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每个孩子都是天生的诗人。

留守儿童同样如此,他们在爸爸妈妈看不见的地方,偷偷长大。父母为了生计离开大山,去往城市。孩子们,却用另一种方式,回应着这片土地。

那些温暖纯真的力量历久弥新,像是隐匿在黑夜的珍珠,必将在某一刻发光。

他们本身也是光。

守护孩子的真心,别让才华留守,这是一场无法言说的心灵救赎。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关于生活,许多诗人创作过相关作品,那些诗歌带着生命的尘土诞生了。

 

但我们真的难以想象有一个14岁的云南女孩小玲,曾写下过这样的诗句:

 

“我信奉黑夜

因为它能覆盖一切

就像是爱”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14岁云南女孩小玲

 

那是一个孩子最纯粹的情感。

 

大山里的孩子内心极度敏感,他们的父母去了遥远的地方打工。孤独的日子里,这些孩子与林间的风与鸟为伴,用真心创作了大量诗歌。

 

春夏秋冬里,字里行间背后,是不为人知的世界与故事。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一只、两只、三只

数不清,就像我的梦”

 

这首反复出现的诗,是一个孩子看见的第一丝亮光。

 

普杰是生活在青藏高原的一个西藏孩子,他离天空很近,那些星星挂在天空,自己发光,他对生活有着浪漫的感知力。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可是身边的人都嘲笑他的诗歌,甚至恶意改编他的诗歌,“一坨坨、两坨坨、三坨坨,数不清,就像我的梦”,奶奶也不理解。

 

普杰最好的朋友,是家里养的33只羊。

 

它们倾听着普杰内心的诗,也倾听着普杰的沉默。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直到羊群被卖掉的那一天,普杰知道自己的诗歌没人在乎,也换不回任何一只羊。

诗人雪莱曾说:诗是最快乐、最高尚的心灵所刻画出的最美好、最幸福的时刻。

普杰心中的快乐,却随着羊群的消失,戛然而止。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冬天来了,大雪覆盖整片大地。

 

他将从火炉里“抢救”回来的诗歌本子,毅然扔进了火中,随着本子一起消失的是这个孩子的梦。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普杰最终背起行囊,像无数个高原上的村民一样,踏上了进城务工的路,自此再也没有写过诗。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普杰的诗歌消失了,是我们每一个人的遗憾。在大山的另一边,一个叫做李白白的孩子,同样喜欢写诗。

 

他是幸运的。

 

点击视频:走进李白和李白白的故事

 

“我是河水中的一颗星,我叫自己李白白。”

 

李白白也是一个留守儿童。父母不在身边的日子里,他在纸张上写下自己的诗句,也找到了表达情绪的方式,那是他平淡生活中的微弱光线。

 

文字顺着细腻的心灵汩汩流出,它们纯真、直接、淳朴。

 

身边的人却不理解,他热爱诗歌总会被身边的小伙伴取笑。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有天,李白白想要上山参加诗会。

 

那是一场晒布诗会,是武陵源的习俗,当地村庄的人们会把一年到头织好的布拿到武陵源最高的山顶,接成一条“三千尺”的布河。

 

历朝历代的文豪诗人们会出现在山头,提起手中的笔,在 “三千尺”上留下自己得意的诗作。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李白白兴奋不已,他在去往诗会的途中,遇到了李白。

两人兜兜转转,一同前往诗会,一路上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

 

李白告诉眼前的这个孩子,自己之所以坚持写诗,是因为有很多真心话要说。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李白白也将自己写的诗《一家人》读给李白听:

 

“我六岁

小黄狗三岁

奶奶正在睡”

 

他说:“自己想爸爸妈妈的时候,才能写诗。”

 

世人都可成为诗人,孩子更是天生的诗人。孩子们所有的心事,沿着溪水流淌,最终向着汹涌的大海奔腾而去。

 

诗歌馈赠生活以力量,在那个世界,李白白探寻着自己灵魂与语言的归属,也在爸爸妈妈看不见的地方,偷偷长大。

 

长大是一件很难的事,李白白上一次跟爸爸妈妈告别时,他学会了忍住不哭也不闹,他知道自己长大了。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一路颠簸之后,最终李白白终于如愿来到诗会。

 

在诗会上,他看到屈原、杜甫等诗人们吟诗作赋,而他也在“三千尺”的布河上写下了自己的诗,一切都宛如梦境。

 

“我的诗在河水中流淌,像星星挂满天空,也像奶奶的新布挂满村庄……”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当他与李白分别后,有些事情已经在这个孩子的心中发芽。

