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甜蜜定制创始人:被指援交平台用户暴涨,女孩有可能被骗

这款充斥着荷尔蒙的社交软件以赤裸裸的方式进入中国。文化的差异、价值观的冲突以及法律法规挑战成为它最为致命的问题,而它的命运似乎已不言而喻。

“你了解这个APP是干嘛的吗?”

在下载并注册了社交应用“甜蜜定制”后,不到24个小时,23岁的杨小芸收到了数百个男性用户的搭讪,其中不少人上来之后,来不及打招呼就直接提出了这样的疑问。在得到确定答案后,一位被美国朋友推荐了这款软件的36岁成功男士,十分专业地向杨小芸亮出了自己的底牌:“可以约吗?长期稳定关系,车房户口我解决,每月给你五万。”

对于这样直接的明码标价,即便用过不少交友软件,杨小芸还是感到惊讶,她向AI财经社感慨:“这些人怎么这么直接?”

独家专访甜蜜定制创始人:被指援交平台用户暴涨,女孩有可能被骗

LinkedIn的联合创始人Reid Hoffman 曾经说过“好的社交产品要能够迎合人类七宗罪。”而七宗罪分别是好色、暴食、贪婪、懒惰、愤怒、嫉妒、傲慢。这句话用在如今主流的陌生人社交产品上,逻辑变得更加简单,只要能满足用户强烈到溢出屏幕的荷尔蒙需求,用户和利润就会滚滚而来。

”甜蜜定制“可能是这个逻辑下的最新案例。根据APP store显示,这个带有浓重情色社交属性的应用已经上线一年时间。但直到最近,它忽然打败了微信、QQ、微博、陌陌等知名社交平台,霸占了APP store社交类APP下载量第一名,并超越今日头条、淘宝,在APP store总下载量上成为第四名。

一夜爆红的产品大多绕不开钱和荷尔蒙的刺激,而“甜蜜定制”显然全部满足。这款主打新潮的在线交友机制,在官网是这样介绍自己的定位:“在普通的交友网站,成功人士可能因没有特别出众的样貌而遭到冷遇(当然很多成功人士是才貌双全的),而魅力甜心何尝不想找到一个内外兼修、事业有成、值得依靠的宽厚肩膀?在SA甜蜜定制,成功人士不再孤独,魅力甜心不再荒废时间和情感。”

独家专访甜蜜定制创始人:被指援交平台用户暴涨,女孩有可能被骗

听起来是不是十分新颖而有诱惑力?但实际上这可不是一门新鲜生意。2006年,毕业于麻省理工大学的华裔理工男韦德,因为深受没有异性缘又不懂如何追求女生备受困扰,最终决定创立一个能帮助高学历、高收入、有好工作男性找到出色异性的网站。这个网站被他命名为“甜心有约”。

网站内的会员分两种角色,即“糖爹”(Sugar Daddy)与“糖宝贝”(Sugar Baby)。在“甜心有约”这种网站的语境下,“糖爹”是为年轻女大学生提供物质支持的成功男士,而糖宝贝则是那些年轻充满肉体活力,但需要物质援助进行还债和生存的女孩儿。

这似乎更像是在描述“包养”,但甜心有约的创始人韦德并不这么认为,他说“网站的真实概念与包养有很大差别,因为性爱不是构建甜心约会的必要条件。 ”作为本身就是高学历高收入的人群,韦德认为普通的社交交友平台对于他们这些“颜值水平一般,但更有内涵智慧”的男性并不公平。所以他决定打造一款App,让那些像他一样有经济实力却没有颜值的男性受到关注。

独家专访甜蜜定制创始人:被指援交平台用户暴涨,女孩有可能被骗

到今天,“甜心有约”已经成为北美甚至全球最大的甜心主题交友网,网站年盈利过亿。2014年,这家网站悄无声息的入驻中国,并在2017年上线APP版本。就像那条问杨小芸是否了解这个APP真正的内涵的搭讪,在注册这款软件不到24小时候里,她收到的数百条搭讪几乎都是直奔主题,比如“约一次多少钱”“什么时候可以约”“你在朝阳吗?能否今天见面?”“需要我用纳税证明和房产证证明我有钱吗?“

隔着手机屏幕,似乎都能感受到这些喷涌而来的荷尔蒙需求。这些荷尔蒙曾经驱动如陌陌、探探甚至是早期的QQ微信迅速的成长起来,但相比“甜蜜定制”,这些前辈还是显得太过低效和含蓄。直播是更为高效的手段,一家直播平台的创始人告诉AI财经社:“秀场直播是比交友平台更有效率的产品。它不仅能解决男女比例失衡的问题,还可以为高颜值的女性用户匹配到更有付费能力的头部用户。”

如今出现“甜蜜定制”,似乎在效率上比直播更进一步。既不需要像在陌陌探探上一样“尬聊”,也不需要定时定点观看主播,并通过打赏引起对方的注意力。只要填好年收入净资产喜欢什么样的妹子。“滴滴一下,你的甜心就马上出发了。”

独家专访甜蜜定制创始人:被指援交平台用户暴涨,女孩有可能被骗

如今,这个软件以赤裸裸的方式进入中国,文化的差异,价值观的挑战以及法律法规成为它最为致命的问题,而它的命运似乎已不言而喻。

AI财经社独家对话了“甜心定制”的创始人兰顿·韦德以及其亚洲公关负责人文森:

AI财经社: 你最近有注意到中国国内关于你的公司和产品的报道吗?

