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虎牙合并,一年坐收千万的主播们不幸躺枪

斗鱼虎牙合并,一年坐收千万的主播们不幸躺枪

 
告别内耗,昔日对手斗鱼虎牙于11日晚宣布合并,合并之后的新公司将由腾讯控制,腾讯通过收购各方股份,成为新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拥有67.5%投票权。
 
受此影响,周一斗鱼收盘大涨12%,虎牙大跌11.19%。
 
站在网友角度,第一反应是以腾讯的一惯作风,今后看直播收费成为大概率的事。
 
对于平台上的主播来讲,原本对抗的彼此一夜间要揿开幕布面对面,在平台间任性跳槽的资本没了,面临尴尬境地的同时,迎来的还将是收入上的锐减。
 
 
01
 
2016年,有一张图片被朋友圈很多人转发,图的标题是:2016年,千播大战。在那一年,200多个直播平台涌入赛道,赛道中出现了一场另类的烧钱战,拼的不是融资、用户,而是主播。
 
斗鱼虎牙合并,一年坐收千万的主播们不幸躺枪

 
得主播者得流量,高企的挖人成本最终拖死了不少平台,直播界经历了惨烈的大洗牌,就连背靠王思聪的熊猫TV也未能幸免。
 
据龙珠直播CEO陈琦栋当时采访时描述:
 
2015年,王思聪等人带着资本杀入,一下子把行业搞得很混乱,并且不计成本争抢主播,从2016年开始主播薪酬大幅上涨,很多平台撑不下去最终倒闭。
 
龙珠一口气挖走斗鱼前20位头部主播中的9个,但也无奈败给熊猫TV,最终负债3.8亿的龙珠直播卖身苏宁。
 
而熊猫TV虽然重金挖来了赫赫有名的SKY李晓峰、PDD等(据说千万年薪不在话下),但也只存活了1286天,就因为无法解决掉资金的缺口而黯然退出。
 
平台虽然倒下,头部主播们却被养刁了,他们频繁跳槽,每跳一次,身价就飙涨。
 
这种习惯一直沿袭到留下来的虎牙和斗鱼。
 
 
02
 
2017年8月,一条“嗨氏离开虎牙入驻斗鱼,遭虎牙起诉冻结资产恐达4970万”的信息传遍网络。
 
后来虎牙一位女高管提起此事时称,“嗨氏很单纯的所以一心想要培养,对他好到就连自己的老公都嫉妒”,最后19岁的嗨氏还是因为矛盾选择了违约跳槽。
 
2018年6月,“吃鸡主播第一人”BYY在直播中透露,自己正在经历虎牙斗鱼高价挖人,且两家平台开价夸张,斗鱼直接开价300万,并且只要签下,可以现场支付100万作为首付,虎牙更狠,抛出的条件更加诱人:承诺待遇比斗鱼、全民直播都高,而且让BBY自己开价。
 
斗鱼虎牙合并,一年坐收千万的主播们不幸躺枪

 
也是在这一年,虎牙签约主播知名主播签约曹海跳槽到斗鱼,被虎牙告上法庭,裁判文书显示,曹海被判赔偿虎牙公司违约金等共计2400万余元。但随后,曹海又与斗鱼翻脸,被斗鱼索赔1.5亿元
 
除了接近1.5亿元的索赔之外,斗鱼方面还要求曹海继续在斗鱼直播,并禁止曹海在第三人广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虎牙公司)运营的虎牙或其他第三方平台直播。此后,曹海又回到虎牙复出。
 
2019年8月,张大仙作为斗鱼一哥级别的王者荣耀主播,跳槽虎牙。因为其自身拥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和流量,有网友爆料跳槽是因为他向斗鱼提出了天价年薪遭到拒绝,斗鱼还一度将其直播间封闭。
 
金额方面,网传他向斗鱼提出的是3000-8000W,虎牙接手给出的签约费是5200W。
 
斗鱼虎牙合并,一年坐收千万的主播们不幸躺枪

 
还有行业内著名的Miss小姐姐,虎牙在她势头正旺的时候签下她,当时官方未透露具体金额,但有人说没有3000万根本谈不下来,更有人称签约费高达上亿。
 
而比起这些交违约金就能解决的问题,一位名叫“入江闪闪”的女主播跳槽到虎牙后,竟然受到了行业首例被拘留的“待遇”,这位王者荣耀主播从2016年开始辗转触手、龙珠和虎牙三个平台,其被司法拘留后,触手发出违约处理公告,违约金高达227万
 
一系列的抢人大战让国内电竞解说陷入怪圈——平台先砸钱签主播推高流量,然后融资再砸钱签更多主播。
 
究其背后原因,流量是平台赖以生存的基础,头部主播的流量带动能力几乎决定了直播平台的生死。
 
据从事北主播经纪培训业务的业内人士分析,粉丝不一定在固定平台观看直播,更多的是跟随之自己喜欢的主播转移阵地。
 
这种忠心到什么程度呢?“一个主播的去留可能会带来300万至400万的下载量或者卸载量。”
 
也就是说,平台挖主播就等同于挖用户。与这样庞大的流量和下载量相比,主播动辄上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签约费似乎也就变得稀松平常。
 
曾有资深业内人士透露:“一个直播平台想要培养好一名头部主播只需要搭上几百万元的市场费用即可,而相比之下,挖来一个竞争对手的头部主播,没有8位数肯定是下不来的。
 
 
03
 
毫无疑问,天价签约+天价挖人组合成的疯狂烧钱模式,严重制约着直播平台的盈利能力。
 
目前,直播平台主要收入来源于直播的打赏抽成,营收单一是行业的通病。
 
国金证券的一份研报显示,直播行业至少80%的收入是由用户打赏创造。
 
财报显示,虎牙在2018年和2019年,打赏收入在营收占比均超过95%,斗鱼2018年的直播打赏收入也占整体营收超过86%。
 
但纵然还没有突破盈利困局,迫于行业矣然如此,主播即命脉,再加上缺乏内容创新力,平台只能硬着头皮火拼下去,同时造成的结果就是:虎、鱼相争,主播得利。
 
据京华时报报道,斗鱼早期曾在一个月时间内从虎牙直播连挖6人,总费用超过6000万。而虎牙随后将“Pis、周、宝、龙”等一系列知名游戏主播挖走,官方未透露具体签约金额,有熟悉行情的消息人士透露,这些主播跳槽虎牙直播后身家或超千万。
 
成都商报采访过嗨氏(本名江海涛),据他讲述,主播赚钱并不是靠外界以为的打赏,打赏的钱钱平台抽一半,公会再抽一点,多名主播也曾抱怨层层剥分到主播到手少得可怜。
 
那么钱从哪来?江海涛称,“作为电竞主播,我们收入来源主要还是靠视频网站和直播平台的签约费,算下来一年千万起步。”
 
 
04
 
坐吃红利总有结束的一天。斗鱼虎牙联姻之后,将垄断占比超过80%游戏直播市场,主播们的天价签约和跳槽费用自然也就失去了意义。
 
再加上目前游戏直播行业几乎已经达到“天花板”的状况,平台话语权逐渐增大,由依赖主播变成被主播依赖。主播们是时候考虑下一步的生计问题了。
 
实际上,据《新京报》报道,2019年上半年,腾讯就已经着手协调斗鱼、虎牙、企鹅电竞等建立直播内容、主播公会的管理体系。该体系内容包括协调头部主播的跳槽和薪资问题。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216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