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首富孙珩超的生死劫 能否跳出前浪们的怪圈

宁夏首富孙珩超的生死劫 能否跳出前浪们的怪圈

  这是一个令人激动的年代,无数的机会令人心动,一个伟大品牌往往在一瞬间便打造而成;这也是一个冒险的年代,未知的风险又令每一个人不寒而畏,成功者往往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吴晓波在《大败局》中如是说。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穷人会更穷,富人会更富,这是圣经马太效应告诉我们的规律,事实上很多穷人依靠自己的努力实现了人生的逆袭,也有很多人在人生的巅峰时刻突然变得一贫如洗。

天下黄河富宁夏。

绵延五百多公里的黄河,数千年泥沙的沉淀给宁夏带来了优质的土壤,也孕育了枸杞、大米、石油、煤炭等丰富的农作物和矿物资源。

当市场经济的春风吹响祖国的大地,它们将成为造富的发动机。

1992年,改革开放的号角已经吹到了大西北,兰州大学一个叫孙珩超的大学老师,终于按耐不住创业的冲动,毅然决然地砸了自己的铁饭碗,从三尺讲台“下课”步入商海。

这一年,孙珩超前往老家中卫创办了甘肃省商务代理公司。创业没多久,孙珩超遭遇了第一次挫败,因为公司有100多万的货款没有收回来而造成了严重的“三角债”问题,不仅法院检察院封掉了公司的大门,甚至还有黑势力的刁难要挟。

本金的血亏,债主的凶狠,这些在电视剧中常见桥段也发生在孙珩超身上,生活没有戏剧性,孙珩超没有逃,也没有一走了之,而是每天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接待讨债的人,告诉他们给自己时间,欠的钱一定一分不少的还给他们。

成功没有捷径,有的人选择面对而有的人只会逃避,孙珩超显然是前者,就这样花了3年时间,他还上了所有的欠款。

就在孙珩超左右折腾的时候,小他两岁的中宁人贾天将,初中辍学后,靠着父母凑的几千块钱出来闯社会了。他一边在中宁县城倒腾苹果生意,一边批发包装纸箱。

90年代中后期,他索性扩大规模在中宁办起了纸箱厂,在这期间,他既担任业务员,又当普通工人还要负责生产线的调试和运营,十分辛苦。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贾天将借此积累了不少的财富。

同一时期,另一个晚辈——出生于1973年的盐池县人党彦宝刚刚走出偏远的农村,先后在县城、省会求学。1993年至1996年,他就读于宁夏财经学院。

1996年,国家开始整顿地方炼冶厂,并出台了新的政策,这让孙珩超嗅到了新的商机。

第二年,他经过多方筹措,勉强凑齐资金收购了濒临倒闭的南梁农场小型炼油厂,成立了银川宝塔化工助剂有限公司,从此走上了石油化工创业之路。

当时,这个小厂只有一套年产2万吨的小常压装置,设备简陋,产能低下,装置无法正常运行,生产处于半停工状态。员工不足50人,厂区杂草丛生,垃圾遍地。

孙珩超一边高薪聘请专家搞技改,一边和职工们一起劳动,整理厂区,清理场地。经过5个多月的检修和改造,生产出首批合格成品油,投放市场后,供不应求。

1997年6月6日,宁夏宝塔石化有限公司成立,随后兼并灵武矿务局助剂厂,成立了宁夏宝塔灵武化工助剂有限公司。

两个厂当年实现盈利,生产能力和销售收入也达到接管之前的3倍,同时还解决了150人的就业。

那时候,赚到了第一桶金的孙珩超还乐于投资教育产业。

1999年,他投资创办了银川大学,任校长。紧接着,他还先后被山东大学、兰州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宁夏大学、北方民族大学等多所大学聘为兼职教授。

经过这几年的奋斗,孙珩超尝到了名利双收的幸福感觉。

从本世纪初期开始,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的孙珩超,逐步将业务范围渗透到机械加工、贸易、餐饮、酒店、物流运输等多个领域,一个庞大的商业版图慢慢形成。

在此过程中,孙珩超财富一路暴涨,并在2010年以24亿元身家首次夺得“宁夏首富”称号。

就在孙珩超刚刚崛起的时候,做小生意的贾天将也在思考着自己的未来,他不满足于一辈子开个小小的纸箱厂。

上面说过,宁夏物产丰盈,除了石油,还盛产锰这种金属。中宁金属锰厂就是当地较大规模的锰厂之一,但经营效益一直一般。

2003年,中宁县金属锰厂资不抵债,公开向社会拍卖。

贾天将的机会来了。当时的他手里有了百十余万,所以他想要尝试一把,毕竟金属的利润要远远高于他卖纸箱。他找到了几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向他们借了一部分钱,准备大干一笔。