兰顿·韦德: 当然,就是因为这个消息,周一的时候,我们的注册人数有了爆炸式增长。

AI财经社: 但你们旗下的微信公众号已经因为违规被封了。

兰顿·韦德: 这个我还不太了解,我会和我的团队沟通了解一下。

AI财经社: 网上更多 的声音是对你的产品的批评,你是如何看待这些批评的?

兰顿·韦德: 我觉得是愚蠢的。我来自新加坡的华人家庭。我成长过程中,新加坡也都是讲华语的,可能讲得不太好了。我小时候非常害羞,不懂得和女孩子约会。妈妈告诉我,当你足够成功、足够有财富的时候,就会改变游戏规则。女孩子就会主动过来找你。所以,等我19岁的时候,我来到了美国麻省理工读书,然后努力工作。但因为社交圈子或者各种原因,我在和女孩约会上还是出现问题。于是,我就萌生了创立这个网站的想法,那是2006年。现在我47岁,我已经在美国生活了20多年,网站也发展了12年。我认为母亲的话在一定程度上是很合理的。因为有很多女孩注册这个网站,证明她是正确的。

独家专访甜蜜定制创始人:被指援交平台用户暴涨,女孩有可能被骗

创始人兰顿·韦德和他妻子也是在“甜蜜定制”上结识的

AI财经社: 具体来说,你的产品被评价为“高端约炮”、“援交”网站、招嫖平台,你是怎么看的?

兰顿·韦德: 这在国外也受到一些人的非议。 首先,我是不认同招嫖这一说法,我们也不允许招嫖。我建立网站的目的是为了给大家提供一个寻找成功伴侣的平台。因为女孩子可能会天然地想要有一个成功的伴侣来维持家庭生活。我们不只是关注金钱,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在讨论金钱交易之类的。这是很有趣的。这个网站,给女孩一个结识成功男士的机会,大家相互寻找匹配的生活方式,有什么错的呢?人们看待这个网站的眼光是错的,以为只是金钱和性的平台。

AI财经社: 有报道称目前相关部门已经开始调查你的公司和产品,你做好下线的准备了吗?

兰顿·韦德: 当然,我是不愿意放弃中国这个市场的。但是,如果真的下线的话,只能说,中国市场可能无法再用我们的产品。但是,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找出争议所在,按照法律规定,然后,商量出一个可接受的方法,整改或者重新建立网站。我是尊重法律的。招嫖在我们网站这里也是不允许的。我们会采取一些措施来制止这种行为。

AI财经社: 具体来说,是什么措施?

兰顿·韦德: 首先,我们要求登记的信息尽可能详细,其次我们提供用户举报机制。再次,我们通过AI技术进行照片等的审核,如果发现一些照片非常露骨,或者有性交易倾向,就会剔除这个账号。

AI财经社: 为什么会考虑在中国建公司?但公司的法人代表并不是你?你在中国建公司之前,有考虑过中西文化的不同导致的差异吗?

兰顿·韦德: 我是用我父亲的身份注册的。因为中国毕竟很大市场,之前也有一些中国用户常年使用我们的网站。所以,就萌生了这样的想法。但我们在美国和中国的发展策略是不同的。在美国,可能做的要有争议一些。越有争议的话,才会有新闻。在中国的话,要保守和低调一些。我们不会在中国谈交易、金钱这类的东西。而在国外,这些争议会帮助我们。但是国内,就是截然不同的策略。

AI财经社: 但是你的网站的确增加了犯罪的可能性,在你的网站上聊天的时候,主题都是约炮或者寻找包养的内容。

兰顿·韦德: 其他的一些社交网站也给了犯罪的可能性。这是无法避免的。这是他们用户之间的交流。我们尽可能去阻止这类行为。但一方面,也需要用户的警戒和常识去辨别。所以,我们专门成立一些教育平台,教育用户如何正确使用,在youtube、Facebook等都可以找到。只是我们网站上的男生更有钱,更慷慨,所以增加了犯罪的可能性。我觉得这是很奇怪的讨论。

AI财经社: 比如,你怎么确保用户真的是高端的成功人士,而不是骗子?

兰顿·韦德: 我们进行信息登记和会员制度来约束。但是,社交网站都会有这样的情况,或许有人会想要伪装的更完美一些。我们尽量规避这种情况。但也有一些真的成功人士,反而在网站上,非常低调。

AI财经社: 在全球方面,用户数量是什么情况?男生女生比率是在多少?有人拿你的网站与国内的世纪佳缘、百合网比较。有一个评价说,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婚姻,而你的网站的目的只是交易和约会。

兰顿·韦德: 大概有1500-2000万用户左右。男女比例在1:4。中国市场不一样,大概在1:1。交易我是不赞成这种说法的。不过,我可能会考虑这个建议。将来,针对中国市场,或许添加婚姻这个因素。

AI财经社: 有报道说你是麻省理工的高材生,你周围同学、朋友和家人是如何看待你的网站和公司的?

