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日报》记者自曝被欠薪资22个月,回归财政拨款或成趋势

记者圈子常开玩笑说自己是“新闻民工”,本是一种对自己工作环境恶化、强度大的调侃,但是今天的一张图片则让“新闻民工”这个词多添了一分凄凉感。

据爆料,今日不少报社员工在大庆日报大厦门口拉横幅维权,向公司讨薪。

《大庆日报》记者自曝被欠薪资22个月,回归财政拨款或成趋势

尴尬的“讨薪门”背后是传统媒体转型的坎坷与无奈……

大庆日报“讨薪门”:工资拖欠22个月,保险欠缴3年

在流传的图片中,“保险欠缴3年,工资拖欠22个月,公积金欠缴2年”非常显眼,蓝鲸记者联系到一位大庆日报员工,对方表示网传图片属实。

据他介绍,公司已经很长时间处于经营困难的状态,经常出现工资无法正常发放的情况,“工资基本是跳着开,有时候开50%,有时候根本就不开,但是不管开多少,公积金、医疗、养老保险以及税都会扣除掉,但是单位并没有给我们上缴,导致我们医保卡不能使用,没法看病报销,公积金没法贷款……”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接近两年,但大家都没有选择极端的方式表达情绪,而点燃这次集体情绪的是前不久一则关于养老保险的新闻。

近日,根据黑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黑龙江省财政厅 黑龙江省地方税务局关于进一步加强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支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按城镇个体劳动者办法参保或接续基本养老保险关系后的断保欠费人员,2019年3月底前按原政策规定补缴断保期间的基本养老保险费本金及利息。2019年4月1日后不得以时候追补缴费的方式增加缴费年限。

《大庆日报》记者自曝被欠薪资22个月,回归财政拨款或成趋势

据大庆日报联名请愿书,大庆日报集团现已拖欠职工养老保险已达40个月,公积金也已欠缴22个月,虽然每个月都在工资中按时扣除了个人所需承担部分,但却没有被正常缴纳上去,按照省新规,如果不能在2019年3月前补缴断保期间的基本养老保险费本金及利息,他们的养老保险缴费年限将不被认可。

《大庆日报》记者自曝被欠薪资22个月,回归财政拨款或成趋势

“不是没有出路,我们不会请愿的,”一位大庆日报员工告诉蓝鲸记者。

艰难的市场化之路:险象求生中的苦与泪

《大庆日报》创刊于1960年4月13日,是中共大庆市委的机关报,本隶属于大庆日报集团。

2010年5月5日,面对日益严峻的传统媒体发展现状,迎合传媒的市场化浪潮,原大庆日报报业集团和大庆电视台,大庆人民广播电台重组成为大庆新闻传媒集团,被称为大庆传媒史上第三次重大改革。

当时的大庆新闻传媒集团为自己定下了“龙江排头,东北一流,全国知名”为发展目标,然而这场声势浩大的市场化改革并不成功。

大庆日报员工告诉蓝鲸记者,传媒集团经营并不好,接连亏损,“现在我们发工资如果不赶上节假日基本没有指望,我们常说我们发工资就像发福利,合并之初尚且有些福利,但是目前已经近三年没有任何福利了。”

《大庆日报》记者自曝被欠薪资22个月,回归财政拨款或成趋势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诞生之时正是新媒体大爆发之时,但机构庞大、传统媒体思想根深蒂固的传媒集团却错过了传统媒体及时转型新媒体的最佳时机。

“我们的微博、公众号,运营的人都是年纪偏大的传统媒体人,其实根本没有运营好新媒体的能力,”大庆日报内部人员表示。蓝鲸记者查阅大庆日报官方微博发现,虽然微博保持每日更新,但是基本上没有任何转发与评论,几乎没有任何活跃度可言。

《大庆日报》记者自曝被欠薪资22个月,回归财政拨款或成趋势

大庆日报的“讨薪门”并非个案。

据媒通社报道,6月11日齐齐哈尔广播电视台编辑记者就曾在公司门前拉横幅讨薪,据悉当时电视台已欠薪三个月。5月16日,网上多个渠道传出有员工在太原日报社门前拉横幅抗议、讨薪。此前《燕赵都市报》、《南方都市报》都曾传出员工拉横幅讨薪的消息……曾经“月入两万”的“媒体老师”,如今或忙着讨薪,或急着离职投奔新媒体大军,传统媒体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

《大庆日报》记者自曝被欠薪资22个月,回归财政拨款或成趋势

为了自救,近些年不少传统的事业制报业集团、广电集团也开始进行市场化的尝试,逐步向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转变。

以近些年上海报业集团为例,自从开启媒体融合的进程后,上报先后推出了以澎湃、界面为标志的两大现象级互联网新媒体,产品侧重点明显,具有很强的互联网属性,曾经澎湃新闻就以一篇《我心澎湃如昨》的发刊词以刷屏的姿态高调在互联网亮相,如今已成长为国内知名新闻客户端。

然而上报的成功改革尚属于少数,在新媒体大潮中,绝大多数尝试转型的传统媒体濒临险境,“市场化改革”、“媒体融合”这些被各大媒体集团如数家珍的概念,似乎只是“看上去很美”。如何寻找一条切实可行的转型之路依然是传统媒体绕不过去的难题。

更为温和的媒体改革渐渐成为了传统媒体转型的新趋势。

据《青年记者》消息,2013年到2015年,广东省委省政府每年拿出1.5亿元现金,给予《南方日报》7千万元、《羊城晚报》5千万元,广东电视台3千万元,从2016年开始,扶持金额增加到每年2亿元现金;深圳市委市政府每年各给深圳特区报业集团和深圳广播电视台1亿元现金,连给6年;重庆市委市政府每年给予重庆日报社财政拨款1亿元;珠海市委市政府每年给珠海特区报社3000万元资金支持。

据证券时报消息,2016年12月14日,广东广州日报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之全资子公司广州日报报业经营有限公司宣布收到广州市财政局3.5亿元支持党报媒体发展资金,专项用于《广州日报》的印刷、发行支出,项目承担单位广报经营公司。

“财政拨款”渐渐又回到了大众视野。

据人民网报道,2017年两会上,来自广东、浙江的两位人大代表,就直接提出了加大对主流媒体财政扶持力度方面的建议。

据微信公众号“记者编辑那些事”消息,在近日的北京区级媒体改革中,融媒体中心的行政人员将纳入财政拨款。

《大庆日报》记者自曝被欠薪资22个月,回归财政拨款或成趋势

或许传统媒体的影响力在逐步式微,但他们作为国家舆论引导的主力军和喉舌工具的地位依然无法取代,需要获得各级政府财政的补贴和支持。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201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