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辞去高管的工作,就是为了做个爸爸和..

每次谈FIRE话题,就有人说,我可不想早早退休,所以我不需要省钱和投资!

这其实是一种误解。

财务自由不是一种省钱的目标,而是一种生活方式。(理论参看:理想实现了人生就更空虚?)

FIRE教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最初是在美国西海岸码农中刮起来的。因为,尽管有硅谷高薪,但是日复一日地在电脑前面度过生命,那种压抑和不自由,不可忍受。我去年在三番遛了一圈,和高科技行业人民谈了谈心,发现大家多少都在考虑FIRE。可见高物价的居住和码农单调生活的确是让人会对这种资本主义的异化生活产生灵魂拷问。

高薪贫困(薪水很高信用卡还是一堆欠款)和房屋贫困(住很大房子但资产上都是房贷)是都市生活中很常见的。

不管要不要早退的,至少在思想上有共识:

就是不要再做一个消费者。

所以,就有很多码农开始了这种在工作的前十年使劲赚钱,并使劲存钱和理财,然后就早早退休,开始尝试生活的多样性了。然而在退休之后,他们的物质生活方式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还是简朴自然,而财务自由带来的最大变化是人生选择的自由。

花开的朋友刘德夫是一个在中国实现了财务自由的前码农。这篇文章是花开采访他的口述实录。

他博士毕业,一直在某IT大厂工作到了43岁。

然后决定用“退休”的方式开始了一种新的生活。

他现在的主业是一个爸爸,副业是健身房的老板和潜水爱好者。

我辞去高管的工作,就是为了做个爸爸和..

尽享自然的刘德夫,和女儿在南疆草原。

02、

采访实录

以下为刘德夫的自述(本文所有插图都来自他提供的私人摄影作品):

我的人生轨迹很简单。

当然,我觉得人生简单点才是最好的。

我一直读书读到博士,读书时也没有啥追求,就是想读书,就一直读,也算顺着命运的安排吧。

博士毕业的时候,加入了某IT大厂。

我当时本来是要去香港某大学做博士后的,IT大厂只是一个过度。

但是,九十年代末,某IT大厂挺震撼的,它在科技和创新上不计投入,所以我最后决定留在那里了。

我在那里从基层开发做起,做过测试,做到产品经理。因为业务跑遍了全国,真的是从海角到天涯地不停地跑。03年,我加入了某IT大厂的一家合资公司,成为研发副总裁,负责公司新业务拓展。

就这样又做了十年。到了2013年,突然就想换一种生活方式了。

主要原因是觉得在一个在一个行业呆得太久,思维模式都固定了。工作中早已没有了激情,也没有新鲜想学的东西,996的日常完全是被责任和义务驱动。

但导火索是和我父亲有关吧。我那时候买了一个带花园的房子。我父亲一辈子很爱花,我想终于可以接他住在这个有花园的房子里,陪他好好生活一下。然而房子交房了,父亲去世了。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

这个时候,我开始考虑一个问题:我为什么不走?

工作应该永远保持学习的状态。

现在的工作已经让我失去了学习的动力,我为什么还呆在这里?

而且我有很久都没有和孩子在一起了。

我自己的父亲已经去世了,在父亲这个概念里,只剩下我是我孩子的父亲这个界定了。然而我整天早出晚归,不要说有什么亲子活动了,一年中的大部分时候我都没有多少时间在孩子醒着的时候见到她。

我发现“我为什么不走”的这道题,想到最后就是因为我放不下那份收入。

我当时有股票,年薪和期权。每年有算是不菲的收入,说一下子放弃,确实很难。

这个时候,有个朋友说的一段话,让我醍醐灌顶。

她说,“没有停下,怎么才有开始?”

我开始计算,自己赚得钱到底够不够停下?

一算,够了。

因为我从博士毕业到退休的43岁,我忙得根本没有时间花钱。

我所有的消费,就是买了一些房子。

这些房子的租金收入和理财的利息也够全家日常消费了。

数字一算清。

人的思路也就清楚了。

我也不考虑跳槽了,因为我知道在一个行业里跳来跳去和原来的工作都差不多,不离开这个环境,就不可能有新的思考。

就这样,我就停下来了。

停下来后,我想生活主要就做三件事吧:

  1. 和家人在一起。
  2. 和自然在一起
  3. 保持学习的激情!

于是码农生活结束后,我的主业就变成了爸爸。

我每天的日程表是以孩子为主。早晚接送孩子。

周末和假期,带着孩子去走进自然。

我带着孩子,就我们父女俩,去了很多地方。从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到中蒙边境到北疆到东北。

我们的旅行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就是兴之所至吧。

在北疆的时候,车开到了一个路烂到不能再烂的地方,车不能再开了。我们就随便找了一户人家住下,和牧民一起生活,每日在广阔的天山上骑马,一直呆到钱用光的时候才回了家。

我辞去高管的工作,就是为了做个爸爸和..