兰顿·韦德: 我爸妈很支持,他们思想很开放的。并且这最初也是受我妈妈的启发。我新加坡的朋友也没有讲我的坏话。有很多网友给我发邮件,说感谢我,让他们找到真爱。也有一些人发邮件指责我。我还发现指责我的,亚洲文化的人居多。

AI财经社: 如果你有女儿,你会让她用她自己父亲开发的这个网站吗?

兰顿·韦德: 我的妹妹也曾经用这个网站,所以,如果我有女儿,我也同意她用,因为我想让她们找到成功的、有魅力、有钱的男士。

AI财经社: 你现在已经成为你母亲眼中的成功人士和富人, 在使用网站过程中,你又如何评价自己的网站?

兰顿·韦德: 我已经过了兴奋的阶段,已经在里边找不到太多的乐趣了。我觉得我看重的是人的品质,真正的本质和相互之间诚实的交流,而不只是性,也不再是很多美女环绕。

AI财经社: 对你的爱情观和价值观,大部分人是无法接受的,比如你说你不相信真爱,说真爱是穷人发明的概念?

兰顿·韦德: 真爱,是穷人发明的概念,这是我前妻的妈妈讲的。我结了三次婚,离了三次婚,现在还是单身。我说我不相信真爱这个言论,应该是在五六年前。现在,经历一些事情之后,我的想法已经改变了。我觉得爱情是,接受我本来的样子,我不需要为她改变太多。

AI财经社: 你们在中国是什么样的定位?

文森: 我们是一家专门为高素质、高品位用户打造的婚恋交友平台,我们希望迎合一部分人对高端交友产品的需求,为高素质人群提供一个高品质的情感交流空间。

AI财经社: 现在在中国方面,市场是什么状况?有多少用户?群体是什么类型?

文森: 大概有20-30万用户。我们2014年建立网站,2014年7月开始上线APP。在这期间,并没有大肆宣传,会员也都是平稳增长,一年保持在20%左右的增长幅度。但是,媒体报道之后,每天百分之几百的增长速度,一跃成为APP下载量排行榜第一,这是比较恐怖的。我们主张的良性的交友,是跟海外的是不一样的,毕竟文化不一样。

从宣传策略和用户群体上就可以看出来。比如,在海外,因为文化氛围不一样,可以用Sugar dady 和Sugar baby的噱头,包括我们也会有一些针对学生群体的宣传。但是,到了中国,我们的目的是为高端人士建立一个社交的平台,相对是比较绿色的,是不针对学生群体的。所以,用户群体也不太一样。经过我们的统计,国内网站里,男性通常比国外市场上更年轻一些,在28岁- 36岁之间。女性一般年纪在22-26岁之间,职业大多是办公室白领,也有微商,淘宝店主,还有一些个体户。匹配上,也并没有出现国外“老少配”的现象。整体方针,从我们官网上看,也是一个良性的为高端用户提供社交的平台。

AI财经社: 我们尝试注册,发现审核了一天才通过。

文森: 在中国市场方面,全部都是人工审核。因为团队人数有限,并且因为最近的报道,导致注册人数激增,所以,会有一点慢。

AI财经社: 具体而言,是怎么审核的?

文森: 比如,我们会看用户填写的资料。首先是照片审核。其次,如果填写的是,“想要认识成功的人士”等等,相对来说,是符合我们的要求的。但是,如果用户写的是,“求包养”、“给我买包包”等等诸如此类,绝对是不允许的,不会被通过。最近媒体报道之后,这种大尺度的措辞就增加了很多,用户数量也爆发式增长。这种增长是不太正常的,是在媒体报道很敏感的时期。我们在中国的定位,并不是这样的。一些人就是好奇心。但是,也侧面说明了,这个需求也潜在存在。

AI财经社: 在审核方面,会有已婚和未婚的筛选机制么?

文森: 我们暂时没有。一方面,我们也没办法证明这个人的身份。如果一些人撒谎了,女孩子就会上当。

AI财经社: 在注册上,我们发现,你们公司的地址和号码都不能匹配,中国的公司是否真的存在?

文森: 媒体报道的天眼查的信息和公司确实存在,我们有工商证明。但是目前,上海方面仅仅是一个代理公司,公司并未在国内建立实质的团队。等到团队做大之后,才会考虑真正建立办事机构。

AI财经社: 针对一些报道,公司可能涉及违法,甚至被封的结果,你们考虑过这个问题吗?

文森: 首先,我们在选择进驻中国之前,也咨询了很多律师,我们考虑了很多情况,所以,从整体上,我们跟国外的网站是不同体系的。我们接下来,会和相关法律人士进行协商,针对媒体报道的一些所谓违法的部分,我们会进行一些相应的整改,以期符合要求。如果真的被封的话,我们有可能会重新调整或者新建网站。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152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