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秀很多,「教母」只有一个

前段时间,一向低调的朴树在综艺节目中提起龙丹妮,用 “冤家”形容自己和她的关系。

节目里,朴树一脸严肃,但不停地用手比划说:“每周提前两天来录节目,第一天就是留着跟丹妮吵架。”

“非让我穿一条裤子,硬到能放在那。”

让我唱西班牙语歌,我根本就不懂。”

 

选秀很多,「教母」只有一个

 

几个月前,杨超越也在火箭少女101的毕业典礼上直言:“我真是干啥啥不行,跟老板吵架第一名。”

这不是杨超越第一次吐槽龙丹妮,之前在采访中,有人让杨超越用“遇见、但是、不行”来造句,杨超越语出惊人:“选秀遇见了龙丹妮,但是她长得不行。”

选秀很多,「教母」只有一个

 

在合作伙伴和旗下艺人的描述中,龙丹妮是一个强势的角色。这个被称为“选秀教母”的女性,的确在中国选秀历史上留下了她的名字。但我们好奇,为什么是她?

选秀很多,「教母」只有一个

开挂的选秀生涯

聚光灯折射下的舞台总是光鲜亮丽的,年轻时的龙丹妮对舞台就有过向往,那时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主持人。

高二那年,龙丹妮打算去电视台应聘,但是她需要一个搭档一起,她想到了自己的同班同学,何炅。

对于这个计划,何炅是极不情愿的。当时还是学生的他们,似乎做着在外人看来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举动。不过,何炅受不了龙丹妮用绝交来威胁,最终在好友的软磨硬泡下屈服了,只得陪着她一起参加。

如果站在今天回溯龙丹妮的职业生涯,这种敢拼敢闯、做事果决的性格在她人生的每一步都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选秀很多,「教母」只有一个

 

面试那天,由于龙丹妮和何炅没有任何主持经验,就一起讲了一段相声,面试官洪涛发现了二人的主持天赋,当天就给了offer。后来何炅一路开挂,成就了自己的主持生涯,而龙丹妮只做了两年的主持人,就从前台走向了幕后。

1994年,龙丹妮从浙江传媒毕业后,进入广东阳江电视台工作,第二年,她跳槽进入湖南经济电视台。主持首档综艺的时候,她染了一头金发,主持风格又过于随性,很难被大众所接受,所以被调去了幕后,一做就是十年。

提到这些往事,她后来用“不幸沦为制片人”来自嘲。如今看来,正是多年做幕后的经验,为她的“选秀教母”生涯打下了坚实的根基。

2004年,《超级女声》火得一塌糊涂。那个夏天通讯功能还不发达,无数年轻人就已经开始借助短信功能帮助偶像拉票。

 

这场大众文化潮的缔造者正是龙丹妮。

 

龙丹妮接受《新周刊》采访时曾表示,“从产品本质来说,偶像工业与其它工业并无不同,都是制造一个产品然后去消费。”早在十几年前,龙丹妮就已经萌生了把电视综艺当做产品的想法,现在看来,这种超前的理念始终贯穿着她日后的选秀之路。

 

仔细研究天娱系明星日后的发展,李宇春、张靓颖、张杰、华晨宇都在乐坛确立了自己的位置。一方面,这批选秀出道的明星在业务能力上的确有实打实的基础,另一方面,当年的电视选秀有庞大的路人盘,这些明星后来又都参加了湖南系的各大综艺、舞台,持续稳定地向公众输出作品和存在感。

选秀很多,「教母」只有一个

 

龙丹妮在天娱传媒工作近二十年,而2013年之后,各大电视台的选秀节目逐渐上位,分散了湖南卫视的收视率,龙丹妮决定把工作重心放到影视剧的拍摄中,职业规划也有了新的变化。

 

选秀很多,「教母」只有一个

从电视转型互联网

做了十年选秀的龙丹妮对电视领域和青年文化之间的鸿沟了如指掌:电视节目本身就是快消品,属于大众文化,其某些层面与青年亚文化并不相容。

 

伴随着互联网的兴起,青年亚文化似乎已经在互联网上找到了全新的定位,二者价值观不同,代际差异也越来越明显。

 

对此,她曾在媒体采访时分析道:“我们内心很清楚年轻人想要什么,想得到什么,可是偏偏又不可能全部展现它,只能尽最大努力去展现它的一个部分,你展现一点它就红一点,可是那点红还是会被压缩在一个狭窄的人群中。”

 

选秀很多,「教母」只有一个

虽然是选秀出身,但天娱有过一次业务转型。

 

龙丹妮观察到,电影院的平均观影年龄为21岁。她也发现,对于年轻人来说,电影院是年轻人追求片刻喘息的空间。她曾把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感受形容为一场不能喝酒的派对,在这里,年轻人可以共同体会别人的人生,因此就会产生情感连接,凝聚成一个整体。

