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婚姻的白头偕老,变成两败俱伤的互相消耗

4年前,林丹出轨,谢杏芳一句“一家人风雨同舟”被骂上了热搜。

4年后,谢杏芳上节目谈及“婚姻不是非黑即白,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就好。”再次被网友嘲讽。

好像面对出轨,离婚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但现实生活显然并非如此,很多人哪怕有离开的底气,也还是选择了原谅。

这件事并没有标准答案——你可以原谅,但此后请对婚姻保持坦诚与信任;你也可以离开,自此一拍两散。

但就怕,你不原谅,却也不甘心离开。

因为不原谅,所以不再信任和坦诚,最终两人相互蹉跎,婚姻也变成了彼此消耗的鸡肋。

意大利作家多梅尼科·斯塔尔诺内的小说《鞋带》就讲述了这么一个互相折磨的婚姻故事。

别让婚姻的白头偕老,变成两败俱伤的互相消耗

  • 点击上图,即可购买《鞋带》
  • 原价 45元,书单优惠价 39.9元

妻子婉妲原谅了出轨的丈夫阿尔多,但婚姻却不复从前,他们一边唾弃自己,一边怨恨对方,彼此折磨着,度过了漫长的后半生。

白头偕老不一定是浪漫,

也可能是两败俱伤

“很久以前你就杀死我了,不是毁了我做妻子的身份,而是扼杀了我这个人——一个最真诚、最想生活的人。”

说完这句话,37岁的婉妲选择了自杀。

十五年前,自卑的“巨婴男”阿尔多,遇到了温柔贤惠的“母爱替代品”婉妲,他期望通过结婚反抗父亲,所以认识2年后,他们走入了婚姻的围城。

但平淡的婚姻,困不住围墙中一颗骚动的心。

结婚十多年后,阿尔多还是选择了出轨。

被抛弃的婉妲一哭二闹三上吊,先是写信挽留,再用孩子威胁,后来甚至还试图用自杀来唤醒丈夫。

但最后她绝望地发现,即使自己生不如死,丈夫也丝毫没有动摇。

别让婚姻的白头偕老,变成两败俱伤的互相消耗

故事发展到这里,阿尔多很像是一个背叛家庭的渣男。

但他不是普通的渣男,而是一个自卑的渣男——因为觉得自己配不上情人,再加上对孩子的愧疚,出轨六年后,阿尔多这位浪子,居然又选择了回头。

更吊诡的是,之前被伤透心的婉妲,竟然也接受了阿尔多的回归。

看上去,这似乎是一个破镜重圆的喜剧。

但已经破碎的镜子,就算拼在一起,裂痕也清晰可见,就像一只早已有裂缝的花瓶,一触就碎。

重新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看似和睦相处,实则各自心怀鬼胎。

别让婚姻的白头偕老,变成两败俱伤的互相消耗

接纳出轨丈夫的婉妲,没有了从前的温柔和顺,因为她的原谅并非出于爱,而是企图报复:

“我觉得自己好愚蠢,我没能做到比你先离开,我用尽了全部力气让你回来,就只是为了告诉你:这次是我离开。”

为了证明丈夫之前的出轨是个错误,婉妲在生活里处处标新立异。她不停地谈工作、谈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以及如何打破禁忌,她渴望成为丈夫眼里的新女性,却拒绝做回自己。

过度用力生活的婉妲,变得越发偏执强硬,容不下阿尔多的一点反抗。

而回归家庭的阿尔多也没有安分守己,他不但保留情人的裸照,与情人一直保持联系,暗地里还一直出轨。

因为对妻子心怀怨恨,他还给婉妲的爱猫起了一个恶毒名字“拉贝斯”,他告诉大家“拉贝斯”是“家养小动物”,但真正含义却是“灾难、毁灭”。

就这样,阿尔多和婉妲看似一起生活,相互照顾,甚至还能一起出去旅游,但实际上,他们不过是年复一年彼此消耗。

因为他们后半生的婚姻里,不再有爱和信任,而是充满了算计与不为人知的羞耻。

别让婚姻的白头偕老,变成两败俱伤的互相消耗

电影《无问西东》里的淑芬和许伯常也是如此,虽然结了婚,但两人三观不合,许伯常对淑芬百般冷待,不用她的杯子喝水,也不用她的碗盛饭,还和她分床睡。

气不过的淑芬动辄对他又打又骂,但即使被打骂,许伯常也不愿给淑芬一个多余眼神。后来,被漠视了半辈子的淑芬,终于心灰意冷跳了井,结束了委屈半生的生命。

一对夫妻,你当他是爱人,他却当你是路人。

只靠死撑,婚姻固然能维持,但没有爱与信任,只有折磨与消耗,这样的婚姻即使长长久久,又有什么意义?

忍气吞声的白头偕老,

最终让孩子成为了陪葬品

网上曾有人说:“幸福的婚姻有千万种,不幸的婚姻只有一种——把孩子作为婚姻的陪葬品。”

在阿尔多和婉妲的婚姻里,最无辜的受害者就是儿子桑德罗和女儿安娜。

他们在年幼时被父亲抛弃,等父亲回归家庭后,又时时遭遇母亲的冷暴力。在充满着逃离、背叛与控制的家庭里,两个孩子能学到什么呢?