当时去拍卖现场的时候,贾天将可以说是信心十足,最终以301万元的价格买下了濒临倒闭的锰厂。这笔钱对于当时的贾天将而言不是个小数目,所以到手以后,他立即恢复工厂的正常运转,并将工厂更名为天元锰业。

不到半年时间,他的天元锰业已经能够提纯出百分之99以上的锰。因为纯度高,所以在市场上广受欢迎。仅仅过了一年,天元就能实现1.2万吨的锰产量。

没过几年,贾天将又把市场延伸到国外,采取自营进口等方式,直接从澳大利亚、南非、加纳、加蓬、保加利亚等国进口碳酸锰矿石和二氧化锰矿石,成为非洲加纳锰矿石在中国销售的总代理,保证了主要原料锰矿石的供应。

这个金属大佬,一直很喜欢冒险,往往能做出一些别人不敢干的事情。

2008年下半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锰矿石价格一路狂跌,在业界一筹莫展,普遍观望时,贾天将却大胆购进锰矿石和硫酸原料上百万吨;

一年之后,锰矿石价格回潮连续上涨。凭借这一成功决策,天元锰业当年销售收入达到8.2个亿。

2010年,随着市场对金属锰需求的不断扩大,天元锰业再度投资16.2亿元,扩建12万吨电解金属锰二期项目,自此全球最大的电解金属锰生产基地在宁夏中宁崛起。

到了2011年的时候,天元锰业的产量已经高达了20万吨,一举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电解金属生产企业。

就在贾天将拿下锰厂的时候,70后的党彦宝,早已经从学校走出了社会,并先后成立了两家公司——灵武市天力商贸有限公司和宁夏燕宝建材实业有限公司,分别从事成品油和建材贸易。

但党彦宝并不满足于此,他很快将目光投向了能源领域。

2003年,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政府做出了开发建设宁东基地的重大战略决策,并将宁东基地建设确定为自治区的“一号工程”,举全区之力打造国家级大型能源化工产业基地、国家级循环经济示范区。

随着“一号工程”的持续升温,“宁东”一时间成为宁夏的高频词,也引起了宝丰集团掌门人党彦宝的高度关注。他决定离开自己的舒适区,进军煤化工。

但这个想法立即遭到身边同事和亲朋好友的强烈反对,都认为隔行如隔山、隔行不取利,担心贸然进入一个不熟悉的新领域,一旦做不成,多年来积累的事业将前功尽弃,风险实在太大了。

但党彦宝基于多年贸易的经验认为,传统的煤化工行业管理水平普遍不高,而且正逢国家鼓励发展现代煤化工,综合来看,机遇大于挑战。

2005年11月,33岁的党彦宝正式成立了“宝丰能源”,注册资本1亿元,开始了打造庞大能源帝国的步伐。

不过,相比成品油贸易和物流行业,煤化工行业的投资回报周期相对长很多。数据显示,宝丰能源2007年的净利润为3551.86万元,但主要贡献依然是之前的贸易收入。

在度过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宝丰能源才真正迎来大发展,并连年实现持续盈利。此后,党彦宝的人生就像开了挂一样,财富一路暴涨,外界普遍预计,从创业到2010年前后,白手起家的党彦宝在西部边陲之地积累了约20亿元身家。

事业有成的党彦宝,对慈善、公益事业显得颇为慷慨。

2011年,党彦宝夫妇共同成立了家族式的非公募基金会,大力开展教育扶贫为重点的公益慈善事业。数年之内,累计捐资10多亿元、资助了十几万万名宁夏贫困地区学生,在全国教育扶贫方面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在左手慈善、右手能源的循环中,宝丰能源最终形成了集“煤、焦、气、甲醇、烯烃、聚乙烯、聚丙烯、精细化工”一体化、多联产的现代化工产业集群,产业规模、工艺技术、经营效益在行业中名列前茅,员工近20000人,年纳税超过20亿元。

2014年9月,胡润研究院发布《2014胡润百富榜》,党彦宝凭借55亿元资产首次成为宁夏首富。

当党彦宝这个后浪崛起后,经过多年摸爬滚打的三个能源大王,似乎站到了同一起跑线上。两个60后,一个70后,三个粗狂的宁夏男人也在暗中较劲,你追我赶。

2015年,中央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力淘汰落后产能。受此影响,钢铁行业大幅萎缩、大批煤矿及传统煤化工企业限产、关停。那一年,几千元一吨的焦炭,卖到了360元。

面对宝丰能源内部的高度紧张,党彦宝加紧调整产品结构好,特别是乙烯、丙烯产品,加码补充国内高端化工产品进口缺口在最困难的2015、2016年间,宝丰仍实现了经营效益逆势增长。