 

因此,她认为天娱不能放过影视制作版块。

 

在天娱传媒参与制作的影视作品里,有一部不得不提——《一起来看流星雨》。这是天娱传媒和湖南卫视深度绑定、共同出品的电视剧。这部内地自制的青春偶像剧在当年占领了市场,也引发了讨论,骂声、吐槽声不断。

 

但无论如何,天娱对于打造“偶像”产品的态度是非常鲜明的,他们从一开始就看准了由偶像引领的年轻人市场。

 

进入网络时代后,天娱也一直在跟大数据、众筹等新式互联网合作。此时正是微信、微博、APP的黄金时期,数据时代来临时,自然是流量为王。但龙丹妮始终觉得,内容才是作品的内驱力,不能仅仅依靠大数据而忽略作品内核。

 

龙丹妮曾多次坦承互联网让她有危机感,“现在不是大鱼吃小鱼的问题,而是快鱼吃慢鱼的问题,电视台可能会有恐慌感,哇,是不是这个时代怎么样了?

 

2014年被业界称为网络自制节目元年,马东主持的中国首档谈话类达人秀《奇葩说》几乎是一夜之间,就让网综火了。数据显示,那年一共有150个网络综艺节目上线,同比增长200%。

 

从2013年开始,互联网逐步取代传统媒体,成为新的内容场所。根据媒体报道,2016年11月底各大网络视频平台、网络综艺的生产量比2013年翻了五倍,在制作成本和招商数额上都有明显突破。

 

而龙丹妮恰恰看中了网络综艺这个新风口,在2015年推出一档青少年才艺养成励志大型原创综艺节目《燃烧吧少年!》,在此期间,她签约了肖战、郭子凡、马嘉祺等人,并组成了X玖少年团。

 

龙丹妮的远见在于此,在男团、女团市场尚未蓬勃发展,她就已经预见到男团、流量明星有极为广阔的市场。

 

当年的龙丹妮对肖战格外关注。她在节目里说:“肖战,我们一直在等你更加成熟,更加霸气的一天,但是这一刻还没到来。”

 

镜头切换到肖战时,肖战眉头紧锁,眼神里一下子盛满了落寞。

 

选秀很多,「教母」只有一个

 

2017年,龙丹妮从工作了近二十年的天娱传媒离职,并且与原天娱影业总经理彭力、天娱传媒副总裁马昊一起创立哇唧哇唧娱乐文化有限公司。

 

新的征程开始了。

 

选秀很多,「教母」只有一个

 

选秀很多,「教母」只有一个

创立哇唧唧哇

打造全新选秀模式

 

哇唧唧哇是一家定位为青年文化的公司,主要业务为产出艺人及衍生的内容产品。这家公司也延续了天娱的铁三角模式:除去龙丹妮外,原天娱影业的几位重要成员几乎都被哇唧唧哇收入麾下。

 

哇唧唧哇主要专注于打造潮流偶像,成立的第一年,就联合腾讯视频创造了网络综艺《明日之子》,并使歌手毛不易走入大众的视野,这几乎是最早的互联网选秀节目。

 

选秀很多,「教母」只有一个

 

之后龙丹妮继续按照自己之前的“标签”造星之路,给毛不易树立了 “音乐诗人”的形象。

 

紧接着,哇唧唧哇和腾讯合作签约运营“火箭少女”。作为国内101系女团选秀的开门之作,《创作101》在当年凭借杨超越和王菊两个话题选手,成为全民关注的文化现象。也是继05《超女》和第一届《中国好声音》之后,最受关注的选秀舞台。这一次,龙丹妮又准确地踩在时代的节点上。

 

选秀很多,「教母」只有一个

关于幕后的成功经验,龙丹妮在接受毒眸采访时提到了两点:《创造101》虽然是一个团体比赛的节目,但对粉丝来说,会有极为严重的个人倾向,也就是所谓的“唯粉”、“真爱粉”。要让大家接受团的认知,少说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而认知的上升是需要一个心理过程的。

 

第二点是中国市场才刚刚开始形成对团的认知,不像日韩对于偶像成团的理解早已根深蒂固。需要考虑到个人和团的资源,才能保有整个市场和粉丝、用户对这个团的认知度。

 

龙丹妮的奋斗历程也是综艺选秀类节目成长史,在这个过程中,大众一步步看到了娱乐圈的发展史。而龙丹妮也在时代的助推下,成功塑造了一个又一个偶像。

 

《新周刊》曾在文章中提到一个细节,龙丹妮的微信签名用过陈丹青的一句话:“好玩,然而绝望,绝望,然而好玩。”这或许也是她自己人生的最真实写照。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152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