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二七路,一个以宵夜著称的美食天堂。

一个无论重刷几次,都让人难以忘怀的地方。

现在,它的小弟们,那些二七路的分支,也是二七美食天堂的组成部分,开始围挡了。

作为吃货,看到它要拆迁的消息,第一反应便是:那些闭着眼也能找到的美食,以后还能吃到吗?

来,跟上吃货君的脚步,在它拆迁前,再吃一次二七路。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往年图

羡慕住在二七的人。

早上吃李记还是曾麻子?要不老孙记牛肉粉吧?

抑或换口味吃吃红油拉面胡辣汤,一周不重样。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更羡慕的是,李记还能吃到好几档的热干面,3块、4块、5块随你选。

哪像居住在青黄不接区域的上班族?

早餐只能去便利店买一碗冇得灵魂的热干面匆匆对付。

而住在二七,随便一家说得上名的早餐店,都是老字号。

红油拉面馆里,下面的师傅来自北方,面食做得地道。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胡辣汤更是来自河南的美味。

黄陂腰子粉一样,大可被这满满胡椒气唤醒每一个早晨。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到了晚上,这块又被前来觅食的人潮迅速挤占。

与早上不同,晚上到此的人,只想用美食安抚内心。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严重怀疑这里是串串文化聚集地,或者这里住了很多四川人。

要不怎么周围几百米内,从二七北路到二七路,不是川菜馆就是串串店。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只六点半,就有人开始等位。

川味浓郁,还未开煮就飘着红油香气的开心麻辣烫,开放式自选菜品柜台,干净明亮,无论荤素,都是7毛一串。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还有很多在别处吃不到的种类,比如:鸭掌筋、牛肝、四川腊肉等

店家建议牛肝烫十秒,其实十秒还是会带一点点荤腥气,15秒刚刚好,嫩、滑,柔……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结账,两个人80元就饱得不行。

出门,在一堆车流里迷失。隔壁川流不息川菜馆当即应景。

与开心麻辣烫同属一个川系的巴蜀馆串串也是人挨人,几个招牌其实都是一家门店。

为什么这么多车停在门口?

抬头一看,原来是总店。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旁边的烫锅鲜是砂锅串串,与巴蜀馆不相上下的客流。

目光再往前伸,烟熏火燎下,是宛清斋回民烧烤的诱人香气和那长近一米的羊肉串在炭火上翻滚,要不是刚吃了个肚饱滚圆,真想吞掉口水来上两根。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好在,不能错过的荣华汤包——武汉独一份煎汤包,肚子给它留了位置。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煎得金黄可爱的汤包,不改汤包本色,汤汁流淌,皮薄如纸。

外加酥脆的口感,这是完美的加分项!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去那口经年不变的,一炖就是2小时的萝卜大锅前,买一份王红大锅牛杂

拎去老餮才知道的黑子烧烤、木匠烧烤,就着牛板筋、烤腰子,再加两瓶冰雪花,吹吹牛皮。

这就是二七的完美夏夜了。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说二七路要拆迁,其实不准确。

确切地说是紧挨二七路上的部分老旧社区要拆。

从荣华汤包那一排起,到劳动新村这一片,用二七老人的话来说就是:“老铁路局分的房子都要拆。”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走进桃园,比华安里的一线天还一线天。

肉眼看过去,似乎只要打开窗户,手就能伸到对面人家的窗户里。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像搭积木一样层层叠叠错出来的阳台、小厨房、楼梯等,看着让人怀疑:“这能住吗?”

就在我怀疑的时候,一位婆婆从昏暗的小厨房出来,慢悠悠地说:“你们干嘛的?”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表明来意后,同他们攀谈得知,拆迁工作已经开始,部分人已经搬走,没搬走的都是没谈好的。

拆迁后搬去哪里?

“好像是武汉之家吧?我也不晓得在哪里。”

“市民之家?”

“对对,是辣里。”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对话结束后,一阵心酸。

对住在这里几十年的二七人来说,这就是他们的家。

离开,意味着离熟悉的地方越来越远。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那些吃了几十年的老街坊开的店,会不会随他们一起迁走?

很难说。

到处张贴的搬家广告、只在儿时记忆里出现的收旧家具的人骑着摩托车,来了。

车前放着年代久远的喇叭:收冰箱彩电洗衣机……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在一栋已被列入危房的小平房楼顶上,看到几株被遗弃的红尖椒。

屋主大概早已离开此地,小尖椒也不知点缀了他们的生活多少次。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一巷之隔的劳动新村,清一色红色砖房3层楼房为主。

如果不是被正在砌的围挡挡住,这里一定很适合拍一部上世纪的电影。

高大的浓荫与红色砖房相映成趣,长长的晾衣杆伸出来,窗户里传出来电视机的声音。

武汉老杆在二楼靠着栏杆抽烟,住在楼上的阿姨站在窗户旁静静注视着楼下的一切……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工人们在砌墙,为了统一;

老人们在开了多年的小卖部楼下拉家常,择阳逻老家种的毛豆;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爹爹们背靠小区长椅,面前是工人们的工具,背后是后湖新楼盘的大幅广告:首付xx万即可入住全新房源。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补偿款他们闭口不谈,问谁都说:那找不到。

部分楼栋上看上去是才新建的向外延伸的小平台,过不久,也要一起被拆了。

对红色砖房墙上的绿色铭牌上的数字感兴趣,问了一圈却无人知晓它代表的含义。

一串数字加一串数字后缀平方,猜测是用来标识房屋面积的。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如果是房屋面积,那么就表示上世纪分的房子,大多不超过50多平方。

真是这样的话,也就能理解这些楼房为何像搭积木。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与二七横路隔着一条二七路的对面东立街,是与这边截然不同的景象。

东立国际、恒昌花园、新大地花园,以及江边的新楼盘,清一色格子大楼,挨得紧密。

就是人,都往这边涌。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说起拆迁,荣华汤包的老板一点不急。

就连正常营业的招牌也是食客提醒老板后,才放出去。

有人问就说:“能开一天是一天,真要搬了,到时候再看。”

热心街坊也来关心,帮忙物色好的地段和房租。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到这里,已经不再担心这里的美食还能吃多久。

住在这一带的人早已与老板们形成默契,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守护着这些老店。

吃货们也大可放心,受到拆迁影响的主要是王红大锅牛杂对面的店铺,但他们大多会就近重开。

这不,那个号称似汆汤圆子的汉味馄饨,已经在王红大锅牛杂这一排找好新门面,工人正在装修。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但,喜欢的店子要抓紧吃啊,万一哪天一个不经意就搬走了呢?

//

2020年,我们再度来此,在它即将拆迁的这个时间点,猛然领悟。

也许二七让人留恋的不仅仅是美食,还有这里难得的旧时光。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修车师傅认真地用线织补破洞的自行车筐,这世界纷扰像是与他无关。

除了我问他:“怎么没个小牌子?”

他大声答:“要么牌子嘞?这附近有哪个不晓得我?”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手臂爬上纹身的修鞋师傅,音箱播放乡村电摇。

他只专注将一次性筷子磨圆敲进待修的鞋跟里,一旁的人像在看一场默片,不出声。

二七路拆迁倒计时 这些美食还能吃多久

天色渐暗,一转头,望着专属夏天的晚霞出神:

日子要是都像拆迁前的这里一样,慢点,再慢一点。

多好。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wuhanew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hanews.cn/a/1397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