2015年,孙珩超合并了两家分厂以及旗下其他产业,成立了新的宝塔集团,并成为首个获得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审批的原油进口配额及资质、进口原油使用资质、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质、成品油批发资质、燃料油进口资质–“五证齐全”的民营石化集团。

作为西部石化企业的龙头,从2015年至2018年,宝塔集团就从未缺席过中国500强企业的榜单。

同样在2015年,贾天将控制的天元锰业开始筹划在香港重组上市。当年就完成了港股公司百灵达国际并购宁夏华夏环保资源综合利用有限公司和宁夏天元发电有限公司的上市交割工作,以及香港泰达、香港景津分别投资75亿元、20亿元增资扩股天元锰业、华夏特钢的相关工作。

同时,天元锰业的规模也在进一步扩张。2016年12月,天元锰业四期30万吨电解金属锰项目成功投产,8条生产线运行情况平稳。项目全部投产后,天元锰业电解金属锰年产能达到80万吨,占全球金属锰总产能的60%以上。

在你方唱罢我登台的拉锯战中,三个大佬的纸面财富实力也在发生变化。

在2016胡润百富榜中,孙珩超以60亿财富在全国排名第626位,成为宁夏首富;贾天将、东菊凤夫妇以55亿财富在全国排名第696位。党彦宝当年未出现在榜单上。

在2017胡润百富榜中,贾天将、东菊凤夫妇反超孙珩超,以160亿财富位列全国第199名,同时成为宁夏首富;孙珩超以115亿财富位列全国316名。党彦宝身影重现,以85亿财富位列全国第455名。

2018胡润百富榜中,贾天将、东菊凤夫妇以165亿财富排名第204名,依旧是宁夏首富;孙珩超资产155亿排名第224名,与贾天将差距缩小。党彦宝资产依旧是85亿元,全国排名445名。

胡润百富榜的排名,似乎在向人们暗示:后浪仍旧是后浪。

但纸面财富的背后,早已经是风起云涌、暗流涌动。

事实上,从后浪首次登上宁夏首富宝座的那一年起,孙珩超掌舵的宝塔集团就开始出现大规模亏损,而这背后的直接原因就是盲目扩张。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孙珩超作为董事长,明知该集团不符合申请设立财务公司的资格,为解决宝塔集团资金短缺问题,仍然安排霍言等人筹建财务公司。

与此同时,在财务公司成立后,为了达到为宝塔集团融资的目的,孙珩超在明知宝塔集团巨额亏损、资不抵债、无兑付能力的情况下,于2016年至2018年间,指使旗下财务公司共计审核签发无真实贸易背景的电子银行承兑汇票票据49522张,票面金额284.60亿元,至东窗事发,未兑付银行承兑汇票27064张,未兑付金额171.29亿元。

贾天将为了玩资本市场的游戏,盲目扩张生产线,却遭遇下游钢铁行业呈现断崖式下跌,一时资金链断裂。无奈之下,他搭上了华融掌门人赖小明的贼船,后因2108年赖小明落马而深陷其中。

2019年2月份,消失已久的贾天将重回宁夏。而他回来后的第一件事是出售港股上市公司康大食品。

这位昔日依靠赖小民时代的华融大举扩张的西北大佬,归来之后不得不将非主业的金融版图持续收缩。当年4至8月,天元锰业先后退出华融西部开发投资有限公司,注销宁夏天诚信远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而等待孙珩超的将是牢狱之灾。

2020年,8月24日,孙珩超父子284亿元票据诈骗案迎来一审,这位曾经的宁夏首富,他的辉煌人生已经成为过往。

作为曾经的宁夏“首富”,今年60岁的孙珩超生平经历堪称传奇:当过教授、任过校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还曾任多家名校校董。下海经商创建宝塔集团,被媒体誉为“西部民营能源巨头”。

从大学教授到宁夏首富,再到锒铛入狱,孙珩超的人生可谓跌宕起伏,而“宝塔系”起家于炼化,却在激进扩张中死于金融,不禁令人唏嘘。

而这边厢,宝丰能源自2019年5月成功登陆上交所主板后,党彦宝再次凭借590亿元巨额财富成为宁夏首富。

2020年,《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发布,中国799位、新增182位,时代红利造富的速度可见一斑。

然而,造富的速度固然很快,首富们倒下的速度,一样风驰电掣。曾经的重庆首富尹明善、云南首富赵兴龙、河南首富朱文臣、宁夏首富贾天将…都曾风光无限,如今都折戟沉沙。

而这背后,既有时运的风水轮流转客观外因,也有企业家自身浮躁、经营不善的内因。内因是主要的,胡拼乱凑、打着多元化的幌子疯狂借钱,这样爆发成长起来的首富大多只会是匆匆过客。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眼下正在极速扩张的宝丰能源及其掌门人党彦宝,能否跳出前浪们的怪圈?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139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