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演员请就位》新一期最大的冲突点在郭敬明,他给了爱豆何昶希一张珍贵的S卡(选手拿到后可以在下一轮优先选角色)。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场下的演员们哗然,董思怡在台上直接问:导演们给S卡的标准是什么?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李诚儒更是不客气地说:一支宝剑扎在一块死肉上(何昶希演的《陈情令》片段中有中剑场面),如果给这样的演员鼓励,好演员怎么办?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郭敬明的解释很长,简单概括是他会发卡给他未来想要合作的人。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但无论他如何挽尊,都无法说服大家,陈凯歌意味深长地说:“This is such a big surprise”,赵薇直接劝小四可以拓宽一下审美维度。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看完整个节目,我发现,《演员请就位》这一季不是单纯要靠尔冬升个人的直言不讳出圈,而是大家都很直白。对于中不溜的、有瑕疵的表演,导演们经常意见不统一,台下的演员表情十分精彩,但是对什么是好的表演,大家是很容易达到共识的。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郭敬明给何昶希发S卡的时候,张大大在台下气到要掐人中

第二期这一场,出场的演员前前后后将近20个,只有两个人得到了一致的褒奖,并且都是表演前并没有被格外看好的人:胡杏儿和网红转型的辣目洋子。

胡杏儿挑战的是赵薇拿过奖的《亲爱的》,辣目洋子那个也很厉害,安藤樱在《小偷家族》里的角色,那场审讯戏曾经刷屏,被誉为了不起的有创新的

复盘经典角色当然比平庸角色要难得多,前人做到极致了,所余空间极小,不过高难度对于有能力的人来说,反而是机遇,而观众恰好也可以借着这两个人的表现,看到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演技。

胡杏儿和辣目洋子恰好代表了两种演员类型,前者用陈凯歌的话是“冰与火”,用理性的方法考虑好每一步;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后者用赵薇的话是老天爷赏饭吃。辣目洋子不漂亮,也没有播音员的音质,但你就会不自觉地想看她怎么演,这点我也有共鸣,不少演员使劲挤眉弄眼了,也嘶吼了,但不快进我就难受,她俩我都是正常速度看完的,而且被带进去了。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努力型的胡杏儿我们看不到她有多努力,但效果是显而易见的。陈凯歌惊讶地问尔冬升:她是中国香港人吗?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尔导普通话缘于他母亲是满人,可胡杏儿的国语是生练出来的,标准到你都会恍惚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吗?为了演李红琴,她在两三天里现学了安徽话,赵薇说自己当初半个月学不会山东话,于是选择说家乡方言,对于胡杏儿学语言的速度她很钦佩了。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记得第一次看到胡杏儿还是《冲上云霄》,那时她演一个活泼、积极的女孩,满脸跑眉毛却并不讨喜,观众们嫌弃她是男女主角之间复合的阻碍,又嫌她不够漂亮,不理解公司干嘛要喂她机会,她不是天生就有观众缘的演员,所以江湖上一直流传着胡杏儿本人比上镜漂亮的说法。现在观众早就明白TVB为什么要捧她了,除了乖,还有只有同行才能看到的勤奋。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为了体会李红琴与养子养女分离的绝望,胡杏儿几天没看自己的孩子。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她连嘴上的干皮都很像村妇,头发一绺绺油乎乎的,站在她旁边的大鹏说能闻到她身上的味道,大概是穿了服装师淘来的旧衣服。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看起来是很小的牺牲,但对比同场另一位男演员,演《82年生的金智英》中的丈夫,一个稳定的中产上班族,却没舍得剪掉艺术感十足的长发,以至于被陈凯歌质问,就知道胡杏儿对角色的付出不是人人能做到的,有心也得对自己狠心。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辣目洋子得到的表扬是“松弛”。她被安排和胡杏儿、黄奕两个成熟女演员PK,去旁观胡杏儿彩排时直感叹太厉害了,这样的高压之下我不信她真的不紧张,只是她能让这种紧张不外化出来,也不会成为演不好的借口。

她只有25岁,没结婚没孩子,原生家庭和睦,那个角色非常凄苦,她还长了一张喜剧脸,又完全没借鉴安藤樱的演法,惟二借用情绪的是把角色名字换成自己妈妈的名字,然后把台词转换成东北方言,很平静却很有张力地演完了。上哪说理去?除了感受力上的绝对天赋,也没什么别的原因了。

当然天赋不是唯一重要的,有天赋也得坚持才行,尤其是对于她这种外形不占优势的人来说更是这样。

辣目洋子的妈妈是那种典型的中国式妈妈,心里爱女儿爱得不得了,但是嘴上却不饶人。她小学就说过想当演员,亲妈觉得她是在发梦,并且对女儿直言不讳:瞅你长这模样。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后来她去拍短视频,总是免不了要从丑角做起,她妈妈更心疼了,可是她自己不知哪里来的自信就觉得自己能做成。在重庆大学读新闻期间她开始拍短视频,还什么都没反响的时候,她就和同学说,她的目标是万一哪支视频火了被大导演看到而走上演员之路。后来一个学B-box的视频火了,包贝尔真的找她去拍电影,她妈妈的反应是天天念叨怎么还不开机,别明天告诉你被换掉了吧。