 

李白白终于明白:诗歌,真诚则矣。

 

回到现实生活中后,他依然写着诗,偶尔会去山间呼唤李白,大声朗读自己写的新诗。

 

“我看见一条银河

他从天上来

他的名字叫做李白”

 

李白白也会偶尔想起那次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李白坚定地告诉他:诗,是一种关于真心和坦白的天赋。每个真诚的人都是一首诗,也会处处看见诗。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像李白白这样的留守儿童,他们拥有敏锐的感官,纯净的内心。

写出来的诗歌没有成人世界的复杂,也不见专业诗人的诘诎聱牙。

 

在大山孩子的视线里,那些麦子和油菜花,会指给他们方向。人不用站得很高,就会看见这里的全貌。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他们与诗句相逢时会笑,离别时会哭,最终就如山里的瀑布,突然就没了声响。

 

那些温暖纯真的力量,却历久弥新,像是隐匿在黑夜的珍珠,必将在某一刻发光。

 

他们本身也是光。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李白白是幸运的,而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据民政部门18年数据显示,仍有697万农村留守儿童。

 

父母们为了生计离开大山,去往城市。孩子们,却用另一种方式,回应着这片土地。

 

他们在大山深处静静长大,诗歌让他们找到自我归属感。

 

在高考的语文试卷上,作文题目的要求里,都有这样一句话:文体不限,诗歌除外。

 

诗歌可能改变不了一个人的命运,但却可以慰藉一个人的内心。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中国银联为此推出「银联诗歌POS机」公益活动,让世界看见这些留守大山孩子的才华,让诗歌润泽每个人的内心。

 

孩子的诗被柔软装进POS机,用云闪付APP/银联二维码/银联手机闪付/银联卡支付一元钱,即可获得印有山里孩子诗歌的POS单。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2020年,银联携手中国宋庆龄基金会打造出线上版诗歌POS机。进入云闪付「银联诗歌POS机」公益活动页面,点击“帮助孩子”,即可获得一首山里孩子创作的诗。

把诗歌POS机放大10000倍,就是一道从天而降的「诗歌长河」。

在张家界武陵源,一条瀑“布”垂挂而下,让山里孩子的才华,源源不断地流淌在中国大地上。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2020年8月29日,银联携手央视新闻,在张家界举行“诗歌长河”公益直播,央视主持人陈伟鸿、文静助阵现场,收获近3000万人的关注。

写诗长大的孩子,他们心中的瀑布,便有三千尺。

 

「银联诗歌POS机」已形成一个具有影响力的公益IP,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

 

老狼亲自演唱了公益主题曲《偷偷长大》,将孩子们的两首诗改编为歌曲,用音乐的力量,让更多人了解留守在大山之中的才华。

 

偷偷长大(老狼张栩宸 银联诗歌POS机公益主题曲).mp3来自最人物00:0002:50

 

“种子被埋在大雪下安静发芽

老枯树在夜里长出一根新枝丫

而我在爸爸妈妈

看不到的地方

偷偷长大

长大是一件很难的事”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许茹芸也同样被山里孩子的诗所打动,亲自在电台节目中朗读了孩子们的诗,将山里孩子的种种故事娓娓道来。

 

每个孩子都是天生的诗人,每个诗人都是天生的孩子。诗歌作为载体,可以留存住他们的天真烂漫。

 

物质的贫瘠没有阻挡住孩子们的想象力,他们是高贵的“精神贵族”,在生活的艰辛与生命的丰饶之中挣扎过后,那一首首诗富含真挚的情感。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银联诗歌POS机」的这次公益之旅,为每个人带来大山深处质朴的感动。

 

截止到目前已有3496名孩子,走进了公益项目提供的诗歌课堂。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2020年银联诗歌POS机公益行动中所有善款,将继续投入欠发达地区儿童艺术素养教育,包括修建“银联诗歌POS机图书馆”,设立和推广“银联诗歌POS机班级阅读角”,继续开设儿童诗歌教育课堂,进行诗歌相关教育和推广。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从《普杰的冬天》到《三千尺》,是悲剧到希望的转变。

老狼唱新歌了,听完我哭了

无非是因为有了银联以及无数善良的人的努力,成为孩子们的“李白”,默默赠予支持与帮助。

 

这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也是一次大地艺术,他们倾尽心力留住内心最深处的童真诗意。

 

守护孩子的真心,别让才华留守,这是一场无法言说的心灵救赎。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123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