忆到“从 Fremont 的地铁站到我家,如果 打出租车,要 20 多刀,而用 Uber Pool,只要 3.6 美元”。 她并不想要回到过去,尤其在硅谷这样的地区,公共交通非常的不方便,Uber、Lyft 的出现为当地人提供了很大方便。 疫情期间,她也经常使用 DoorDash、Instacart 购买生鲜产品。

  Uber们花1.84亿捍卫“零工经济” 拒绝司机们变成员工

  虽然绝大多数的人都表示如果价格差不多的话,还是会选择科技公 司,“毕竟只要在手机上点一下, 还是很方便。 ” 但华尔街的分析师也表示,一些价格敏感的用户可能就不再使用了,尤其是疫情结束之后,对于外卖公司可能是一个更大的打击。

这也是这些“零工经济”公司最大的担忧。

而且 一旦 Prop 22 不通过,那么 AB-5 有可能被美国 更 多的州效仿,那么他们原先引以为豪的创新模式就不再有效, 用户离开,估值大幅度缩水。

对司机们来说:这是一场反对剥削的战争

相较于之前,科技公司正在面临着更多的政府监管,Prop 22 只是这几年科技公司面临的许多“调整”之一。 国会不断地举行听证会,要求各大科技公司在相关问题上做出解释,并且对于科技公司的收购和投资做出更加严格的规定。

不仅如此,民众、媒体也对于科技公司从早期的“蜜月”状态,到现在更多的是不满和怀疑。

小米非常清楚地能够感受到司机们对于 Uber 的态度变化时间线。 最早的时候,司机们热衷向乘客推广 Uber,而现在更多的是抱怨,“今天,你不可能见过一个没有对 Uber 抱怨的司机。 ”

2017 年,Uber 的创始人 Travis Kalanick 还曾因为对一位抱怨的司机发怒而道歉,而最近的两三年,越来越多的人质疑这种“零工经济”的本质上是创造了一种新的“剥削”

黄先生是一名兼职的 Uber 司机,他有自己的工作,他每天只开早上 5-8 点的高峰期,然后就去公司上班,每周一般能额外赚一个 150-200 美元,好的时候可以赚 250 美元。

过去几年期间,Uber 不断调低每公里司机可以赚取的收费,同时调整许多里程上的奖金。 黄先生也听到过一些 Uber 司机说过,生意冷清的时候, 只能坐在车上干等着,虽然开 Uber 5-6 个小时,最后平均下来每个小时的 工资甚至没办法达到最低工资。 但他很快地又补充到: “大家都为了钱,也没办法。 ”

  Uber们花1.84亿捍卫“零工经济” 拒绝司机们变成员工

  这些司机的论坛里,你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司机们的艰难处境,例如有些乘客莫名其妙地给一星、路上出了一点事故,几单下来的钱还不够修车等等。

待遇越来越差,收入无法保证,让越来越多的司机们向科技公司们吹起“反抗”的号角。 不仅仅是加州,在美国其他的地区也有相应的诉述,要求承认其“正式员工”的身份,提供相应的医疗保险等等福利; 英国媒体也曾报道过这些司机们自发地组织起来,要求政府规范这一类的公司的行为。

所以很多司机们给 Pro 22 投了“No”,希望打破 Uber、Lyft 们的如意算盘, 能 给自己争取更多的基本保障和福利。

但同时,也有一部分司机担心这样的“反抗”行为会触怒公司,会让他们彻底在加州地区关闭业务,导致失业。

现在确实有一些科技公司们已经开始闻风而动了,尤其是那些可以提供线上服务的公司。 在线英语外教平台的模式同样是招聘大量“零工”老师们远程上课,由于 AB-5 法案,从去年开始,他们停止招募在加州地区的老师,一些公司会要求老师在填写地区的时候,说自己在美国的其他地方。

没有人想要让“共享经济”消失

正如一位组织的司机所说的那样,“我投NO的原因并不是对于 Prop 22 不满,我只是希望这些科技公司们听见我们的声音,不能够随意调整基础薪水。”

由 Uber、Lyft 们所创造“共享经济”模式给了人们在工作上更多的自由选择,也给每个人创造了更方便的生 活和出行,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在他们打败出租车、主导市场之后,他们就开始不断侵蚀司机们的利益,来让自己的盈利最大化。

没有人想要让“共享经济”消失, 或许 与之前所有其他科技公司所要走的路一样,他们需要探索出一个新的“平衡”。

目前的 Prop 22 就是这些公司所提出的一种“平衡”:他们不希望为司机们提供全职员工的福利,但是也列出了一些改进措施,比如向一部分的司机提供工伤保护、提供最低薪酬保证、限制工作时长等( 详情可以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但司机们会满意这个平衡吗?这中间还有太多的细节需要推敲,这张 2020 年 11 月最“贵”的选票并不是终点。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221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