女儿在书中写道:“从父母那儿学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不能要孩子……无论如何你都会伤害到孩子,所以就等着孩子带给你更多伤害吧。”

长大后的安娜成了一个“铁丁”,不愿跟任何人结婚,更不愿生孩子。她和不同的男人交往,却又厌恶固定的亲密关系。

儿子桑德罗则变成了“种马”,他打着婚姻自由的旗号,到处留情,和很多女人一起生孩子,他在几个女人与孩子身边连轴转,以为“雨露均沾”,实际不过是害怕被婚姻捆绑。

在这种不正常家庭长大的桑德罗与安娜,无法正确处理亲密关系,也不知道如何维系一段正常的婚姻。

别让婚姻的白头偕老,变成两败俱伤的互相消耗

这对兄妹看似自私可恶,实际不过是父母婚姻不幸的牺牲品。

作家陶立夏评价《鞋带》时说:“《鞋带》这本书像场审判,妻子、丈夫、母亲、父亲、情人、儿女,大家在不同的身份里,控诉彼此如何互相伤害。”

所以在这段忍气吞声的婚姻里,没有谁是赢家,只有不断蔓延的伤害与痛楚,永远笼罩着每个人。

《金牌调解》有一期节目,一对结婚20多年的夫妻,活得不像爱人,像仇人。每天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最多一天争吵7、8次,有时还挥刀相向。

而且每次吵架,他们不但不回避女儿,竟还希望女儿介入争吵帮他们评理。

看着父母争吵长大的女儿,早早辍学,甚至未婚先孕,婚姻失败后竟有了轻生念头。

很多人都说,孩子是夫妻感情的纽带。可是,当一对夫妻貌合神离时,这个纽带就像是把左右脚上的鞋带系在一起——只能互相折磨,无法前进。

别让婚姻的白头偕老,变成两败俱伤的互相消耗

别让婚姻的白头偕老,变成两败俱伤的互相消耗

与其在痛苦婚姻里窒息,

不如一别两宽

“每天醒来,我都希望你死了。我希望你生病,然后被车撞死。”

电影《婚姻故事》里这段经典的吵架场景,揭露了婚姻中残忍而真实的一面:即使曾深爱的两人,也会在柴米油盐的消磨中,遭遇背叛的痛苦中,开始怨恨彼此。

当一段婚姻掺杂了怨恨与猜忌,两个人之间也就只剩挥之不断的痛苦与窒息。

王朔在《过把瘾就死》中,对出轨有一个非常形象的描述:

(这件事)就像童话中两个贪心人挖地下的财宝,结果挖出一个人的骸骨,虽然迅速埋上了,甚至在上面种了树,栽了花,但两个人心里都清楚地知道,底下埋的是什么。

看见树,看见花,想的却是地下的那具骸骨。

重新生活在一起的阿尔多和婉妲,一个霸道跋扈,一个听话顺从,看起来是绝配,实际却掩盖了一个残酷事实:

他们之间早已没有了情感联结,婚姻生活就是一潭死水。

别让婚姻的白头偕老,变成两败俱伤的互相消耗

曾经的背叛与伤害,就是那堆埋在心里的“骸骨”,虽然已经过去,彼此却心知肚明。

这样令人窒息、摧残人性的婚姻,其实早就没有了维护的必要。还不如后退一步,给彼此一条生路。

前一阵《以家人之名》热播时,很多人都对男主角凌霄的母亲陈婷多有怨言,因为她在凌霄小时候选择离婚,把孩子扔给了前夫。

但二刷这部剧时,书单君对陈婷有了不同看法。这个女人无论前期抛弃儿子,还是后期情感绑架,都特让人讨厌,但深思后会发现,她不过是婚姻不幸的牺牲品。

当年,陈婷不顾家人反对嫁给凌和平,却常常被忽视。作为警察的凌和平总忙于工作,家里所有事都是陈婷一人在照顾。同事孩子病了,凌和平帮忙顶班,自己孩子病了,却只能陈婷一个人扛。

陈婷因为女儿意外身亡痛苦不已时,凌和平在忙着工作,陈婷想要搬家忘记过去时,凌和平在忙着工作,所以陈婷愤而指责他:“家,对你来说就是宾馆。”

在这样毫无温度的婚姻里,攒够了失望的陈婷选择了离开。

别让婚姻的白头偕老,变成两败俱伤的互相消耗

陈婷对凌霄的作为固然可恨,但离开凌和平再婚的她,不过是选择跳出不幸婚姻的牢笼。

当然,我不是鼓励大家只要遭遇婚姻不幸就选择离婚,而是告诉大家,不要对婚姻期待太高、太多。

很多老人在劝婚时,经常会说的一句话就是:结婚之后就好了。

身体哪里不舒服,结婚之后就好了;

年轻人性格不好,莽撞毛躁,结婚之后就好了;

他现在好吃懒做、花心爱玩,但结婚之后就好了……

在一些人眼中,结婚似乎成了包治百病的良药,但结婚证不是魔法棒,婚前就存在的问题,婚后不可能马上消失,甚至更可能变本加厉。

就像《鞋带》里,婉妲与阿尔多的婚姻长达50年,但这段关系不但没有让她容光焕发,反而让她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跟婚姻的时间长度相比,婚姻生活的质量,显然更加重要。

当你对伴侣放平心态、对婚姻放低期待时,就会发现白头偕老不是幸福婚姻的标准,坦诚相待、用心陪伴才能让我们关系更紧密。

虽然《鞋带》这本小说照出了人性里的复杂微妙,和婚姻里的阴暗残酷。

但请记得,生活中没有完美的婚姻,婚姻也不是非黑即白的两难选择。

当你看清婚姻真相,打破对婚姻的美好幻想后,或许你们才能真的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171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