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哭的时候你总是那么开心

外婆在弥留之际看到外公在田野里奔跑,大片大片的阳光,温暖,满是笑意。外婆缓缓睁开眼,慧英扑到床前,想听清楚她说些什么。泪从眼里淌出来,外婆动了动嘴唇,慢慢闭上眼睛。

我知道我妈的意思,迁坟!慧英马上开始行动——她要把外公和外婆合葬。

外公安葬在乡下。旷野里,女儿惊奇地看到了贞节牌坊,高大的石碑上,一个个语焉不详、不知名的XX氏。

慧英带着丈夫、女儿走进老家的小院,大声呼喊“阿祖”,房门紧闭,悄无声息。女儿扒着窗户向屋内张望,昏暗老旧的宅,一个物件吓了她一跳。慧英也隔着窗仔细看,一具棺椁躺在阿祖的房里。

瘦小的阿祖扑倒在坟上,倔强而坚定地阻挡迁坟的人。17岁来到外公老家的阿祖没有名字,族谱上,她叫“岳曾氏”。外公出去逃荒,在城里遇见外婆,从此再也没回来过。留给阿祖的是几封家书,信里说寄来家用,还有给阿祖做衣裳的5块钱。没有照片,阿祖用女书将外公的名字绣出来,镶到相框里,挂在墙上。

村里人说,他们只认阿祖,可族谱上的“岳曾氏”并不能给她一个合法身份。阿祖最终决定进城,讲讲她和外公的事。电视台,聚光灯下,观众愤怒的指责中,慧英泪眼哽咽:我的父母从来都没有大声跟对方讲过一句话……

孤独一生的守候,对抗着相爱相亲的柔情。我想看看他,阿祖说。踩着小板凳,她细细端详外公的照片。这是他吗?不像啊,他的额头没那么宽……她看到的,是外公老年的模样,还有年轻时外公和外婆的结婚照。

那是他们的家,角角落落里满是回忆和故事。阿祖的家在凄清孤寂的老屋里,只有沉默和守候。阿祖收到一张电脑合成的和外公的合影。雨水把照片打湿了,她心疼地拿毛巾去擦,外公的脸一下子被擦花掉。委屈伤心难过,在痛哭中汹涌而出。

“我不要你了!”阿祖哽咽着,最后再看外公一眼。她让人把他的遗骸取了出来,送进城去。我守了你一辈子,现在,我不要你了

为什么我哭的时候你总是那么开心

《相爱相亲》沉静地讲述着三代人的故事。守着旧宅和孤坟过了一辈子的阿祖,几乎记不起爱人的样子;外婆的记忆里,永远是外公温暖的微笑;顺从忍让母亲大半辈子的父亲说:因为舍不得,所以害怕;告别去北京闯荡的男友,女儿又一次跟母亲干架:我等他……

细细密密的情节,织就出一幅相爱相亲的图画。看故事的人,不经意间被打动,感慨却是如此不同。张艾嘉说:“老年时会相信一辈子,中年时会相信一句话,年轻人则比较冲动,都是很不容易的过程”。爱是不同的样子。不光是爱情,还有家,亲情,以及自己的生活。

这世界,根本没有相爱相亲的正确方式。每个人,都以自己喜欢的方式,与爱人相处,也都以自己的理解,看待别人的爱情。如果你不娶我妈,是不是过得更好?女儿问父亲。你妈年轻的时候,大学生多矜贵,她要嫁给我,家里死活不同意,她非要……外公外婆都去世了,接下来就是我们,她怕啊。

害怕失去,所以要牢牢抓在手。偏偏爱是奇怪的东西,有时候抓得越紧,跑得越快。岁月的磨砺中,早就没了先前的柔情细语,只有争吵抱怨中的不满怨怼,失望愤怒里的说一不二。爱变得坚硬锋利,恐避之而不及,可在受伤愤懑里,却有一碗温热的汤,留给夜归的人。

有多少我们始料未及的改变,谁又知道日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坐在丈夫新买的车里,慧英泣不成声。收音机里响起《花房姑娘》的歌声,丈夫说,我一直记得年轻时许下的愿望,等退休了,买一辆好车,和你去旅游。慧英的脑海里,不时晃过一个男人模糊的脸,她一直不知道那是谁,突然发现,“那就是年轻时的你呀!

为什么我哭的时候你总是那么开心

有没有想过,曾经关于爱情的想像和现在日常,有多大差距?有多少人经历着这样的庸常——丈夫精心挑选卡片,费尽心思斟酌写些什么来安慰沮丧的妻子,却没有将卡片交给妻子;偶然看到礼物的妻子想亲吻一下爱人,可睡意朦胧的丈夫居然打起呼;还有,原本言听计从的男人,居然和别的女人相谈甚欢,醉酒而归……

这就是婚姻的样子,悲欢参半,爱恨交加,你能轻易说它是好是坏?

一个男人,一生护着自己爱的女人,离别时,细数爱人归来的日子,纸上笔尖满是柔情。可也是这个男人,抛弃另外一个女人,从此音信杳无,别后不再见。磕绊纠结中,幸福就是不执迷,不怨悔。

两个在一起一辈子的人,就一定相爱吗?而一起从年少走向年老的两个人,就一定无情吗?你能说清楚相爱和相亲有多大的不同?左手摸右手不再有多少激情和感觉,可没有左手或右手,也会痛啊。

我坐在咖啡馆里,看旁边的女人毫不客气地指责男人:你怎么能这么跟律师谈,要不是我不停地把话拉回来,你还在胡扯,关键是要赔偿费!男人没说话,女人发泄完后,把衣服递给他,语气依然生硬:穿好!别感冒了!她推过旁边的轮椅,让腿受伤的男人坐好,给他盖上毯子,奋力推车离去。

我时常揣测别人的爱情,可不再轻易下结论。以前,我见过执迷不悔——男孩有女朋友,女孩死活不肯放手,坐在男孩的楼下喝醉到天亮,哭到天亮;女朋友出国了,男孩拼命地省钱,换成美元,寄给对方,即便人家不回信……后来我知道,这只是年轻时对爱情的执著,并不是婚姻的样子

婚姻远不是我们看到听到的那般简单,所以,不要自以为是地断言。女友咬牙切齿地跟你责骂老公,你以为两个人就要各奔东西了,可转眼,人家又欢天喜地地出国游行,秀恩爱照了。

年轻的想像中,爱情就是温言细语,不离不弃,柔情相伴,可几十年柴米油盐争争吵吵下来,我们很可能像慧英一样,眼前闪过对方年轻时的笑脸,却不知道他是谁。

慢慢就明白,婚姻的好坏不在于是不是原先想要的样子,而是彼此都能接受现在的状态;每一对爱人都有各自相处的方式,你看来的“忍无可忍”,可能恰恰是别人的习以为常。婚姻更像一件穿惯了的家居服,没那么光鲜亮丽,甚至有破洞,你要的只是舒服,而不是华丽丽拿给人看。

张艾嘉说出了经历岁月之后相爱相亲的模样:

“(车)不许楼上王太太坐;为什么我哭的时候你总是那么开心?”

“因为你在乎我呀”。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14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