刘德夫父女俩

我们去斯里兰卡的时候,也没有注重去著名景点打卡。而是在当地人家住下,和他们一起生活,主人一个是基督教徒,一个是佛教徒,听他们在一日三餐中用生活讲道,也很有意思。这种让孩子和当地人做朋友,深入一段关系,不仅用眼睛看,也用耳朵听到世界,我觉得很有益。

孩子上学的时候,我有时候就一个人出去走走。我一个走过云南边境,翻了碧罗雪山,穿过怒江峡谷。

我的这种正在赚钱的华年却不赚钱的生活,很多人觉得不可理喻。

有朋友觉得我得了绝症,只是不肯告诉别人。

但我觉得,他们愿意这样想,我也不去做解释。因为生活中每个旁观者都会对你有他们自己的投射,你怎么解释在他们看来都是说辞,不如你就活你的。

我的博士导师,很担心我这种没有工作的状态,背着我让我的各位师兄给我安排就业机会。所以我总是接到师兄们的电话问,要不要出来喝喝咖啡,聊一聊,看看有什么合作的机会。

我觉得这其实反应了很多人对工作的误解。

并不是只有朝九晚五在办公室叫做工作。

只要你在学习,你在产出,你就是在工作。

我在以爸爸为主业的时候,我开始把潜水当作自己的副业。

我辞去高管的工作,就是为了做个爸爸和..

刘德夫潜水摄影

我2010年在普吉岛,做过一次体验潜。虽然从我现在的经验来看,那其实是最差的潜水水域,但我当时真是被水下斑斓的世界震撼了。

我们都知道,地球面积的70%是是海水,但人对海洋的认识还是很有限的。海洋真是一个奇妙的世界后,有很多和陆地上不同的共生互助的关系。

我辞去高管的工作,就是为了做个爸爸和..

所以,我从2013年起“不务正业”开始,就去泰国考了潜水证书。然后我从14年开始正式学习潜水,此后,随着学习和经验值的累积,我有了潜水进阶证书,深潜证书,沉船证书,救援证书。在2019年的时候,我拿到了潜水长证书。

我辞去高管的工作,就是为了做个爸爸和..

潜水中的刘德夫

我一般每年去做3到4趟的潜水。一般2周左右,以热带水域为主,我去潜过印度洋,太平洋,印尼,马尔代夫和墨西哥。我喜欢去一些偏远的水域,一般是要3到4趟的飞机才能达到的地方。那样的地方生态环境保护的很好。

我辞去高管的工作,就是为了做个爸爸和..

潜水中的刘德夫

我喜欢潜水是因为在水底时有一种禅定的感觉,可以让人我两忘。我喜欢水下清晰感知自己对身体的控制,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一吐一纳,就是禅境。我马上要五十岁了,我想把这个副业坚持到七八十岁。

我辞去高管的工作,就是为了做个爸爸和..

潜水中的刘德夫

我在做爸爸和潜水的工作之外,从16年开始也开始做一个公益基金会的主要负责人,主要为江浙沪的进城务工人员做一些公益帮助。如果我还有某IT大厂的正职的话,我也没法做这么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所以这也是没有放下,就没有开始。

我其实还有一样副业,我很喜欢,那就是做健身房的老板。

我在做码农的时候,没有时间健身。尽管外表看着还可以,但完全是亚健康状态,那时候我日常觉得头晕脑胀。要是偶尔出去远足,得好几天才能恢复过来。

从13年辞职以后,我就变成了健身房的常客。

从我开始认真潜水以后,我更加需要健身房了。潜水要求很好的体能,俗话说无流不欢,但是进入急流没有体力的话,很容易出问题,比如呼吸管被珊瑚缠住,下降流把人坠入海底之类的。

所以我开始在每天的日程表了放两到三个小时的力量训练。

健身房去多了之后,我发现国内的健身房太不专业了。完全以销售为导向,没有健身房以帮助学员攻破瓶颈为业务重点的。

我常去的健身房老板开了分店,我投了两家店。

我辞去高管的工作,就是为了做个爸爸和..

刘德夫的健身房之一

后来我发现由于我不参与管理,还是不能把这两个健身房做成我想要的样子,我也只是拿拿分红而已。所以等到第三次机会出现,一个私教想自己创业,我就决定和他合伙,这次我做大股东,参与日常管理,我正在努力做成一个自己觉得好的健身房。

我辞去高管的工作,就是为了做个爸爸和..

刘德夫的健身房之二

我辞去高管的工作,就是为了做个爸爸和..

所以你看我从不用“退休”这个词定义自己,因为我一直在学习中。自从我开了健身房后,我每天花很多时间在油管上学生物,化学和解剖的课程。因为健身就是锻炼和营养,而营养离不开生物化学,所以现在我就沿着这条线在学习。

2020年由于新冠,我的潜水副业停下来了。我现在的日常非常简单,一般早晨给家人做早餐,送孩子上学之后,就自己学习。到了中午,就去我的健身房锻炼,同时了解日常运作经营的状况。等健身完了,就去接孩子回家。然后买菜做饭,晚上有时间就读读书。

有人问我现在是不是我最好的状态?

我觉得,最好是因人而异的。但是我一点也不怀念以前做码农拼命的状态,我觉得自己的选择很对。

最近经济形势不好,有人问我对财务有没有担忧,坦白说,我没有。我觉得真有势不可挡的大灾难,不管你是在朝九晚五,还是像我这样“不务正业”谁都躲不过。

如果你一定要让我分享一些经验给别人的话,我想说人还是要投入做一些事情,不要只是物质消费。你在做事的过程中感受到的那种发现不可能的可能,是任何物质的消费,都达不到的体验。

我还有很多想去的地方。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145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