两年前她上节目时还说不知道演技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演得是好是坏,没有明确的概念。不过可以看到的是,拍短视频虽然看起来吵吵闹闹,但其实她一直在挑战各种各样的角色,市面上经典的、热门的剧都被她和她的小伙伴翻拍过,包括节目里几位导演的作品《小时代》、《还珠格格》、《情深深雨蒙蒙》。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这几年她一直不温不火演一些小配角,但她从来没有因此改变过自己的外形和风格去迎合主流审美,直到这次在《演员请就位》被看到。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尔冬升评价辣目洋子的表演可以拿影后

她俩的表演对于在座想要提高的年轻演员来说,是有思考意义的,无论祖师爷有没有赏饭,都可以琢磨一下:怎么能让大多数人觉得你有演技?这个演技是怎么练出来的?

第一就是忘记是在演戏。这期有三位年轻演员表演《最好的我们》,演耿耿的是闫妮的女儿邹元清,演余淮的费启鸣在抖音红起来之后半路出家,另一位演路星河的是《明日之子》出来的马伯骞。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他们演完赵薇说他们在走过场,陈凯歌说他看完基本无动于衷,能让人看出他们在演,他感觉这些年轻演员有个壳,他很想看看这壳里面有什么,他相信这三个人能力不止于此。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表演课把打破壳叫作解放天性,但有很多人就是没法趴在地上学狗叫,许晴上学时因为这节课想退学,不学狗叫可不可以?可以,只要像辣目洋子一样松弛下来就好,一旦松弛了,自然会散发魅力。周润发、林保怡仅凭松弛就能让人感觉演技优秀,有的人先天心理素质好,不好的人可以通过熟练弥补。

第二是情绪代入,就是这几年常提的信念感。童星演戏比大人有感染力,因为他们更容易相信剧情,更容易有动情点。人越理性越抗拒入戏,理性的人不适合做体验派。

第三是想象力,看见别人哭自己也哭只是初级阶段,还要能把这个哭表现出来去打动观众,情绪表达得越复杂越好,最好能让观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陈凯歌批评的这组,剧情是原本互有好感只差表白的余淮和耿耿高中分别后七年没见,在医院重逢。这时候男孩不再是当年的天之骄子,清华没读成,母亲也生了绝症正在住院,生活的重压让他一脸憔悴。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陈凯歌惋惜他们相见时俩人眼里都没有戏,连愣神都没有,把该出戏的点错过了,好演员应该把缝里的戏都能拾起来。上一期王智和张大大的重逢,也是反应过快失真了。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纵横四海》里钟楚红看到周润发死而复生,她先是怔了一下,突然笑了一下,又收住了,脸上出现了一丝苦意,陷入了沉思。你就能读出这个角色脑子里的急风骤雨:她喜悦他还活着,想到自己已经嫁给他最好的兄弟及以后仨人的关系。如果处理成流泪反而没这么动人。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第四是观察力,表现派的演员可以通过观察他人与自身阅历去弥补不足的天赋。李诚儒说辣目洋子哪哪都好,惟有一点是直视警察太多次,他去体验生活时发现罪犯很少敢直视警察。对于年轻的辣目洋子,如果再加上经验,就像尔冬升说的:有拿影后的可能。

很多年轻时就很厉害的演员,多半有个不平凡的童年,做过许多工种,社会经验远超同龄人。或者遇到了重大挫折,心灵宛若重生,演技也能陡然上一层台阶,例如上一季的阿娇。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如果以上都没有,那么有独特的性格和外形也够用,可以成为某一类型专业户,演到极致也是一种成功。这个外形不一定是美丽,这个行业美貌的人太多,让所有人都承认是完美花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何况有些人既有一定美貌又演技足够。

美貌可以保证演主角,但不可以保证一直演主角。而辣目洋子这样的演员,在国内的影视行业并不那么吃香,除非量身定做,基本不可能演主角,想想同类型的贾玲主业还是综艺。

但她不会缺戏演,她可以演女主的闺蜜、谐趣角色,这类型的演员比美女要稀缺得多,一步步演上去,难说哪部文艺片就恰好需要她这种型,拿影后并不是痴人说梦。凭借《三夫》拿影后的曾美慧孜,演的就是一个智商低下的特殊人物。

想不到《演员请就位》里征服全场的是她们

这些年做演员的门槛低了,秀星、网红、短视频达人都有可能进入这一行,不像早年必须经过戏剧训练,不是三大院校毕业根本没有见组机会。门槛变低使盘子变大,也使得有一定知名度的人还像一张白纸。

《演员请就位》有点像当年TVB的短训班,一次次快速考试也是一次次展示,让演技好没机会的被业内看到;让努力的人可以听到导演耳提面命,有一个为自己定制的角色;让迷茫的人找一找定位;若是真的不适合,早早明白这一点转换跑道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最次也能让周围充斥着阿谀的新星或者进入瓶颈的人遭受一次情感挫折,刘芮麟就说他参加节目的初衷是希望被大导演们骂一骂。如果足够聪明,把这挫折化为经验,说不定就是蜕变的开始。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207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